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寒云朝夕 > 全文阅读

正文 黑暗面的你

黑暗面的你


(31+)

  先观察她一阵子再说。
  可爱的夕大宝贝,我看好你。加油。
  忽然感觉到柯寒的眼神似有若无地瞟向她,浅夕立马转过头去看。然而等她转过头时,却只看到他正目视着前方,安之若素地打着方向盘。她瞬间蹙起眉。难道刚刚她的感觉有误?他其实并没有看她,而是一直在专心地开着车?
  好奇怪啊。
  她也真是奇怪,那么纠结干嘛?
  从包包里掏出手机,浅夕忽然意识到刚才她只看了微信好友的信息,并没有看朋友圈,于是她再次滑开手机点去微信里。可就当她点开微信朋友圈的时候,她赫然发现浅乐居然在朋友圈里发了条动态。浅乐发的那条朋友圈不仅仅只有文字,还有配图。她轻轻点开那张配图看,双瞳瞬间瞪得像铜铃那般大。在她瞪得极大的眼中,包含着不容置信。为确认自己有没有看错,她抬手揉揉眼睛再仔细一看,顿时惊愕万分。她惊悚地看着那张图片,内心却是百味杂陈啊。
  那是一张亲密的合照。
  如此亲密的合照,居然是浅乐跟柯煜合照里,柯煜和浅乐都似灿阳般笑着,两个人还比着“V”的手势。浅乐坐在轮椅里,柯煜单手扶着轮椅把手站在后,微微俯着身子。他与浅乐脸贴着脸,举止很是亲密无间。在那一刻,仿佛时间都为他们俩静止了。
  ……浅乐不会真喜欢上柯煜了吧?
  在专心开车的柯寒瞥一眼正在看手机的浅夕,竟发现她的眉心轻蹙着,不知道在看什么。他的手拨动着方向盘,探身过去看,也瞬间蹙起俊眉,接着悄无声息地远离她,将身子做得笔直,继续目视前方开车,假装什么也没看到。她也丝毫没察觉到他刚刚有探身过去,仍在看着那张图,看得都入神了。她似乎要将那张图看透才心满意足。
  不得不说,她还真执着呢。
  “Emily,你的伤口等我们去到吃饭的地方,我再帮你弄。”柯寒嗓音醇雅地和浅夕说。
  仿佛刚刚柯寒跟浅夕说的话,她其实没有在认真听,并没回应他。他没听到她的回应,轻蹙的俊眉是越蹙越紧,复又看她一眼。可她依旧保持着刚刚的姿势和表情,没半点改变。他无奈地摇摇头,最后单手扶着方向盘,另一只伸过来覆在她的手机屏幕上。因他的大掌覆在她的手机屏幕上,她这才缓缓抬起头来看他,剪水的双瞳直直地凝在他的眼瞳里。然而他只是唇角微勾,抬手揉揉她的发。
  奇怪?他在干嘛?
  收起手机,浅夕手撑着头,清湛的黑眸望住柯寒硬朗而俊逸的侧脸,嘴角里噙着抹浅浅的笑。她望着他专注且的神情,竟移不开视线。让她移不开视线,只因他太能让她深深陷入他的美色里,让她怎样拔都拔不出来。不过这也不能怪他,要怪只能怪他长着一张这么帅气的俊颜,太容易吸引人。而且还是那种无论小的,或者老的,都能被这张脸所吸引。
  老少通吃的美男子。
  “我刚才跟某人说话,某人貌似没听到呢。”柯寒的嗓音宛如清泉。
  听柯寒这么说,浅夕不明所以地眨巴眨巴眼睛。她不太理解柯寒这番自言自语似的话是否是在对她说,还是别有意味?可是刚才她确实没听到他对她说话啊,更别说他打电话给谁了。他全程都在开车,哪有时间和她说话……还是,他刚才和她说话时,她根本没在听?
