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月之后,西山枫红别院阵式全撤,群豪已迁至他处,此处已成为大牛及皇甫琪、朱玉、裘倩、关明珠和毛娟娟‘爱的小屋’! 整座枫红别院张灯结彩布置得喜气洋洋! 大内旱已动员人力将整个婚礼筹备就绪。 为了顺大牛之意,大将军及左相不但请文百官着便服.而且请车夫或轿夫将客人送抵大门之后,即将马车及轿折回山下。 因此,枫红别字的贺客虽已逾干却毫无喧哗之象,文武百官及家眷皆利用这个难得的机会低声欢谈着。 大牛一大早即分别自两府中将五位新娘子迎回枫红别院休息,此时,他正和裘达四下走动谈笑首。 贺客一见他那身礼服,即知就是今日的新新郎官,人人除了投以善意的微笑之外,不敢打扰他. 因为大将军及左相早已暗中关照过新郎官不喜欢繁文褥节! 不过,他们皆暗中品评这位长得一表人材同时迎娶当今朝廷文武两位龙首千金的传奇人物! 午初时分,枫红别院大门口突然出现十二位相貌威武的便服大汉,他们凝立于大门前两侧,眼观四面,耳听八方。 不久,来了四顶华轿,只见一身便服的皇上、皇太后及东、西宫后含笑下轿,朝门内行来。 众人会意的躬身注止,不敢下跪。 裘达低声朝神情讶异的大牛道:“牛弟.想不到皇太后及两位皇后皆会来此,你快去准备拜堂吧!" 午正时分,皇太后、皇上、两位皇后、皇甫荣夫妇、大将军夫妇及关武含笑坐在大厅上座,他们皆是主婚人。 一身便服的九大门派掌门人坐于证婚人位置。 本因师太及老流氓则是男女双方的介绍人. 求达担任司仪,大牛及五位头带凤冠,红妙遮面,一身礼服的新娘子拜过天地、父母、交拜之后,立即送入洞房。 礼炮、烟火在大门前鸣放个不停! 贺客们纷纷就座。 席开二百桌,每桌八人分别置于前院之花木之间,上搭凉棚,舒适之中,添增一股幽雅的气氛。 半晌之后,一身便服的皇上带着大牛及五位卸下凤冠霞披的新娘子,登上院中之高台,贺客们纷纷起立鼓掌。 只见皇上含笑朝四周贺客点头,朗声道:“各位贵宾,今天是‘老夫’爱女大喜之日,承蒙各位参加,老夫不胜感激,谨以此杯水酒为敬!" 说完,一饮而尽。 众人轰然喝采,纷纷一饮而尽。 皇上朝众人额首,朗声道:“谢谢各位,现在请小婿说几句话!" 说完,带头鼓掌。 在众人的热烈掌声之中.大牛朝皇上躬身一礼之后,暗将真气贯注于话音之中,朗声道:“哇操!首先很感谢各位贵客来参加本炮帅的婚礼! “哇操!以本炮帅的感觉今日来此的贵客都是很有福气的人,因为,各位从来没有听过皇上自称‘老夫’吧! " 众人不由发出会然的微笑。 大牛续朗声道:“哇操!本炮帅一下子讨了五个老婆,今天一定会比较‘忙’些,因此,谨以一大杯酒敬各位,待会不再敬酒啦!” 说着,双掌一拍! 只见小萍六女各端一个方盘,上摆一大杯酒,一字排开,掠到台下,只见她们双手微振,六杯酒立即冉冉飞向大牛及五女。 大牛及五女顺手一接,仰首一饮而尽之后,朝四周一揖作礼,贺客们不由为这种别开生面的敬酒方式鼓掌;喝采! 皇上待掌声及喝采声平静后,含笑道:“各位,今天是老夫真正轻松愉快的一天,非好好的喝几杯不可!" 大牛闻言,右掌虚空摄来一壶酒,各斟满两大杯之后,递过一杯给皇上,笑道:“哇操!皇上岳父,干杯!" 皇上欣然接过那杯酒,笑道:“哇操!炮帅贤婿,干杯!" 众人陡听皇上冒出那句‘哇操’怔了一怔之后,旋即轰然喝采着…… 全书完.由海.岸.线.文.学.网收集整理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