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侦探推理 > 安晴的视界 > 全文阅读

正文 103、依非韦伦

103、依非韦伦


(26+)
103-依非韦伦



在第四宣誓,也就是“安门广场事件”之后,民众似乎再也无法忍耐下去了。因为这个“夜行人”的案子调查了这么久,仍然不能止住或缓解他们作案的频次。

尽管政府高干宽慰、各区公安局长联合召开新闻发布会,但是似乎还是难平民心。

无数受害人的家属在短时间内集结起来,他们在主街道上举旗游行,在市政府、市公安局门口抗议……

现场喧闹声不断,各媒体也在现场争相报道……

“大家可以看到,在我身后的就是群众自发组织起来的游行队。他们大多数都是受害者的家属,也有一些人是主动加入的,我们现在来采访一位游行者。”说着,在现场的芬然便向一个老妇人走去。

“您好,请问你为什么会参加游行呢?”芬然采访道。

“警方办事效率实在是太低了,拿了人民的钱也不办事,到现在一点进展都没有。和那些无辜的人一样,我的孩子也未能幸免!一切都是他们害的!”她悲愤地说道。

“据了解,‘夜行人’所惩罪的人不管轻重,都是有罪的人。你认为这所谓的‘夜行人’的行为是惩恶扬善吗?”芬然继续问道。

“惩恶扬善??是人就会犯错,难不成杀掉全世界的人?哪有这种理想国!?人类就是这样的生物,纵观历史,有一个真正没有错的人吗?”另一个女子替她答道。

“请问您是从事什么职业的?”听了她的答案后,芬然对于她的职业很好奇。

“我是一名教人类学的大学教师。”她答道。

“您希望得到官方怎样的回应?”芬然又问道。

“给我们这些人一个交代,在一定的期限内破案!不能纵容这种假正义!”她大声喊道,在她旁边的游行者也呐喊支持。

“对!这次绝对别想含糊过去!!”另一位游行者挤过来说道。

芬然点了点头,然后面朝镜头说道:“从这次的规模来看,这次事件的严重性已经突破了民众的容忍范围,群众是决心要得到一个答案,不知道官方会如何回应,芬然现场报道。”

拍完后,华明向芬然做了个ok的手势。

芬然轻轻地叹了口气,‘夜行人’案件似乎一点都没有解决,仍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案件频发。

而且那个安门事件已然成了一个导火索,民众的情绪瞬间被点燃,导致现在群众的声音越来越大。但是,依照芬然的经验来看,这过不了多久就会平息。毫不客气地说,在压制动乱方面,警方一向更为迅速。一些官方的场面话,再加上强制压制,很容易就解决这种场面……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工作还是老样子,天也还是这般蓝,但是似乎很多事都变了。

那天在喻毅家的时候,她其实是可以看出他难过的,尽管他没有表现出来。而在那个时候,她唯一能给他的,就是陪伴了。少说些安慰的话或许要更好一些。

那天晚上,她把自己全部交给了他……

他就像是一个野兽一样,猛烈地亲吻着她,从上到下,似乎要把她全部吞噬一般。然后猛烈地撞击着她的身体,想要把自己的爱和情绪全部发泄出去。

她很痛,但是她并没有让他停止,在过程中的每一秒她都深情地看着他。直到最后,他精疲力竭,汗流浃背地趴在她的身上。芬然轻轻地抚摸他的头,就像是在抚慰一个孩子一样……

半夜,芬然迷迷糊糊地翻了个身,可她的手却扑了个空,在她枕边的喻毅不知道去哪了。她每个屋子都找遍了,也没见半个人影。打了电话过去也没人接……原来他的手机在客厅的茶几上放着,根本就没有带电话。

她也尝试过给他的家人打电话,但是他们也不知道喻毅去了哪里。

后来,当她接到了喻毅的电话、当她听到喻毅的声音时,她悬着的心才算落下来。他为自己的不辞而别表示抱歉,他告诉芬然,自己已经出去旅行了,不必为他担心。然后便结束了对话,虽然芬然想要多聊一会儿,但也还是就此作罢了。

她想,喻毅他可能需要一些独处的时间。之前他就说过,想要去旅行,但是一直没有机会,而且芬然也请不下来假,没办法陪他,想到这里,她不觉有些内疚,毕竟他是为了帮她才会这样……

……

“要是喻队长在的话会不会好一些?”成子听着外面闹吵吵的声音实在是有些心痒痒。

“难得你也会抱怨两句……”丽华说道。

“也难怪了,士气低落,三井和尹恩惠也都……不知道喻队长知道的话会怎样……”李真元叹气道。

“是啊……三井这人身上实在有太多喻队长的影子了……做事情也很专注……而尹恩惠更不用提了……我们俩是一起进刑警队的……我真的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一向嘻嘻哈哈的丽华居然趴在桌子上哭了起来。

“别哭了……”成子和其他同事也过来安慰道。

以前喻队长一直都是队里的精神支柱,他这一走,感觉似乎缺少了什么……而且,自安门事件后,不仅仅是市公安局的刑警队,就连其他部门也受到影响,很多同事不惜丢下铁饭碗辞职……

“不知道……喻队长现在在做什么呢……?”成子安抚着丽华的背,然后迷惘地看向前方,淡淡地说道……

……

有人说……海风是有味道的……当你高兴的时候,它阳光而清新,当你悲伤的时候,它是苦涩而寒冷的,而当你寂寞的时候,它是灰蒙的……

此刻,对于坐在海边的喻毅来说,他也不知道现在它是什么味道……特别是当你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谁、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什么心情的时候,似乎……那只是无味的……

很久之前,他就想来依非韦伦海岸了,这次也总算是有时间了……他不禁冷笑了一声……听人说,这个海岸之所以命名为依非韦伦,是因为在很久很久以前,这里是堕落而沉沦的地方,经常有不明生物来这里肆虐附近的村落。

后来,依非韦伦牧师用自己的生命之血净化了这片海岸,才使得村民能重新过上正常的生活……

喻毅之所以来这里,还有一个原因。他一直想送芬然一份礼物,但是却不知道送什么。听说只有这里的黑蝶贝能产出血珍珠,它极其稀有、昂贵,代表着至恒的爱与纯洁。似乎这是再适合不过的一份礼物……据说……它是依非韦伦牧师的血凝聚而成……

其实那天晚上睡着后,喻毅便没有任何记忆了,他不知道怎么,能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在行动,甚至模糊地能看见一样?确切地说好像是透过别人的眼睛在看这个世界,自己仿佛被囚禁在里面一样,昏昏沉沉……似睡非睡……似醒非醒……之前似乎也有过一样的感觉……

当他第二天下午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还在床上……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