  有这个可能性。
  看着柯寒,浅夕渐渐眯起眼,在猜测他在想什么。不多时她轻咳几声,想好要问他的问题,于是便开口询问:“你刚才是不是有话要跟我说?”
  “我家的小木头。”柯寒的唇角缓缓牵出一抹淡笑,“吃完饭,我带你去见宇墨他们去。”
  “这么快!”
  听柯寒说她去见另外那些学长,浅夕简直震惊无比,外加措手不及。然而她的反应太过于激烈,他转头过来看她震惊的表情,却莫名有点想笑,但他最终还是忍住了。他暗暗地想,不就是去见他的几个同学吗,她至于有这么大的反应吗?这仿佛就比如要把她拖去荒郊野外抛弃一样。不过,她有这种反应也在情理之中。因为他这消息来得太过于突然,让她完全毫无防备。
  还是等下再说吧。现在最重要的是带她去吃饭,他可不想让她饿着。
  车内一片寂静。
  闲来无事的浅夕霎时觉得自己的眼皮正在打架,可她又不能睡着,因为很快就能到达目的地。她快速地把头转向窗外,接着用手捂住嘴,狠狠地打了个哈欠。然而等她转回头来时,眼神便不由自主地落在她面前的那个置物柜上。她侧头偷偷瞄一眼在认真开车的柯寒,而后便倾身过去伸手将那个置物柜给打开。然而就在她的瞬间,惊讶的神色瞬时闪过她如水洗的黑珍珠般的那双黑眸里。
  属于她的那张照片居然莫名地消失了,而是躺着一张写着大大的“Y”的纸张。
  这不是鞋印中间那个英文字母吗。
  满怀疑问的浅夕抬眸看神色平静如深海、棱角分明又硬朗的柯寒,而他并未察觉到她在看他。她的两道又弯又细的柳眉在瞬间轻蹙起来。她不太理解为何在他车里的置物柜里会出现这样一张纸张?莫非他也在研究关于那个英文字母的来源?虽然她知道警方那边也在调查,但似乎到目前为止还没任何收获。而柯寒只是一名国内知名的小儿科医生,竟然对那种事也是那么地热衷且全身心地去投入到其中?
  思忖半响,浅夕决定还是留着以后再想柯寒这神秘的爱好吧。
  车内再次陷入死寂。
  不喜欢如此沉闷的空气,于是浅夕伸手去摁柯寒车里音乐播放器,音乐很快缓缓流出。那首歌她在家的时候经常听,是歌手张韶涵的《为爱而活》。她完全没预料到,看起来高冷清贵的他会喜欢听这么充满治愈和励志的歌。
  这跟柯寒的性格完全不符嘛。
  双臂交叠搁在窗框边缘,浅夕将下巴放双臂上,在兀自出着神。她在想,既然方晓玲那么不愿意将真正的实情给说出来,想一直包庇她所爱慕的那名真凶,那又为何跟警方那边说想要见她这名小法医?难道方晓玲将浅夕叫过去,只是想考验浅夕的逻辑思维,看浅夕究竟能猜到她的几分心思?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方晓玲也太卑鄙和狡猾了!
  害得浅夕浪费半天时间在审讯室里待着。
  在转弯处,柯寒拨动着方向盘突然打了个急转弯,浅夕整个人失去平衡,朝前狠狠倾去,额头差点就磕在控制台的边缘上,接着她又被安全带安全地给带回座位。待坐稳后,她猛地转头看向身旁的柯寒,却只见他已在路边停下车,那清湛的黑眸似乎在凝神看着她这边窗外的什么。她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谁知竟看到外面蹲着一只白黄斑点的……那应该是橘猫。那只橘猫正在用小舌头舔自己身上的毛。浅夕凝视那只橘猫好半响,终于明白过来它是在给自己洗漱。
  只是,这车流不息的高速路上怎么会出现一只小橘猫?
