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下午,浩明家中。 丛姨说:“小雄,丛姨也想让你干!” 小雄惊讶丛姨的直白,丛姨不是那种很漂亮的女人,但是非常的受看,越看越觉得漂亮。“可是,你是我好哥们的妈妈啊?” “小雄,丛姨好辛苦,浩明爸爸什么忙也不帮,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都有两个月没有和我同床了。小雄,就算帮帮阿姨,好不好?” “哦!可怜的阿姨!” “这么说你是答应了,谢谢你啊!阿姨还有个要求,你叫我妈妈,我把你当作浩明!” “丛姨,你是不是想和浩明干啊?” “是的,非常的想,好几次看到浩明手yín,我都忍不住想冲上去!” “哦,丛姨!……” 丛姨主动的将小雄的上衣脱掉,并且主动的将她那艳红唇膏覆盖下的嘴唇凑向小雄的xiōng前小奶头,以湿滑的舌尖又舐又吮,留下处处唇印,她热情的吸吮,弄得小雄全身感到舒畅、浑身快感就要一触即发了。 饥渴难耐的就已经激动的到了极点,她索性把睡衣全脱了。而一双饱满肥挺的酥rǔ跃然奔出展现在小雄的眼前,大rǔ房随着她的呼吸而起伏,rǔ晕上像葡萄般的奶头那粉红色的光泽让人垂涎欲滴,她的双手搂抱住小雄的头,将她性感的娇躯往前一倾将酥rǔ顶住小雄的脸颊,她着急的说:“明明……来……亲亲妈妈的的nǎi子……” “嗯……” 小雄听了很是高兴,双手急切的握住丛姨那对盼望已久柔软滑嫩、雪白抖动的大rǔ房,是又搓又揉,就像婴儿般的,低头贪婪的含住丛姨那娇嫩粉红的奶头,是又吸又舐恨不得吮出奶水似的在丰满的rǔ房上留下口口齿痕,红嫩的奶头不堪吸吮抚弄,坚挺屹立在酥rǔ上,丛姨被吸吮得玉火焚身、情欲高涨双眼微闭,不禁发出喜悦的呻吟:“乖儿……啊、妈妈受不了啦……你、你真是我的心肝……唉唷……奶头被你吸得好舒服……喔……真好喔……” 激情高涨的丛姨兴奋得玉体发颤。 她胴体频频散发出淡淡的脂粉香味和成熟女人的肉香味,陶醉在其中的小雄心口急跳,双手不停的揉搓着丛姨肥嫩的酥rǔ。 小雄恨不得扯下丛姨的内裤,一睹那梦寐以求浑身光滑白晰的肌肤,美艳成熟充满诱惑的裸体。 事不宜迟,再也压抑不住欲火的小雄,看着丛姨那高耸起伏的臀峰只剩小片镶滚着粉色蕾丝的三角布料掩盖着,浑圆的美臀部尽收眼底,果然既性感又妖媚!粉色的布料隐隐显露腹下乌黑细长而浓密的yīn毛,更有几许露出三角裤外,煞是迷人。 小雄右手揉弄着丛姨的酥rǔ,左手放肆地伸入她的内裤,落在xiāo穴四周游移轻撩,来回用手指揉弄穴口左右两片湿润的yīn唇和那微凸的yīn核,中指轻轻向xiāo穴肉缝滑进扣挖着,直把丛姨挑逗得娇躯轻晃不已,yín水如汹涌的潮水飞奔而流,口中还喃喃自语:“喔……嗷……” 丛姨的酥xiōng急促起伏、娇躯颤动“啊……好孩子……别折腾妈妈了……你要温柔点儿!舒服……嗯……受不了……啊、啊……快、停止……” 丛姨被小雄玩的兴奋得欲火高涨,在也按耐不住了! 一使劲就把丛姨身体上唯一的遮身避体的东西脱下来了! 