法特斯帝国的南三州风林、昌黎、广陉历来不受帝国的节制,多年来不纳税,不受调,名义上是帝国的一部分,实际上是自主权极高的自治州,地富物丰,民风强悍,帝国对此也只能给予安抚,想控制也难,唯一的好处就是帝国的南部屏障。 南方三个州的官员和州主事都是由地方豪绅推荐的,各地方豪强都拥有自已的武装,尤其是风林州的主事是个城府很深的角色,小个子,小眼睛,小鼻子,一付小样子,外号许别煇,一肚子的精明,在南三州有很大的影响力。 这次豪族联合左相起事,就是他在后面推波助澜,这小子算盘打得贼精,法特斯帝国内乱,各皇子都会有求与他,请他相助,他也想乘机捞取好处,扩大势力范围,最好能搞个什么台黎国,当个一代君主,实在不行保持目前的态势总还是可以的。反正再怎么不好,也不会伤到自已的实力。这次出头的是地方豪强,平时就不大听自已的指挥,让他们出兵,打得好平空得利,打得不好正好除去异议分子,何乐而不为呢。 谁知好梦难园,半路杀出的叶天龙,大发神威,勇破左相豪族联军,帝威大振。南三州的民心渐变,街头巷尾都在传送叶天龙是火龙下凡,是真命皇帝,对抗叶天龙就是对抗天神,就是自取灭亡。昨天更是大乱,叶天龙单骑击溃万军的消息传到,城里人心惶惶,多处集会骚动,要求和平解决,不再和帝国开战,差点产生民变,好在自已当机立断,下令全城戒严。并命快马探子不停的探报,打听叶天龙的消息,做好临战准备,还好一夜无事。 许别煇早早的就和联军的几个将领、两州的代表在风林州府的大厅里商议对策,众将领均默默无语,各人心中都在打着小算盘计算得失,左相的那个万骑长心中不停的盘算:早日离开这个鬼地方,回去和伊春殿下商议,能战则战,不能战就和,反正自已也不吃亏,他们谁做皇帝是他们的事。两州代表和其他将领心里都在想叶天龙的话是不是真的,如果归降还能升官有何不好,为何不做。 许别煇心里也在不停的打着小九九,眼下他的实力丝毫未损,手中的精锐人马还有三万多,加上昨天收容的四五千溃军,能作战的军队有四万,如果能动员其他两州发兵支援,六太子再出兵的话,那人马就会有十万多,再把那十几万的溃军收集整编起来,还是能和叶天龙打一下,而且不会吃亏,因为情报显示,叶天龙并没有带军队来,只是一个圣殿骑士团,能用来作战的也就两万人左右,现在主要的是时间和说服眼前的众将领打消怯念,激起斗志,打败叶天龙还是指日可待。一个小小的百骑长,靠投机也能做皇帝,他能做皇帝,我为何不能争一争。想到此,不由“哈哈”大笑起来。 望着众人不解的脸,小眼睛一睁两道精光暴射,高声说道:“各位不要担心,叶天龙不是神,他手里也不过只有二万没有战斗力的圣殿骑士,一群乌合之众,是纸老虎。我这里就有精兵五万,加上撤退的十万大军,只要整顿好,我们还是能打败叶天龙的军队,杀掉叶天龙。”话音未落,只觉得一阵阴风从身上吹过,不由得浑身汗毛直竖忘了说话。 环视四周,一切如常,厅外阳光明媚,厅内众人正侧耳玲听。许别煇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现在我们主要的任务,一是整理军队,收编十万大军准备战斗。二是几方盟友快马回去报信,请求援军,如果你们三方能在五天内各发兵三万,我们就能以二十比一的力量反攻叶天龙,消灭叶天龙。” 左相的万骑长吉本姆接过话语说道:“主事大人说得对,我等会儿就回去和伊春殿下商议,发兵五万前来相助,不打败叶天龙,我心不服。这个小人暗害了我家大人,此仇不服,我有何面目回见家乡父老。” 受到许别煇的鼓动,众人情绪高涨,你一言我一语对当前的形势纷纷献计献策,就如何消灭叶天龙提出了不少好的点子,就在人们兴高彩列商议大计时,一探子进来回报,卢森堡出来了一千多人马,向州府开来。 “来得好,我早就叫他两家合为一家,偏偏这个卢萨拉头硬,不愿将他妹妹嫁过来,一个小小的卢森堡有什么了不起,现在还不是要来投奔,快去再探,有消息立马回报。”许别煇高兴地对探子挥挥手。知道内情的将领心中不停的暗笑,这个许别煇五十多岁了,雄心尤在,还要老牛吃嫩芽尝尝鲜。 小魔女回到堡中,整理梳妆而出,高挑丰满的身材显得楚楚动人。