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元之路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三十四章 奥罗拉的愤怒

第三十四章 奥罗拉的愤怒


(21-)
在旁边的兰斯听到撤退的消息后,便叫杜维尔集结部队,准备撤退。

结果最后出发时候带的一千步兵和两千骑兵等回到营地的时候就剩下不到二百步兵和一千多骑兵了。

还好怀特没把营地毁了,而且对方似乎也很忌惮,并未敢追出太远,这才让雷恩捡回一条命。

这场战斗从头到尾都被远处观战的卡隆看在眼里。卡隆紧了紧手中的征服之路后,将他放回了背后的剑鞘里,骑上马转身走了。

回到了营地的雷恩便晕了过去,在军医连续治疗了一两个小时候,雷恩这才缓缓苏醒。

“兰斯。。。派人去普特塞拉搬救兵。”雷恩眯着眼,脸色惨白的说道。

“我已经命人去了。父亲,这里实在是不安全,咱们要不要向后撤退,找到个安全的地方再说。”杜维尔在旁边说道。

“现在不要动,等晚上的时候,全军缓缓撤退,不要让别人发现。每撤退十里,便安排一队哨兵,切记,不要设伏。这样会让他们以为咱们心虚的。”

在雷恩说完后,便又晕了过去。兰斯站起来后便和杜维尔指挥部队撤退。

“兰斯,咱们怎么办?”杜维尔每次一着急,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的三哥,久而久之,也就习惯性的依靠兰斯了。

兰斯也是一脸的死灰,本想着和父亲出来能多些战功,让自己觉得更有竞争力,可这下好了,不仅没有捞到任何好处,居然还被怀特给引到前线放生了。

“现在就看看主教大人能不能派人来救咱们了。”兰斯叹了口气说道。

杜维尔皱着眉头问道:“你就没想怀特为什么撤退了吗?”

“那还用想?肯定是和鲁伊特在搞什么鬼。我现在想的是咱们到底能不能安全的回到城里。”兰斯皱着眉头说道。

“我听说埃迪就是被鲁伊特逼走的,而且还遭到了疯狂的追杀。”杜维尔小声的说道。

兰斯摆摆手道:“埃迪的确有些可怜,但那也只能怪他没有实力,至少你我还有教主大人这个靠山。我想教主大人也不会袖手旁观的。先不要说这些了,咱们退守拉喀什镇,那里至少还可以让咱们暂时休息一下。”

拉喀什镇是在高丘镇和普特塞拉路中的其中一个镇子,因为高耸的拉喀什山脉而得名,是盛产皮毛以及草药的镇子。

这座山城依险而建,易守难攻,目前为止,这也是他们唯一能去的地方。

一路狂奔的卡隆并没有回庄园,而是直接走之前索伦挖的地洞,直奔索伦家中而去。

狂奔的两天的卡隆水米未进,进门的时候正好看到了索伦一家人正在吃饭,一点都没客气,直接找了个位置做了下来。

“卡隆?你多会回来的。”索伦看着一脸风霜的卡隆惊讶的问道。

“先不要说那些,等我吃饱了再说。”卡隆直接便开吃了。

索伦的父母是都认识卡隆的,虽然觉得他面容凶恶,但都知道卡隆是个很好接触的兽人。

“看来我需要再去弄一些吃的了。”索伦的母亲笑着站起来又走回到厨房。

桑德罗笑道:“要喝一些吗?”

卡隆摆了摆手道:“不用了,吃完饭还有事要和索伦说。谢谢。”

“父亲,你也少喝一点吧!”索伦皱着眉头说道。

桑德罗哈哈一下后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后说道:“最后一杯,今天不喝了。”

吃饱喝足后,卡隆便把索伦拉到他的房间对他说:“快去庄园把元和萨恩找来,事情非常紧急。我先睡一会。”

索伦应了声后直接和父母打了个招呼便直奔庄园而去。

庄园的所有门卫都认识索伦,即便现在已经快到晚上了,依然可以自由出入。

索伦到了以后,元他们刚刚用完晚餐不久,奥罗拉正坐在长椅上看着元和萨恩在做饭后运动,最近元和萨恩学到了很多,而且他把自己所有从乌斯特那里学到的东西都展示给萨恩看过。