  “那只猫的前肢好像受伤了。”柯寒的嗓音一如既往地温醇,他清湛的精瞳驻足在那只橘猫身上,“它的主人应该就在这附近。我想大概是它的主人想带它去宠物医院,但却被它给跑了。它的主人现在肯定很担心地在四处寻找它。不管怎样,我们先把它送去宠物医院,再想办法通知那位遗失宠物猫、担心又着急的人。”
  ……柯寒眼力那么好啊!
  听柯寒这么说,浅夕再定睛仔细看。这一看,她便远远地就看到那只橘猫身上真的有项圈,还有就是柯寒刚刚所说的,它的前肢正在往外流血。它用舌头在舔着伤口,像是在抚慰自己。然而就算它再怎样舔,伤口仍然在源源不断地往外流着鲜血。虽然伤口面积小,但它肯定很疼。
  可怜又惹人怜的小猫咪!
  就在浅夕打开车门要下车的瞬间,猛然顿住手中的动作。她伸过手去扯扯柯寒的衣袖,他徐徐转过头来望着她,满脸疑窦。她用手指指那只小橘猫,示意她要下车去把它抱过来。可是距离那只小橘猫蹲着的几米远的地方,车子正在路上穿梭着,她没办法过去。
  该怎么办才好?
  然而正当浅夕愁眉不展的时候,柯寒却将视线移至前面上方的红绿灯处。触及到他的神色有变,浅夕也随着他看过去。谁料,这一看她却惊然发现还有三十秒的时间红灯就会很自然地变成绿灯,到时候她再过去也不迟啊。这个方法真是非常绝妙呢!不愧是她家柯男神,在关键的时刻给她提示……等等,他貌似每次在她碰到困难或难题的时候总会给她提示,只是她一直都未发现?
  真是这样吗?
  三十秒后,绿灯亮起。浅夕动作迅速又敏捷开门下车,仿似小火箭般跑向那只蹲在原地的小橘猫。浅夕在小橘猫面前蹲下身,伸手顺着它身上柔软的毛,含着浅浅的笑,眸光柔得似水。那小橘猫乖顺地任由浅夕摸着,不多时抬起头冲浅夕极小声喵呜着。浅夕看小橘猫这么乖,还睁着那水汪汪、仿若宝石一样的大眼睛可怜巴巴地望着她,她顿时觉得它是不是饿了。
  “你是不是饿啦?叫得这么有气无力的。”浅夕抱起小橘猫站起身,接着转身跑向柯寒的车,“我带你去买猫粮,让你吃个够。”
  小橘猫仿佛有灵性般听懂浅夕的话,朝她欢喜地喵呜喵呜。
  但好景不长。正当浅夕抱着怀里的小橘猫跑向柯寒车的方向的时候,忽然一辆装满货物的货车好似脱缰的野马般朝浅夕那边直冲而去!原本在慢悠悠喝水的柯寒看到如此骇人的景象,迅速拉开车门跳下去,什么都顾不上。此刻的柯寒犹如在追猎物的猎豹,步伐稳健又快速地奔向浅夕。然而就在他赶到时,抱着那只小橘猫的浅夕已转身飞速躲过,最后跑至铺满植被的绿化带,成功躲过了失控的那辆货车。但货车并没有减速,反而越冲越快。期间货车东倒西歪的,最后将车头转向右侧,直直向护栏冲去。
  没司机在车里?