头上盘起妇人发型,正中一顶金光闪闪的钗头凤迎风振翼,娇艳粉红的嫩脸到处洋溢着喜气,晶莹丰润的肌肤在一抺鲜红的束胸衬托下更加洁白,娥黄色的对襟绸衫轻裏娇躯,纤细的腰间系着一条两寸宽的绿丝长带随风飘荡,两侧各挂一柄绿色长约五寸的小弯刀,足蹬一双红色小马靴,走动中不时露出两条迷人修长的玉腿,真是前面玉峰怒凸,后侧园臀高跷,好一付美人动态图。 大厅里坐立不安的卢萨拉望着风风火火走进来的妹妹一脸惊愕,半天没有开口,还是卢萨妮一声“大哥”打破了沉静。“你回来了就好,昨天我们担心死了,不知道你出了什么事,一夜没回来,我正准备人手出去找你,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没出什么事吧?”高大威猛的大哥关心的问着。 “没事,我这不是回来了吗,能出什么事,要有事也是好事。”卢萨妮掩饰不住内心的高兴,大声的回应着。“那你怎么会打扮成这样?有好事,什么好事呀?”卢萨拉满脸不解的问道。 “当然是好事呀,是喜事,我已经嫁人了,你们看不出来吗。”卢萨妮满脸通红的说着。“谁,你嫁给了谁!”大哥不由自主地问道。 “还能有谁,就是你们说的那个杀神、暴君,皇帝陛下叶天龙呗,我现在可是他的夫人啦。”卢萨妮自豪地说着,兴奋之情写满脸颊。“快坐下,把事情好好的说来听听。”卢萨拉也兴奋起来。 听完卢萨妮的详尽解说,大哥手一挥:“好,就这么办,我去点一千重骑兵马上出发,打他个许别煇措手不及,以少胜多,大有可为。你带一千兵留在堡里,防止败兵前来骚扰,再请凤筱雨姑娘前去通知叶天龙陛下,我们到风林城下会合,兵贵神速,这就走。”小妮子立即站了起来娇叫道:“留下我,没门,我一定要去。”“好、好、好,我的好小妹,这就走不就成了吗!”卢萨拉宽厚地笑笑,拉着小妹的手走出大门。 风林城内此刻也不平静,人们三五成群聚在一起纷纷议论着叶天龙,议论着法特斯帝国,也议论着州主事刚宣布的要征募人员,组建军队,反攻叶天龙,打败叶天龙。一商人模样的男子高声说道:“叶天龙是神,怎么跟他打,昨天他一人就打败了几万人的军队,而且连生死大魔咒都杀不死,我们怎么跟他对,他做不做帝国的皇帝和我们有什么关系,乡亲们你们说说是不是呀。” “是呀。”一位青年妇女马上接口说道:“叶天龙做皇帝是他们皇族的事,我们掺和什么,人们都说叶天龙的青州领地和天河国人民现在过得很好,而且还起来支持叶天龙平定各州。我们这里过得好好的为什么要起来反对他,搞不好来个家毁人亡的下场,对大家有什么好处呀,我们要起来反对许别煇的这项决定,大家说好不好啊!”“好啊”众人齐声附和,“那我们还等什么呀,去通知亲朋好友,大家一起行动,要和平,不要战争。”商人和妇女带领众人向四处散去。 听到密探的回报,许别煇高兴的劲头有所回落,沉思半天转头对一百骑长说道:“你马上带一队人马立即紧闭四门,迎街如发现集会的立即驱散,对讲帝国好处的就地逮捕,反抗者格杀勿论。”“为什么?对民众要这样做吗。”百骑长好奇的问道。 “什么为什么,我们现在和帝国是敌对的,讲帝国和叶天龙好处的人就是不爱风林的人,就是我们的敌人,对敌人能仁慈吗,如果让他们都出来说话,风林还能和帝国作战吗,还能消灭叶天龙吗,对这些不爱风林的言语就要采取割喉战,无情的消灭他们。我们要让风林的人民发出同一种声音那就是:反对帝国,我们要自由。反对帝国,就是爱风林。这就是风林的主流民意。真是没脑子,快去。”许别煇威严地对百骑长教训着。 看见百骑长灰溜溜的走出大厅,厅里众人都无奈的低下了头,不爱风林这顶大帽子可不是谁人都能戴得起的,沾上这个边,以后还要不要在风林生活,许别煇这一手可毒得很,逼着众人上战车,不干也得干。 望望那些苦着脸的下属,许别煇心中的得意劲就甭提了,为了实施他的计划,继续施压说道:“你们说是不是呀,帝国本来就没有统治过我们,事实上,我们从来就是自主独立的,现在我们不过说出我们想说的话,发出风林人的声音,有什么不对吗,何况只要给我时间,我就能组织起军队,消灭叶天龙,在风月大陆上为风林人民开创一片新天地,这是多好的事呀,所以大家要团结起来,我们一定会胜利。” “是呀,是呀。我这就回去请伊春殿下发兵,来和主事大人汇合,争取早日打败叶天龙,还帝国一个安定。”