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漫画 > 他比世界更荒谬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79章 不准碰她尤其是在我面前

第79章 不准碰她尤其是在我面前


(22-)
林禹唐听到她的话,脸上尽是尴尬。

南笙看着自己的母亲,两步走过来,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同时祝福着:“妈,生日快乐。”

余蔓清的脸马上展开笑容。

她拍着她的背脊,开心道:“你回来妈就开心了。”

洛雪站在身旁看着她们。

这些天余蔓清一直都在担心南笙,那天南笙刚到家,见过林禹唐一面就跟他回去了林家,临走的时候表情是那么的不情愿,谁看了都知道是被逼迫的,所以她一直都愁眉不展,还总是沉沉的叹气,就怕南笙回到林家又会受什么委屈。不过现在好了,她好好的回来了,她也终于露出了笑容。

“妈,笙儿,我们快进去吧。”洛雪笑着道。

“对,我们进去吧,今晚妈做了好多你爱吃的菜。”

“妈,今天是你生日,应该多做一些你爱吃的才对。”

“妈就是喜欢给你们做菜,只要你们吃的开心,我就开心了。”

南笙紧紧的牵着余蔓清的手,跟着她走回自己的家。

这辈子,她最幸福的事情就是拥有这么好的母亲,拥有那么宠她的父亲,还有一个全世界最好的哥哥,而在哥哥沉睡后,又来了一个如同哥哥一样疼爱她的嫂子。她真的觉得自己的家人是最完美的。虽然这段时间她经过了很多不开心的事情,但是只要回到家,只要看到他们,她就会觉得自己好幸福,好幸福,好幸福……

林禹唐也跟着她们走进别墅,但却没有人愿意理会他,就连佣人看他的眼色都跟以前不一样了。

南家的人就是这样,嫉恶如仇。

尤其是那些干了一辈子的老佣人,一个个都是看着南笙长大的,都把她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一想到她嫁出去后,还没两个月就被欺负成这样,就都想动手帮她出气。

母女俩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洛雪坐在南笙的另一侧。

余蔓清摸着宝贝女儿的手,看着宝贝女儿漂亮的小脸儿,笑容一直挂在嘴边。

“笙儿,最近身体怎么样?有了身子一定要特别的小心。”

“我最近很好,每天除了吃就是睡,我感觉我都胖了,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继续跳舞了。”

“你哪有胖,我怎么看你都是瘦了。”

“我同意婆婆说的。”

洛雪插话道:“你以前摸上去还有点肉,可是现在摸着就剩骨头了。”她的手捏了捏南笙的手臂,然后白了一眼某人,又损了一波:“早知道就不这么早把你嫁出去了,让你吃了这么多苦,早知道有些人这么靠不住,就应该给你找个更好的人家。”

余蔓清听着她的话,很后悔的叹了口气。

林禹唐真是越来越没脸在这待着,他很想走,但是却不放心让南笙一个人留在这里。

南笙就知道嫂子是个特别好的助攻,林禹唐肯定没办法住在这里。

她笑着问:“爸呢?怎么不见他?去公司了吗?”

“你爸跟你四叔在楼上呢。”

“四叔来了?”

“昨天就来了,说是要住一段时间。”

“真的?好久都没见到四叔了。”

“不仅是你四叔,家里还来了一个人。”洛雪恰到好处的又插嘴。

“谁啊?”南笙一脸的疑惑。

洛雪邪恶的一笑。

南笙没看懂。

林禹唐有种不好的预感。

忽然楼上传来男人说话的声音。

“大哥,今晚的晚饭我没办法跟你们一起吃了,我还有工作,你帮我跟大嫂说声抱歉。”

“都是自家人,你大嫂不会介意的。”

“不过生日礼物我还是准备好了。”

“你看你,总是这么客气。”

“这是一定要。”

“说起礼物,我也准备了一份。”

南笙忽然听到熟悉的声音,双目立刻看向楼梯,瞳孔瞬间放大。

林阎琛?

他怎么来了?

林禹唐也震惊的看着他,随后,脸上露出愤怒的表情。

洛雪在一旁偷笑。

这下可有好戏看了。

南百川跟南百轩,还有林阎琛三人一同从楼上走下。

南百川今年已有六十,岁月在他的脸上留下了太多的痕迹,而南百轩是南老爷子老来得的小儿子,今年才三十,跟林阎琛一样的年轻,同样的沉稳,样貌不凡,只是他比林阎琛多了一份深沉的内敛,看上去有种让人无法接近的隔阂。

林阎琛从下楼开始就看着南笙,还对她邪邪的勾起一边的嘴角。

他这次可没有违背诺言,他不是偷偷来的,是光明正大来的。这下她不能抱怨了吧?

