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禁灵仙域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166章 为梦修魂 新人反抗

第166章 为梦修魂 新人反抗


(31+)

  
  他们几乎做任何一件事,都会被鞭子照顾,站立不好,会被挨打;露出怨恨会被挨打;左右不整齐,会被挨打。仿佛他们就是用来出气的,尽情承载对方的情绪。
  他们都带着强者梦而来,在看到大门的一刻,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那一刻,恨不得大叫。
  每个人都有一个强者梦,为梦修魂,不复韶华。但是来到这里,梦瞬间破碎,失去形状,甚至到了最后,都忘记了什么是梦。
  “本以为没有新人敢反抗,这一届会没有乐趣,你小子居然跳出来,这让我非常开心。”邓莫看着血阳杰,笑得非常开心。
  “可恨世界太小,辜负了飞鸟!”血阳杰看着邓莫,表现出一种失望,又像是一种痛惜,非常复杂。
  血阳杰一句话,彻底点燃了新人的怒气,一个个抬起头,怒视邓莫,发酵着内心的不甘。
  “砰!”血阳杰只感觉身体一轻,整个人已经飞了出去。
  “就你话多......就你话多.....”邓莫掐着血阳杰的脖子,左一耳光,右一耳光。
  “放开他!”庄溪一个箭步,整个人飞了出去,但是由于压力太大,速度非常慢。
  “哟呵,还想着反抗!”邓莫转身,一脚踢在邓莫下额,让庄溪倒飞出去。
  郑柯随地一滚,接住了倒飞的庄溪,梵文群也趁机接住血阳杰,不停喘气。
  看似行云流水的动作,身体却承受了很大的负担,因为受脚下阵法的影响,他们需要承受很大的压力,而邓莫却并不受那种影响。
  “真是天真,你们可知道,在没有学习变化身体的方法,你们的潜力根本无法发挥,只要你们不死,我就不会受到什么惩罚,加上我已经摸到元婴的壁障,只要完成了这次任务,就可以突破半步元婴,你们拿什么来报复。”邓莫看着血阳杰,一脸鄙视。
  被邓蓉的眼睛看到,其他人急忙闭上眼睛,生怕发现自己,只有庄溪几人,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要不要帮他们?”于通偷偷看向孟月,希望孟月可以出手。
  他可是知道孟月的底细,孟月融合了所有的躯衣,将躯衣的契合度提升到百分之九十九以上,脸上的暗纹也大成,更是按照娄凡的方法修炼,丹田化海,将金丹从瞳骨中转移。
  “庄溪他们没事,只是邓蓉给我们的下马威,只要忍忍就过去了,你看到另外一边的训练者没有,一旦我们反抗,他们必然全部出击,一个我还有信心,要是那六个一起上,我们必受无妄之灾。”孟月看着于通,小声说道。
  孟月早就将周围的底细探查清楚,也计算了一下胜负,他可以拦下一个,阿好可以拦下一个,归星汉也可以拦下一个,于通和殷存志可以拦下一个。
  这些都是在他们不受阵法压力的情况下,一旦受阵法压制,实力会大打折扣,他完全没有信心。而且归星汉、阿好、于通和殷存志,加上孟月也才四个,对方可是有六个,胜算为零。
  “如果老大在就好了,他一定有办法免受侮辱。”殷存志摸了一下脸上的淤痕,不由得想起了娄凡。
  “是啊,如果老大,一定有办法联合百里步崖,那样我们就六对六,只要老大胜出,局势就倒向我们这边了。”阿好抬头看着天空,心里出现一丝奢望。
  “过来帮我把鞋子穿好,刚才踢你们的时候,鞋带松了!”看着庄溪几人愣在原地,邓蓉失去了玩的兴趣。
  可是对于庄溪几人,就是一种侮辱,想他们在赤魂宫,谁不会礼让几分,可是到了灵瞳山,竟然沦落到为别人穿鞋。
  “你......”血阳杰刚想臭骂,就被庄溪捂住嘴巴,握着拳头向邓莫走去。
  邓莫向后一坐,挥动翅膀,就那么坐在空中,刚好到庄溪一半的位置。
  这个位置非常尴尬,庄溪需要低头、弓腰,才能帮邓莫穿鞋,而邓莫却可以用俯视的姿态,享受庄溪的表情,一旦心情不爽,更可以随意挥动鞭子,抽在庄溪脸上。
  “尽量快一点,我的脚有点味!”当庄溪靠近的时候,邓莫抬起脚,伸到庄溪胸口位置。
  这时候庄溪才看到,邓蓉的脚是一对蹄子,那双鞋不知掉穿了多久,单单闻上一口,已经差点让庄溪呕吐。
  “你是在嫌弃么?”看着庄溪皱了一下眉头,邓蓉一鞭子抽过去。
  “没......没.....没有!”庄溪尽量低头,眼泪却在眼眶打转。
  “那好,亲一下本大人的脚!”邓莫得理不饶,将脚抬得更高,正好够到庄溪的下颚。
  “大哥!”
  “大哥!”
  “大哥!”血阳杰、梵文群、郑柯大吼一声,意思非常明显。
  “住口,谁要是在做出不敬的行为,就不要认我这个大哥。”庄溪抱着邓莫的脚,真真实实亲了一口。
  并忍住心里的不适,开始为邓莫穿上臭鞋。他知道,这是一个机会,他不能带着兄弟们离开这里,他要突破到元婴,让时间见证自己的仇恨。
  “哈哈哈,真乖!”邓莫起身,在庄溪的头上拍了几下,非常满意。
  他知道,经过庄溪这一件事后,以后管教起来就容易很多了,自己也可以为所欲为。
  特别是想着自己是新人时,训练者收拾自己的那些手段,脸上的笑容就更精彩了,甚至没忍住哼出小曲,有些飘飘然。
  “修魂不练体,等于害自己,这是你们打磨肉体最好的时候,等一会天黑,再去药池泡澡,身体的力量会上一个台阶,你们就会感谢我了。”邓莫飞在空中,时不时打上一鞭子,别提多么痛快。
  在新人眼中,邓莫就是一个变态,他每天就想着如何折磨新人,仿佛侮辱新人是人生大事,连泡澡的时候也不放过。
  “傻吊,傻站着干什么?”
  “混蛋,全部给侵在药水中,把头留在外边做什么?”
  “你踏马是不是傻,鬼叫什么?”在鞭子的抽打下,被药水刺激的疼痛都被邓莫压制,不能吼出声音。
  




Ps:书友们,我是一夜寒笺,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