丛姨那曲线丰腴的胴体一丝不挂地展现,她那全身最美艳迷人的神秘地带被小雄一览无遗,雪白如霜的娇躯,平坦白晰的小腹下三寸长满浓密乌黑的芳草,丛林般的yīn毛盖住了迷人而神秘的xiāo穴,中间一条细长的肉缝清晰可见,小雄色眯眯的眼神散发出欲火难耐的光彩,把丛姨本已娇红的粉脸羞得更像成熟在秋天的红柿! 丛姨激情似火地搂着小雄,张开她那小嘴送上热烈的长吻,两舌展开激烈的交战,丛姨的香唇舌尖滑移到了小雄的耳旁,两排玉齿轻咬耳垂后舌尖钻入耳内舔着,可以清晰地听到她的呼吸像谷中湍急的流水轰轰作响,那香舌的蠕动使得小雄舒服到极点!不一会,丛姨在小雄的脖子上亲吻,小雄内裤里的几百硬挺作对,恨不得也能分享一下丛姨舌技一流的小嘴,他们呼吸急促,丛姨体内一股热烈欲求不断地酝酿,用充满异样眼神注视小雄,彷佛告诉小雄她的需求。 丛姨起来,叫小雄把裤子脱下,小雄那玉火难耐的弟弟忽然冲出,呈现她的眼前。 她看着小雄的几百居然哑口无言!过了好一会“呀……它真大呀……比我老公的大啊……真是太棒了……” 小雄的弟几百粗壮,它已经成熟了。 丛姨看到跟是浑身火热难耐,用握着感觉热烘烘,她肯定会想“要是插入xiāo穴不知何等感受和滋味呢?” 她双腿屈跪在书房豪华地板上,丛姨玉手握住昂然火热的弟弟,张开小嘴用舌尖轻舔guī头,不停用两片热唇狂热地吸吮套弄着,纤纤玉手轻轻揉弄jī巴下的蛋蛋。看着jī巴被同学的妈妈吸吮,感到新奇、刺激,弄的小雄浑身酥麻,从喉咙发出兴奋呻吟“啊哟……妈妈啊!你真会含啊……好、好舒服……” 丛姨如获鼓舞,加紧的吸吮使小嘴里的弟弟一再膨胀变大。 这一吸吮就是十多分钟,“哎哟……jī巴受不了了……喔……好爽……我要射了……” 丛姨闻言吐出了jī巴,只见有大量透明热烫的jīng液瞬间从小雄guī头直射而出,射中丛姨泛红的脸颊后缓缓滑落,滴淌到她那雪白的rǔ沟。 饥渴如焚的丛姨岂肯就此轻易放过这次机会,非得也让xiāo穴也尝尝小雄的无霸弟弟不可。 丛姨握住泄精后下垂的jī巴再次的又舐又吮一会儿,就将弟弟吮得急速勃起,随后把小雄按倒在沙发上。 “乖儿……让妈妈教你怎么玩……好让我们一起快活快活……” 丛姨赤裸迷人的胴体跨跪在小雄上面,她起身高举肥臀,那yín水湿润的xiāo穴对准了直挺挺的jī巴,右手中食二指反夹着jī巴,左手中食二指拨开自己的yīn唇,借助yín水润滑柳腰一摆、肥臀下沈,“滋”一声,硬挺的jī巴连根滑入她的xiāo穴里。 就像被全吃下去似的,小雄知道她这招是所谓的“玉女坐金针”丛姨粉白的玉臀大起大落、上上下下的套动着,直忙得她香汗淋漓、秀发乱舞、娇喘不停。 “唔……好……好爽……” 她自己双手抓着丰满双rǔ,不断自小雄挤压、搓揉,发出了的yín浪哼声!