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漫画 > 绝美傻妻:太子的心尖蜜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四十章 点此开启新篇章。

第四十章 点此开启新篇章。


(21-)
马车带着两人一路行进,随辛因为想着要面对她爹时的场景一路上心中五味杂陈,她无法预料自己到时是何态度,就像她无法知道,她爹对她可还存有那一点父女之情。

最终,马车停在了一处不知名的山林中。随辛被驾车之人推下,那人一路带着他们进了山林深处的一间屋舍。而屋舍之前,已有人在那等候。

那是个随辛从未见过的人,身形壮实孔武有力。他对上随辛看来的目光,扯唇一笑,“真是对不住随大小姐,用这种方式把你带来,随大小姐一路上受惊了吧。”

他虽然在笑,可眼底的精光表露无遗。随辛未见过他,可却知道他背后一定有人。

“你是何人?”

“我是谁随小姐不必知道,您只要知道我此番花了这么大力气把你弄来,其实是想从你这讨一样东西。”

“我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给你的。”

“这可未必,随小姐手上可握有世人皆想要的东西呢。”

随辛心思一动,他话说的如此明白她怎会不知。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呵~听闻随小姐患有脑疾?可依我看来,随小姐是个聪明人。只要随小姐将那东西给我,我便放你自由。”

随辛被绑在一起的双手握拳,掌心刺痛。她扯了扯唇却发现自己根本笑不出来。

“东西?我全身上下的东西你大可搜罗拿去。”

“随小姐还是不要跟我装傻了吧。”

“怎么,我的话你听不明白?还是你的脑疾比我严重?”

“你以为你还是随府大小姐,东宫太子妃?若不乖乖交代宝藏图的下落,有你罪受的。”

那人近前,怒目瞪向随辛。两人隔得近,随辛被他推得连连后退,后面的孟景然却及时站在了她身前,将两人格挡开来。

“兄弟,对个姑娘家如此粗鲁不太好吧。”

“呵,你还想英雄救美?告诉你们,若想活命除非这丫头交代出宝藏图下落,否则你两都得交代在这。”

那人到没继续与他们纠缠,命人将他们关押在了房舍中就不见了踪影。

这个地方太过陌生却决计不是崇原,随怀生也没出现,随辛一时之间对她被绑架一事充满了疑问。

“你还好吧。”

随辛回神,孟景然担忧的看着她:“想来是大人不想直面对你,所以叫了别人来从你这取走东西。”

“不想直面于我吗?”

“你们毕竟父女一场,他也怕被你仇视吧。”

随辛有很多想不通的地方,当下也不知道回以什么,便低下了头没在开口。孟景然以为她被今日之事吓到了,便有意给她舒缓的时间,未在打扰。

隔日,随辛饿了很久,只觉得周身都没有力气。好在那群人未有苛待,吃食供应。只是没多久就将随辛单独拉出审问。

没有孟景然在身边,她只身一人面对面前的壮汉,心中不惧是假的。唯有一点,他们在未得到东西之前是不会杀她的。

“随小姐,一夜时间你可想明白了?”

“想明白什么?”

“那宝藏地图,你交还是不交?”

“什么宝藏地图?”

那人好似对她的装傻充愣十分不耐,冷了脸色朝她走近,隔着几步的距离,随辛能看见他眼中的浊意,沾满了凡世灰尘。

“我知道,你贵为太子妃,秦知易肯定会大肆追查你的下落;但你知道我为何将你带来这里吗?这里地处偏僻从无人烟又远离官道,要想找到这里除非是天意,否则根本无人会寻的来。”

随辛在他的言语中慢慢沉静下来。

“我既然敢对你出手就最好了应对的手段。从你被我挟持的那一刻起,你的命就全然掌握在我手里。想要活命,你得求我。”

“你说的这些,我都不太明白。”

“哦对,你有脑疾。”他饶有兴致的围着随辛转了数圈:“可是怎么办,我观察了你许久,行为举止看似痴傻却从一向连贯。若果我没猜错的话,掩饰秘密的最好手段,便是让别人以为你自己也不知道那个秘密吧。”

他看见随辛的脸色随着他的话音变得惨白,他面上十分得意:“随小姐也不必在我这想法子了,你逃不走也无人来解救,想要活命,拿地图来换。”

“顾晓生愿意在临死之前将秘密告知于你便说明随小姐是个良善之人,你那朋友可亦在我手中,随小姐也不想他因为你而死在这吧。”

说完,那人便十分有耐性的等着随辛考虑清楚。良久,他终于听见随辛暗哑的声音传来。

“地图,我可以给你。”

“随小姐果然是聪明人呢。”

“可地图并不在我身上,我可以带你们去拿,但此事与我朋友无关,你要先行放他离开。”

说到底知道宝藏地图的只有随辛一人,孟景然并不重要。可是那人却没有即刻同意,似是考虑了良久,才堪堪点头。

随辛就在他犹豫的时间里,整颗心都凉了下去。

他们答应放孟景然离开,随辛就站在一旁亲眼看着。

她看着他们给孟景然解了绑,看着他们催促他离开,看着孟景然犹豫了许久转身,准备离去。

“等一下!”

