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往生临浮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一章:鲛人之恋 十一

第一章:鲛人之恋 十一


(31+)
“叮、叮……”幽暗的小路上笼罩着一层薄雾,视线所及之处皆是雾蒙蒙的一片。夜下月色如水,照在人的身上却无端的觉得寒冷,雾中还时不时地飘过泛着幽绿的身影。突然,一阵铃铛声从薄雾中传来,渐渐地,一个人影由远及近的显出身形来。
  
  那是一个身穿白衣的男子,他手持一个写有“往生”二字的灯笼,腰间挂着一个银色的铃铛,右手手腕上还系着一条红带。男子往前走去,前方道路上的幽绿色的身影皆是慌忙地退开,不敢上前。
  
  过了好一会儿,男子眼前的薄雾不知何时散开了,原本空无一片的前方矗立着一座四合院,院子的大门口挂着一方牌匾,上面写着往生阁三个字。
  
  男子停下脚步,抬头看了一眼牌匾上的字,然后上前敲门。
  
  “咚、咚、咚!”三声敲门声,一声不多,一声不少。男子往后退了一步,静静地等着。
  
  门内响起一个轻快的脚步声,接着大门被打开,露出一个女子的脑袋。那个脑袋打量了一下站在门外的男子,甜甜一笑,道:“想来阁下就是韩公子吧?我家公子已经等您很久了,请进!”
  
  说着,女子退到一边,做了个请的手势。
  
  被称为韩公子的男子微微点头,然后向里走去。当他一走进往生阁时,他手中的灯笼“咻”的一声,烛火便熄灭了。女子笑了笑,转身跟在韩公子身后。两人走后,大门猛地关上,似乎之前在这里发生的一切都只是人的错觉而已。
  
  书房。
  
  韩公子在书案对面坐下,在他的对面,一个大约二十出头的男子闭着眼,一头乌发随意地搭在身后,只用一根青色的发带束着,如玉般的面容上带着丝丝的冷淡,一身白衣衬托出男子的淡然与疏离。
  
  韩公子明白,眼前这位年龄和自己差不多大小的男子便是往生阁的阁主,临渊。
  
  梳着丫鬟发髻的女子手中托着盘子从外面进来,将还冒着热气的茶杯递到韩公子身前,女子笑道:“韩公子请用茶!”然后又将另一杯茶放到临渊面前,便站到了临渊身后。
  
  似是听到了女子的声音,临渊闭着的眼睛颤了颤,而后缓缓地睁开。那是一双不带丝毫情感的眼眸,清冷而淡漠。
  
  韩公子被临渊眼中的冷淡给惊到了,可是临渊在睁开眼后并没有把目光落到他身上,反而是看向了站在自己身后的女子,清冷的眸中带了一丝暖意,“浮生,坐吧!”
  
  被称作浮生的女子吐了吐舌头,然后乖乖地在一旁坐下。
  
  见浮生在一边坐下了,临渊这才将目光移到了韩公子身上,久久地不言语。韩公子被临渊这么注视,顿时感觉压力山大,额头上不禁布满了冷汗。
  
  许久,就在韩公子快受不了的时候,临渊收回了视线,端起茶杯呷了一口,淡淡地道:“韩松落,韩公子?找我所为何事?”
  
  韩松落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而后小心翼翼地从怀中拿出一块巴掌大小的鳞片,上面还散发着淡淡的蓝光。韩松落抬眼看着临渊,“临渊公子可知这是什么?”
  
  “鲛人的鳞片。”临渊的神色变得高深莫测,“传闻,鲛人只有在繁育后代时,身上的鳞片才会蜕下。韩公子的这块鲛人鳞片的来历倒是让我有些好奇。”
  
  韩松落眼神一黯,看着手中的鳞片,道:“这是我妻子的。我此次来找公子,就是想让公子帮我,救回我的妻子。”
  
  临渊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是问道:“韩公子可知晓我往生阁的规矩?要想我帮你,韩公子可要付出一定的代价。”
  
  韩松落点了点头,“我知晓。只要临渊公子能帮我救我的妻子,我愿意付出任何的代价。”
  
  大手一挥,韩松落手上的东西便落到了临渊手中。看着这鳞片,临渊眼神一凝,一股强盛的蓝光从其中猛地迸发而出。坐在临渊对面的韩松落在这蓝光的照射下昏了过去,但那个叫浮生的女子却没有任何的不适。
  
  浮生站起身,来到临渊身边,担忧地道:“公子……”
  
  “无事!这鳞片中藏着一缕微弱的意识,想必是鳞片的主人吧!”临渊将鳞片放在桌上,右手沾了一点茶杯里的水撒在上面,霎时,一缕青烟从其中慢慢升起,在临渊和浮生面前凝聚成人形。
  
  此人一出,就将目光落到了昏迷的韩松落身上,喃喃道:“相公!”
  
