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漫画 > 狼性总裁:不做你的女人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969章 生死由命

第969章 生死由命


(18#)
第969章 生死由命

日子一天天的过。

很快就要周末了。

古妍儿的伤也好得七七八八了。

年轻就是资本,输几天液,伤口一天天的结痂,现在已经可以慢慢的走路了。

这样总比坐轮椅舒服。

陈羽洋自从那一天进了她的房间,貌似是要与她商讨票选帮主的事宜后,后来再也没有来骚扰过她。

甚至连电话也没有一个。

这样的陈羽洋,倒是让古妍儿有些不习惯了。

隐隐的就觉得古怪。

可也只是觉得罢了。

柯贺哲一直在忙,忙着查莫相生的货,还有隧道里暗杀的事件。

这些,柯贺哲没有告诉古妍儿,可古妍儿透过霍飞,全都知道了。

青帮里有人勾结了郝大雷想要她的命,霍飞也告诉她了。

没想到居然与陈羽洋的说法是一致的,看来,陈羽洋并没有骗她,对她说过的话倒是可以信九分。

明天就是周末,就是票选帮主的日子。

古妍儿虽然没有见到陈羽洋,但知道他把一切都安排的井井有条。

投票的时间,地点,具体的安排和要求,全都列在了一张单子上,张贴并且发放到帮众的手中,据说是人手一份。

投票的方式就是她提议的七选二。

他没有做修改。

知道的时候,古妍儿长松了一口气。

然后,票数最多的一位胜选成为新一届的帮主。

直接就是帮主,可不是代帮主。

古妍儿将手里的单子看了一遍又一遍,她可真不想做青帮的帮主,还是由伍少辰来做比较妥当。

可偏偏,她和柯贺哲现在根本找不到那个不负责任的家伙。

她回想起初初见到伍少辰的时候,他原本就是一个个性洒脱,很自我的主儿。

他想要做的事情,别人拦也拦不住。

他若不想做,你就是拿枪抵着他的太阳穴,他也不见得会同意。

生死由命,他那样的人早就看开了吧。

倒是她这样的,有六个孩子的女人,真的看不开。

她不想死。

一点也不想死。

可,真的要当帮主了吗?

从代帮主到帮主,陈羽洋压根就没有跟她商量就自作主张的决定了。

古妍儿扫过迎面走过来的几个帮众,手里都捏着与她手里一模一样的票选帮主的说明书。

看来,她现在就算是有异议,也没用了。

说明书早就分发下去了。

算了,不如明天票选前的例行大会上,她说明一下好了,选中的,只是代帮主,至于何时转正成为正式的新任帮主,一要代帮主本人确认并同意,二要所有的舵主都没有异议了才可以转正。

嗯,就这样决定了。

不过,这事还是要事先与陈羽洋通个气。

免得到时候由陈羽洋主持的票选大会他根本不给她机会宣布此事,那就麻烦了。

若是她选中了。

她只代理到伍少辰回来的时候。

她对那个位置真真是一点兴趣也没有。

不过是碍于身份才勉强的参与罢了。

别的舵主削尖了脑袋都想要的帮主之位,于她不过是如平常日子里的一碗饭一碗汤,有也可,没有就当成是减肥了,也可。

古妍儿慢慢的散步走回了卧室。

清静了。

也不用担心被人听到自己说出去的话。

她直接拨给了陈羽洋。

铃声响了几遍,陈羽洋才慢吞吞的接起,“古妍儿,有事?”

“票选成功后的第一名我建议是代帮主,不要直接就任命为帮主。”

“古妍儿,你不是很想当帮主吗?那既然要当,就做帮主,代帮主多没意思,听起来也不够酷。”

“不,我不是很想当帮主,我不过是为了我哥哥伍少辰罢了,等他出现,我就要回t市了,Y国不是我的根,我的根在t市,我的孩子也都在t市,我很想他们,我想家。”古妍儿连珠炮的一口气说完,她这些话都是真心的,她心里就是这样想的,怎样想就怎样说,没有半点作假。

“晚了,选票说明书已经发下去了,当初我去找你的时候,你说任由我去安排,现在已经安排好了,没办法了。”陈羽洋理所当然的道。

“明天选票之前,你在大会上说明一下只是代帮主就可以了。”

“报歉,定了就定了,说改就改这样不好吧?会让帮众质疑这次票选的严肃性的,况且,代帮主和帮主的权力是一样的,不过是多一字少一字罢了,就算你将来不想当帮主了,只要你乐意,立刻转给伍少辰也没人敢说什么,你说是不是?”

