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一抹残痕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二章 惊梦

第二章 惊梦


(31+)

  “当家的,你看这怎么办?”余年母亲声音有点忐忑。
  余年父亲拿着大碗,不停喝茶,他眉头皱成波浪,不停叹息。
  抬头看自己妻子一眼,又摇摇头。
  “余甲,你倒是说句话。”余年母亲急了,直接喊出他的名字。
  “我们不能留她。”余甲又喝杯茶,摇摇头,他声音很沙哑,不知道是嗓子坏了,还是根本不想发出声音。
  “你应该明白,看那个孩子的衣物,她一定不是寻常人家,这种责任我们担当不起。”
  余甲说的很有道理,自古以来,权贵人家的事寻常人是万万招惹不得的,更何况,小姑娘那种表现可不像是离家出走,更像是仇杀。
  “唉!”余甲叹息一声。
  想起见到余年他们二人的情景,他此时还是不胜唏嘘。
  当时的风雪很大,自己焦急地找着余年,可是迟迟不见余年踪影,心下正是着急。
  忽然听到不远处,有呜咽声,按理说大风刮着,自然而然会发出声音,他那一瞬间不知怎么,心下一动,总感觉这声音不寻常,就往那边走去。
  那是雪已很深,每走一步都要深陷进去,短短百米的距离便耗去余甲许多时刻,期间还差点迷失方向。
  走到发出声音的地方已经是什么都看不见了。
  那天地很白的,一瞬间让余甲很慌,他都想着这要是找不到余年,小两口下半辈子该怎么过。
  所幸,他看到一个小坡,由雪堆成,看上去比较高。
  余甲每天都从这条路经过,他清楚知道,这条路不可能有一个坡的。
  他心下希翼,便下意识用手去扒拉,直到扒拉到那黑色钱袋子,他还记得老婆子做出这个钱袋子,自己事后还嘲笑老婆子,说她做得太丑,拿出去丢人。不过他在明面上还是一本正经告诉余年,这个钱袋子还是蛮好看的,别人家孩子都没有。
  余甲加快速度,不一会儿就将余年给挖出来。
  当时余年身体蜷缩成一体,手在那里搭着,脸看上去很干,也不知是错觉还是怎么,余甲总感觉他余年像是在使劲往一个地方拱,就像是小时候天冷他非要往老婆子怀里拱的模样。
  余甲往旁边又扒拉一下,然后又摸到一只手,他没有惊讶,从余年姿态上他就隐约猜到什么。
  看到这个女孩他当时首先感觉这个孩子很倔犟,他年轻时被招兵的招走,在战场上遇到过许多突发事件,导致他眼力很好。看着女孩闭紧的双眼,以及握紧的双手他就能看出女孩很倔,活的很累。
  他心里无比明白,自己把她扔在这里才是最正确的选择,没人看到过她,我们与她没有任何关系,我们也不会掺和进任何麻烦事。然后他付诸行动,背着余年走了。
  想到这里余甲摇摇头,他那时不知怎么脑子就犯抽了,又返回来将少女背回来。
  反正那时候他脑子就一个想法,这孩子死活让老婆子做决定。
  可是当他看到老婆子意动时,又忍不住劝阻。
  “你要知道,余年这孩子命不好,你知道的。”说完余甲沉默了,老婆子也沉默了,小小的房屋内好像回荡着一声叹息,不知是在可怜少女还是在可怜余年。
  老婆子扶着桌子站起身来,她走进里屋什么都没说,心中已经做好决定。
  “余年这孩子命不好,不能让这孩子命再差下去,我们家经不起这场折腾。”
  余甲在喝茶,不停喝茶,他很紧张,一直竖着耳朵听着里屋动静。
  等了一刻钟,两刻钟,也好似有三四刻钟,老婆子出来了,她眼睛红肿,似是哭过。
  她站在余甲身前,两只手攥着油腻发黑的长裙,低着头不语。
  余甲没说话。老婆子抬起头来。