萨恩也根据自己学到的和看到的在帮助元提高,虽然日子过的有些无聊,但是元觉得最近在庄园这段时间自己则是突飞猛进中。

“索伦?”奥罗拉第一个看到了索伦朝他们走来。

俩人看到索伦这么晚来,便知道卡隆那边可能有消息了,元对索伦挑了挑眉毛后,索伦便明白什么意思了。

“对了,我在城边发现了一头灰熊,但是我一个人根本无法将他捕捉,所以想叫你们和我一起去,你们知道的,熊的内脏和皮毛都是可以卖大价钱的。”

俩人齐齐看向奥罗拉,结果奥罗拉叉着腰看向仨人无奈道:“你们怎么那么喜欢打猎?真的需要钱可以和我说嘛。”

“兴趣,这是兴趣,嘿嘿。”元在一旁笑嘻嘻的解释道。

奥罗拉翻了白眼,实在不明白这三个男人的兴趣居然都在森林里,摆了摆手道:“算了,你们去吧,我去洗澡了。注意安全。”

仨人犹如得到家长同意出去玩耍的孩子一样高兴,跳着脚的就出了庄园。

索伦在刚走出不远便对两人迫不及待的说:“卡隆回来了,正在我家睡觉,他说他狂奔了两天,我想事情肯定非常紧急。”

俩人一听,赶忙也顾不上闲聊了,快步朝着布斯托弗镇走去。

一推开门,便听到了犹如炸雷般的呼噜声,仨人无奈一笑,直奔索伦卧室而去。

折腾了十几分钟,才把熟睡的卡隆弄醒后,又等卡隆缓了好一会,这才开口将他见到的事情和三人说了。

听完这场有些不可思议的战斗后,仨人都陷入了沉默。

过了好一会元才缓缓看向萨恩说道:“难道真被你言中了?”

卡隆和索伦都一脸疑惑的看向元,元才解释了那天回来时候萨恩的预言。

“现在这件事我觉得有必要让埃迪知道!毕竟现在他的父亲处于危难之中。”索伦皱着眉头说道。

元看向萨恩,萨恩则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杯子没说话。

“我想他们应该会先退守拉喀什镇等待王城消息,所以一时半刻他们应该没什么危险,但时间长了我就不敢保证了。”卡隆说道。

元又看向萨恩,萨恩依然皱着眉头没说话。

“你在想什么?”元看萨恩那一脸便秘的样子实在难受,实在忍不住问道。

萨恩叹了口气抬起头说道:“这件事告与不告都没有什么实际意义。现在既没有援兵,又摸不清对付动向。

如果咱们贸然去救,如果被怀特围在城内如何?再如果咱们赶到以后,鲁伊特那边已经谋权篡位了又如何?”

萨恩一连串的问题抛出,问的三人全都傻在那里不知道如何回答。

“既然已经关乎整个国家安危的事情,咱们应该必须告诉埃迪,让他做个决断,在这件事上,毕竟咱们都是外人。”元看向萨恩说道。

萨恩忽然盯着元的眼睛沉声问道:“如果他真的要去救他的父亲,你会跟去吗?”

元郑重的看向萨恩掏出腰间的纹章说道:“我发过誓帮助任何向我求援的人,我也发誓勇敢的对抗强暴。

强敌当前,不畏不惧,果敢向前,保护弱者,这是骑士的根本。”

元这番话说的底气十足,气势非凡,颇有骑士风范,就连旁边的索伦听了都有些激动,身子在微微的颤抖。

卡隆抱着膀子在一旁看着元对萨恩说出了这番话,后嘴角微微一下,脑中忽然浮现出了那个当初英勇无畏的乌斯特骑士的身影。

萨恩微微一笑道:“既然如此,看来我再说什么就显得我啰嗦了,出发吧。”这番话不仅让索伦和卡隆看到了元的决心,也让萨恩感觉到了元的正直,率真以及他的果敢。

结果索伦刚一开门,就发现奥罗拉正站在门口盯着众人,元和萨恩赶忙想把推卡隆推回屋内,但奈何奥罗拉早已看到。门外的桑德罗无奈的耸着肩表示自己根本拦不住她。

奥罗拉看着四人,眼神一一从四人身上扫过,吓得四人都是一哆嗦。

“卡隆?你们不是说他走失了吗?”奥罗拉秀眉微蹙,瞪着元和萨恩问道。

“呃~这不是刚走回来嘛,我们正要带他去见你呢。”萨恩赶忙陪着笑说道。

奥罗拉没搭理萨恩,把目光挪向元,盯着元的眼睛问道:“真的吗?”