  “你不用担心,他没事!”临渊看着那个虚幻的快要消失的人影,皱了皱眉,指了指一边的凳子,道:“坐下再说吧!”
  
  人影向临渊欠了欠身,随后坐下。看着临渊,人影轻声道:“公子应该知道我的身份了吧?”
  
  临渊颔首,“猜到了一些。你是鲛人一族的直属王室吧?”
  
  “是的,我是鲛人族的公主妙笙。”
  
  浮生看着她奇怪地问道:“那你怎么会是人类的样子?”确实,妙笙现在一副人类的模样,如果不说,没有人会知道她是鲛人。
  
  妙笙脸色黯了黯,没有说话。
  
  临渊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你和这个人类发生了什么,让你心甘情愿地舍弃了自己的身份,但是,想让我救你,你就必须要告诉我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
  
  妙笙垂眸,“公子,我想求你一件事。”
  
  “你说。”
  
  “听完我的故事后,我希望公子可以完成我的一个心愿。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临渊沉默了半响,片刻后,他点头。
  
  “故事发生在三年前……”
  
  三年前正好是妙笙的成人仪式。鲛人和人类不同,他们可以活上上千年的时间,因此,他们五、六百岁就等同于人类的青年时期。而妙笙刚好满五百岁。
  
  从未出过海底的妙笙在她成年的那年溜出了海底,来到了人类世界。普通的鲛人不能离开海水,因为一离开海水,他们就会因为皮肤缺水而死,但鲛人族的王室成员却没有这个限制。只要他们能在离开海水后的三个时辰之内重新回到大海,便不会有生命危险。而且,他们因为血脉的缘故,可以短时间内蜕去鱼尾,化身为人。
  
  妙笙来到人类世界,对一切都很好奇。然而,终究是涉世未深,就在妙笙在人类世界到处游玩的时候,她不幸地被人盯上了。
  
  看着眼前这几个虎背熊腰的男人,妙笙直觉不好,不过,以她的身手对付这几个家伙还是不在话下的。两三下的,妙笙就收拾了他们,不过,她才刚刚准备转身离开,就中了**,晕了。
  
  妙笙醒来的时候,已经身处青楼。她默默地盘算着,自己现在逃脱的机率大不大,可是,天算不如人算,下一刻,妙笙就被打包送进了客人的房中。
  
  当韩松落进入房中的时候,就看见了被绑在床头的妙笙。漂亮的小脸上一片苍白,大眼睛里充满了惊慌。韩松落不由得好笑,他有那么可怕吗?
  
  看着韩松落一步一步的向自己走来,妙笙慌了。她不是无知的小姑娘,而且她从小也听其他族人说过关于人类世界中的事情,自然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眼前这个人类要对自己做什么。更为糟糕的是,她离开海水太长时间了,快有些支撑不住了。
  
  走近妙笙,韩松落自然将妙笙眼中的惊慌与不安尽数收在眼底。无奈地叹了口气,韩松落道:“姑娘,我不是坏人!”说着,去解绑住妙笙双手的绳子。
  
  一解开绳子,妙笙便软弱无力地倒在了韩松落的怀中。韩松落一愣,“姑娘?”
  
  “公子……”妙笙紧紧地抓住韩松落的前襟,“求公子……行行好……带我……离开……”
  
  韩松落皱眉,低头看了一眼妙笙痛苦的小脸,一把抱住她,从窗口跃了出去。
  
  “姑娘,你要去哪里?”
  
  夜晚迎面吹来的清风让妙笙的思绪清醒了不少,无力地指了指大海的方向,妙笙低声道:“大海……”
  
  韩松落挑眉,显然是不能理解一个姑娘为什么大晚上的要去海边,不过,人家姑娘不愿意说,他也不好再问。将轻功施展到极致,出城到海边平时要用一个时辰的时间韩松落只用了半个时辰就到了。
  
  将妙笙放下,韩松落四处转了转,同时打量着这里:简直就是荒无人烟!
  
  “姑娘,你……”韩松落话刚说一半,就听见“噗通”的落水声,韩松落连忙回身看去,只见原本该躺在地上的小姑娘不见了,海面的阵阵涟漪和刚刚的那声落水声明明确确的告诉着他,这里发生了什么。
  
  韩松落来到海边,有些目瞪口呆地看着海面,显然是一时不能接受。自己明明也没对她做什么啊!她干嘛要轻生呢?
  
  重新回到大海的妙笙可不知道韩松落此时心中的想法。受到了海水的滋润,妙笙只感觉自己的身体一下就恢复了,不过,还没待她高兴,王室派来找她的人就已经来了。
  
  看了看在岸边一脸复杂的韩松落,妙笙笑了,轻轻地道:“谢谢你!”然后鱼尾一甩,便游向了朝自己游来的族人。
  
  此时的妙笙还不知道,她和韩松落今天的相遇,注定了他们一生的爱恨纠缠。
  
  (本章完)
  
  (.laoqu123=老曲小说网)




Ps:书友们,我是夜慕歌,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