吉本姆说着就站起身准备辞行,一快马探子气喘喘的进来说道:“主事大人,卢森堡主和他妹妹带着一千多重骑兵已到北门城外五里的地方。” “好、好,我们大家一起去迎接反抗帝国的义士,也去欢迎我们豪族的大美女,听说真的蛮好看的,你也一起去看看,走吧。是重骑兵吗?”许别煇转头问着探子,得到肯定答复后,带头向外走去。 来到北门,许别煇对大家说道:“还是到城楼上去看看,凳高望远吗,也能够早点看到美女和英雄,大家说是不是呀。”众人哈哈一笑,一齐上到城楼。 刚上城楼,就见远处灰尘扬起,一队人马急速驰来,转眼来到城下护城河边,灰尘未定,卢萨拉高声大叫:“快开城门,让我们进去。”城楼上的许别煇接口说道:“我的大英雄,我正在这里迎接你们呢,这就给你们放吊桥,开城门,咦,那穿青衫的是什么人呀。” 一阵洪亮的声音象惊雷压过众人的头顶,“我是法斯特帝国的皇帝叶天龙,你们还不打开城门,出来跪拜。”叶天龙运起明亮精气,在阳光的照耀下金光闪闪,在众人的眼中就是一尊活脱脱的天神。 压下心中的恐惧,许别煇硬着头皮说道:“你不是我们的皇帝,你没有一丝法斯特帝国皇家的血统,再说,我们豪族也从来没有接受帝国的统治,为何要向你跪拜,还有卢萨拉你这个判徒,生为豪族英雄,竞和叶天龙勾结,你对得起风林的人民吗。魔战士们给我放箭。” 叶天龙身边的小魔女可就受不了啦,一伸手两把五寸闪电弯刀握在掌中,嘴里高叫道:“个小样的,把你当个人,你到要上天了,看我先斩了你的铁索,再打破城门,教你好受。” 手中不停地打着印节,弯刀系的魔法就在小魔女的意念下使了出来,只见两柄闪电弯刀闪着碧绿的光芒,高速旋转起来,闪电般地碰向铁索,轰的一声巨响,吊桥倒架在护城河上。城楼上的众人不由大惊,想不到这么靓的美女,有这么高深的魔力。 叶天龙含有暗黑精元的声音再次响起:“再不投降,就叫你们灭亡,快投降!”许别煇硬着头皮再次高叫:“你个杀神,你杀了我们豪族这么多人,岂能与你罢休,兄弟们快放箭。” 叶天龙叹了一口气:“死不改悔,无药可救。”手一挥高声大喝:“你去死吧!”随着喝声许别煇的人头飞出老远,君主梦就此结束。城上众人眼见天龙挥手,许别煇人头飘出,吓得连声大叫:“皇帝陛下,我们投降,我们投降。” “好,官员和百骑长以上的军官出城接受整编,士兵们原地坚守,听侯封赏。”叶天龙浑身散发出强大的气势,威风凛凛地下达了命令。卢森堡的豪族士兵们见状齐声大呼:“皇帝陛下,万岁,万万岁。” 注视着跪在眼前的风林城的大小官员,叶天龙内心充满着喜悦,自已误打误撞竟然拿下了风林城,怎不高兴。回头一笑对卢萨妮说道:“你带一队士兵去接受州府,维持全城的稳定,我和你哥哥还有点事。”“好吧,我的夫君。”小魔女带领一队士兵进城维护秩序去了。 叶天龙对众人说道:“谁是昌黎的人,谁是广陉的,谁是武陵的,你们站出来,我有话说。”被点名的不知何事,颤抖地跪倒一旁,叶天龙威严的说道:“别怕,我不杀你们,但你们一定要回去把话带到,要你们的州主事立即带领大小官员和军队五天内前来风林接受封赏和整编,过期不来就作为判国论处,我会亲率大军踏平你们,听到没有。”众人一听不死,而且还有封赏,齐声高呼:“谢皇帝陛下不杀之恩,皇帝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看看那万骑长,叶天龙问道:“你是左相的人、还是伊春的人。”“回陛下我是伊春殿下的人,不、不,是伊春的人。”吉本姆吓得语无论次地说着。“别怕,我说过话算数,你回去和伊春说,十天内必须送交投降表,不然大军立至,叫他好好的想想出路,顽抗是没有好下场的。你们走吧。” “风林的父老乡亲们,来见见你们的新主事卢萨拉,他将是你们豪族的最高领导人,南三州的总领事,你们的安排和封赏将由他向你们宣布。”叶天龙深情地对众人说道,这下连卢萨拉也跪下谢恩。 安排好卢萨拉和众人后,叶天龙走在风林城的大街上,街面上一点看不到战争的痕迹,人们秩序井然的活动着,耳边不时听到人们的低声交谈,皇帝陛下来到风林城,这消息象一股清风传遍了风林城。 来到州府内,叶天龙一转身抱住女人说道:“你今天的表现好极了,嘻嘻,来香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