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7 诡异的玄兵测试

7 诡异的玄兵测试


(31+)
等李星昴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手脚动弹不得,仔细一看,竟已被强行固定在一张白色医疗器械床上。
  从被老头抓住的那刻起,李星昴就已经预料到了这种下场,不过他觉得老头把他固定在医疗床上多半只是为了做个全身检查什么的,所以心里倒也并不十分慌乱。
  他知道那老头虽然爱胡来,业务却是精熟专业的,下手也还是有分寸的,那些所谓的测试可能会有点风险,但“应该”还不至于会要了他的小命。
  李星昴看了眼周围的环境,已经确认这里确实是艾老头实验室的一角。
  林子里的那座破破烂烂的木质建筑挂名农业研究所,其实就是在挂羊头卖狗肉!艾老头真正的实验室就在大木屋下的大型地下室内,实验室共三层占地有近一千八百多个平米!
  满眼望去,实验室里一应研究设施应有尽有。
  大型计算机,磁力感应舱,爆破实验舱,空间知觉测试仪,光学设备,玄能量采集器,还有说不出来名字的设备等等数不胜数……
  好像比李星昴上次来的时候还新添了不少奇妙玩意!
  这些都是当代最高精尖的实验室设备,价值以亿计,这个看上去邋遢潦倒的艾老头经费倒是充裕得很!人不可貌相啊。
  关于这个艾飞老头子的事情,李星昴以前听慈音姐说起过一点,他原本是为天人学院研发玄兵武装的首席专家,有四个博士头衔,过去也有过不少重大科技成果!还获得过代表最高荣誉的天人和平卫士勋章。
  再加上资格老关系多甚至一度当过天人最高决策层天人教育委员会的首席顾问。
  但他的性格和开发理念都极其独行特立。结果在某个研发项目上经历数次失败后,渐渐被学院主流开发团队所排斥,最后终于被掐掉项目断掉研究经费,这艾老头一气之下离开了天人研发团队,一个人搬到这个林子里隐居,用不知从哪里搞(骗)来的经费继续他未完成的最新式玄兵研发项目。
  “李星昴学长,你醒了啊!”说话的人儿声音甜美,甜得像掉进美梦里一样。
  回头一看,身旁站的是一个穿粉色护士装的嫩嫩小姑娘。
  李星昴受惊吓之余,看到这个小姑娘的脸后,发现这妹子居然是认识的同校生。她是天人一高二年3班的学妹,名字叫做艾玲玲。今年才16岁的样子,正是豆蔻好年华。李星昴曾在学校和她有过几次接触,倒也算半个熟人。
  “艾玲玲学妹……艾飞死老头……这么巧,等等,你们两个什么关系?”确实,这个姓氏可不算常见。
  “他老人家就是我爷爷咯!嘻嘻!”艾玲玲笑起来果然像一阵风铃般好听。
  没想到死老头子还有个这么可爱的小帮凶……李星昴的犀利目光从小姑娘的上身看到下身,又从下身看到上身,最后目光停留在小姑娘那微微凸起的小胸膛上,艾玲玲被他打量得脸都红了,捂着脸娇嗔道:“李星昴学长,请你不要这样直勾勾地看着人家嘛!我会难为情的。”
  李星昴本来倒是没太多想法,被她这么一说,才发现眼前确实是个小美人呢,鹅蛋脸,脑后扎着俏皮长马尾辫,边发梳成好几个长长的细辫,双眼皮长睫毛下是一双灵动迷人的媚眼,小小鼻梁上架着一副大大圆眼镜,轻眉柳腰,雪肌白肤,发育未成熟的小胸脯随着呼吸起伏。
  要是拿洛雨田,郁美琴这种各校一等一美女做参考,这样身材娇小普通,小鹅蛋脸的女孩当然算不上什么极品绝色,却也难得是几百人里选一的精品小靓妹了。
  李星昴的脸红了。这眼镜妹子是知性可爱类型,倒也是他的菜。心里忽然想明白了什么,死老头子为了他的实验也是蛮拼了,连美人计都使出来了!
  “我说死老头子,这玲玲妹子其实不是你亲孙女吧!我猜多半是你从哪里诱拐来的无知少女!”李星昴故意朝外面大声喊道。
  他知道艾老头不会走远,现在肯定偷偷躲在哪里,应该听得见他说话。
  “放你小子的狗臭屁,玲玲就是我的亲孙女,我是她亲爷爷,如假包换!”
  果然,艾老头尖尖的声音从这封闭式房间的扩音器里传来。原来他一直在隔壁机房里监控呢。
  细思极恐,这么水灵灵的小姑娘还真是那个邋遢爆炸头老头儿的后代,老天造的什么孽啊!
  那护士装的小姑娘艾玲玲又咯咯笑起来,她笑完后俯下身子,对着医用床上的李星昴耳边温柔轻语道:
  “李星昴学长,你还记不记得你去年夏天给我写过一封情书?”
  “啥?我有给你写过情书?”
  李星昴头上起了一阵大雾,然后总算回想起来了,还真有这回事。一年多前,这个艾玲玲学妹也算是一年级新生里排得上号的美少女,当时李星昴偶然间遇到了刚入学的艾玲玲,撞到这眼镜学妹正安静得坐在树荫下看书,一时好感爆棚,喜欢得不得了。
  然后在丁飞扬那家伙的怂恿下才干出暗送情书塞进她鞋箱这种荒唐事。
  当时人家没搭理,自己心也不够诚,再加上很快又迷上了别的美女学生,这件事没多久也就忘在脑后了。
  “情书么我给太多女生写过了,有点记不清楚了嘛……”
  李星昴知道艾玲玲这节骨眼上提这茬准没好事,故意打马虎眼。