  见浅夕无恙,柯寒狠狠地松了口气。他无比淡定地迈起长腿走向她,而后在她面前站定。站定后他便半弯下腰,手撑着膝在用力大口喘息。在他喘息的期间,面前的她却迟迟僵在原地没动,仿若一尊矗立着的雕像。他抬眸看她,只看到她微低着头,手在不停地抚摸着她怀里那只小橘猫,似乎被吓到的不是她,而是乖巧躺在她怀里的小橘猫。
  由于浅夕低着头,所以柯寒看不到她的神色。
  休息有片刻之余,柯寒便直起身。他微微俯下身,伸手去摸摸浅夕的双手,除了有点冰以外再无其他。他原以为她会惊慌失措和害怕地扑向他,然而她非常地淡定自若,就仿佛刚刚所发生的一切在她的眼中早已见怪不怪,所以才会这般淡定。他双手抱臂,俯身,清瞳直勾勾地凝在她身上,对她满怀好奇。她缓缓抬眸,正好与他的撞上。他这才看清她湿亮的湿瞳内其实已被惊惧溢满。然而即使是这样,她仍然保持着淡定和矜持,并没表露出任何软弱,更没有害怕得扑进他怀里要求他抚慰她。
  原来惊惧都被浅夕藏在眼眸里了,难怪柯寒刚刚什么也没看出来。
  将浅夕拥进怀内,柯寒轻轻拍着她的背,给予她抚慰和温暖。她躺在他的怀里,安静又乖觉,仿佛刚刚所发生的事并没有发生过,只是在恶梦里所经历的一场浩劫。她眸中的泪雾徐徐蒸腾而上,但她尽量控制住渐渐升华的泪雾。她把它们给憋回去,以免被他看到,又该心疼了。
  “Emily,你没事吧?”柯寒的声音从浅夕头顶传下来,语气带着心疼,“你刚刚差点没把我吓死。幸好你反应灵敏,躲到这里来。”
  在柯寒熨烫的怀里,浅夕拼命摇头示意她没事。
  印象中,柯寒从未看过这样的浅夕,如此勇敢和机智,在关键时刻懂得躲避即将撞向她自己的车。这要是换成其他人,或许早被吓得只会待在原地等着那辆货车撞过来,而不是跑向旁边的绿化带躲避。这或许就是最独到、最特别的她才会有的机敏反应吧。
  坚强又勇敢的浅夕,他深深爱着的浅夕。
  静默片刻。
  缓缓松开被搂在怀中的浅夕,柯寒便转身走向那辆撞在护栏上的货车。他单手插兜立在货车身侧,眸色逐渐变得清锐。他直直盯着那被撞得冒烟的货车好半响,这才缓步走向车尾。他立在车尾前,眼神盯着那些堆积如山的货物,眉峰不自觉地紧紧锁起。他的视线再徐徐往下望去,赫然发现车尾的两个轮胎都瘪了,而且还粘着什么在轮胎上。他蹲下身仔细地查看,精瞳微迷,透着一种说不出的傲气。他从裤兜里掏出随身携带的手套戴上,伸手去摸轮胎上粘着的褐色物体。
  泥土……这是怎么回事?
  站起身绕去车头的柯寒想看看是个什么情况。他慢悠悠地踱去车头,结果他才走过去便瞠目。他怎么也想不到一辆好端端的货车,车头瞬间变成破铜烂铁,护栏也被撞得歪七扭八的。他很庆幸货车没有撞到他家浅夕,要是撞到的话,他肯定会把货车司机一顿痛扁,再将司机送去警察局交给林彭警官他们好好处置,让这种人体会到什么是肇事后的法律制裁。
  再去看看车里面吧。
  打开车门,柯寒坐进去。在他环视四周的时候,猛然发现货车的手刹被类似石头状的东西给拦着,以免手刹再次失控。他俯身仔细去看,赫然发现那手刹处竟然有人为破坏的痕迹!既然有人为破坏,那就说明有人故意破坏手刹,从而才导致货车在刹那间失控,在绿灯的时候直直往前冲去!恰好浅夕当时正抱起小橘猫站起身跑向他车的方向。这样做,是完全可以造成一起意外事故的。如此说来的话,有人想置浅夕于死地!而且,他可以断定,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刚才所发生的种种,便足以说明浅夕现在处于危险状态。
  不行!他得保护好她,不能让那些心怀不轨的人伤他心爱的她分毫。这是他很早就立下的誓言。
  “什么破车!害我差点送了命!”这时,有个人边嘀咕着边走出来,“这车如今撞坏了,需要维修。我辛辛苦苦赚的工资就这么报销在这破车的维修上了!”那人在自言自语地抱怨,“今天真是见鬼了,居然在路边行驶的过程中遇到这种事!”