元被奥罗拉盯得脸都有些发烫,躲避着她的目光嘿嘿笑道:“真的,真的。我们怎么可能会骗你。”

“我以为咱们是家人,可没想到你们居然会欺骗我!刚才你们说的话,我都听到了!你们这是要去哪?”奥罗拉盯着几人问道。

元偷眼看向萨恩,则听到奥罗拉咆哮道:“你看他干什么?还准备再对我隐瞒什么吗?

我就觉得这些日子你们的行迹有些奇怪,可我都选择了相信你,直到我刚才听佣人说布斯托弗镇附近根本不可能有熊的踪迹,我才知道你们在骗我!果然被我猜到了。”

奥罗拉说完后,元和萨恩都一脸幽怨的看向索伦,而索伦则十分尴尬的挠着头,他觉得说个新奇物种不是更有值得去捕捉的价值,所以才随口编了个遇到熊的说法。

布斯托弗虽然附近也有森林,但因为过度开采的缘故,根本不适合熊一类的大型动物生存,所以就算有,也在很远很深的山中。

奥罗拉叉着腰盯着四人问道:“你们就没有什么想和我说的吗?”

萨恩刚想开口,就被奥罗拉制止道:“我要听元说,你的脑子太灵活,我怕你糊弄我。”

元一愣,遂即挠了挠脸说道:“呃~其实。。。其实啊。。我们也不是想骗你,只是没来得及和你说罢了。”

“哦?那到底是什么事?”奥罗拉向前走了两步,脸都快贴到元的脸上了。

元赶忙吓得后退一步赔笑道:“其实,其实就是我们在回来的路上碰到了一个落魄王子,那个王子的侍卫在临死前求我们将他家的主人送到一个安全的地方。

但卡隆前两天出去打猎的时候发现这个王子的父亲好像遇到了不测,我们这不是商量是不是要去告诉他嘛。对,就是这么个事。你看,没什么的。你知道我身为一名骑士,当然是要帮助所有手无寸铁的人。”

奥罗奥眯着眼盯着元的眼睛,元则一直气沉丹田,稳住情绪没让自己露出一丝破绽。

“好!既然如此,你们不是要去见那个王子嘛,我和你们一起去,你们不介意吧?”奥罗拉扫了一眼四人。

萨恩赶忙说道:“不介意,不介意,走,走呗。”

于是四人便硬着头皮,带着奥罗拉朝城外走去。一路上所有人都低头赶路,没一个人说话。

“你们怎么都哑巴了?怎么都不说话?”奥罗拉环视了一圈问道。

“啊哈哈,这不是行夜路,少言语嘛,怕引来不必要的冤魂而已。”萨恩打着哈哈说道。

“哦?你多会又变成了镇魂的法师了?”奥罗拉看着萨恩问道。

“哈哈,都有涉猎嘛,什么都是要学一学的。”萨恩挠着头随口应付道。

一路就这么尬聊着到了庄园,在快到门口的时候,萨恩赶忙一跃而出站到众人面前说道:“天这么晚了,我得进去通禀一声。毕竟人家是王子嘛。”

奥罗拉也没什么反驳的理由,只好任由萨恩一溜烟跑向庄园内的别墅。

进了屋的萨恩狂奔到二楼埃迪的房间,连门都没敲,推开门便冲了进来,吓得范鲁斯赶忙持剑起身,看到是萨恩就这才将剑收回到剑鞘问道:“怎么这么急?”

“来不及解释了,奥罗拉,你们知道吧,他知道了咱们的事,现在就在楼下,我们为了瞒住他,只说了你的事情,千万不要让他知道班斯特也在这里,明白吗?”萨恩气喘吁吁的说道。

“就是那个要嫁给索克扬的你那位朋友?”埃迪好奇的问道。

萨恩点点头道:“就是她,你们一会可千万别说漏了,对了,班斯特呢?”

“估计已经睡了吧。”范鲁斯说道。

萨恩这才松了口气,赶忙摆了摆手手,转身下楼了。

  50/50175/1700519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