随辛把人叫住,她虽然行动不便,可一双眼睛晶亮,看向孟景然的目光充斥着他看不懂的神色。

“我想同他说几句话。”

那壮汉一脸犹疑,最后也不知道怎的竟答应了下来。

等到周围的人都推开,随辛看着面前的男子,看着他那张自小就熟悉的脸,心中哀痛。

“为什么?”

“什么?”孟景然心中一动,竟生出了几分害怕来。

“他们不是我爹的人。”

“你怎知不是你爹的人?”

“我爹的为人我还算清楚,在他眼里如此重要的东西他怎么可能让别人来拿走呢。”

“也许……”

“景然哥哥是你吧。”

随辛看着他,看着他没了话语的样子心中实在难受:“宝藏之密我只同你说过,如果不是我爹,那又能是谁会因此来挟持我呢?”

“不……”

“我自认脑疾一事做的无比周全无人知晓,也偏偏,只告诉了你。”

“随辛……”

“他们对你的存在没有丝毫动作,对你听之任之,因为这一切,你才是主使之人。”

她红着眼眶倔强的站在他跟前,眼底充满哀伤:“秦知易鲜少让我出去,你便一手谋划了那场城外的刺杀,因为你想借机靠近我。”

“还有呢。”

“还有,我想你原本是想让我心甘情愿告诉你地图下落,可那日在马车上你听我说完那番话便改了想法吧。”

她说不可能将秘密告诉任何一人,他便只得用这样的方式逼她说出。

“很失望吧。”

“只是想不明白。那东西固然引人,可为何连你,也无法逃开?”

孟景然放弃了掩饰,他站在原地,长身玉立十分好看,可偏偏却无法让那个姑娘在多看他一眼。

“你可知崇原宝藏一旦现世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这天下将变,朝代将更。谁不对那权势充满觊觎,我亦不例外。”

“我本以为你是个心中自有沟壑之人,权势地位于你而言,该是并不留恋的。”

“那是你从未了解我。”

“是啊,我一点都不了解你了。”

孟景然失笑,他看着眼前的姑娘眼中闪过愧疚,却终究冷了心肠。

“你知道吗,随怀生逃离京中的时候我故意前去送行,秦知易不让你与我接触,是他以为我是你爹派来的人。如今你被我挟持了,他们只会一路赶至崇原,即便最后找不到你,这笔账他们也会算在你爹头上。”

“我从你爹那得知宝藏地图一事,又从你这知晓你的装傻,所以我才是那个离宝藏最近之人。”

“你知道宝藏一旦现世会引起多少人的竞相追逐吗?到时候定会引起一番风雨,又会有多少人为此丧命,如今的安稳不好吗?”

“要想成事怎么会不流血?成王败寇,这江山天下就该是他们秦家的吗?”

他已然生了偏执,随辛知道自己劝不住他了。

“那你想如何呢?我不说你便要杀了我吗?”

孟景然正了神色,“秦知易如今不提不代表他不知道宝藏一事,你不可能一辈子在东宫装傻;你怀揣地图在那个地方永远得不到安宁,可是现在,对你何尝不是一个机会。”

“机会?”

“你把地图交予我,我给你,自由。”

“我可以让你换个新的身份,你的失踪他们只会认为是随怀生所为,没有人会知道你的行踪,你可以去过你想要的生活。”

这个到还真是随辛此前想要的。她秀气的眉毛上挑,有了几分兴趣:“这是你对我这个,自小一张大的妹妹的优待?”

她话里的嘲讽孟景然如何听不出来,他神色淡下,幽幽道:“确实是我亏欠于你,可总归,人是要为自己的。”

“好,我答应你。”

她如此答应到叫孟景然诧异了:“你,当真愿意?”

“顾晓生会将那地图告诉我是因为那时候他身边没有别人,我怀揣这个秘密被各路人马盯着确实很累。你说的没错,我一直想要的,就是自由。眼下我唯一的选择,不就只有这个吗。”

“你,如此想便好。”

“不过我说过了,地图不在我身上,你们得跟我去取。”

“在哪里?”

