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 全文阅读

正文 18巨龙之魂

18巨龙之魂


(28+)
“去把城市里的兽人处理一下。”

泰瑞昂坐在阴影王座上,打了个手势,死亡骑士们便鱼贯而出,他对死亡领主们说:

“老规矩,能用的就地复活,不能用的就扔掉,2天时间,够了吗?”

“当然。”

露米娜斯甩了甩自己火红色的头发,她看了一眼周围的陈设,她轻声说:

“我更好奇的是,你真的是在这里被复活的吗?这里看上去很糟糕的样子。”

“千真万确,我的露米,来到这里确实勾起了很多回忆。”

泰瑞昂将手臂放在王座的扶手上,撑着下巴,闭着眼睛,说:

“很多很多,没有什么值得记忆的,只有很多的不愉快,也许我该回去最下层的通灵大厅看一看,但,算了吧,没意义的。我们不能在这里久留,你们知道的,格瑞姆巴托只是一个伟大计划的一环,而我们很快就会直面真正的...“答案”。”

“去吧,兄弟姐妹们,这里的兽人已经受到了虚空能量的感染,他们没救了,所以不要手软!”

“噌”

篆刻着荆棘花的黑色符文剑出鞘,在寒霜四溢之间,锋利的剑刃抵在了人类法师罗宁的脖子上,让后者的皮肤都泛起了鸡皮疙瘩,露米娜斯用血红色的双眼盯着他,她说:

“要不要我解决掉这两个麻烦,这个人类很不老实,他以为他偷偷画的求救法阵能瞒过我...而且也不能让他把这里的消息传回去,那些达拉然的法师很麻烦!”

“为什么不呢?”

沉默的大巫妖回过头,看着露米娜斯,他轻声说:

“让他去做吧,亲爱的露米,让他把我曾经的同僚们都引过来...”

卡德加银色的眼睛中闪过一丝诡异的光芒:

“我有很多话...我憋在心里的很多很多话,想要和“老朋友”们聊一聊,让他去做吧!放手去做,不要怕,你叫罗宁,我认得你,克拉苏斯大法师的弟子,而现在想想,克拉苏斯身上那种晦涩而不正常的魔力波动,他是一头龙,对吧?”

卡德加那种渗入灵魂的低语声让罗宁的身体都颤抖了起来,他飞快的将自己刚刚画好一半的法阵抹掉,他不能!他不能在这时候召唤达拉然的大法师,这些死灵,它们明显是有备而来的。

“不是现在!”

泰瑞昂突然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命令,让露米娜斯和卡德加的声音以及动作都停了下来,黯刃大领主睁开眼睛,看着自己的下属,他沉声说:

“不是现在...去做自己该做的事吧,把空间留给我和罗宁先生,我们需要“聊一聊”!”

露米娜斯耸了耸肩,手握黑剑离开了大厅,而卡德加伸手打开了一道近程传送门,在踏入其中之前,他回头看着泰瑞昂,指着手边的大型“冰雕”,他说:

“把它送回黑暗神殿,送到我的实验室,它会是个很好的素材。”

“当然。”

泰瑞昂头也不抬的应了一声,卡德加的身影随后消失在了传送门之中,大领主勾了勾手指,在暗红色死亡能量的跳动中,沉重的石门一点点的关上,他站起身,走到罗宁和阿方索身边,他看着人类和矮人,看着他们的双眼。

他看到了恐惧,看到了不甘,看到了绝望和愤怒。

“你看,要把一群有各自想法,桀骜不驯的家伙们团结成一个整体,不是那么容易的,实际上,我很烦恼。”

泰瑞昂就像是诉苦一样,对罗宁和阿方索说: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诉求,死亡之后不但没有冲刷掉这些诉求,相反,会让他们变得更加执拗,有的人喜欢兽人,有的人喜欢精灵,还有的人恨不得把所有生命都杀掉,也不知道他们哪来的那么大的恨意...”

死亡骑士盯着罗宁,后者紧张的看着他:

“没错,我说的就是我,有时候,我真的恨不得...”

