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大唐首座 > 全文阅读

正文 一百四十四章 圣僧的诞生

一百四十四章 圣僧的诞生


(28+)
妖怪们兢兢业业去准备材料了,一时空下来的柳轻候也没闲着,在池沼边停留良久,复又于野花从中悠然漫步。其面容清俊,姿态娴雅处俨然旷世之高僧,引得妖怪们偷觑不已。

这一天干的扎扎实实,晚上收工时天色都黑了。不过柳轻候却并没有急着回自己的房间,而是在众多关注的目光中往庞熊住的房子走去。

庞熊住在一长排茅舍中间的一间,其人正在房外阔大的土场子上魂不守舍的发呆,远远看到柳轻候过来,当即从蹲着的石头上跳下一溜烟跑回房间,并“嘭”的一声把粗陋的木门给关上了。

柳轻候见状满是悲悯的长叹一声,而后也没强行推门,甚至就连叩门都没有,只是在众人的注视下伸手将木门拍了几拍,如父母之责抚迷途之子般口中重复着上午庞熊跑时曾说过的话,“痴儿痴儿,还不悟吗?”

庞熊终究没开门,柳轻候拍完也不为己甚,只是再度悲悯的长叹了一声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命看管并负责他饮食的小妖怪取些水来。

若是换了昨天柳轻候这样吩咐,小妖怪不仅不会理他,甚至有可能要揍他。但此刻那小妖却是什么都没说,乖乖的打了水来。放下后才去拿吃的。

目睹小妖怪走后,柳轻候看看正对着断崖峭壁的窗后,袖中悄然滑出一个草团。

厚厚的草团落在地上,显现出的是一条已经死掉的鳝鱼。为抓住这条黄鳝,柳轻候白天在水边可真是没少费劲。

丢掉鳝鱼后伸出手往搁都搁不稳的黑瓦盆里洗,摊开的手上有着明显的血迹,反复搓洗过又凑到鼻子上闻闻再无味道之后,柳轻候心中的膈应才算彻底消失。

抓鳝鱼的目的不过是为了要这一点鳝鱼血,而取鳝鱼血的目的则不过是借那几拍的功夫趁着天黑涂到庞熊的门上而已。

这个夯货今天终究还是没有彻底服气,若不彻底将之降服只怕改天难免再生反复。还是极斗争经验的毛爷爷他老人家说的好啊,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要嘛别搞,要搞就得搞熄火。

柳轻候洗完擦手时,窗后传来一声“喵呜”的轻叫,不知从哪里跑出的一只猫大大的不劳而获了一回。

晚饭依旧粗疏,但柳轻候吃的却是很快意。吃完请那小妖怪给整点蜂蜜调水喝以助睡眠,小妖怪还真给整来了,虽然不多,品质却是上佳。

一夜好睡,隔天一大早柳轻候没等人催也没等人叫,径直自去了昨天的料场,他到时一人也没有。

取过昨天采集后藏好的花蕊花粉,再以随身带来的一点蜂蜜调之,待其调匀之后轻轻涂抹在手上、脖子上以及脚踝裸露处。做好这一切的柳轻候便到了山泉汇聚的小池沼边一块大石上盘膝端坐。

没过多久,当妖怪们开始陆续来到料场时,一只只的彩蝶也循着甜香觅味而至,于是众妖怪们就看到了让他们终生难忘,并在此后的岁月中不断向人转述的一幕神迹。

初升的朝阳下,一个灵眉秀目的小和尚正盘膝坐于石上合十做着诵经早课。虽然距离有些远看不清他的庄严宝相,但其衣缘处的湛然佛光却是清晰可辨,而就在佛光的外围,无数亮丽的彩蝶正围着那和尚翩然起舞,既不远去,也不离散,似是在听经一般。

那朝阳、那佛光、那彩蝶、还有那隐隐传来的诵经声,亲眼目睹如此神迹的妖怪们傻了愣了,瞪着眼睛翕张着嘴唇却说不出话,脚下更是不敢往前迈出一步,唯恐惊扰了那彩蝶绕身、佛音梵唱的神圣。

传说中梁武帝时有圣僧云光法师讲经动于天地,天上乃有香花纷纷坠落。但那毕竟只是传说,眼前和尚诵经引得彩蝶环绕,前来听经领受佛法却是亲眼目睹,就在眼前活生生上演,且仍在继续上演的神迹啊。

妖怪群中也不知是谁率先喊出了一句“圣僧”并扑通拜伏于地,当即引来其他人恍然大悟的追随。一时间远处石上和尚诵经,近处地上信众拜伏,口中圣僧不绝。

正在这时,又一帮子人走了过来,当先的正是庞熊。这些人到后看到眼前神异,再见到遍地跪着的那些妖怪,继而想到昨晚的事情,扑通扑通也接二连三的跪了下去,跟着口呼圣僧及佛号,且是叫的比之前那些人还大声。

唯有庞熊穿过人群一步步向柳轻候所在的大石走去,庞大的身躯似是不堪重负。

不等他靠近,诵经完毕的柳轻候已然在石上站起身来。而随着他的动作,那些翩飞不绝,甚或是已经落在他身上的彩蝶也并不离去。

当此之时,佛光面积更大,衣袂纷飞的更加飘逸,柳轻候立于石上并指如剑遥遥点向虚空之外的庞熊,口诵佛号如洪钟大吕,“痴儿痴儿,还不悟嘛?”