“东宫。”

“怎么可能?”

随辛笑,“那你以为我会将它放在哪里?那个东西当然是放在身边才安心了。”

她说的十分刻意,可偏偏她越刻意孟景然反而觉得是真的。

“怎么?怕了?还是觉得我在说谎?”随辛绕着他走了几步,脸上没了此前一直而来的害怕,从她知道是孟景然指使的这一切后,她就完全卸去了此前的伪装。

“大婚那日,我将那东西一起带去了东宫。景然哥哥,其实之前我同你说的那些大义的话都是假的,我之前就想过的,秦知易待我那样好,我又那么喜欢他,说不定哪天我就将那东西送与他了。”

“东宫何处?”

“书房。”

随辛无谓,耸了耸肩一身轻松:“你知道的,整个东宫就他那书房防卫最为上层,自然也是最安全的。”

“其实说到底我还是信你的,你要是担心就将我困在这你自己去拿好了,我反正可以等你回来在放我离开也是一样。”

“京中此时应该最为松懈,他们都一路追查你去了,我们只要避开去崇原的那条路即可。”

“你真要带我回京?”

“宝藏地图是你放置,自然只有你去取。”

“你让我回东宫给你拿地图?景然哥哥,你以为我回了东宫还会出来吗?”

“会的。”

“如此天真?”

“嗯。”

他这么镇定,随辛到觉得他有些奇怪了。

“你还有何布置?”

孟景然笑,他有些忍不住抬手想摸摸她的脑袋却被她闪过。

“也没什么,就是我这有你最想知道的消息而已。”

随辛敛了神色,她最想知道的,除非……

“没错,事关你娘亲。”

“……我说你怎么就那么大方的在我面前承认了呢,原来你还留了这么强大的后手。”

“你知道的,我做事一向只求稳妥。”

“一个自小一起长大对你无比熟悉的人成为了你的敌人,这种滋味还真是妙不可言。”

孟景然无视她的冷言,上前替她解开了绳子,看见她满是红痕的一双手似有不忍。

“我答应你,只要拿到宝藏地图,我一定会让你与你娘亲团聚。你可以带着你娘亲离开,从此过自在逍遥的日子。东宫不适合你,你该为自己考虑。”

孟景然迫不及地的想要拿到那张地图,竟是连夜就带着她往京中赶。

来时被挟持,恐惧了一路;回去得了自在,随辛却仿佛心中压了巨石般难受。

按照孟景然说的,秦知易此时应该一路追查往崇原去了,他们只会认为是她爹让孟景然将她带走的。

孟景然一向聪明,可随辛却没想到有朝一日会被他如此算计。

“喝点水。”|

随辛扭过头,在摇晃中连个眼神都未曾给与他。

“我知道你心中恨极了我,可是随辛,就像你对我失望一样,总有一天,你也会对秦知易失望的。”

随辛蓦的笑了:“你们男人是不是也会彼此嫉妒?我爹也同我说过类似的话。你们都在自己展露了野心之后急于将他也拉下水。可是,他在我心里,远跟你们不一样。”

“那是因为,他与我们使的手段不同。”

“嗯,他的手段比你们高明多了。”

“你以为我在诋毁他?你以为他堂堂太子不知道崇原宝藏的存在?你以为随怀生知道的那些他不知道?”

“是,他接近我,他娶我,甚至他放低姿态的待我,都是因为我身上有他想要的东西。可不得不说,比起你们的手段,他最起码从始至终都将我捧在手心。就算是皆有所图,他的态度才是其中最让我喜欢的。”

“你以为他做的那些我做不到吗?”

随辛靠在车厢,脸上因为想起那人而泛起了柔意。

“是啊,为达目的谁都能忍辱负重。可是没办法啊,我喜欢他啊,因为我喜欢他,所以他做什么我都觉得欢喜。换做别人,也许大婚那日我就逃了。”

“没想到,你也会有承认喜欢别人的一天。”

“我又不是圣人,既有凡心又怎会做到不染凡尘。”

“那你舍得离开他?”

“……对比起对他的喜欢,自然还是自由让我更向往些。”

京城之中果然向孟景然说的那样,因为秦知易调了大量兵力追查她而去,城中显得松懈许多。

他们顺利进了城宿在了客栈,孟景然准备尽快拿到宝藏地图在秦知易返程前离开。是以,当夜孟景然就去了东宫一块勘察。因为秦知易的离开,加之随辛的失踪东宫显得格外的安静。虽然守备依然森严,可到还有几分机会。

“你对东宫了解,进去后你去拿地图我负责护卫。”

随辛看着他镇定的嘱咐,对他的这份心思十分敬佩。她的这个大哥哥还真是个人物,拿捏起人心来真是滴水不漏呢。

“说真的,你就不怕我入了东宫反水?”