“咔”

冰冷的手甲扣住了罗宁的脖子,在瞬间就让他体会到了冰冷的窒息,矮人吼叫着想要帮忙,但是在锁链被撕开的瞬间,阿方索的身躯就被暗红色的死亡能量从地面上抓起,死死的扣在空中。

“有时候,我真的恨不得...把你们,统统...统统杀掉!”

罗宁的身体被摁在墙上,他看着泰瑞昂的眼睛,那双冰蓝色的眼睛最深处有了一抹血红色的光芒,触目惊心...

但下一刻,他又被扔在了地面上,在人类法师捂着脖子痛苦的咳嗽的时候,泰瑞昂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但我不能这么做,我也不会这么做,谁该活,谁该死,这些事情不该由我来决定,你知道吗?我有时候真的希望自己能有一顶神奇的头盔,戴上它,就能控制所有下属的思维,告诉它们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就像是个幼儿园的老师一样...见鬼!”

“砰”

黯刃大领主一拳砸在墙壁上,砖石四溅之间,他深吸了一口气:

“也许,也许我一开始就该单干的。”

“呋...”

像是一个活人那样,泰瑞昂深呼吸了一次,试图让自己的情绪冷静下来,不过他失望了,这种方式只适用于活人,而非私人,在双眼中的光芒跳动之间,他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的人类法师和矮人骑士,片刻之后,一抹邪恶的笑容在他脸上绽放开。

“砰、砰”

两把制作精良的匕首刺进了罗宁和阿方索眼前的地面上,死亡骑士整了整衣服,迈步走向大厅的出口,他头也不回的说:

“我很想放走你们,但很遗憾,你们听到了我的秘密,你们知道的太多了...黯刃骑士团最近扩张的很厉害,我们的职位也不多了,所以我只能吸收你们中的一位,你们两个毫无疑问都是有潜力的人,但很遗憾,规矩就是规矩。”

“只能有一个人加入我们!”

泰瑞昂抓着石门,将它一点点的关闭,在他的身影消失的那一刻,他冰冷的声音传入了这空旷的大厅中:

“你们不会选择逃跑!你们不会这么愚蠢的,对吧?逃跑的下场就是两个人都死...按照我说的做,最少还有一个人能活下来...”

“你们的时间并不多,所以...开始吧。”

“砰”

沉重的大门彻底被关上了,黑暗和寂静笼罩了这沉默的大厅,罗宁和阿方索看着彼此,双眼中都是绝望。

全身是血的矮人弯下腰,捡起锋利的匕首,他看着手里的武器,他看着罗宁,突然间,这矮人愤怒了起来,他挥舞着匕首:

“别露出那种娘们一样的表情!罗宁...别那样,那会让我下不了手...来,让我们像个男人一样处理问题吧。”



“你很累,你很疲惫,处理这些事情让你焦头烂额。”

冰冷的双臂从背后抱住了泰瑞昂的腰,从黑暗中出现的奥蕾莉亚低声说:

“也许你该休息一段时间,你会被累垮的。”

“但我怎么能让你一个人在外战斗呢?”

泰瑞昂将手掌覆盖在了奥蕾莉亚的手腕上,他闭着眼睛说:

“我没什么关系,我只是...只是有些心神不宁,也许,也许将卡德加放进来是个错误的选择,他和我们都不一样,我失算了,我没办法控制他,他加入之后,一切都变得糟糕起来了。”

“那就别去控制!”

奥蕾莉亚走到泰瑞昂眼前,她关切的看着泰瑞昂的表情,她低声说:

“你难道还担心卡德加会联合活人来杀死我们吗?不可能的,任由他去吧,他想做什么都可以。”

泰瑞昂摇了摇头,没有回答,而奥蕾莉亚则想起了另一件事情,她抓着泰瑞昂的手腕,看着他干涩的皮肤,她问到:

“你多久没有汲血了?”

这个问题让黯刃大领主有些疑惑,他眯着眼睛回忆着,说:

“呃...2个月?3个月,还是...我记不太清了。”

“怪不得。”

奥蕾莉亚嗔怪的看了他一眼,牵着他的手走入了一间空无一人的房间中,然后伸手褪去了自己的盔甲,她穿着轻薄的内甲,看着泰瑞昂:

“你不能总是压抑自己汲血的本能,萨莱茵不靠鲜血是活不下去的,它会让你变得暴躁,让你失去理智,你难道以为我没发现,在我到来之后,你汲血的频率越来越低了吗?你到底在逃避什么?”