  艾玲玲呸了一声。头一扭,幽幽怨怨得说,“学长你果然不是什么好人!那信人家虽然不敢回你,但还一直好好藏着呢,毕竟你是第一个送我情书的男孩。你自己倒是忘记这件事了,难怪我小姨说男人的花言巧语不可信,都是些见一个爱一个的花心大萝卜。叫我千万谨慎小心你这种大灰狼!”
  李星昴听了心里一乐,不禁有些飘飘然,骨头都轻了起来,“信你竟还藏着?你千万别误会了,我前面是说笑的,哥哥我可是一心一意情比金坚的好男人啊。”这家伙改口比变戏法还快。
  他以为玲玲妹子收到这种无聊的情书后多半早烧掉了,难道她其实对自己真有那么点意思?为什么不早说呢?
  刚失去了五个红颜知己,这不又送上门一个了么?果然老天还是眷顾我李星昴的。哦吼吼……
  见到李星昴上钩的丑样后,艾玲玲捂着嘴露出坏坏的笑容:
  “学长,你别想多了!其实你人也挺风趣的,还是个帅哥哥,本来倒是人家中意的类型,”玲玲眨巴了一下大眼睛,李星昴也开心得狂点头,“可惜是个智商有点捉急的大笨蛋加中二病,我爷爷说了,我这样聪明美丽可爱的女孩子将来要是和中二笨蛋结婚的话,生出来的小孩也会被中二病笨蛋的遗传基因污染,白白糟蹋了我们艾家科学家世家的优秀传统!所以答案就是:NO!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
  说着就把情书从口袋里摸出来当场撕了扔进垃圾桶。
  李星昴看到后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
  我靠,这姑娘还真现实,想得也够远的!喵的连生孩子都考虑进去了,看上去是个黄毛小丫头,懂得还真多。
  那她提情书之类的旧账难道是存心在寻李星昴开心吗?看来就是这么回事。
  原来是个装纯情的心机妹子,以后长大了肯定是个会主动勾人的小狐狸精……
  “那你这聪明学妹现在跟我这笨蛋学长鬼扯这些,到底是几个意思!”
  被这样嘲笑数落还顺带附送了一天之内的第六张好人卡,李星昴刚刚好转的心情再次跌回谷底,不禁有些怒意。
  “没太多意思啦,其实人家绕了这么大个圈子只是想对你说一句话。”
  “有话快说……”
  “要是我这针扎下去笨蛋学长你还没扑街的话……说不定你还有那么点希望让我敬你是条好汉哦,至于人家有没有可能对你回心转意,那我明确告诉你,只有这么一点点,噗噗!”艾玲玲伸出左手小拇指笑着比划,神秘兮兮地。
  李星昴听着这几句俏皮话的意思觉得不对。
  “扎针?”
  于是他的眼前立刻出现了骇人的景象,这护士装小姑娘艾玲玲竟从身后摸出了个有碗口粗的超大注射针筒。针筒里面装着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迷之发光液体”!
  李星昴平生最烦的就是打针!何况是这么恐怖吓人的一根巨型针筒!
  李星昴因为被这老头子抓过几次的关系,对一般的玄兵武装测试也有一定的了解。所谓玄兵武装再神奇说到底也只是一种修炼者的专用兵器,能在作战时完美配合玄能量修炼者的个人能力,发挥出1加1大于10的威力,远比传统现代武器要强横霸道许多。
  但这些玄兵的测试也不外乎就是性能测试,压力测试和实战测试,今天的测试怎么会需要对测试人员打针?
  这已经超越常识了。诡异,实在是太他妈的诡异了!
  李星昴越想越胆寒,不禁急起来了:“我不要打针,你们爷孙两个一个老不死,一个小妖精,今天竟然联手坑老子!死老头子,你听着,今天你要么叫这小妖精弄死我,要不我一定要向特区教育委员会告你们虐待学生!”他撕下脸皮恶狠狠威胁道。
  艾老头子的尖尖声音再次从扩音器里传来:
  “那你去告吧!不过,李星昴同学,你也得先知道,天人学院的院长元战天年轻时候就是我的学生;天人中排名最靠前的高手‘十二将星’都要指望我为他们整备修理专属玄兵武装,至于教育委员会现在管事的白圣青和花悦容那俩老东西,就算我指着他们鼻子骂娘,他们也得恭恭敬敬喊一声艾老……所以你就乖乖认命吧!嚯嚯,哈哈,哇哈哈……”
  听到爆炸头老头子那嚣张的三段笑,李星昴仿佛受到了十万伏特的电击,心脏都快麻痹了!天呐,只有上世纪远古动画片里妄想征服世界的疯狂科学家才会笑成那个鬼样啊!
  老头刚才提到的那些人都是天人学院里最赫赫有名的人物。像艾老这种岁数资历的老家伙,还就是脸皮厚、关系多!他跟天人的上层关系也一定非比寻常,不然怎么会任由他在学校附近非法建造这么大个地下研究所,也没有城管来查水表。
  这回就算李星昴精如狐狸,嘴如快刀也是无言以对了。老话常说不怕科学家有文化,就怕科学家耍流氓!黄鹤这种货色在“老流氓”艾老面前简直就是不入流的小混混。
  太欺负人了!
  “好过分!本来我还怕弄疼你想轻点扎的!现在倒是简单了……”
  艾玲玲撅起了樱桃小嘴,手里拿着大针筒,脸上摆出一副受委屈的表情,举起巨大针筒缓缓一步一步走近李星昴。
  靠!她这是准备报复的节奏。
  碰到这对爷孙两个活宝,李星昴还能说什么呢,他只觉得心头正有一万头草泥马汹涌奔腾而过!




Ps:书友们,我是冲锋榴莲骑士,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