“你会吗?”

“我也不知道。”

孟景然倒是十分放心,“我还记得你因为别人说你没有娘亲与人打架,还记得你因为想念娘亲常常躲在被子里哭,我了解你,如果宝藏地图能换回你娘亲,孰轻孰重你比我清楚。”

“她,真的还活着?”

“一切安好。”

……

再次回到东宫,随辛油然生出一种委屈来。在这里,她的情绪会被人格外在意,在这里,她才能活的犹如痴傻之人,毫无顾忌。

“快去!”

书房近在咫尺,随辛踏上了台阶,回头看了眼暗夜下一脸戒备的人。他本是她最为敬重的人,是她觉得亏欠良多决议报答的人。随辛知道他就算心生异心,可之前他对自己的好也绝无掺假。正因为如此,她才觉得难过。

她伸手推开了书房的房门,身子踏了进去,回身对上孟景然急切的目光,隔着不远的距离她冲他笑了笑。

“来人啊,抓刺客!”

孟景然在她出声时就一跃上了台阶,可随辛早就料到如此,先他一步关紧了书房的大门。

东宫起是别的地方,守备森严不说反应还极为迅速。就在随辛出声的功夫,孟景然就已经陷入了包围之中。

他最后看了眼紧闭的房门,眼底闪过狠意。最终却是被禁军拿下,压了下去。

“娘娘!娘娘你没事吧,可有哪里伤着了?”

随辛被吉丽围着检查了一番,她眼下急的不行却偏偏绕不过吉丽去。

“姑姑,哥哥呢?”

“自从娘娘失踪后殿下就未在回来了。”

“那可能找到他?”

如今随辛回来了,自然是要送信给殿下的。吉丽点了点头,吩咐了人前去送信。知道秦知易很快就会得到自己消息时随辛才松口气。

“娘娘这么多天你都去哪里了?刚才那人就是挟持你的劫匪吗?可那人不是孟公子吗?”

随辛不愿多说此事,只是有些难过道:“他再也不是我的景然哥哥了。”

这些天即便孟景然没有苛待她,一路赶来随辛也是一身狼狈。吉丽未在多言,让人伺候了她沐浴更衣,又细细替她将身上被绑的淤痕涂好药,在房中燃了安神的香,看着随辛睡下才算松口气。

好在娘娘安然回来了,真是菩萨保佑。

随辛离开多日,如今回到熟悉的床榻之上,竟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只是身边没有那人,她只觉得心中的惧意还未消散。

她这一觉睡的并不安稳,这些天发生的事情叫她即便闭了眼也是心中恐惧。若非孟景然对自己太过自信,若非他觉得随辛在意的定是他所认为的,若非他对随辛没有像对待别人般谨慎,随辛怕是根本不能这么轻松的从他手中逃脱。

而她最在意的,是孟景然所说的,事关她娘亲的消息。

也许,她该在秦知易回来之前,做些事情。

孟景然并未被压去天牢,他只是被关押在东宫的一处偏殿,只等着秦知易回来处置。

随辛寻来的时候孟景然一点都不意外,他甚至朝她笑了笑,虽然不见狠戾随辛却知道他们之间,往日情分怕是已经断个干净了。

“其实你做这个太子妃也挺好的,至少秦知易看在宝藏地图的份上不会苛待于你。吃穿优渥,居于皇城,自由什么的,果然也不值一提了。”

“我来找你,是想同你做笔交易。”

“我还以为你并不在意你娘亲呢。”

随辛看着他,突然就笑了:“你也不必在我眼前摆出一副被我背叛的样子,我是有亏欠你的,可你的今日却是你自找的。”

“其实,所谓的宝藏地图根本就不在东宫吧。你那么聪明,知道秦知易若是去了崇原我对京城一定会卸下防范所以就给我设了这么一个局。”

“是啊,就像你了解我一样,我也了解你啊。知道你对自己有多自信,更知道你不折手段后有多急切的想要看到结果。”

“那么现在,你想放我离开,来换的你娘亲的消息吗?”

“是。”

孟景然被铁链限制了行动,可却笑的肆意。

“你以为,你在我这,还有半分信任可言吗?”

  50/50783/1706080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