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冰封异世界 > 全文阅读

正文 无尽、无休、无穷、无限锁千秋

无尽、无休、无穷、无限锁千秋


(31+)

  奇岿然不动,静观仿如闯入阴曹地府的天禄,如着了魔似的,一大口一大口不断往下毫无节制地,胡吃海塞着无限深渊边缘的岩地。
  天禄在跳入深渊之前,芒采虽是内敛的,可干的却是石破惊天的大事,由内向外传送霍霍作响的刨岩声就是最好的证明。
  见惯不惊的奇并没有受到这股庞大的压迫力所震慑,之所以没有选择亲自动手,反而让天禄尽其所长,别开蹊径。
  除了受挫于先前计策失败的困扰,更重要的是旨在为冰凤开扩出一条新的求生之路,同时想趁机一窥天禄展示“吞噬天地”的神奇力量。
  奇甚至期待天禄有如传说中宇宙一样大的胃,能够囫囵吞枣的尽将无限深渊给纳入腹中,从中安全的拯救冰凤。
  也不知鉴于何种原由,有如神助般的天禄在啃食的同时,竟然移首向后将那些看似消化不易的岩块呕吐出来。
  大小不一的岩石和纷飞的岩屑源源不绝的从无限深渊底层喷发着,慢慢将四周积堆成一个圆形状貌似火山口的岩墙。
  随着时间的推移,岩壁越叠越高,甚至伫立在外守候的奇,也见不着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他渐渐地发现,不再有岩块从内往外抛出,最后连天禄咬嚼岩石的声音也完全听不见了。
  寂然无声的回应,不仅让人心态无法平稳静谧,更加深了奇惴惴不安的情绪。
  由于天穹此际通透光明一片,错纵复杂的光源将无限深渊的岩体结构和地层变化在相互折射的作用下,令曲径通幽的地形瞬时变成一目了然。
  天禄也就刻不容缓,且更具信心的加快钻土掘地的进程。
  当然,天禄并非愚昧的以直线型的方式钻入岩地,它更像一股龙卷风转动着,利用疾驰的锐爪,以锯齿的形状割开空间,向下延伸探入,这样不仅能够让所挖掘的空间迅速向外扩张,还可以提高视野的可见度。
  在一轮狂嚼疯咽之下,天禄拨开层层迷雾的岩底,发现里面竟然是个覆盖着一大片广度极深的冰层冻地,惊啸这个才是无限深渊神区鬼奥的真实面貌。
  天禄兽目紧绷,横扫一大片幽森的冰地后,察觉地上沾有一滩滩不规则且凝胶已久的斑斑血迹。
  不由分说,那些皆是对爱的坚守,连枝共冢的印记,是火凰用了不知辗转多少千年落在地的血泪。
  循迹望去,在血迹左侧不远高高凸起的小冰丘上,有着一股隐隐闪烁的蓝芒在辉耀。
  天禄毕竟是神兽,知道解救冰凤的时机分秒必争,见蓝光微现,即以轻盈无声的步伐,如雷电之速,足尖一点,便弹至冰丘的顶端上。
  乍看之下,冰凤的双足被冰丘给紧紧的冻结着,气若游丝的它卧伏在地,仿佛生命已经来到了尽头,苟延残喘的仅仅剩下最后一口气。
  或许让冰凤一直坚持的,是其内心怀抱万年已久的爱情,期盼与恋偶在生命终结前有幸的最后一次相聚。
  暮然回望奇,他又怎么可能忍心让天禄独闯险地,而自己却独善其身呢?
  事实上,在天禄跳下无限深渊,用残岩在周围筑成一道高墙之后,他和火凰也一起跳了下去。
  由于天禄开道有方,奇循着先前的路径前进,通行无阻的他很快就找到天禄的魅影。
  奇抖手施放斩魔刀,纵身一跳,以斩魔刀为落脚点,再配合“神隐”飘逸的身法御刀飞行,弹指之间,已经昂然傲立在天禄的身侧。
  火凰则受到深渊魔力的影响比较大,虽未被抛离得远远的,但是与奇前后仍保持着一段距离,幸好有天清晰的开道思路,这还能勉强的尾随在后。
  可荒唐诡诈的是,当奇跃上冰丘之际,他这才发现皮开肉绽的冰凤血水早已干涸,其躯体之下竟然藏着一枝长约五尺,通体金制微微发亮的魔法杖。
  “这个难道是……”奇脑海里浮现冰非从火凰那里得知的传说,心中窃喜,双目露出无法置信的异芒,惊呼莫非这个魔法杖就是万年前天尊所使用的不败神器-伏妖仗。
  仔细观察,这个伏妖杖主要由金银杖和杖芯两个部分所组成。
  说它是金银杖,那是因为它有着很明显被混杂熔制而成,花纹却尚未磨合的样子,一眼望去就知道其光泽与一般杖木或锡杖,甚至钢杖都有很大的差别。
  由黄金与银属特制的杖身从里到外皆是金石之坚,杆上还雕有或许只有神族才能明白的魔法符号及远古文字。
  金银融为一体的伏妖杖即不会过于沉重,也不会太过轻手。
  在金银交相辉映之间,还能够让施法者发挥魔法最大的威力。
  而杖芯是伏妖杖的能量核心,据说是从天命石中剥落下来的一小块玄石,后来被磨炼成一颗繁华炫目的宝珠。
  整个芯型是一条神龙呈现拨云腾飞的姿态,而绕着半圈的神龙正被紫青色的玄珠所吸引着,令人有种神龙逐珠的奇妙感觉。
