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漫画 > 婚深意动:总裁大人体力好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286章 大结局

第286章 大结局


#10#

虽然孩子的到来预产期早了几天,但是好在经过检查发现很是健康
在住满了一周以后,唐风月才得以离开,在走出医院的大门时,她简直是忍不住在人民医院的大门口踢几脚。

医院真不是什么正常人能待的地方,她几乎一整年都不停地来这里。此时坐回家的车,她觉得自己简直是和刑满释放没有多大的区别。

孩子被小毯子裹的很严密才被抱了出来,唐风月坐在后座抱着孩子,只觉得怎么喜欢都不够。

一行人这样回了靳家,唐风月一回到客厅,林沐便冲了来。

“来来来,让我看看这个宝贝小侄女。”

孩子睡得很香甜,但是醒来的那一瞬间和恶魔一样没有任何的区别,林沐小心翼翼地去摸孩子的小手,发现对方眨巴嘴巴。吓得她立刻把手缩回去了,紧跟着是一家人的轻笑声。

这样其乐融融的气氛,一直维持到吃午饭的时候。

“我要度蜜月去了,羡慕嫉妒吧,是不是。”

趁着大家吃完饭四处散开的间隙,林沐朝着唐风月做了一个鬼脸,脸的得意之色是掩不住的。

“嗯,我知道啊,你老公早和之尧说了,所以我也很清楚这个事情呢,该不会靳北寒是早做了准备,但是现在才告诉你这个事情吧,你作为当事人却是最后知道的那一个,是不是觉得有些亏了。”

唐风月扒拉着剩下来的米粒毫不犹豫地怼回去,眼看着林沐脸的亮光陡然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惊愕。

事实唐风月也有自己的苦恼,如眼下到底是要好好吃东西保证有充足的奶,还是控制饮食恢复原来的身材。毕竟在怀孕期间,唐风月发现自己已经是一个胖了十斤的人,这种感觉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实在是太可怕了。

“算了,我也不找他算账了,这些事情他自诩浪漫,总之在最后一刻才告诉我。我们去欧洲玩大概二十天左右的时间,抛去路的行程,回来以后大概正好参加小宝宝的满月礼。”

说完这些话以后,林沐便起身离开了。留下唐风月一个人在风凌乱。

照顾小宝宝的日子甜蜜而辛苦,毕竟每天被迫在半夜醒来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忍受下来的,而且最痛苦的是……看起来一个小小的孩子,哭闹起来的声音简直是要把整个房子都炸了。

唐风月在忍受了半个月这样的日子以后,终于某一天怒而摔桌,在晚睡觉之前把孩子抱到婴儿房,把靳之尧也一脚踢过去了。

每次她半夜从床爬起来,像傻瓜一样抱着孩子满地走的时候,看见靳之尧在那里呼呼大睡是在来气的很。

而现在,正是折磨他的大好时机。

小小的孩子在婴儿床里胡乱滚动,眼看着要碰到围栏,靳之尧赶紧跑过去,发现对方已经蹭了回去。

其实孩子在这个时候并不会翻身,所谓的滚动是胡乱地蹭来蹭去。

身下的床单都被她揉的皱皱巴巴的。

每次家里的人轮流抱着孩子的时候,都会说眼睛想小时候的谁。鼻子像谁,耳朵像谁,说的和真的一样,靳之尧和唐风也这对父母,只能站在一起跟着附和。

难道自己在这么小的时候,也是这样的一副蠢样子,靳之尧把傻兮兮的孩子抱出来,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脸的笑意时多么柔和。

白日里每天都能听见唐风月对这孩子哭起来的战斗力,所以现在是睡前的准备工作,靳之尧其实还是有些紧张的。

好在孩子睡得很快,差不多在地绕了几个来回,已经闭了她的小眼睛。

靳之尧把孩子抱了床,在自己旁边的床也准备了几个闹钟。

靳之尧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醒的,反正堪堪从床坐起来,听到了嘹亮的哭声,简直是冲破云霄的那种。

在这样的情况地下,若是谁还能继续下去的话真是大丈夫,开灯,关闹铃,把孩子抱起来,这些动作一气呵成。

等到做完以后,靳之尧去掀婴儿床的被褥,发现干干净净的并没有被尿湿。

把事先准备好的奶粉冲好,喂到嘴边也仅仅是喝了几口便继续大哭。

靳之尧抱着孩子陆续转了几个圈,发现毫无卵用,对方根本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这样一直折腾了十分钟左右,靳之尧感觉自己简直是要筋疲力尽,他终于知道了为什么唐风月最近醒来都是午了,毕竟大半夜被闹成这样,若是还能跟着正常的时间的话,那才是一件神的事情。

