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九月长安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九章 尘缘一念牵

第九章 尘缘一念牵


(31+)

  武当山。
  自三年前掌门清虚真人仙逝后,武当便由大弟子岩泉接任正掌门人。其中,岁柏、寒松分别为左右副掌门人。
  岩泉接任正掌门后,这三年便一直闭关在清虚宫内研习师傅的镇派秘笈八卦七星诀,直至今日方出关来。
  “恭迎掌门师兄出关!”岁柏、寒松在清虚宫前恭候到。
  “多谢二位师弟,噫,怎么不见清风明月他两呢?”岩泉问到。
  正当二人不知所以,欲替清风明月辩解之时,宫门外出来了他两的声音:
  “师哥快点!今天大师兄出关,二师兄都已经吩咐好了要准时去迎接的!”明月催促着清风。
  “大师兄,你终于出来啦!”清风在门口高呼着蹦了进来。
  “你呀你呀,你们都干什么好玩的去了呀?”岩泉掌门笑问到。
  “刚才师哥说要和我比剑,结果他总用耍赖的招式,我攻不进去,于是就僵持了这么久,误了时辰。”明月解释到,满脸不服气的看着清风。
  “呵呵呵,他用什么耍赖招式了呢,你还破不了?”岩泉掌门又问。
  “他……大师兄还是你自己问他吧。”
  “哦?清风你说说你又自创了什么招式,比来给师兄看看。”
  “我这招叫:避剑式!”清风自信说来。
  “避剑式?有意思,来,跟师兄比试比试。”岩泉说着便走下台阶来到院里。
  “我要用师兄的剑!”清风精明指着岩泉手中那把“墨问剑”。
  “好好好,我们交换。”岩泉丢过手中墨问,又接过清风的轻剑。
  “师兄你出招吧!”清风举剑请到。
  “那师兄就不客气了,看招!”岩泉持剑而上,使起武当最基本的太极剑法。
  只见清风临危不乱,将墨问指于地,身体倚剑而闪,岩泉此招落空,再接下式。
  又见清风倚剑斜身避去。
  岩泉此招又落空,遂又连续使出一套剑法来,不料均被清风的避剑式所躲开。
  这时岩泉心中方惊讶道:“清风的招式好像在哪里见过,此套剑法定是出自高人之手。”
  岩泉定下神来,运起内力,举剑使出三年来研习的八卦七星诀来。
  “乾!”
  清风屈剑弹身而起,又躲了过去。
  “震!”
  清风这次却被找出了半点破绽,勉强躲了去。
  岩泉接着使出第三字诀:“巽”,剑峰得力,氲赋剑气,破招直入。最终还是破了清风的“避剑式”
  清风自认技不如兄,自言自语道:“我的避剑式,打败武当无敌手,怎么就给大师兄破了呢!”
  岩泉心中念来:“清风的避剑式,连师傅的八卦七星诀都要使出第三字诀才能破,这是何等的功夫。”
  “呵呵呵,清风的避剑式果然厉害呀!这若真是你自创的招式,那一定是天资聪颖,武学奇才呀!连为兄都差点打不过你了。”岩泉口中夸奖道,言辞中携带着疑惑。
  “我还得回去再改进一下我的避剑式。等改进好了再来同师兄比试。”清风走上前去将墨问递给岩泉道:“这次还占了师兄墨问剑的便宜。”
  “输了吧!不可一世的小子!还真以为你的无赖剑法天下无敌啦!”明月一旁嘲笑到。
  “好了,这个见面会还不错。二师弟,最近江湖上有什么新闻啊?”岩泉放松说来。
  “江湖上,最近出了个山海宗,其实力不可小觑,还传言这山海宗要歼灭七大门派一统江湖称霸武林。现已经灭了点苍和崆峒两派,两日后便要挑战华山派。”岁柏说到。
  “山海宗?此派真有如此大的野心?可知他们由何人组成?”
  “此派神秘莫测,传闻这山海宗在一个叫做云深不知处的地方,而这掌门,门众的姓名面貌却不曾流传于江湖。”岁柏说来。
  “有一人,江湖传言是山海宗的人。”寒松补充来。
  “何人?”
  “李长安!”
  “他?怎么会是他呢?”
  “我敢保证不是长安!”明月一旁插话到。
  “这我也不敢相信,在长安城外始皇陵中,此人的为人做事都很正直,怎么会做这江湖违逆之事呢。”
  “且当是江湖传言,不可全信也不可不信。以后遇见李长安当谨慎小心为妙。”岁柏说到。
  “人心不古啊。”岩泉念到,“听岁柏师弟说,后天华山有难,我武当不能再坐视不管了,今日你便带几个弟子前往华山,助他派一臂之力,切记保障自身安全。”
