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爆宠嫡女:王爷心尖疼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三章 证词

第一百六十三章 证词


(31+)

  县令这话一出,妇人便似被唬住了一般,腿忽的一软,一脸惊恐的在县令面前跪拜,嘴里不停的说道:“我说,我什么都说,大人不要治我的罪,我家里还有个嗷嗷待哺的孩子……”
  县令上前一步,伸手扶起那妇人,宽声道:“只要你将自己知道的都说出来,本官自然不会为难你。”
  妇人缓缓站起身来,腿肚子仍在发颤,嘴唇蠕动了几下,似还在犹豫,抬头又看了眼县令,这才缓慢的出声说道:“那日的事,我记得很清楚。”
  “当日太阳刚刚落山,天还没全黑下来,我买完了菜往家里赶,正巧撞见了她们母秦碧瑶人。”
  “见她们手里的篮子空荡荡的,卖的干净,我还羡慕的说了句,只是看她们二人的脸色却不好看,也不知道是遇到了什么事。”
  “我偏头和她们说话的功夫,无意间瞥到身后,瞧见百里开外有那么三五个人朝着这边走来,看不清脸,只依稀穿得富贵。”
  说到这里,妇人一脸心痛的哀叹了声:“怪我没脑子,没将这些人和她们母女的异常联系起来想,否则说不定还能避免了惨剧。”
  县令插嘴道:“你看到那些人,没有和她们母女提起?”
  妇人缓缓摇了摇头,面色也是带着遗憾和悔恨,道“这地方偏僻,却是往附近镇子的一条捷径,没几个人知道,不过偶尔也有人从这里经过的,我当时并不觉有什么,也没多想,以为只是几个外乡人路过这里。”
  这便是命了,县令叹息一声,问道:“那后来呢?”
  妇人的脸色变得更加慌张,似是不愿回想一般,眼里带着惊恐,继续说道:“后来等我回到了家,尚在院子里,就听到一声喊声。”
  “是那母亲的?”县令皱了皱眉头,眼中划过一分锐利,问道。
  妇人抬袖擦了擦眼角,面露不忍。“是了,做了这么多年的邻居,我一听就听出来是隔壁家的老嫂子,我正要竖起耳朵去细听,这声音却戛然而止。”
  “我心里疑惑,就放下东西走了过去,一推门,发现门被反锁了。我直觉有什么事发生了,也不敢喊她们,只趴在门前偷偷打量,然后我透过门缝,瞧见了一片红。那是血,流了一地的血啊,当时我就吓得把头缩了回去。”妇人心有余悸一般,双手缩在胸前紧紧攥着衣襟,身子忍不住微微颤抖,声音也跟着发颤。
  这便和这桩案子对上了。听到血,县令面色一变,神情越发严肃起来,凝视着那妇人问道:“既然你发现了这件事,当时为何不叫人?”
  因着县令声音提高了些,语气又带着责怪和审问,妇人竟然身子猛得一颤,哭了起来,眼泪说着脸颊往下流,她却没立刻擦去,而是狠狠闭上眼睛,沉默了片刻后才抬袖去擦眼泪,哽咽道:“那可是杀人犯啊,万一他们发现了我,将我也杀了怎么办?我心里也是害怕。”
  “当时我犹豫着要不要去叫人,心里发慌,连步子都迈不开,我只得僵着身子又看了一会,清楚的听见那家的姑娘喊了句二皇子,还说要告官,紧接着就没有声了。”
  妇人面色变得苍白如纸她一下子瘫坐在了地上,喃喃说道:“我心里害怕,赶紧往家跑,关紧了门就躲在里屋里不敢出声,直到入了夜我家汉子回来了才松一口气。这事之后我就再不敢出门,总觉得自己当时被发现了,每晚都梦到自己满身是血,生怕自己也被……”
  眼看着她偏了题,要絮絮叨叨说上一通,县令于是出声打住她的话,又问起几个细节,那妇人却一脸恍惚,只一味的摇头,说自己记不清了,县令只好作罢,跟她说道:“希望你能跟我们回衙门协助办案。”
  那妇人一听情绪一下子激动起来,尖声说道:“我不是都告诉你们了吗?我知道全都说了。”
  “我又没有犯法,你们不能带我去衙门。”
  县令皱了皱眉头,耐心解释:“是协助办案,她们还需要你作为证人指证嫌犯。”
  想了想,县令又道:“况且这案子不结,你也不能心安,总不能一辈子躲起来吧?在衙门里本官可以保证你的安全。”
  “你将这些都告知了本官,难保他们不会来寻仇。”