南笙原本还淡然的脸瞬间慌了。

他什么时候跟爸这么亲密了?他又耍了什么手段?居然让一直讨厌他的,曾经还逼他去美国的那个倔脾气的老爸,变的对他这么亲切?这只狡猾的大野狼。

南百川看到自己的宝贝女儿回来了,脸上扬起高兴的笑容。

“我的宝贝女儿回来啦。”他说话的时候,脚步都变的轻盈了。

南笙马上站起身,如同小孩子一样,一路小跑,张着双臂,扑进他的怀里:“爸,我回来了。”

“好啊,好,这次回来就在家多住几天。”

“嗯,我也要多住几天,多陪陪你们。”

“哈哈哈,谁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我家的宝贝闺女就知道回家,真是孝顺。”

“爸。”

南笙不好意思的放开他,然后看向南百轩。

“四叔。”她叫道。

南百轩对她点了下头。

南笙的双目有些不情愿的看向林阎琛,双唇也有些不情愿的张开,叫道:“大哥。”

林阎琛故意抿着双唇,不让自己的愉快暴露的那么明显,还跟南百轩一样,只是轻轻的点了下头。

南笙真想对着他的脸,狠狠的给他一拳。

装什么装,明明就是个变态大色狼。

林禹唐也气愤的走过来,故意在林阎琛的面前,伸出手,亲密的揽着南笙的腰,笑着叫着他们:“爸,四叔,大哥。”

“嗯。”

三人之中,只有南百川敷衍的迎合了一声。

南百轩已经走向沙发,对着余蔓清道:“大嫂,我今天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工作,真的没有办法陪你一起吃饭,只能祝你生日快乐。”

“工作重要,你快去吧。”

“那我就先走了。”

“好。”

南百轩大步走出这里。

林阎琛的双目盯着林禹唐的那只手,深邃的瞳孔已经透出了杀气。

林禹唐非常得意,手越来越紧的揽着南笙。

南笙不舒服的蹙眉。

她躲不开他的手,只能用手去掰,但是林禹唐就是死死的不放手,她没办法,烦躁道:“你能放开我吗?你弄的我很不舒服。”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很小,但是所有人都听到了。

林禹唐尴尬的放开了手。

林阎琛压制着怒火,也走到余蔓清的面前,很是客气道:“南太太,生日快乐。”

“谢谢。”余蔓清对他的印象一直都不太好,不过她还是礼貌的回应。

林阎琛又道:“我知道您过生日的时候喜欢一家人团团圆圆的在一起,其实我这次来也是凑巧找南董谈些事,所以我就不多打扰了,再次祝你生日快乐。”

“谢谢。”余蔓清重复的回答。

林阎琛回头对着南百川道:“南董,我先走了。”

“好,慢走。”

林阎琛又看向林禹唐,笑里藏刀道:“禹唐,你跟我出来一下,我有点事跟你说。”

林禹唐也有话想跟他说。

他们兄弟俩一同离开南家。

洛雪忽然来到南笙的身旁,侧头对着她的耳朵,小声道:“你说他们两个会不会打起来?”

南笙的双目一惊。

不会吧?

他们倆的年龄加起来都五十多快六十了,应该不会这么幼稚吧?不过想想他们上次在公司大打出手,林禹唐都被送去了医院,南笙又开始担心起来。

洛雪看着她紧张的表情,贴着她的耳朵又道:“别担心了,你家那位身体那么壮,伸手那么好,肯定没事。”

你家那位?

她说的是哪位?

林阎琛吗?

南笙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洛雪开心道:“不是吧,这就害羞了?”

南笙生气的用手掐她的肋骨。

洛雪被掐的咯咯直笑。

南百川走到沙发前,坐在余蔓清的身旁,摇着头道:“这俩孩子,又闹起来了,就每个消停的时候。”

余蔓清倒是喜欢看她们打打闹闹的,这才有家的感觉。

不过她也会叮嘱她们。

“你们小心点,笙儿你小心点孩子。”

“妈,嫂子欺负我。”

“我哪敢欺负你啊,一直都是你再掐我,我连手都没还,婆婆你可要给我做主,她掐的可疼了。”

“你们两个都小心点。”余蔓清倒是不偏心,而且看着她们,整张脸都是那么的高兴。

……

林阎琛将林禹唐带到自己的车旁。

他停车的地方很讲究,别墅正门那边看不见,距离也刚刚好,他是特意选择的这个地方。

林禹唐的脚步随着他停下。

“林阎琛,我警告……”

他的话才刚出口,林阎琛突然转身,一拳狠狠的打在他的腹部。

林禹唐瞬间弯腰捂住自己的腹部,整张脸都痛的扭曲了。

林阎琛看着,接着他刚刚的话:“我警告你,不准再碰笙儿,尤其是在我的面前。”

