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江湖奇功录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393章 你想怎么死

第393章 你想怎么死


(28+)
“小翠儿,本少爷来了。”苗大少走到了最上层的一间房门前,推门而入。

小翠儿便是‘闻香楼’三大名妓中的一个。

自从被苗大少看上后,就被他包下了。

开始的时候,也有不少人看上了小翠儿,可最后被苗大少狠狠收拾了之后,这黑崖城中的人也就知道小翠儿是苗大少的女人,自然也就不敢前来招惹了。

“爷,您可来了,再不来,奴家可没法活了。”

“你这小浪蹄子,才两天不见,就受不了吗?”苗大少哈哈大笑道。

他的两个护卫站在门口,听到屋内隐隐传出的话,心中也是一阵躁动。

“不行了,我也要去泄泄火。这里你先看着。”其中一个护卫说道。

说完便直接下楼了。

“凭什么让我在这里?你自己去快活?老子也要找个女人。”另外一人很快也离开了。

‘闻香楼’还是安全的,开这间青楼的是黑崖门中一个长老的后人,背景也是够硬的。

所以没有什么人敢在这里闹事。

他们来这里多少次了,也没有遇到什么问题。

只要赶在苗大少离开前,自己两人提前回来,那就没问题了。

房间里,苗大少将小翠儿扑倒在床上。

小翠儿一阵惊呼,欲拒还迎。

“叫吧,本少爷就喜欢你这般样子。”苗大少哈哈大笑道,“抢来的女人都是要死要活的,哪有你这般识趣……”

“那爷可得多多来奴家这里嘛,奴家最近想了个新招,爷要不要试试。”

“来啊,小翠儿的手段本少爷是知道的,就算是死了也值了。”

“你想怎么死?”忽然一个声音在苗大少的耳旁响起。

小翠儿惊呼一声,可立马没有了声音,被点了穴道和哑穴。

苗大少转身看到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出现在了自己的房间里,这令他心中无比恼怒。

外面的两个难道是死人吗?

肯定又是趁机去找其他女人了。

他岂能不知道这样的事,不过来到了这里,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自己的手下也发泄发泄。

“小子,你可知道我是谁,你找死吗?”苗大少冷冷地说道。

这黑崖城是他的地盘,谁敢在这里放肆?

“你想怎么死?”林夕麒又是淡淡地说道,“不回答也没事。我已经替你想好了。你作恶多端,伤天害理的事数不胜数,直接杀了你,是太便宜你了。我觉得凌迟比较合适。”

“哈哈,小子,你知道你是在和谁说话吗?我爹是黑崖门长老,我爷爷是黑崖门太上长老,在这黑崖城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就凭你也想出来行侠仗义?之前有多少所谓的大侠过来找本少爷的麻烦,最后都被本少爷活剐了,你也想试试?凌迟我,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我先凌迟了你。”苗大少有恃无恐。

他之前也遇到了不少这样的事,那还是一些高手,眼前只是一个小子罢了,能将自己如何?

‘闻香楼’这边的护卫马上就会过来了,到时候看自己怎么收拾这小子。

“很可惜,外面的人无法听到这里的动静。”林夕麒轻笑一声道。

他使了点小手段,隔绝了这里的声音。

这是他向孙玉淑请教的,学了一点隔音的阵法。

让他精通阵法,短时间内是办不到,可想要学几个阵法还是可以的。

这个隔音阵法就是其中之一了。

“不用外面的人过来,本少爷也足够收拾你了,你以为本少爷真的就是一个混吃混喝的人吗?”苗大少说完,不由凝聚了体内的真气。

“哈哈,没错,你这般样子还真的能够骗过不少人。你本身的实力的确还行,可在我面前不够。”林夕麒话音落下的时候,手指朝着苗大少隔空一点。

苗大少发现自己动弹不得了,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被点了穴道,根本没有反应过来。

林夕麒顺手从桌子上拿起了一把削水果的小刀。

“你~~你住手,你敢伤我,我爹,不,我爷爷是绝对饶不了你的,我爷爷最疼我了。”苗大少颤声道。

他这个时候才知道怕了,现在他就像是一只待宰的羔羊。

“苗锡最疼你?”林夕麒问道。

“对对对,爷爷最疼我了,要是我出事了,你逃到天涯海角,也逃不了。你放了我,我可以当这件事没发生。”苗大少急忙喊道。

他以为林夕麒怕了。

“那就最好了。”林夕麒轻笑一声道,“今天我就替那些被你害死的人讨回一个公道。希望这把刀够锋利,否则你更有的受了。”

虽然这里自己布下了隔音的阵法,但林夕麒还是不大放心,于是又是点了苗大少的哑穴,免得他的惨叫声渗透出去被人发觉。

如此一来,苗大少就算是想痛苦的惨叫都喊不出来了。

小翠儿仰面躺在床上动弹不得,哑穴也被点了,同样无法出声。

她眼睁睁地看着苗大少被人一刀一刀的割肉,凌迟。

这样的场面她何曾见识过,那鲜血淋淋的惨状令她难以承受。

两眼一翻,便吓得昏死了过去。

小半刻时辰之后,林夕麒才结束了苗大少的性命。

虽然不像真正凌迟那般在数千刀之后结束犯人的性命,但林夕麒刚才割的刀数也有数百次了。

苗大少身上的血肉被削去了大部分,不少地方就剩下了骨架。

地上流了一大滩血。

“小宝贝儿,我来了。”房间中,一个老男人猴急着脱去了自己身上的衣衫,正准备扑向床上已经衣衫半解的姑娘。

“咦?滴水了?”这个老男人感到自己肩膀上一凉,似乎上面有水滴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他用手摸了一下。

“啊?血?”当他一看自己的手时,发现手上有鲜红的血迹。

他抬头一看,只见头顶的地板缝隙中渗出了无数的鲜血。

“啊?血啊,杀人了。”

‘闻香楼’顿时慌成了一团。

当他们冲开小翠儿那间房门的时候,便看到了苗大少死去的惨状。

众人都知道要出大事了,这可是苗大少啊,苗家岂能善罢甘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