  妇人眼珠乱转,目光几度闪烁,半晌后才点了点头,同意了县令的话,而后又失声痛哭起来。
  “好,我跟你们去。”
  “大人,您一定要尽快抓住凶手,将他们绳之以法!”
  县令闻言顿住脚步,转头目光坚定的点了点头。
  说得跟真的一样。躲在暗处偷听的陆姨娘暗暗叫绝,不禁佩服起那妇人来,待县令等人走后,她才从柴堆里钻出来,回到她那栓马的地方,却发现只剩下一条缰绳,马不见了,她不得不一边咬牙赞叹这处的民风淳朴,边靠两条腿赶回去。
  她这么一身黑,在路上扭着身段缓慢的走,看在村民眼里却以为是瘸腿的麻风病人,见着便一脸惊恐的躲开。
  不过她却是误会了这个村子,妇人是的确目睹了这件事,又添油加醋说了一番,至于她那马,因着一眼便看出不寻常来,分明是匹名贵的马,不该出现在这穷乡僻壤,被县令一脸坦然的收了去。
  这定是二皇子一行人带去的,理应充公了,改日他再牵出去溜溜。
  证人真的被带回了衙门,不仅秦碧玉意外,连那壮汉都觉得诧异,原本一脸苦痛,此刻却恢复了精神,过节一般的喜气洋洋,萧倦瑜却是脸色一变未变,依旧是那副淡漠的表情,仿佛被定为嫌疑犯的人不是他。
  此时县令再看向萧倦瑜就有了底气,趾高气昂的望着他,却因为身高低于萧倦瑜不得不仰起头来,而显得有些滑稽。
  他干咳一声,清了清嗓子说道:“这件事的来龙去脉,本官已经知晓,我将妇人告与我的话转述一遍,有哪里有问题只管提。”
  说完他又转头看了妇人:“若是再想起什么来,也只管补充。”
  那妇人诚惶诚恐的点了点头,从进门起一眼也没看过萧倦瑜,脸上情绪似恐惧又似心虚,瞧着是一脸便秘。
  “当日你带着属下尾随那对母女回了家,先杀害了母亲,又凌辱了女儿,在女儿提出要告官后就将她的舌头割了去,这一切都有妇人作证。”
  “你可还有什么话说?”
  萧倦瑜微微抿了抿嘴,眼底拢进点点微光,荡漾出些许笑意来,他面色平静,一开口便让人莫名的感到安心:“若这事真是我所为,请问她是如何目睹了这些事,却全身而退的?”
  县令气愤的一拍桌子,喝道:“你这是在威胁证人!”
  “害了那母女不说,你还要连她也杀害,当真是丧心病狂。”
  萧倦瑜的语气有些无奈:“这只是个假设,犯人做了这种事,必然不想被人发现。”
  “从他的恶行来看,他又是个手段狠毒的,怎会放目睹了这些事的人活着回去?”
  县令对他的话无动于衷,看着他的眼神分明是认定了他就是那犯人,冷冷笑了笑,道:“任你如何狡辩,也难逃法网制裁。”
  “至于那妇人还能好端端的活着,自然是因为她机敏,你们一停手她便立刻逃开了。”
  秦碧玉听着县令的话不禁撇撇嘴,这话未免太过牵强,县令摆明了是偏袒那一方,却不知道他和二皇子多大的仇,非要治他的罪。
  “她可曾在那些人中见过我?”萧倦瑜不愿跟县令胡搅蛮缠,干脆跳过这点,又提出问题。
  县令刚要说话,张了张嘴后又转头去看那妇人,只见她面色惊恐的摇了摇头,而后像是害怕二皇子一般,赶紧又低下头,沉默了一阵后咬了咬下唇说道:“彼时那些人大多是背对着我,离得又远,看不真切,但我确确是听到那姑娘喊了二皇子。”
  “可她怎会认得我?”萧倦瑜偏过头静静打量她,以他过目不忘的天赋,若是有过接触必然有印象,他却始终没有在脑海中捕捉到关于她的信息,那便是他们从未见过,抑或只是擦肩而过的路人,如此那妇人该是与他无仇,受人收买罢了。
  妇人听着这问不知该如何做答,县令又忙开了口强行解释:“自然是你自己说漏了嘴。”
  萧倦瑜闻言转头去看他,眼里意思清清楚楚,微微的鄙夷里透露出分明是只有你才能做出这种蠢事的目光。县令被看得脸上一红,却强撑着挺直了腰板,理直气壮的回瞪他。
  现场一时间陷入了沉默,秦碧玉无奈的叹了口气,打破这片诡异的寂静,道:“即便是二皇子犯了蠢,说漏了嘴告知她自己的身份,他也不会任由那姑娘说出那些话来。”
  说罢她也懒得解释,又问道:“除去二皇子和告官这两词以外,你还听到了什么?”
  
  




Ps:书友们,我是尤书漫,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