  开门下车,柯寒笔挺地立在车旁。
  正当货车司机从柯寒身旁走过的时候,柯寒伸手一把抓住那司机的臂膀。司机转头好奇地看柯寒,那眼神里充满疑窦,不知道柯寒突然拉住他要干嘛。他抬手甩掉柯寒的手准备朝前走,却再次被柯寒给抓住。这次,柯寒特意加重手上的力度,像是要把他的胳膊给拧下来。柯寒表情凝重地看着他,他却很不屑地睨柯寒一眼,从牙缝里挤出冷冷的讥嘲。
  这种态度,完全不把柯寒放眼里。
  被柯寒拧得生疼手臂的司机,猛地甩掉柯寒的手。柯寒徐徐抽回被司机甩掉的手,却举步走上前堵住司机的去路。柯寒平静地站着,此时的他都有点不像他了。那气质完全变得跟平时的他不一样。虽然骨子里依然透着清贵,但与平时的他是截然不同的……至于究竟是不同,真的很难看出来。平时的温润清贵,绝不会跟别人动手,今天却跟那货车司机动起手来。这样气质非凡的他让人想到一个和他非常契合的词清寒。
  很符合此时的他。
  高大威猛的柯寒挡住司机的视线,那司机恨不得一拳挥在柯寒清俊的脸上,可最终还是忍住他内心的那股憋闷之气。
  “你想干嘛?”司机阴戾地质问柯寒。
  “去跟我女朋友道歉。”柯寒表情平静无波地摘下手套塞回裤兜,抬起手指向浅夕,“你的车子刚才失去控制,差点撞到她。我就想问问,你的道德良知在哪里?”他忽然露出凶狠而阴冷的模样,双手插在裤兜里,嗓音清冷得让人浑身发寒,“你刚才差点撞到人,连一句道歉都没有,就想这样视若无睹,当做没这回事吗?”
  司机被这样的柯寒训得顿时愣住。
  这小子有病!司机暗暗腹诽。
  站在绿化带里的浅夕看到柯寒展现出这样的一面,她霎时惊愕不已。她怎么也想不到,他会为她展现她从未见过的黑暗面;更加想不到,他会为她跟人起冲突。这些都是他从未在她面前体现过的,她也从来不知道这样温文尔雅的他,会发那么大的脾气。
  黑化的柯寒,你好可怕。
  望着跟货车司机较劲柯寒的浅夕,站在原地呆愣了好半响。
  忽然想起报警的浅夕伸手掏掏风衣口袋和裤兜,却猛地想起自己的手机在包包里。她抱着小橘猫,跑向柯寒的车。她伸手拉开副驾驶的门,将小橘猫放在座位里,而后便开始迅速翻找包包里的手机。找到后,她立即拨通林警官的号码,将事情的原委向林警官娓娓道来。林警官听着浅夕的阐述,起初还有点不可置信柯寒会人起矛盾,但听着她的语气很着急又激动,他大概已清楚事情的起因了。他让浅夕先将情绪稳定下来,他们几分钟内就会赶到。
  挂掉电话,浅夕做深呼吸稳定情绪。
  将手机装回包包里,浅夕转身时便看到远处一堆人正将柯寒与那位司机围在中间。再这样下去,事情会闹得越来越大的。她得去阻止才行。她转回身伸手摸摸小橘猫,而后便关上车门朝柯寒他们跑过去。跑过去时,她拼命往越来越密集的,被人堆砌起来的人墙里挤。挤了半天,终于挤进去。她走去柯寒身旁站着,神色肃穆地看向那司机,柯寒亦同样眸光清冽地看着司机。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看向那位从外表完全看不出丝毫胆怯的司机。
  “你们围着我想干嘛?”司机高傲地抱着臂,根本不把在场的人放眼里,“难不成,你们这些人想以多欺少?我告诉你们,我不怕你们。就算你们报警把我抓进警察局,也会有人来保我。到时候就算警方再紧咬着不放,那也是徒劳。”
  这人也太狂妄了!