  伏妖杖的末端设计则比较简洁,仅是镶嵌着一颗晶莹剔透,暗红色的玛瑙宝石。
  奇没有再注视伏妖杖,反而挥手示意天禄速战速决,只因他已经感受到那些无数次意外死在无限深渊的怨灵,蜂涌贯入冰丘的四侧,并且汇集成一股满满的怨恨之气。
  这些万千的负能量又异化成夺人心魄的阴寒之气,由脚传递至丹田,再迅入大脑的皮层。
  奇倏地睁目,心中深感厉害,运气极力抵抗元神及元气受损,深知寒气所攻击之处,正是控制人体中框神经,最容易令人瞬间迷失本性的弱点。
  最重要的是,奇暗忖可能正因为外头天气的异变而导致深渊底层的魔咒递减,否则大伙早已暴毙身亡。
  天生异的天禄岂会让主人陷入困境之中,这一次它没有像刚刚一样以硬碰硬的方式死刨冰丘。
  反倒是屏息凝神,双目凶光大盛,嘴脸向内一缩,现出拼死也要施展神力的气概。
  天禄神功迸发朝地猛吐狂喷,竟然能够把适才吞食的岩块,将蕴藏在内的盐份细分,而且全部吐了出来。
  无数幼细的岩盐一触及冰地,有如涟漪般的腐蚀液体疾速的侵蚀着四周。
  奇双腿一颤,挫退两步,触目惊心的瞧见脚下的冰丘浮动着,感觉更像是双脚踩踏在柔软的棉花上面。
  原来,冰丘上的冰层受到岩盐吸热作用的影响,形成一层薄薄的水膜,松软的冰丘加上滑润的触感,这才让奇有着如此的错觉。
  水膜接着蒸腾融化成水,由于冰丘产生巨变,引起蒸发的水分骤然落下,发出如潮水般起伏无穷的声响。
  波澜壮阔的寒水没有丝毫飞珠溅玉的散落,而是汇合成像似一串爆发的水柱,全部猛烈地朝天禄的口中直窜而入。
  当脚下坚固的冰丘一瞬变成江翻海沸的寒水之后,原是困扰着冰凤而被冰封的双足也顿然解脱。
  奇见状一个旋身飞跃,将命不久已的冰凤给救了出来,还顺带拾起了伏妖杖。
  就在脱离“水丘”的霎那,火凰泪眼朦胧的赶到奇的侧边,一脸哀怨的眼神注目着气息奄奄的冰凤,不禁“喔喔”的号大哭,这种鸟哭猿啼的悲凉场景,让奇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应对才好。
  可怪就怪在,痛哭失声的火凰又瞬变成破涕为笑,心如死灰的它似乎表现出十分亢奋,期望冰凤就此了结生命的古怪模样。
  据万婆婆所述,冰火凤凰原是如此的情比金坚,它们的爱情不到天荒地老也不会结束,所以火凰绝无可能做出如此狂为乱道的举动,唯一的解释是无限深渊正在偷偷侵着它的心灵,令它丧失心智。
  另一边厢,其势汹汹的洪涛水柱向天禄迎面喷来,而天却来者不拒的将所有的寒水尽吞腹中,并且没有丝毫停止的意思。
  不稍片刻,奔沸的水源尽入天禄的口中,其腹内却没有半点的鼓动,看得直教奇冷汗岑岑,手足发麻的暗叫精彩。
  奇并不晓得,这场好戏尚未真正结束,接下来的才是精妙入神的重头大戏。
  或许奇只要澄思渺虑即可知道,逃出危急烦扰之地的难度远比进入时容易,所花的时间可能会更久。
  届时那变化无常的气象可能出现变数,而无限深渊内吞食灵魂的魔力必然全力爆发,要顾及大伙一个也不受到伤害是件极度艰难的事。
  尤其是此刻已经有点迷失本性,并开始做出怪异行径的火凰,简直与冰凤不遑多让,有种它俩同样身处岌岌可危之境的视感。
  所以,不是怎么来就怎么回去这般容易简单的事情!
  接下来的一幕,毫无心理准备的奇也吓了一跳,眼见天禄将适才汹涌奔泻而来的莹莹寒水尽吞腹中,然后反嘴又将滔滔不绝的寒水,朝向极目远眺的一角喷发而出。
  远角的岩壁被水柱一撞,被冲破成一个巨大的窟窿,画面如飞瀑落下深潭,激流直冲无尽陡壁的寒水。
  一轮滚动层层水花的巨响,随着激撞远近高低不同的险峭,而交汇成一曲清脆悦耳,奇妙无比的乐章。
  如瀑悬空的寒水尚未完结,五光十色的芒采就已从穿山破壁的窟窿,向内倾斜的照射进来,为这万年无光的黑洞注入一丝光明,整个无限深渊霍然明媚开来,暖烘烘的温热还充盈着给人一种对生的希望。
  破风声起,生路已现,奇心中一动,虽平生未见识过如此神乎其技,但,仍旧挥手一声令下,天禄与火凰互生感应,四目异芒闪烁,宛如破茧之蝶毫不犹豫的往洞口全速奔驰。
  自从洞壁被撞裂之后,无限深渊骤然怒吼,山摇地动舞起缕缕的尘烟,岩壁上大小不一的石块疾如劲箭不断的从上往下砸了下来。
  顷刻之间,寒风阵阵,塌陷的巨石似乎多到几乎封阻逃生的出口,深渊底层急促的暗了下来,仅剩出口泛着孱弱的光芒。
  奇收摄心神,猜测外界的天空正层云厚叠,无限深渊这个慑人心魄的舞台,在一场风癫的表演之后,有如逐渐被遮盖起来的帷幔,谢绝任何精妙绝伦的演出……




Ps:书友们,我是曦语晴言,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