林禹唐咬牙忍着痛。

他撑起身,抬头瞪着他。

“她是我的妻子,是我的老婆,我碰她天经地义的,轮不到你来警告我。倒是你,别再痴心妄想了,她这辈子都不会属于你,她这辈子都不会跟你在一起,她这辈子都是属于我的,我就算是死都不会让她离开我。”

林阎琛的面容冷冽。

“看来刚刚的那一拳太轻了。”他明显还要动手。

林禹唐也不示弱。他早就攥紧了拳头,而且先发制人的打向他,不过被林阎琛轻易的就躲了过去,毕竟他是练过的,他伸出双手,三两下就将他死死的擒拿住,林禹唐挣脱不开。林阎琛想起刚刚他抱着南笙的那只手,他突然掰着他右手的中指。

林禹唐的双目瞬间瞪大。

林阎琛毫不留情,接着将他的那根手指向后掰断。

十指连心。

林禹唐痛的整张脸都在抽搐,他用力的牙咬忍着痛叫的声音,而身体已经在虚脱的颤抖,整个额头上迅速出现豆大的汗珠,而断掉的手指瞬间肿的粗了一倍之多。

林阎琛将他放开。

林禹唐已经痛的除了呼吸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就像上次在办公室一样,急需现在就叫救护车,送去医院。

林阎琛那么讽刺的垂目睥睨着他。

刚刚还那么得意,这会儿就变的这么怂,身为一个男人,他可真是丢人现眼。

不想再跟他说什么了,也没必要再说了。他打开车门,坐上驾驶座,开着车离开南家。

林禹唐抓着自己的右手腕,看着向后360°弯曲的手指,疼痛钻入心髓,根本就无法停止,可是他不能离开,他不能去医院,谁知道林阎琛还会不会突然折返回来,如果他走了,那就是在给他们机会,说不定林阎琛就是这么计划的,可是他又不能这样回去,今天是余蔓清的生日,他这样实在是太晦气,而他更不能让他们知道他们兄弟俩又打了起来,他又打输了,实在是太丢人了。

妈的!该死!

林阎琛,走着瞧,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绝对不会放过你。

……

过了将近一个小时。

南笙和家人还在开心的聊着天,聊着以前的一些事,而林禹唐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

南笙有些奇怪,刚刚明明看到林阎琛的车开走了,怎么林禹唐还是不见人影?难道也走了?不会是真的打起来,被林阎琛打的又一次躺在地上,半死不活的吧?

她有些担心了。

洛雪看出她的心思。

手稍稍的拽了她一下,侧耳道:“放心吧,毕竟是婆婆的生日,你家那位不会做的太过分,一定会留个全尸。”

又是你家那位。

南笙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洛雪笑的可开心了。

不一会儿。

林禹唐真的回来了,完完整整的回来了,不,只是看起来很完整,而他的右手有意无意的放在身后,满面笑容的走回到他们面前。

南笙一看到他,嘴角跟以前相反,不自觉的就落下。

洛雪倒是细心的观察着。以林阎琛的个性,绝对不会放过他,动手是必须的。

余蔓清还是不喜欢他,一想到他出轨,她就替自己的女儿不值。

只有南百川还算好一点。

“禹唐,你怎么这么久才回来?我看你大哥早就走了。”

“哦,我刚刚接了个电话,有些工作上的事。”林禹唐说话的时候,双唇还有些抖。

“你工作这么忙?接电话居然接了这么久?如果真的是要紧的工作那就赶紧去做吧,反正笙儿也回来了,不过就是个生日而已,每年都要过,没关系的,是不是蔓清。”其实南百川也知道,没有他在,他们一家人才会更开心,更舒服。

余蔓清也终于肯跟他说话:“是啊,我不介意的,你去忙吧。”

林禹唐好不容忍住了痛,当然是不想离开的,但是他还没开口,洛雪已经观察出了他不对劲的地方。

“禹唐,你手怎么了?”她突然问。

林禹唐的整张脸都僵了。

洛雪可不是一个规规矩矩的人,她马上走到他身后,看着已经肿的不成样子的手,夸张的惊叫:“天呐,你的手怎么了?这是骨折了吗?这要赶快去医院才行啊。”

南百川和余蔓清听到后看向他背过去的那只手。

洛雪直接抓着他的手,强迫他亮出来。

余蔓清吓了一跳,南百川蹙起眉头。

林禹唐第一时间看向南笙,如果是以前,南笙一定会一脸的心疼,更会紧张的手足无措,可是现在的南笙却是非常冷淡,即使看到他的手指被折断,看到他的手肿成这个样子,她依旧没有多大的反应,甚至好像还有点走神。