“这个嘛...”

泰瑞昂嘴角泛起一丝笑容,他伸手将奥蕾莉亚抱在怀中,他在她耳边低声说:

“除了你,我不想再让我的血变得不纯净,它只属于你...”

奥蕾莉亚满意的哼了一声,吻在了泰瑞昂的脖子上,当她的利齿刺破冰冷的皮肤与血管的时候,她的声音在死亡骑士内心中响起:

“所以,你还在等什么?”

“哗”

黑色冰冷的蝠翼从死亡骑士背后伸展而出,像是最厚实的盾牌与盔甲一样,将依偎在一起的两个人死死的包裹了起来,片刻之后,让人浮现连篇的声音就在这被死亡能量封锁的房间中响起。

这不是寻求快乐,这只是死人之间的慰藉...最绝望的快乐。



“所以,这就是巨龙之魂?”

慵懒的躺在泰瑞昂怀中的奥蕾莉亚伸手拿起金色的圆盘,放在两个人眼前,她用猩红色的双眼看着手里的“神器”,她说:

“看上去也没有传说中那么神奇嘛,就像是个普通的盘子。”

“激活它是需要咒语的,亲爱的,这可不是个盘子。”

泰瑞昂伸手接过巨龙之魂,这玩意入手沉重,就像是某种特殊的金属制作,在外壳上闪耀着冰冷的光芒,但并不刺眼,整体大小也就比手掌稍大一些,它是特殊的双层结构,外环是纯金色,而内环则是稍亮一些的金色,看上去确实平淡无奇。

死亡骑士将一丝暗红色的能量注入其中,就像是打开了一盏灯一样,伴随着冰冷的死亡能量在巨龙之魂中流淌,红色的,绿色的,蓝色的,青铜色的光芒不休的闪耀着,很快就将死亡骑士手里的圆盘映衬的如同最奇幻的光团一般。

而那些被死亡之翼,耐萨里奥亲手绘刻的龙语符文,则像是走马灯一样,不停地在圆盘表面跳动着,泰瑞昂看不懂这些文字,他也无需看懂。

“这东西是不祥的。”

死亡骑士将它放进自己的储物指环中,他吻了吻爱人的头发,轻声说:

“它被铸造出来的时候,就象征着灾难,而死亡之翼在那个时候已经被古神诱惑着堕落,很难说这玩意里有没有残留一些古神留下的勾当,所以...我们只会使用它一次!”

泰瑞昂眼中闪过一丝光芒:

“决定胜负的一次!”

奥蕾莉亚在床铺上坐起来,抱着自己的丈夫,在只有两个人的时候,她并不会掩饰自己姣好美丽的身姿,就像是一件艺术品一样,她将头靠在泰瑞昂的肩膀上,低声说:

“我更好奇的是,这世界上还有什么事情是你不知道的?”

“很多。”

死亡骑士摇了摇头,伸手在奥蕾莉亚的鼻梁上勾了勾:

“比如温蕾萨...为什么总是风行者家族的人会扯进这些麻烦事里,你和她聊过了吗?”

这个问题让奥蕾莉亚沉默了片刻,然后她发出了一声长叹:

“聊过了,没有效果,而且希尔瓦娜斯的情况也很糟,我的离开伤害了她们,在这件事情结束之后,我得抽时间回一趟奎尔萨拉斯,希尔瓦娜斯喜欢上了一个人类...这太糟糕了。”

“还有温蕾萨。”

泰瑞昂的脸上也闪过一丝无奈:“风行者家族的女人总是这么命苦,我多么希望那个矮人能杀死罗宁,这样我们就不需要烦恼了。”

“噗”

阿方索手里的匕首划过自己的脖子,在满身是血的罗宁绝望的注视中,矮人的身体倒在了冰冷的地面上,罗宁死死的攥着他的手,蛮锤矮人看着他,眼中的光芒一点点的散去。

“别报仇,你不是他的...对手,离开!离开这!”

“活下去...该死的罗宁,带着我的那一份,一起...一起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