  听司机此言,柯寒与浅夕面面相觑。他俩仿佛心有灵犀般,想到有关越峰跟强陈的案件。浅夕摸着下巴思索,那个疑问瞬间如电光火石般闪过她的脑海。林警官跟她说的越峰家门锁有被撬过的痕迹,其实那也是凶手做的假象,为的是让他们警方找不到任何线索。凶手的手段可以说极为弱智凶手先将越峰家的门锁胡乱地砸过后,又将其锁起来,再把钥匙丢掉。凶手砸门锁是为将越峰家伪造成密室,从而混淆警方查案的方向。
  那名凶手的手段还真够弱智的。
  正当那司机高傲地与柯寒对峙的时候,好几辆警车的警笛声骤然响起。大家全都回头去看,警车正朝这边由远及近地奔驰而来。车顶上的警示灯犹如一条川流不息的河流。浅夕看向那司机,司机的脸色在刹那面如死灰,刚才的高傲态度已然全无,只余惊骇、警惕、讪讪和瞪得跟铜铃一般大的双眼。
  呵,看你怎么嚣张。
  待警车在路边的停车带里停下,林警官和陆警官开门下车时,那司机在左顾右盼,似乎是想逃跑。
  而就在司机猫着身子,准备从人堆里逃出去的时候,却被眼明手快的柯寒伸出手死死扣住司机的肩膀。他面不改色地单手扣着司机的肩,加重手上的力道,把司机摁在原地不让他动弹。司机狰狞着脸试图挣脱,然而他再怎样挣脱都是徒劳,因为柯寒的力气太大,无论双手还是单手。
  ……居然想当着警察的面逃跑!
  众人掌声响起,而后侧身为柯寒让出一条道,以便他将司机推到两位警官面前。
  彼时,有的人在拍照,还有的人仍在鼓着掌。
  柯寒将司机往前一推,司机踉踉跄跄地跌在两位警官的手上。林警官将司机的双手紧紧扣在身后,陆警官则迅速拿出手铐把司机的双手给拷起来。陆警官压着司机走向警车,准备带回去录口供,林警官则留在原地向柯寒致谢,柯寒无所谓地摆摆手。林警官很快疏散开人群,继而转向浅夕问她有没有事,浅夕微微笑着朝林警官摇摇手说自己并没有什么事,随后左手便自然地落进风衣口袋里。
  没事就好。
  林警官伸手拍拍浅夕的肩。
  看柯寒跟浅夕并排站着,林警官转头过去皱眉盯着那辆货车,柯寒与浅夕同时转头,竟发现站在货车身边的小刘警官正朝这边的林警官招招手,示意他过去。林警官朝小刘警官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他转头对柯寒他们道:“我先过去看看那边的情况。你俩要是有事可以先走,待会儿我叫拖车来拖这辆可疑而怪异的货车。”
  两人点点头。
  执起浅夕的右手,柯寒牵着她便走向自己的车。他瞥她一眼,然而她并未察觉到他投来的目光,而是兀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看着她专注且认真的模样,他的唇角徐徐勾起。那是一个极漂亮又完美的弧度,用来衬托他清俊的容颜半点不过分。就连从他们身边路过的人,在看到柯寒唇角含着淡淡的笑,清湛的精瞳里仿似有星星在闪烁着,都会忍不住想多看几眼。从他们身边路过的人纷纷投来艳羡和嫉妒的目光。
  他们很羡慕此刻的柯寒与浅夕。
  真是佳偶天成的一对。
  在柯寒的车旁停下脚步,他便放开浅夕的手给她拉开车门。他看她还没回过神来,于是伸手在她眼前晃晃,依旧没有反应,后来他干脆直接用臂膀撞了她一下,她这才回过神。她看车门半开着,大概是让她坐进去的意思。她冲他笑笑,然后坐进去。给她关上门,他便绕过车尾去向主驾驶。就在他准备拉开车门坐进去时,却又把头转向货车的那边。林警官他们正在逐一检查着车辆的外部,还有内部。至于他刚才发现有人想谋害浅夕的事……等他跟浅夕到餐厅的时候,他再发微信告诉林警官他们吧。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浅夕最近总爱走神。
  坐进车里,柯寒便看到身旁的浅夕正弓着腰在找东西。他的视线驻足在她身上片刻,终于想起来她在找什么了。她在找那只小橘猫。就当他也弓腰帮忙找的时候,他忽然听到自他背后传来喵喵几声。那声音小得就像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一般。他转身把小橘猫抱过来,准备递给她时,顿觉此刻的她好像很疲累似的,抬起手时而揉着自己的眉心,时而又捶捶额头。而且她的表情看起来很难受。他看着她表露出难受的神情,俊眉顿时轻蹙而起。
  莫非她又发烧了?