  “是,师兄!”岁柏接令到。
  “好了,大家都退下吧。”
  待众人退下后,清风又折了回来。
  “掌门师兄,我也想跟二师兄一起去。”清风恳求到。
  “山下危险。”
  “山上更危险啊!”
  “哦?山上怎么危险了?”
  “山上无聊啊,人会疯的!”
  “呵呵呵”岩泉笑道:“这样,你老实跟我说,你的避剑式是从哪里学来的?”
  “我跟你说了,你就答应让我也下山?”
  岩泉微微的点了点头。
  清风靠上前去,小声说道:“三年前我看李长安使的,觉得很潇洒,便自己研究出来的。”
  岩泉听过心里终于明白了。
  “风山李白,李林风的凌虚剑法,青莲荡剑。人剑一体,借物形移,足定一心,身倾八方,荡剑回影,上天入地。此为防避之术,利用剑刃的韧度,支撑回弹运剑之人的身体。领悟到登峰之境界,身可近地而不倒,影可随风而不移,可以躲避几乎所有对手的进攻。”
  “这下我可以下山了吧!”
  “山下小心,跟紧岁柏师兄,别乱跑。”
  这时,清虚宫外的明月偷偷的听了便躲去了。
  峨嵋山。
  山脉铮铮阻拦晃若隔世,秋天更是将这山野草木染的高雅脱俗。
  “江南,你在峨嵋几年了?”凌霄子端坐在山崖边的木亭中,一边抚着琴一边问着亭外舞剑的江南。
  “三年了。”江南回答来,继续舞着剑。
  “三年,你心里还剩下几个人。”凌霄子在问来,琴声亦未停下。
  “一个人。”江南剑势转变得凶猛迅速。
  这时,凌霄子停下了琴,起身来,走出木亭,道:“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下山为我打听一个人。”
  江南也停下剑,问道:“武当的?”
  凌霄子听过,不言不语,只抛出一张人像来。
  江南接过画来,那画上得竟是武当派清风。
  自从三年前,武当派清风奉师傅清虚真人的命来峨嵋山送请帖,男扮女装的凌霄子便对清风有了好感。
  凌霄子也时常回想起那天清风明月住在山上的第一天早上:
  清风一大早起来,便到了山上闲逛,“这山上怎么感觉有点不正常!”清风看着山中多是花圃,走几步便是不同的花种,“虽说这峨嵋派有些个女弟子,可这掌门的性情却怎么同女子一样喜欢拈花弄草的。布幡是桃花色,枕头是香草……还有那掌门身上也有一种奇怪的味道……”到这里,清风才发觉少了些什么。
  是明月,明月每天都是比他起得早的,而且说话声最大,早晨就像个麻雀,可今天却怎么这么安静!?
  不一会,巧儿便来叫清风去用早膳了。清风等了半天也没见明月。
  “明月姑娘没与公子一同来吗?”凌霄子问。
  “你们没有叫她吗!?”清风急问。
  凌霄子望向巧儿,巧儿忙道:“没有找见月姑娘。”
  “想必是月姑娘睡过头了,公子不必担心。”凌霄子又吩咐巧儿道,“你去月姑娘房间,再请请。”
  “我去吧。”清风立马起身往明月的房间走去了。
  清风喊道:“还没起床呢!太阳晒屁股啦!”屋里没有动静,“明月!?”
  清风见仍然没有回应便直撞进去,发现,里面根本没有人,明月的佩剑却还挂在床头,这剑她从不离身,并且这门也是坏的。
  清风急忙冲回去,见到凌霄子,便一手抓住她的胸襟怒问道,“明月根本不在房间,门也被弄坏了!你们把她藏哪了!”
  这时旁边的巧儿大惊,“放肆!”直拔出剑来。而凌霄子却处变不惊,望了一眼巧儿,让她不要说话。平心静气的回答道:“公子可能误会了,我峨嵋派是名门正派,既然诚意挽留二位留宿在山,又怎会如公子所说的,把人藏起来了呢,说不定月姑娘新奇上山风景,迷路在山中,请公子先允我派人去找找可好,若月姑娘真的有什么意外,到时候公子再责怪不迟。”
  清风听后,慢慢冷静下来,松开了凌霄子的衣服,“要是明月有什么闪失,我绝不会放过你们峨嵋!”
  清风说完,就往山上一路喊去。而这时,凌霄子那皙白的脸上却开始火热发红,为刚才清风的鲁莽行为感到羞涩而后悸。
  相思聚赋诗曲成篇章,奈何字句皆平常毁书空一场,此情辗转多沧桑皆无以名状,最难堪思恋无字想。




Ps:书友们,我是凡虫子,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