其手指所向,十余只彩蝶上下翻飞,此情此景之神异落在目睹者眼中,除了佛号与圣僧二字外实已无法用任何语言形容。

佛法无边,柳轻候虚空彩蝶环绕的五指有若如山之重,直将昨日死都不肯跪下的庞熊健硕身躯压倒于尘埃之中。

众目睽睽之下,桀骜不驯的庞熊跪下了,直挺挺跪在柳轻候手指所点的方向。

俟其跪下之后,柳轻候下了大石,不过却并未走过来。而是到了小池沼旁行三净之礼。待其用水濯洗过后,抬头似对那些彩蝶说了些什么,方才一直环绕着他翻飞不离的彩蝶纷纷四散而去,就如同听完高僧讲法后四散回家的信众。

彩蝶散去,绫罗绸缎中绫制的玉色僧衣虽然反光效果很好,但方位变换后所谓佛光也就消失了,从小池沼处一步步走过来的柳轻候又恢复成普通僧人模样。

一路走到庞熊面前,柳轻候看着他那满布惊恐的脸和满是血丝的眼,又将目光扫过跪拜的众人后,方才一手平摊以手掌覆于庞熊头顶,缓缓摩挲一周,口中柔声出言:

“佛家三宝,佛、法、僧之谓也。三宝皆须礼敬,不得轻慢。你昨日有不敬三宝之逆行,遂有昨夜难以安眠之薄惩,因果报应,孰能逃之?然我佛慈悲,广开方便之门,今尔既已知悔过,昨日之罪行便由贫僧摩顶解之,痴儿痴儿,当以此为戒,慎之慎之!”

随着柳轻候手掌的摩挲与柔声解劝,庞熊脸上恐惧之色渐渐消退的同时,一双大环眼中竟有眼泪流出,待柳轻候说完,这个健硕如山的汉子一头磕在柳轻候面前,“梆”的一声听的人牙疼。

庞熊最终被强行劝走了,他昨夜折腾的不轻,现在需要好好补个觉。而后柳轻候分派活计,众妖怪们一边干活一边闲聊天,聊天的主题自然就是庞熊昨晚的遭遇。

庞熊昨晚被鬼缠上了!

这是所有听说此事之人的共同结论,也是庞熊自己的结论。

要不是被鬼缠上怎么会那么邪?暗夜之中不断有人叩门,乃至是抓门,对,就是抓,就像鬼爪在门上划过的声音。

但无论他以多么快的速度去开门,哪怕是人就躲在门后,看到的始终是空无一人。

只闻敲门声,不见敲门人,这……一次是惊,两次是恼,到了三次四次,源自于内心最深处的对于黑暗、未知与神鬼的恐惧就开始发酵,膨胀直至把整个人吞噬掉。

庞熊守在窗口,没有人;守在门口没有人,但只要他一关门,很快那似乎是发自九幽地府的叩门声就会“空空”的响起,一声一声不是敲在门上,而是敲在他的心上。

无边暗夜,万籁俱寂中,不明来历,根本不可能是来源于人的敲门声一遍遍响起。

终于庞熊这个独对虎狼都不惧的猛汉子怕了,怕到再也不敢关门,怕到不敢合一下眼睛,因为他总是感觉就在门外无垠的黑暗里分明藏着什么东西正在窥伺着他,那东西或许就在身边,或许就在……身后。

人的终极恐惧是未知,而黑暗中的未知则又会加倍加重这种恐惧,其力量甚至能把人活活吓死。庞熊最终熬过来了,恐惧固然没吓死他,却将他所有的桀骜打的烟消云散。

当天边露出第一缕晨曦,煎熬这绷了一夜的庞熊心里想到的就是柳轻候,是他那句萦绕在心里,无论如何也赶不走的“痴儿痴儿,还不悟吗?”

而后就是左右的开门声,和门里边探出来的因过于惊惧而苍白的脸。昨夜不仅是庞熊煎熬了一夜,他的左邻右舍都受了他的牵连没谁能合眼,只不过不敢开门罢了。

于是就有了刚才那一幕,也就有了此刻妖怪们津津乐道的关乎圣僧神异的谈说。

除了柳轻候谁也不知道发出叩门声的本就不是人,也更不可能是鬼,只不过是被鳝鱼血吸引来的蝙蝠,他们永远都不可能知道。

竹篮打水、空手招蝶、厉鬼叩门,这些几百年后招摇撞骗的鬼蜮手段现在还远远没有出现,所以当它第一次亮相,又是在这样一个与世隔绝之地时其所发挥的威力之大,甚至远超始作俑者柳轻候自己的想象。

不过是两天一夜,他这个狼狈而来的阶下囚就成了花果山的圣僧,先有其实,后有其名,名副其实的圣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