  将小橘猫放在自己的座位上,柯寒伸手过去用手背探探浅夕的额,确实有点烫。应该是低烧。他从中控台里拿起一瓶矿泉水,拧开瓶盖递到她手里。她却没伸手接,而是朝他摇摇手说她没事,只是有点疲乏,休息一会儿就会好起来的,让他不要担心。可看她如此疲惫不堪,他非常地心疼。他将她扶起靠在他自己怀中,而后将瓶口凑近她的唇边,一点点喂进她嘴里。
  脱下自己的黑色风衣,柯寒给浅夕盖在身上,以免她着凉。
  将浅夕的身子轻放在椅背里靠着,柯寒便开门下车去后座那医药箱。他打算给她的手腕换药。他目测她会再次发烧,估计是伤口再次裂开的缘故。她现在这样,他也不好带她去见宇墨他们了。还是打个电话给宇墨,就说改天再带她去见他们,以最好的状态。他怕万一她去到跟宇墨他们约好的地点,半路上跟刚才那样突如其来的发烧,那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嗯,跟他们下次再约出来见面。
  拎着医药箱的柯寒来到车尾。他将身子倚在后备箱上,从裤兜内掏出手机翻找通讯录。找到宇墨的手机号码后,他便摁下拨号键。然而就在他等着宇墨接电话的时候,眼前骤然出现一位身姿娇俏、穿着很成熟、绑着马尾辫,约莫十七八岁的小女生。小女生背着手,脸上笑眯眯的,想引起他的注意。而对于清贵高冷的他来说,眼前的小女生基本上可以当做是空气。因为在他眼中只有浅夕。
  浅夕是柯寒永远的挚爱。
  冷着俊颜的柯寒并没理会那小女生,而是接着电话绕过车尾走向主驾驶。然而那小女生步伐婀娜地跟在柯寒身后,似乎就想这样一直跟着柯寒。在往前走的柯寒有所察觉,骤然停下还在迈着的步子,转过身看向那位小女生。小女生因柯寒忽然转过身来,没站稳,瞬间一个趔趄,差点没撞进柯寒怀里。站稳后,小女生继续盯着柯寒看,笑靥如花,仿佛要给柯寒留下很深的印象。柯寒依旧是沉漠着那张俊逸的脸,没理会她。此刻的他浑身仿佛都散发着清冽的气质,让人有种不可侵犯的感觉。
  这小女生究竟想干嘛?
  “大哥哥,你有女朋友吗?”小女生双手背在身后,眨巴眨巴眼睛,“你知道吗,你刚才抓那名司机的英勇事迹都被别人传到网络上去了。大家都在疯狂点赞和转发。他们还讨论说,你长得好帅。”她的黑眸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柯寒,两眼俨然已经在发光,“你真的好帅啊!”
