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皇权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八十二章 大黑天神通

第八十二章 大黑天神通


(28+)
赵王杜涛居住的院落在十王府就算不是第一豪华,第一宽广,第一森然,也算得上是前二三,他的侍卫人数,内侍人数,宫女人数也远超其他皇子,以及叔父辈的那些亲王。
在王府后院的一角,有着一间外表朴实的小院。
这世界上存在着强大的个人武力,行刺之事也就络绎不绝。
当初,太子杜贤身边有着两三个先天高手,然而,还是被死士一路突进,冲到了跟前,虽然,这死士被他身边的护卫杀死,临死前的暴击却也伤到了杜贤,哪怕是太医院的所有太医一起就诊,哪怕有着宗师级别的神医被千里迢迢从江南召来,最终也只不过堪堪保住性命,全靠一些珍稀药材吊着性命,缠绵病榻,很少露面。
那件事情之后,每一个皇子都变得小心翼翼,像杜睿那样满不在乎的少之又少。
也就是在剑宫内,九皇子范阳君杜琥这才带着随身的老宦官,在剑宫外,他的侍卫中便有着一个先天高手,如果不是剑宫不许先天入内,他多半也会带上。
赵王杜涛,在他身边,明面上就有着两个先天高手,暗地里,还另有安排,府邸内,说是有着宗师级别的大能坐镇,也并非没有一点可能。
现在,杜贤基本退出了皇位的争夺。
郭皇后绝不可能让皇位继承权拱手让给其他人,必须是她的儿子,郭家也决不允许赵王杜涛和燕王杜允陷入危险的境地,除了宫中侍卫之外,郭家也派出了高手前来护卫,若非是害怕英宗因此而有着意见,说不定,凤翔郭还会把全族的力量调到长安来。
即便如此,赵王杜涛的行踪也非常隐秘,绝对不会制定所谓的行动计划,按照计划去行动,他的行动计划全都自己掌控着,绝对不会交给他人。
哪怕是回到了位于十王府的府邸,他也没有自己的居室。
每一天晚上,睡在哪个院落,全都是临时自己起意,绝对不会先有计划,并且,一旦进入府邸,除了一两个贴身护卫之外,那些大内侍卫都会被他安排在外院,在府邸内负责贴身保护他的又将是另一批人,内院和外院之间又有着另一批人隔绝,内外不得有交流。
内院的侍卫和外院的侍卫原本就出自两家,外院基本是皇宫侍卫,内院的护卫多出自郭家,内外勾连,在赵王府,这是大忌。
能够自由进出内外两院的侍卫只有区区三人。
这三人都是先天高手,不管在哪儿,他们都必须紧紧地跟着杜涛,有时候是两人同行,一人休息修炼,重要场合,必须出现在某地,这消息早早地传播出去的话,就必须三人同时护卫了。
杜涛一个下午的心情都不好。
在杜睿那里,他碰上了一个软钉子,无往而不利的如沐春风完全就没有效果,不过,他并未把这种怨气发泄出来,一个下午,脸上始终是带着微笑,凡是士族,不管家族的格调是高是低,他都笑脸相迎,语气温和,不知不觉地让那些底层士族产生亲近之感。
回到了十王府,他这才收住了微笑。
那个看上去非常朴实的小院乃是他今晚临时选的住所,类似这样的空院子在十王府有着十多间,平时都没有人住,不过,不管有没有人住,内侍和宫女都把那些房间打扫得很干净,以便赵王杜涛临时选用,如果选用的时候发现不妥当的地方,负责打扫的内侍和宫女就要吃苦头了。
赵王的礼贤下士,哪怕是下士,也是士族,而非家奴。
当然,赵王还算好,并不暴烈,基本上,不会随意责罚下人,内侍和宫女只要能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情,不出什么差错,那就没有任何问题。
若是犯错,自然难免被责罚。
进入小院,跟随着他的那两个先天高手护卫不曾跟着进去,而是一人留下,另一人则离开自己去找乐子,到了半夜这才来接班,当然,他不会离开府邸。
虽然身为先天高手,走到哪一方都会被当成贵宾对待,窝在这里就像是一条看家狗,说起来,难免憋闷。
然而,这些先天高手之所以能成为先天高手全都有着根由,要嘛是门阀世家从小培养,要嘛就是由皇室的资源供给造就的,他们很小的时候就受到了各种洗脑教育,又给他们成家立业,整个人已经和背后的家族绑在了一起,就像是笼中鸟,一旦放出去,反倒是不适应了。