  “那个姑娘长得很漂亮,脸蛋有些圆,眼睛很大,眉毛如同新月,很淡。”
  “她睡的很恬静,很放松,以前她活的应该很幸福。”
  余甲没说话,他明白老婆子的意思。
  “我,我就在想我年轻的时候也应当是这个模样,我若不是等你十年,劳作十年,也应当是那般美丽。”
  说着老婆子跌坐在地上,嘴里喃喃道:“我记得的,我明明记得的,我小时候的眉毛也是这般模样,若是……若是我那苦命的孩子出生也应当是这个样子。”
  余甲屈跪在老婆子跟前,打量着这名名叫秦韵的女子,这就是自己的妻子,当年井村的第一美人。
  他像和她第一次见面一样拢起她泛白短发,轻声道:“我们收养她,让她做我们女儿可好。”
  “真的。”老婆子抬起头,眼中闪烁莫名色泽。
  她紧紧抓住余甲衣袍,激动的难以自持。
  余甲点点头。
  老婆子站起身,来回踱步。
  “可是,可是我还不知道人家愿不愿意,我们这样子冒认女儿不好吧。”
  余甲站起身摆摆手,这件事我来去说。
  ……
  少女没醒,余年倒是先做噩梦了。
  他梦见一个人,充满恶意的眼神,仿佛在诉说着无尽委屈。他还感觉自己全身血液都在沸腾,像是被烧起来一般。
  然后他就醒来了,满头是汗。
  秦韵在一旁紧张看着他,余甲坐在长凳上不说话。
  秦韵脸上露出欣喜,一边抚摸他的额头,一边说道:“谢天谢地,你终于醒了。”
  “爹,……娘”余年感觉嗓子如同塞满沙子一般。
  秦韵连忙从桌上拿来一碗姜茶喂余年喝下去。
  余年喝茶时候眼睛瞟了一眼余甲看的方向,然后他看到一张床,随即又看到床上的人。
  “噗”
  余年直接将所有的茶都吐出来。
  秦韵责怪地看余年一眼,又拿起白布将余年的脸擦拭一遍。
  “她……她是谁呀?”余年一脸懵逼。
  余甲瞪他一眼,余年乖乖住嘴。
  “这孩子也不笨,怎么在某些事情上那么憨傻。”余甲心中想道。
  “还不是你在雪中找到的人。”
  “是这样啊!”余年不好意思挠挠头。
  秦韵摸摸他的头以示宠溺。
  一般来说,夫妇俩在余年面前都表现的很和气,这或许是长久以来的默契所致。
  “你现在风寒不退,还是休息会,明天让你爹给你买点药。”
  秦韵说道。
  余甲一直没说话,在很长一段时间他都充当着严父的角色。
  然后,余年就真的继续休息了。
  “这孩子心真大。”夫妇俩此时想的出奇一致。
  天快亮了,少女也渐渐醒来,她望着屋顶默默无声,很早以前她都醒来了,夫妇二人的对话,以及余年的的醒来,她都听的一清二楚。
  然后她就迷茫了,这是她第一次体会到那种感情,那种名叫亲情的东西,虽然就一会儿,可是她依旧很感动。她明白夫妇对她的意思,她没有排斥它们对她那种感情,相反她内心还有些欣喜,连她自己都不明白这种喜悦来源于何处。
  余甲发现她醒时,天已经完全放亮了,他自己扛不住困小憩一会。
  少女坐在床上望着他。
  余甲心中不断组织着言语,想要将意思表达出来,可是话每每想要脱口却又不知在何处落脚。
  “你是谁?”少女先开口了,她的声音带着感伤,还有几许陌生。
  “我是谁?”这是少女第二句话,带着些许恐慌。
  “我这是在那里?”
  “你什么都想不起来么?”余甲探寻道。
  少女漠然望着他。
  余甲心下大定。
  “你叫余伏灵小名十一,是我的女儿,你的母亲叫秦韵,还有一个哥哥名字叫余年。”
  “你现在失忆了,关于你为何失忆,那真是说来话长……”
  




Ps:书友们,我是望川语,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