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剑仙荣耀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61章 秀

第61章 秀


(28+)
战意被点燃的老夫子整个人爆发出强大的气场,身体表面出现一层金色的护盾,他的每一根纯白色的毛发,每一丝苍老的皱纹,都被李白炽热的信念激发出勃勃战意。

倾注了李白所有力量与信念的一剑还是没能刺中老夫子,老夫子身上轰然爆发的强大气场护盾不仅让这一剑无法寸进,而且有隐隐有反弹之势。

心脏猛然一缩,一种强烈的不安的冰凉感从身体最深处涌出!

来不及做任何思考,就在李白想要利用将进酒第三段位移返回原地,拉远与老夫子的距离时,却猛然发现,自己竟然无法返回原地!

怎么会这样?!!

‘将进酒’这个技能是李白身法灵活多变的核心原因,两段突进,三段位移,进可攻,退可守,来无影,去无踪,堪称居家旅行,杀人必备的最强技能。

运用这个强大技能的特性,哪怕陷入在危险的境地,只要再次施展,就能瞬间移动,脱离危险,如此才有了‘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传说。

这个技能已经被李白用得炉火纯青,登峰造极了。在无数次的战斗中,在无数次的险境里,他都完美的利用这个技能死里逃生,化险为夷,完成天秀。

可现在,这个技能居然失效了,使出了第三段位移,却没有瞬间返回原地。

因为李白,已经被‘捆’住了。

‘捆’住他的,是一盏明灯,老夫子一直背着的那盏明灯。

原来,在李白施展出第三段位移之前,老夫子就以掩耳不及迅雷的速度,抽出背上的明灯,瞬间插在地上,金色的灯光形成一个坚不可摧的结界。

结界不大,也就方圆三米,然而,这短短的三米,却成了‘千里不留行’的李白无法逃离的距离。

一种可怕的感觉从四肢百骸传来,就像溺水的人拼命在深水处向上挣扎,在看到阳光,即将突破水面,可以大口呼吸的时候,忽然被抓住了双脚,拖入黑暗的深渊。

李白骇然:“这是……技能?”

“对。”

老夫子说道:“这是我最强大的最核心技能‘圣人之威’,一旦被击中,那么不论什么样的空间位移技能,哪怕使用了空间传送阵,魔法卷轴,都无法逃脱这明灯结界,所有的一切,都会在这个结界中无所遁形。简单来说,这个技能,克制一切位移,一切刺客,甚至可以说克制一切技能。”

克制一切技能的技能?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技能?

这个技能,简直天克一切有突进位移的刺客!

秀?

天秀?

***?

蒂花之秀?

造化钟神秀?

必是后起之秀?

维多利亚内衣秀?

帅气天成无需作秀?

千万人之中唯你独秀?

老太太不扶就服你太秀?

一顾倾人城叹你眉清目秀?

蓦然回首没想到你如此优秀?

社会主义接班人就属你最优秀?

秀你妹啊!

在老夫子这个强无敌的技能下,还怎么秀!

在一旁观看的荆轲也是第一次看到老夫子这种逆天的技能,即便戴着秘魔般的死神面具,也掩盖不了他的震惊。

作为大陆上最优秀的刺客之一,暗夜王者,没有谁比荆轲更明白老夫子这个技能的恐怖之处了。

绝没有任何人能在这个技能下安然脱身。

难怪能享誉万古,老夫子大陆第一强者之名当之无愧!

“你很好,成功激起了我的战意,古往今来者,挑战我,激起我战意的人寥寥无几,那些人,大多都被我杀死了。”

老夫子全身散发着金色的骇人气场,表情已经不再是平日里和蔼可亲的圣人之师,变得严酷而冷傲,“你是青莲剑仙,大唐无数子民最受期待的新星,考虑到大陆的政治格局这些复杂因素和看在女帝的面子上,我不会杀你。但是作为挑战我的代价,我会让你感受,什么是比死,还要深远的痛。”

说完,老夫子挥动手中的戒尺,狠狠地抽在李白身上!

在明灯结界的限制下,李白根本没有任何躲避的空间。

这不是技能,而是‘普通攻击’,不需要任何时间冷却的缓冲,因而更直接,更纯粹,更凶猛,也更加快速!

啪!

啪啪!

啪啪啪!

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

抽打的频率越来越快,每一次抽打,都有艳红色的鲜血溅起。

挥动戒尺上万年,百亿次,老夫子的抽打动作早已超越了人类所能达到的极限,他强大的‘被动’,就是越来越快的攻击速度。

什么是吊打?

这就是吊打!

越来越密集的抽打声不绝于耳,让在场观战的庄周,鲲宝宝,梦奇以及荆轲兄妹都耳鼓发酸,不忍直视。

以老夫子的力量,完全可以将李白全身的骨骼内脏抽碎,但他并没有这么做,他要的,是让李白感受最极致的痛。

熟悉人类生理结构的老夫子每一次都精准无比的抽在李白身上最脆弱的点上,每一次抽打都如烧红的尖针,刺在李白最敏感的痛感神经上,极致痛楚几乎将李白的灵魂撕裂!

在老夫子的疯狂抽打下,李白亮若星辰的瞳孔渐渐失去焦距,这是人类自我保护的一种本能,当遭受无法承受的痛楚时,身体就会开启自我保护机制,进入无意识的昏迷状态。

当明灯结界结束时,李白已经无意识的倒在地上,上半身的衣服已经被抽碎,原来健康阳光的古铜色肌肤变得紫黑,艳红的鲜血不断从糜烂的肌肉里渗出,血肉模糊,说不出的凄厉。

好惨啊,这也太狠了!

鲲宝宝和梦奇这两大活宝心中发憷,靠在庄周身边,似乎只有庄周那清净自然的气质能驱散稍稍驱散它们的惧意。

心想:虽然同为稷下三贤者,可庄周贤者就要温柔空灵得多啦,完全没有夫子的暴力倾向。

……

将插在地上的明灯拔出,重新背上,看着躺在地上,身体抽搐,濒临虚脱状态的李白,老夫子那张威严肃穆的脸此刻满满的满意。

平心而论,万载以来,李白不是老夫子所遇到的最强的对手,甚至可以说是敢于挑战老夫子的人中,最弱的一个,却也是让老夫子最惊叹的一个。

他的技能,技巧,对身体每一块肌肉的应用,都完美得找不出任何瑕疵。更重要的是,除了技巧力量之外,他还把精神信念发挥得淋漓尽致。这种精神与信念,才是引起老夫子共鸣,让他振奋的东西。

酐畅淋漓的交战,不仅仅单纯是力量技巧的碰撞,更是精神意念的交锋。

真是后生可畏。

老夫子叹了口气。

结束了。

虽然李白的技巧,智慧,精神信念都发挥得淋漓尽致了,可硬实力的差距就是差距,不是精神信念这种东西可以弥补的,就像一个再有技巧,再有智慧,精神信念再坚韧不拔的蚂蚁,都无法打倒一头大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