秀发飘扬、香汗淋漓、娇喘急促,长久的情欲在拘束中彻底解放,丛姨娇柔的yín声浪语把她发自内心的激情毫无保留地爆发! “啊、啊……好充实啊……喔……妈妈真喜欢你的的大jī巴……啊……好、好舒服啊……” “喔……好、好久没这么爽啦……明明啊……妈妈天天想你来肏我啊……哦……噢……妈妈好爱你的大jī巴……” 风骚的丛姨爽得欲仙欲死,她那yín水从xiāo穴洞口不断的往外泄流,沾满了小雄浓浓的yīn毛,骚浪的叫床声把小雄激得兴奋狂呼回应着:“喔……好妈妈……明明也爱、爱你的小Bī……” “哦……哦……我心爱的儿子……妈妈的小Bī就要你来肏……啊……啊……使劲肏我……好舒服呀……” “卜滋”、“卜滋”性器交合抽插时发出的yín声,使得丛姨听得更加肉麻、情欲欲暴、粉颊飞红,只见她急摆玉臀狂纵直落,不停上下套动,把肥涨饱满的xiāo穴紧紧的套弄着小雄的jī巴,小雄感到丛姨那两片yīn唇一下下收缩,恰如她的小嘴般紧紧咬着jī巴的根部,丛姨不仅主动用嘴含了小雄的jī巴,又让美妙的xiāo穴深深套入jī巴,令小雄浑身官兴奋到极点!仰卧的小雄上下挺动腹部,带动jī巴以迎合如灌满的xiāo穴,一双魔手不甘寂寞的狠狠地捏揉,玩着丛姨那对上下晃动着的大rǔ房。 “啊……妈妈……你的rǔ房又肥又大、好柔软……真好玩……” 小雄边玩边玩着。 丛姨红嫩的小奶头被小雄揉捏的硬胀挺立,她媚眼翻白、嘴唇半开、娇喘吁吁、阵阵酥痒,不停地上下扭动玉臀,贪婪的取乐,使她舒畅无比,娇美的脸颊充满yín媚的表情,披头散发、香汗淋淋、yín声浪语呻吟着:“唉哟……好舒服……好、好痛快……啊……你、你要顶、顶死妈妈了……” “啊…………好爽……你再用力顶……妈妈要泄了……喔、喔……啊……” 一刹那从花心泄出大量的yín水,只泄得她酥软无力,满足地爬在小雄身上,香汗淋漓、娇喘连连,刚才疯狂丛姨的呐喊变成了低切的呻吟,小雄亲吻着汗水如珠的丛姨红润的嘴唇,脸颊,双手抚摸着她光滑雪白的肉体。 小雄心想:“都是丛姨主动玩弄我未免太不公平了,我也要主动一把,玩弄一番才算公平!” 意随心至,翻身而起对着丛姨。 小雄抱起娇软无力的丛姨进入她的卧房,进房后小雄把一丝不挂的丛姨轻轻平躺横卧床上,摆布成“大”字形。在房内柔软床铺上,丛姨明艳赤裸、凹凸性感的胴体深深吸引着小雄,xiōng前两颗酥rǔ随着呼吸起伏着,腹下xiāo穴四周丛生着倒三角型浓黑而又茂盛的yīn毛,充满无限的魅惑,湿润的穴口微开,鲜嫩的yīn唇像花芯绽放似的左右分开,似乎期待着小雄的jī巴来安慰。 看小雄的两眼圆瞪、气喘又心跳,想着丛姨这活生生、横放在床、妖艳诱人的胴体就将被自己征服、玩弄,真是快乐的不得了,脑海里回味丛姨方才跨骑在自己身上呻吟娇喘、臀浪直摇时骚浪的模样,小雄如“饿虎扑羊”似的将丛姨伏压在舒适的床垫上,张嘴用力吸吮她那红嫩诱人的奶头,手指则伸往美腿间,轻轻来回撩弄着她那浓密的yīn毛,接着将手指插入她的xiāo穴ròu洞内扣弄着。 丛姨被挑逗的媚眼微闭、艳嘴微张、浑身酥麻、娇喘不已“唔、唔……喔、喔……你想让妈妈快活吗?” 小雄点点头。 她说:“你回转身子,与妈妈形成头脚相对,然后把脸部埋进妈妈的大腿之间,用你那滑溜的舌尖猛舔那湿润的xiāo穴就可以了!” 她挑逗着。 