被陈羽洋这样一解释,似乎,她再反驳就矫情了。

既然想当,代帮主和帮主的确没太大的差异。

算了,她也懒着折腾了。

不得不说,关于选帮主的事情,到目前为止,陈羽洋办得还不错。

方方面面都安排的很妥当,她甚至除了这帮主的名头以外,再挑不出其它的毛病来了。

“好,那就这样办吧。”微眯了一下眼睛,古妍儿的目光落在了窗外,正好看见打电话的陈羽洋朝着她的方向挥了挥手。

原来,他就在楼下。

他的面前是几个帮众,应该是放下那几名帮众与她打电话的。

古妍儿再说了两句就挂断了。

她不想打扰他工作。

陈羽洋认真工作的样子比他来调戏她的样子正经多了,也帅气多了。

这才是那个真正的陈羽洋呢。

只是,她还是想不明白他对她的态度。

象是有点暧昧,可又如同他自己所说,他不过是对她感兴趣罢了。

因为她美吗?

可美丽的女人那么多,他若是想要,他那样有钱的,想要多少就有多少。

古妍儿想不明白他是为了什么了。

此时想到陈羽洋有钱,她不由得就开始怀疑陈羽洋进入青帮的动机了。

很多人进青帮是为了钱。

而那些‘很多人’也一定是没有钱的人。

有钱的人都做生意都有小买卖。

谁会进这样的帮派里呢。

至少,她就不喜欢这样的帮派。

但是很多人喜欢。

这就说明这世上有很多穷人。

他们没钱,他们就是需要这样一个帮派的庇护,然后做着一些或合法或违法又被业界默认可以经营的事情。

比如赌场。

比如开设"hongdengqu"。

比如走私。

比如……

这些,都不是好人家的人会做的生意。

可偏偏,陈羽洋就应该算是一个好人家的孩子。

陈家不缺钱。

可以说是在Y国富得流油。

Y国的便利店差不多都被陈家垄断了。

可以说是百分之九十左右的便利店都是陈氏便利店。

而且,生意都极好。

据说,陈羽洋从他父亲手上接手过来的时候,生意很萧条,陈氏几乎面临倒闭。

但是被他短暂的修整后,不过半年,就做的风生水起,很是兴隆了。

不得不说,陈羽洋是个商界奇才。

这些都是古妍儿看过了陈羽洋的资料后知道的。

这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却谁也没有想到,在他把陈氏连锁便利店经营的最兴旺的时候,他加入了青帮。

他有的是钱。

缺的,也许是精神寄托吧。

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他的精神状况出现了问题了呢?

这是古妍儿翻阅了关于陈羽洋的各种资料都无从确定答案的一个问题。

不想了。

想了不过是自己给自己徒增烦恼罢了。

古妍儿拿出手机拨到了家里。

她想孩子们了。

最近,几乎每天中午,她都会拨给孩子们。

没来Y国之前,她每次打电话都是晓丹接,然后其它的孩子们再抢着跟她说话,但是现在,自从她来Y国后,家里的电话一拨通,听到的第一个软濡的小声音就是晓予的。

小家伙又长大了,说话已经很流利了。

那小声音,她每一次听心中都软得一塌糊涂。

太喜欢听了。

“妈咪是不是?”

“嗯,是我,是妈咪。”果然,这一次也是晓予,古妍儿甚至能想象出来小家伙一听到电话铃声,就撒开两条小短腿飞跑过去的样子。

同时,晓丹也一定是很无奈吧。

不过,晓丹是姐姐,自然不会与妹妹抢着接电话。

“妈咪,晓予想你了,可想了。”软濡的声音,就象巧克力一样,就快要把古妍儿融化了。

“晓予有没有不乖呀?”古妍儿低低笑。

“没有不乖,可乖了,我今天吃完饭饭自己端碗送厨房了呢。”

一连串的话语,可孩子说得很流利,字音也很清楚。

只不过是不久没见面已,就真的长大了。

小孩子就是这样的,几天不见,就会有很大的变化。

这是与大人又完全不同的。

“晓予长大了,真厉害。”古妍儿表扬着自己的闺女,很贴心。

“可是妈咪,碗被我掉到了地上,吴奶奶凶我了,晓予好委屈。”

委屈的带着哭腔的声音,听得古妍儿哈哈笑了起来,“吴奶奶凶你是对的,掉到地上要是扎了脚受了伤,就糟糕了,下次不许再端碗了。”

“可是我长大了哟,哥哥姐姐都说,爹地妈咪不在家,我们要自己的事情尽量自己做。”

呃,这还一套一套的呢,古妍儿低低笑,“行,你自己做也行,不过下次一定要保证安全,保证不摔碗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