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六指诡医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一百一十九章 狡猾如鼠

第一百一十九章 狡猾如鼠


(28+)
一路颠簸,天亮的时候我们到了落霞山!

没想到从我幼年时期就大名鼎鼎的紫云观竟然已经如此破败,偏殿倒塌,屋檩不全,俨然是人去楼空已久!

我心中不禁有点失望,看来玄冥老道是无缘相见了!想想也是,我还是个婴儿的时候,他便是五六十岁的老道长了,一晃十八年过去了,老道是否还活着都是个未知数!

打开车门,苍颜对着仍旧昏睡的阎宇森冷声道:“阎教头,到地方了,就别装睡了!”

阎宇森狡猾地睁开一只眼睛,看了看外面笑道:“苍小姐果然好眼力,你怎么知道我早就醒了?”

苍颜不屑一顾道:“这算什么?我不仅知道你在装睡,我还知道你心中一直想着逃跑!不过,我劝你一句,千万别耍小聪明,除非见到华月珠,否则你所有的努力都是枉然!”

“嘿嘿,不跑,一定不跑!”阎宇森一脸阿谀奉承,指了指道观大殿道:“东西就在殿中,咱们马上去取!”说着,主动前面引路!

苍颜朝阿雅眨了眨眼,阿雅心领神会,近身跟随阎宇森,寸步不离!

道观里萧索之极,斑驳的树影和破败的楼宇令观内显得十分阴翳,几只在殿前寻食的老鸹听见人声惊飞起来,呱呱的叫声令人有一种说不出的压迫感!

大殿前的香火炉中已经生出了野草,半炉高的香灰说明,这里曾经也是香火旺盛一时!

“三位,你们知道这观里曾经死过一个红衣女吗?”走着走着,阎宇森忽然瘸着腿嬉皮笑脸道!

“喏,就在这大槐树上!”阎宇森见没人吭声,故意沙哑着嗓子,整个脸也阴沉下来,指着院中的一棵大树阴森森道:“据说那女人被开膛破肚,就被挂在这大树的枝丫上!风一吹,吱呀吱呀的摇晃,从远处看好像一团红色的云彩!那天一大早,天未亮透,一个村妇过来上头香,跪在香炉前磕头,一起身,忽然感觉有人拍自己的头顶!那村妇还以为是神灵降临了,赶紧又跪下了。如此反复几遍,只要起来就会被拍头!农妇越来越害怕,好在此时天也亮透了,她冒着触怒神灵的危险猛地一回头,结果就看见那个红衣女正挂在自己的头顶,舌头伸出半尺长,肚里的肠子流出半截。偏偏就在这此时,嘣的一声,绳子断了,那女尸落在了村妇的怀里,那村妇被活活吓死了,第二天也挂在了这树杈上……”

本来观里管径就阴森森的,阎宇森又讲了这么个故事,不觉间我的胳膊上就出了一层鸡皮疙瘩!别看阿雅平时狂的每边,可终究是个姑娘,此时吓得不轻,小脸黑黄,握着连弩的手都在抖!

苍颜见此情景,断然喝道:“姓阎的,闭上你的嘴巴!赶紧找华月珠!”

阎宇森哈哈大笑,仍旧自言自语道:“你们说,那女人到底怎么死的?会不会是观里的道士干的!道士喜欢女人,两位姑娘要小心点……”

“怎么那么多废话!闭上你的鼠嘴,臭的要命!”我冷声骂道!

阎宇森也不生气,仍旧眨着叽里咕噜的鼠眼,嗤嗤地笑着!

进了大殿,阎宇森一溜小跑,直奔殿重的三清像去了!

“喂,你干什么!”阿雅警觉起来,马上举起了连弩!

“嘿嘿,别紧张,我不是跑,我这人有个习惯,见了神灵就要拜一拜!先拜三清,然后我就找华月珠!”阎宇森朝着像前的破蒲团上一跪,撅着屁股就重重磕了一个头!

“天灵灵,地灵灵,太上老君显神灵,我叫阎宇森,还是个单身,请您赐阴缘,赐我娇红颜;若果还可以,金银各万贯,我的要求不很高,玉石翡翠也不挑,只要你降了好运,我就再把高香烧……”

这老小子异想天开,跪在三清像前叨叨咕咕,口中的顺口溜令人忍不住想笑!