  柯寒:“……”
  这大概是柯寒遇到过的最无语、最奇葩的一件事了。刚才他只不过是看不惯那名司机那样嚣张跋扈,才出手的,怎么现在反而变成英雄了,而且还是从这小女生口中得知的。由此可见,现在的社会和人都离不开网络世界,因为一点芝麻绿豆的小事他们都要发到网络论坛里大肆渲染。
  难怪浅夕对网络里的东西不太关注,原来是这么无聊又八卦的。
  现代的社会啊!
  将手机拿在另外一只手上,柯寒伸出右手摁在小女生的肩头上,表情依旧冰得似霜。就在小女生心跳加速外加欣喜若狂,满怀期待的时候,柯寒只言简意赅地说对她淡淡道:“小妹妹,我已经有女朋友了,她现在就在我车里呢。她现在身体有些不舒服,我得赶快回车里去照顾她。”他半句废话都懒得说,便转身走了。
  听到这番话,小女生丧气地垂下头,最后恹恹地走了。
  来到主驾驶窗外的柯寒俯身看一眼在副驾座位里坐着的浅夕,眸光变得柔软无比。他见她沉沉睡着,长而浓密的睫羽在脸上投下淡淡的阴影,于是不敢打扰。他将手中拎着的医药箱极轻地自窗口摆进去放在自己的座位上,便转身走向里他车不远的大型超市。他想着既然待会儿要让她服药,那么就一定要买点吃的东西让她吃进肚子里,再服药。
  他不会傻缺到现在就让她服药的,等她填饱肚子再说。
  皱眉盯着手机半响的柯寒实在很难相信,宇墨那小子居然从刚才到现在一直都没接他的电话!
  不知道宇墨在干什么,不接柯寒电话?打过去的时候,都是嘟嘟几声后便挂断。等会儿再个打给他吧,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赶快去超市买东西。放浅夕一个人在车里,还真叫柯寒放心不下。虽然知道她在车里还算安全,可凡事都得谨慎小心才行。想想刚才发生的事,都叫柯寒心里不禁有些胆寒。柯寒不希望再次发生刚才那种让人胆战心惊的事。
  大型超市内。
  单手插兜在超市里逛着的柯寒在空无一人的地方停下脚步。他从裤兜内掏出手机滑开,再次打给宇墨,可这次是彻底打不通了。因为对方手机已关机。没办法,他只好打给若风。若风很快接起电话,很意外柯寒为何要打电话给他?柯寒跟若风说明来龙去脉后,若风顿时恍然。若风让柯寒别担心,浅夕会很快好起来的。她现在只是需要好好休养。
  “兄弟,那改天有时间再聚吧。”柯寒嗓音淡淡的。
  电话彼端的若风听得出来柯寒外表虽处然泰之,实则内心是不安心的。更何况浅夕对柯寒而言,是何其重要啊。静默片刻,若风对柯寒道:“等哪天有空我叫上大伙儿去看看小学妹。至于Clarence那小子为何会关机,我过会儿去问问他。”
  宇墨住在若风的隔壁。
  挂断电话,柯寒便走向蔬菜区。他想着还是把浅夕带回家让她好好休息,待她不再反复发烧、手腕上的伤完全闭合的时候,他便不用再担心了。更何况他今天没晚班,可以照顾她一整天,还可以做点她喜欢吃的菜出来让她好好品尝品尝。不过前提是,她得赶快好起来才行,不然他做那么多菜出来,给谁吃呢?目前最关键的是,没有她跟他一块品尝美味佳肴,根本就没意思。
  所以浅夕,你要尽快好起来。
  买完东西出超市的柯寒身姿清挺地站在门口那里,在发呆。
  片刻之余,柯寒抬起腕表看看时间,复又抬头看向雾蒙蒙的天空。此时的天空被乌云笼罩。那乌云仿佛一层黑暗且无边无尽的纱,似乎要将这个世界给吞噬在其中。这样的感觉在柯寒心头一直萦绕着,怎样都挥之不去。由于柯寒太过专注的缘故,并未察觉到自己的手机在裤兜里无声震动着。
  这样乌云压顶的天何时才会放晴?




Ps:书友们,我是墨家小漫,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