这大小姐也不知道怎么了,小孩子好像总是无缘无故地大声嚎哭。如果是稍稍大一些的话,也能听懂大人讲话,那么还有一些商量的余地。

但是现在……除了忍耐,没有任何的办法。

但是孩子太小了,这么哭下去也不是办法,靳之尧把婴儿房所有的东西都翻出来,好不容易把孩子给哄睡了。

等到爬床以后,靳之尧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枕头旁边的手机,发现此时还不到凌晨三点。

第二天靳之尧顶着黑眼圈坐在餐桌的时候,看到的是唐风月脸迷之的笑意。

其实在出院以后,唐风月和靳之尧的意思都是想回他们自己的别墅,毕竟只有他们三个人,会更方便一些。

但是家里的长辈们都说孩子这么小,新手夫妇估计是照顾不来的,于是好说歹说,把他们劝留在这里了。

此时此刻,唐风月正在得意地嘲笑对方,结果发现餐厅的人都把目光投到了她的脸。

“孩子太闹腾了,严重影响休息,要不再忍几天,我们请个专业的人过来护理吧,毕竟这样的话,也实在不是一个办法。”

唐风月忍着尴尬提议,她的话还没有完全落地,被杨南川给否决了。

“嫂子,其实孩子在母亲腹的时候,已经能够感觉到外面的世界了。虽然请一个人回来照顾孩子,或许孩子的状态会更好一些,你们也能正常休息和工作,但是现在如果把孩子交给别人带的话,以后她不听你的话,可别怪我们提醒你哟。”

杨南川说的这一席话显然是孩子感知论的代表观点,支持这一论点的人都人为孩子的性格,是自小开始培养的。等她有了意识,会度外界的感知而做出反馈。

这这样被怼了回来,唐风月有些尴尬,看来家里有一个医生并不是那么美好的事情。

于是请专人回来照顾孩子算是被彻底否决,此后也没有人提及。如果一旦有人说漏嘴吧的话,那么旁人一定会以言论来否决。

坐月子是短时间的事情,而工作是长期的事情,总不能因为这些,把工作给抛开,况且唐风月自己也害怕一旦生疏的话,再捡起来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

她在白日里看一些日常的件,晚还要被熊孩子所折磨。这样的日子过了足足一个月,唐风月觉得自己绝望地想要修仙。

而此时此刻,林沐和靳之尧则刚坐回江城的飞机。

蜜月选在了欧洲,因为政策的原因,只需要办一个签证可以了,而且他们正是新婚燕尔,一路玩的很是开心,几乎没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

所以一直是了飞机,林沐的那股兴奋劲儿还没有下去。

“好了,先睡一会儿吧,回去以后还要倒时差,孩子的满月酒在明天,还有的要忙。”

林沐正叽叽喳喳地说一些自己记忆深刻的地方,突然被揽了回去。

“别睡觉了,你记不记得我们在那边的时候,碰见的那对……”

被这样揽回来,林沐自然是有些不满的,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发现自己的嘴巴被人堵住了。

天呐……

这里是公共场合,旁边还不知道有多少人看着。

在唇齿相抵的那一瞬间,林沐觉得自己简直是要被其他的人给看透了。

“行了,睡觉。”

靳北寒把毯子分了一半出来,直接把人揽到了怀里,好了,世界终于清静了。

满月酒的那天,靳家的客厅一片的热闹非凡。

而且因为林沐的婚礼的各种照顾不周,靳家在这次便愈发地加了诚意。

等到林沐他们简单地休息了一下赶回来的时候,发现家里已经被喜悦给淹没了。

沙发都是客人们带进来的礼物,林沐刚把她的那一份放去,便要朝着里面走去。

既然是满月酒,那么孩子自然是主角,很多靳家和唐家的长辈们都围在了一起,唐风月抱着孩子努力周旋,势必要让所有人都看清楚孩子的架势。

“这孩子很可爱,长大了以后一定是一个小美女。”

种种诸如此类的话不停地传到了耳,林沐也前去凑热闹,外围的位置只有靳家的两兄弟站在一起相视苦笑。

大概只和平了几分钟的时间,很快是嘹亮的哭声。

靳之尧像是被刺激了一下立刻往那边跑,这样鸡飞狗跳的日子,不知道还会持续多久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