没错。

南笙在看到他的手时,是有那么一点惊讶,但是她同时也知道,这一定是林阎琛做的。他这么做的原因无非就是两个。一:刚刚他的这只手揽住了她的腰,林阎琛当时就非常的愤怒,就他那暴躁的脾气,绝对是要做这种事的。二:林阎琛是想让他离开,让她好好的留在南家调整心情。当然,也有很大的私心。

那个男人的心思总是很沉,可一旦了解后,就会发现,他总是在为她着想。

林禹唐的手突然不痛了,继而,心脏却痛的厉害。

南百川马上询问:“你这是怎么弄的?”

林禹唐当然不能说是林阎琛弄的,这样林家的笑话就会又增加一个,他只能借口道:“刚刚在外面不小心摔了一跤。”

“摔跤会把手弄成这样吗?”余蔓清不禁插了一嘴。

在场的其实都是聪明人,也都知道林家的两兄弟不合,大概也都能猜到是怎么回事,不过余蔓清也是无心之言,她跟以前的南笙一样,没有那么多心思,只是因为不理解所以才会脱口而出。

林禹唐真的已经尴尬到了极点。

洛雪这个助攻立刻发挥了效用。

“你的手都成这样了,必须马上送医院,明叔,快给姑爷备车,你亲自送他去医院治疗。”

“是。”司机明叔立刻去开车。

洛雪赶紧拉着林禹弹往门外口走。

“禹唐,笙儿她身子重,刚刚还说肚子有点不舒服,她是真的没办法陪你去,而且今天又是婆婆的生日,你看这……唉,抱歉了,你先跟曹叔去医院治疗,治病最重要,这种事可不能耽误,万一以后成为残废了,那可就不好了。”

林禹唐已经被她拉出了别墅门外。

南百川看着他们。

他一脸慈爱的抱怨:“小雪这孩子,怎么还是这么不懂事。”

“我觉得挺懂事,我本来就不想看到他,他走了我这生日过的更舒服。”余蔓清持反对意见。

南百川就是个妻管严。

“好好好,今天是你的生日,你最大,你说什么都是对的。”

“怎么?我不过生日就说的不对了?”

“当然不是,你不过生日你也是咱们家最大的,你说的话就是圣旨,全对。”

余蔓清已经五十七岁,却还是跟个小女人一样,傲娇的瞪了他一眼。

南百川马上搂住她,哄着她。

南笙看着他们,嘴角是满溢出来的幸福。

她从小就看着父母这样恩爱,整整二十多年,他们依然还像是热恋中的情侣一样,时不时的就秀一波恩爱,撒一波狗粮,她在他们的恩爱中向往着自己结婚后也可以这样,还认定林禹唐就是能够给她这种生活的人,可是最后……她的笑容透出了苦涩。

洛雪回来的时候,看到南笙脸上的表情,她走过去拉住她,回头看着南百川和余蔓清:“公公婆婆,我跟笙儿回房说些悄悄话,吃饭的时候记得叫我们。”

“好,去吧。”余蔓清点着头。

洛雪拉着南笙上楼。

南百川在南笙走后沉沉的叹了口气。

“蔓清,你觉得笙儿跟禹唐还能继续过下去吗?”

“做为长辈来说,都应该是劝和不劝分,但是我养的女儿我比谁都清楚,一次不忠百次不容,看看她现在对林禹唐的样子,我觉得笙儿是不会跟他过一辈子的。”

“我也是这么想,可是他们已经有了孩子。”

“唉……这个孩子来的真不是时候,就让他们自己做决定吧。”

南百川搂着余蔓清。

能够相守一生并且相爱一生的夫妻真的不多,他们只希望自己的女儿能是其中的一员。

……

洛雪将南笙拉回房。

“你刚刚怎么了?为什么露出一副伤心的样子?这样是被婆婆看到了,又会心疼了。”

“我没事,就是看着爸妈那么恩爱,然后想到自己就不自觉的难过了起来。”

“其实我觉得你还好啊,虽然跟林禹唐的这段婚姻是挺糟糕的,但至少你在可以挽回的时候看清了他的真面目,而且你也没有把身子给过他,肚子里的孩子也不是他的,说白了你们其实就是一场不慌而散的恋爱,你还是你,你可以有自己的选择,况且你也预见了一个性格不怎么地,但对你还算不错的男人。”

南笙知道她说的是林阎琛。

洛雪跟着道:“他虽说对你做过一些过分的事,但至少他对你还挺有心的,这次过来还偷偷跟我说他带了礼物给你。”

“礼物?什么礼物?”南笙一下子变的非常期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