小院内,杜涛向着一间厢房走去,仿佛一直挂在脸上的笑容终于消失不见了。
他的表情变得阴沉,眼神有些阴鸷,带着一股难以言明的怨毒和憎恶,你要说他憎恶着谁,却也没有固定的目标,他憎恶的是这个世界。
走入厢房,瞧着前面案几上摆放着的卷宗,杜涛眼神中的阴暗消散了一些。
那是有关杜睿的情报。
这里,有着六扇门的卷宗,也有着典狱司的一些报告,甚至于,令狐行之向英宗杜臻汇报的一部分卷宗也堂而皇之地出现在案几上。
中午的时候,杜涛下了一个命令。
晚上,这些情报也就出现在了案几之上。
他走到案几前坐下,一盏热茶无声无息地出现在他的右手边,这盏茶虽然冒着热气,茶水却不滚烫,而是非常适合下嘴,生津解渴。
“谢谢……”
他并未抬头,轻声说着谢谢。
随后,端起案几上的茶盏,端到嘴边轻轻饮了一口,非常舒服地叹了一口长气,双脚并未盘坐,而是伸在了案几下方,后背靠着一团被褥,拿起了案几上的卷宗,以一种非常快的速度翻阅着。
几乎是一目十行,杜涛也就翻完了这一叠卷宗。
虽然,他没有杜睿那样过目不忘类似于超忆症的天赋,他却有着自己的强项,那就是能一目十行,举一反三,反应超过常人。
看完杜睿的情报简介,杜涛的眉头皱了起来。
他一脚将身前的案几踹开,将那些卷宗抛在了空中,尚在空中时,真气激荡,化为了一片片的碎屑,就像蝴蝶一般在空中飞舞着,落地之后,化为了尘埃,消散不见。
这就是杜涛修炼的大黑天神通,以金鲤变的心法模拟西方魔教大黑天神通,真气就像烈日一般,所谓大黑天,在西方魔教的记载中,乃是烈日黑化之后的状态。
在西方魔教的秘典之中,这大黑天神通修炼到了极致,无物不焚。
哪怕是像杜涛头顶金冠戴着的那颗宝石,坚硬无比,说道坚硬程度,这世间物质都无出其右的宝石,大黑天神通修炼者若是成为宗师,也能将其焚烧殆尽。
当然,现在的杜涛不可能做到这程度。
十九岁的杜涛的武道天赋有限,现在也就是大周天圆满的境界,要想成为先天,须得将全身穴道贯通,三百多处穴道,他也就才打通十几处,若要想将周身穴道贯通,须得耗费好几年的光阴,即便如此,即便将全身穴道都贯通,要想成为先天高手,还须得有机缘。
修炼的功法必须符合自己的道。
有很多武者修炼到了这一步,方才恍然发现,原来自己一直走偏了,明明是木系的天赋,修炼的却是偏金属性的功法,这一步,也就无法踏出去,这一辈子,多半也就这样了,除非他破功重修,武林中,也有着这样的传说,某某大宗师就是破功之后重新踏上修炼之途,一路突飞猛进,最后终于突破了先天,甚而,成为了大宗师。
你要是真的相信这类传说,相当于脑门上刻着大大的一个蠢字。
杜涛不存在这个问题。
鱼龙变心法,哪怕是不完整的金鲤变,其真气也是包容万象的特性,无论是何种天赋,不管五行偏向何种属性,都能修炼这功法。
所以,他只需要按部就班也就能突破藩篱,成为先天。
这一点,可以说是羡煞旁人。
就拿二十八岁突破先天的唐唐来说,她是在二十六岁的时候将周身穴道融会贯通,之后,却花了两年的时间游历大江南北,寻找突破先天的机缘,最后,因缘巧合之下,被雪崩掩埋,那是一场不是生就是死的战斗,若能突破先天也就能活下来,要不然,只有一个字,死!
最后,唐唐成功突破了。
然而,历史上,死在这一关的武者不计其数。
很多武者也就困在了这一关,他们害怕失败,意志受损,根本没有胆量踏出那一步,于是,终生都和先天无缘,虽然,身为一流高手,在江湖中也有着一席之地,也能收到菜鸟的追捧,得到弱鸡们的奉承,走到哪儿,都会被人以礼相待,哪怕是京兆顾这样的门阀世家,若是没有利益冲突,也不会随意得罪一个一流的武者。
杜涛只需按部就班,也就能成为先天高手。
然而,他并不满意,
自己那个亲弟弟燕王杜允,他也有着情报,虽然不知道具体的武道境界,却也晓得进度惊人,有点类似太宗当年,虽然没有什么理由,他总觉得母后有些偏爱自己这个亲弟弟。
想到这里,杜涛心中一阵烦躁。
他猛地站起身,低吼一声。
“鹿公,我要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