小雄倒伏在她身上就开始吸吮那鲜嫩突起的小yīn核,弄得丛姨情欲高涨、yín水泛滥、呻吟不断“哎哟……啊……乖儿呀……妈妈要、要被你玩死了……” 丛姨酥麻的双腿在颤抖,不禁紧紧挟住小雄头,她纤细的玉手搓弄那昂立的jī巴,温柔的搓弄使得它更加屹然鼓胀,丛姨贪婪地张开艳红性感的小嘴含住勃起的jī巴,频频用香舌舔吮着,她的小嘴套进套出的口技,使得小雄有股一泻千里的冲动! 小雄突然抽出浸yín在小嘴的jī巴,回身一转,双目色咪咪瞧社那媚眼微闭、耳根发烫的丛姨,左手两指拨开她那鲜红湿润的两片yīn唇,右手握着鼓胀得粗又大的jī巴顶住穴口,百般的挑逗,用guī头上下磨擦穴口突起的yīn核。 片刻后丛姨的欲火又被逗起来,无比的yín荡都由她眼神中显露了出来:“喔……你别再逗了……好乖乖……妈妈要……你占有妈妈……快插进来呀…” 丛姨被挑逗得情欲高涨,极渴望小雄的jī巴对她xiāo穴展开进攻。 “噢,妈妈,你想你的儿子用大jī巴肏你吗?” 小雄继续挑逗她。 “啊……好想啊……我的亲儿子……好宝贝……快来肏妈妈吧……” 小雄手握着jī巴对准丛姨那湿淋绯红的肥Bī,用力一挺,“卜滋”全根进入,丛姨满足的发出娇啼:“唔……好……” 小雄把美艳的丛姨占有侵没了,丛姨长长地嘘了一口气,因为她又得到充实的感觉,Bī儿把jī巴夹得紧紧的。 小雄边捏弄着丛姨的大rǔ房,边狠命地抽插丛姨的肥Bī,她兴奋得双手缠抱着小雄,丰盈的玉臀不停上下扭动迎合着小雄的抽插,她“嗯嗯呀呀”呻吟不已,享受着jī巴的滋润。 听了她的浪叫,yín兴大发地的小雄更加用力顶送,直把丛姨的穴心顶得阵阵酥痒,快感传遍四肢百穴,如此的舒服劲和大而壮的jī巴是丛姨从未享受过,她已yín荡到了极点,她双手拼命将小雄的臀部往下压,而她自己的大屁股拼命地向上挺,滑润的yín水更使得双方的性器美妙地吻合为一体,尽情享受着性爱的欢快。 不时仰头,将视线瞄望小雄那粗壮jī巴凶猛进出抽插着她的肥Bī。但见穴口两片嫩如鲜肉的yīn唇,随着jī巴的抽插不停的翻进翻出,直把丛姨弄的心跳急促、粉脸烫红。 小雄热情地吮吻丛姨湿润灼热的小嘴,俩人情欲达到极点,四肢相缠、嘴儿相吻、性器密合,双双如胶似漆地陶醉在性爱漩涡里。人不风流枉少年吗!兴奋的喘息声和她的呻吟声,在偌大空间里相互争鸣此起彼伏! “哦……好、好舒服啊……喔!天呀!乖儿子!快……快干妈妈!……拜托!……快来……好……好……的……肏……妈妈的浪Bī!……快来……妈需要你……好……儿┅子……好……好……的……干……重……重……的……肏……用力……的……肏……妈妈的……浪Bī……帮……妈妈……止……止……痒……” “喔……好爽……啊……妈妈会被你的大……大jī巴搞死了……我爱死你了……我喜欢你的鸡、jī巴……哦……今后干妈妈随……随便你,爱怎么玩就怎么玩……妈妈要你……” 她疯狂得摆动着屁股,拚命地迎合小雄的动作,“啊……亲儿子……肏死我吧……对……就是这里……用力……噢……简直爽翻了……和亲儿子乱伦肏Bī……就是这么爽……啊……” 小雄感到丛姨温暖的肉壁紧紧地包围着他的ròu棒,刺激得他狂暴的抽插。 “妈……儿子好爽……原来肏亲妈妈……这么爽……” 小雄吼叫着,下体猛烈地撞击着丛姨的白嫩的臀部:“……喔……好刺激,好爽……我要永远这样肏你,妈妈……” “啊……好爽……你好厉害,妈妈要被你搞死了……哎哟……好舒服啊……” 丛姨yín荡叫声和风骚的脸部表情刺激得小雄爆发出男人特有的野性,狠狠抽插着,她媚眼如丝、娇喘不已、香汗淋淋,梦呓般的呻吟着,尽情享受小雄jī巴给予她的刺激:“喔、喔……太爽了……好棒的jī巴……” 听到丛姨叫春的yín声,小雄更加卖力的抽送。“丛姨……你叫春叫得好迷人……小雄会让你更加满足的……” 整个卧房里除了丛姨毫无顾忌的呻吟声外,还有jī巴抽送的声音:“卜滋”“卜滋”她舒爽得频频扭摆玉臀以配合小雄的抽插,拼命抬高玉臀以便肥Bī与jī巴套合得更密切。 “哎呀……明明的好乖乖……妈妈高潮来了……要、要丢了……” 忽然丛姨双手紧紧抓住床单,头部向后仰,娇叫一声,她的肥Bī猛然吸住jī巴的guī头,一股温热yín水直泄而出,烫得jī巴的guī头阵阵透心的酥麻,直逼它作最后冲刺,猛然顶了几下,顿时大量热呼呼的jīng液狂喷而射,注满丛姨那饱受奸yín的肥Bī。 床铺上沾合着jīng液和yín水湿了一片,高潮后丛姨紧紧的搂住小雄,她唇角露出满足微笑,汗珠轻益、气喘嘘嘘,散发的热力的jī巴在丛姨体内散播着,成熟妩媚的丛姨被小雄完全征服了,小雄感到无力地趴在丛姨身上,脸贴着她的rǔ房,她感受到小雄的心跳由急遽变得缓慢,也感受到刚才坚硬无比的jī巴在肥Bī里正缓缓地萎缩软化下来! 激情过后,“唉……好久没这样痛快了、舒畅……” 交战了一个多小时、沈浸在性爱欢愉后的丛姨有着无限的感慨,玉手轻抚着小雄。 趴在她那丰腴肉体上,脸贴着她饱满柔软的rǔ房,沈醉在芬芳的rǔ香下,小雄情不自禁的想,浩明的妈妈原来也这么yín荡啊! “丛姨,我以后还能肏你吗?” “为什么不能呢?随时欢迎你来肏我!” 丛姨用Bī夹了夹小雄的jī巴说,“我真的好想和浩明性交,但是,我不好意思说啊。” 小雄在她唇上舔了一下说:“要我给你把这个意思传递给他吗?” “太难为情了!” 丛姨红着脸说。 “看你,骚成这个样子了还装啥啊?” 小雄在他rǔ头上捏了一把。 小雄用手指抚摸她的肛门,丛姨脸蛋儿红红的,让小雄的手指插入她的菊花蕾中探索。 小雄拔出粘乎乎的yīnjīng,凑到她的红唇边,“不要嘛,你这坏小子……唔!” 丛姨躲闪着,但终究还是被插进她温暖湿润的小嘴儿里。 “丛姨,你和叔叔这样做过吗?” 小雄边抽送yīnjīng边问道。“做过,但没有吃过他的……那个。” 她的娇俏的脸蛋儿羞得通红,像小孩子吃棒冰一样吮吸着小雄的jī巴。 小雄用手指拔弄着蠕湿的蜜壶,“嗯,不要弄人家那里,好痒痒嘛……哎呀……啊!” 小雄的两根手指分别插入她的yīn道和肛门。 “那这里呢?做过吗?” 小雄抽动手指,肛门里的嫩肉紧紧包裹他的手指,像有生命的小动物一样抽动。“不要闹了,好痛……嗯”丛姨皱起秀气的眉头,娇嗔地拉开他的手。 “丛姨,你那里好紧好温暖啊,一定很好玩儿。” 见小雄跃跃欲试的样子,丛姨用牙齿轻轻咬啮小雄的guī头,“你太坏了,那里好脏呀,不要嘛。” 小雄失望地叹了口气,不情愿地放开她。 小雄扶起她的双腿,对准她湿润的肥Bī,慢慢推入她的体内,把她送上兴奋的顶点,悄悄抽yīnjīng顶在她的肛门上,“不要,啊!不要啊!” 丛姨拼命扭动身子,摆脱了小雄控制。 “要嘛,我要丛姨,你的处女地都被用过了,只有这里了,交给我吧!丛姨。” 丛姨被苦苦纠缠的没办法。“真是没办法,那么脏的地方都要插进去,你真是太淘气了。” 丛姨拿来一只避孕套和软膏,小雄在她的肛门内外都涂上软膏,扶着jī巴慢慢顶在她的肛门上,“轻点呀,慢慢来,丛姨那里可是第一次,你的东西也真太大了,简直不像十七岁的孩子。” 丛姨趴在床上,翘起雪白的屁股,娇声说道。 小雄试了几次,刚一用力丛姨就向前窜动,小雄按奈不住冲动,双手用力卡住她的腰部,guī头顶在她的肛门上慢慢磨擦着,等她收缩的肛门放松下来,猛地用力,“啊……不……痛啊!” 丛姨惨叫一声,guī头冲破阻碍插入了她肛门。 细小肉褶被全部撑开了,嫩肉紧紧包裹着yīnjīng,由于疼痛而痉挛抽搐的直肠按摩着敏感的guī头,真是舒服极了。 丛姨痛苦地抽泣着,小雄虽舍不得这美妙的享受,但也不忍心让丛姨承受这么大的痛苦,刚想抽出来,“不要出来,我……忍一下就过去了。” 丛姨拉住小雄的手,呻吟着说道:小雄停了下来,过了好一会儿,丛姨深深吸了口气,“轻点动动……” 小雄慢慢试探着深入她的体内,终于把yīnjīng全插进丛姨的直肠里,插入时,一圈圈的嫩肉紧紧勒着yīnjīng,抽出时,肛门卡住guī头的伞状部位,仔细品味着和yīn道性交不同的快感,手指玩弄着她的蜜壶,丛姨发出既苦闷又快乐的呻吟。 小雄把她翻过身来,丛姨用纤细的手指拉开肿胀的大yīn唇,露出粉红的肉眼儿,快速揉摩自己颤微微的耸立的yīn蒂,小雄刚刚射在她ròu洞中的jīng液缓缓流淌到插在肛门里的yīnjīng上,小雄开始长抽猛入。 丛姨咬着牙忍受肛门内的胀痛,低低的呻吟着。 在小雄shè精的同时,丛姨也尖叫着达到快乐的高潮。 休息了好一会儿,屋子里才平静下来。“讨厌,人家那里好痛呀。” 丛姨轻轻拍打小雄的脸,娇嗔地说。 小雄抽出还没完全软下来的yīnjīng,原本深红色的细小肉眼儿,像初绽的花蕾红肿翻卷着,呈现出妖艳的粉红色。“不要看了嘛,羞死人家了。” 丛姨翻身躺到小雄的怀里,“这下满意了吧,得到我的处女地,哼!” “对不起,我不是真的想弄痛你,早知这样,我就不……” 丛姨用小手捂住小雄的嘴,“我情愿的,能把自己交你,我从不后悔。” 小雄捧起她还带着泪珠儿的脸蛋,深吻她甜蜜的小嘴儿。 “丛姨啊,你还没有吃过我的精子呢!” “讨厌,你个小鬼头哪来那么多的想法?” 小手却帮小雄拉下避孕套,张开小嘴儿,仰起了头,让避孕套里的jīng液缓缓的流出,滴入了她的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