突然,絮絮叨叨的阎宇森把头挺了起来,猛然转过身来,整个脸都在抽搐着,颤颤巍巍扬起手,指着我们三个身后惊叫道:“红……红衣女!!!”

我心中一惊,惶然转身,却发现后面空空如也,哪里有什么红衣女!

苍颜和阿雅也是如此,神情紧张,四处张望!

此时我突然明白了过来!妈的,上当了!这老小子刚才故意讲了那么个故事,是在潜移默化给我们心理暗示,他还是想逃!

我们三个赶紧转过头来,就看见那破蒲团地下不知道什么时候漏出一个一人粗的洞口来,阎宇森一脸邪笑已经钻了进去半截身子!

“阎宇森,我弄死你!”我真是气坏了,抡起一根掉落的屋檩就砸了过去!我想的是,现在基本可以确认,此人和奶奶的死有着必然联系,我就算打死他也不能让他跑了!

木檩呼啸带风,奔着阎宇森的脑袋就去了!

可偏偏这时候脚下一阵刺痛,低头一瞧,一只尖嘴耗子正在啃咬我的脚踝!

这老鼠身上长满斑疮,后脊无毛,前牙屎黄,足有一指长,恶心极了!

“去你妈的!”我狠狠一脚将那老鼠踢飞了出去。

“三个小猫崽儿,你们和我的役鼠玩吧,老夫先走一步,咱们后会无期!”阎宇森阴笑一声,狠咬了一口舌尖,朝着大殿噗的一下喷了一口舌尖血,一扭头钻进洞里不见了!

和先前在赌场里一模一样,就听见周围一阵沙沙作响,大殿破败的墙角、虫子蛀空的木柱、屋顶的横梁木构上到处都在嘁嘁喳喳。

“吱吱……”

突然,一声尖叫,佛像后面闪出一直足足有山猫大小的巨鼠。这巨鼠直勾勾地盯着我们,口中吱吱有声!紧随其身后,大大小小的老鼠如同洪水一般压了上来。这些带着土腥和恶臭气息的老鼠巴掌大小,头挨头,尾挤尾,密密匝匝,同声尖叫,令人头皮发麻!

“你们从正门退出去,在观外寻找洞的出口,我去追!”苍颜不等我和阿雅应声,已经纵身一跃跳进了黑森森的洞口里!

“苍颜别去!”我大叫一声,毕竟阎宇森和老鼠打交道,谁知道这洞里还有什么恶心玩意!

“放心,我绝不让他跑了!”

一眨眼功夫,苍颜已经消失了……

阿雅朝着鼠群疯狂扣动扳机,一只只巨大的老鼠被铅弹打飞出去,皮开肉绽,成了肉泥!后面的老鼠一拥而上,马上将自己伙伴的尸体生存活剥,满嘴留着猩红的血,继续尖叫这发狂地往上涌!

“姓罗的,我顶着,你先退!”阿雅发号施令道!

什么话,老子可是男人,这时候我跑让一个姑娘顶着,那还是人嘛?

“七爷,七爷,醒醒了,快想办法!”我晃了晃口袋低声叫道!

“你在和谁说话?”

“和你无关,你先走,出观找一找有没有洞的出口,决不能让这该死的鼠教头跑了!”

“你?”阿雅哼笑一声道:“不是我小瞧你,我要是一走,我敢保证,你马上会被它们啃成一摊白骨,就算我心里无愧,可我怕我家小姐难过!”

小瞧人,马上就让你见识见识我的手段!

我继续晃动口袋:“七爷,你倒是醒醒啊!”

终于,小韩七爷打了个哈气,然后便惊呼一声:“我擦,什么情况,睡一觉的功夫怎么出来这么多点心?”

“别吹牛逼,赶紧说,怎么能干掉这群脏东西!”我骂道!

“大冬天的,我不进食。再说了,这些老鼠实在脏,看着就没胃口,你还是自己想办法吧!”

我去,这特么的是什么合作伙伴啊!

“七爷,您是得道蛇灵,我对您的景仰如同滔滔江水,连绵不绝……你就指点指点?”我忍着恶心奉承道!

小韩七爷一乐道:“其实也简单,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你看见神像前那只巨鼠了吗?只要你能干掉它,危险就解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