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良陈美锦 > 全文阅读

正文 番外二:三爷(完)

番外二:三爷(完)


#9#
陈彦允要是真的定下了这件事的决心,那他就会立刻去做好。

顾锦朝三个月后就嫁进来了。

正好是秋天,院子里的菊花一簇簇开得特别好,府里张灯结彩,热闹非凡。

他在前院招待宾客,有人要敬他喝酒。他笑着接过来,还是一口饮下了。

等人都散了,他才往她的院子去。

她还坐在拔步床上,大妆华重。她的陪嫁丫头守在门口打瞌睡。屋子里冷冷清清的,只有红烛在烧。

刚才已经挑过盖头了,此时她面色略有倦意,冷冰冰的垂着眼眸。

陈彦允看着不觉心里一冷,她似乎看上去……并不高兴。

陈彦允的确没有猜错,她根本不喜欢这桩婚事,而且还有些厌恶。

心里的热度渐渐的冷了。

几天下来都是如此,陈彦允即便是体贴她,她也默不作声地受着,话也很少跟他。除了问他要吃什么、做什么。多半的时候她就看自己的书,去给老夫人请安也不走心,奉茶的时候还失手打了茶杯。

陈彦允是下朝回来才知道这件事的。

她被陈老夫人训斥了一顿,坐在罗汉床上生闷气。

他走到她面前坐下,淡淡地问她:“你做错什么了?”

她眼眶发红地瞪着他,又有可怜又有倔强:“不关我的事,是茶太烫了!”

他又问:“所以你觉得你有理,娘问你的时候你就是这么回答的?”

顾锦朝:“我就是这么的。而且本来就是这样的!”她紧紧握着被烫红的手指,低声,“你要是也来训斥我的话。大可不必了,反正我没有错。”

陈彦允也看到了她的手,伸手想牵过来看看:“烫得严重吗?”

她却避开了他,摇摇头没有话。

陈彦允站起身叹了口气,去了母亲那里。

陈老夫人也不高兴,让他坐下来话:“……虽然是年纪还,但也太不懂事了些!你大嫂。还有江氏,刚嫁进来的时候也和她差不多大,我还没见过能冲成这样的!她几句天都要破了。”

陈彦允只能帮她:“她还。您用心教教她吧。我回去了她,她也是知道错了,就是性子不服软而已。”

自己的阁老儿子帮着话,陈老夫人怎么好什么。她叹气:“算了算了。我年纪一大把了。也不是和她计较。我就是心疼你,这样的人能伺候好你吗?”

陈彦允笑着跟母亲:“我有手有脚的,何必要别人伺候呢。”

他是想包容她,顾锦朝还是太了不懂事而已。

只是顾锦朝不喜欢,他也不想过去惹人烦,渐渐就很少去她那里了。

冬天来得很快。

北直隶很快就大雪纷飞了。

他刚看完了折子,靠着东坡椅休息,炉子里炭火烧得很暖。陈彦允突然想去她那里看看。他自己披了斗篷,慢慢沿着抄手游廊往内院去。

顾锦朝一个人站在庑廊下看雪。

陈彦允看到她就远远地站定了。她披着红狐皮的斗篷,发鬓梳得很整齐,却只戴了一只连花骨朵金簪。应该是梳洗过了出来的。目光直直地看着前方。陈玄青带着俞晚雪在折梅花。

两个人折了一大捧的腊梅枝子,牵着手走远了。

她却好像没有力气了,靠着庑廊的廊柱,不知道是不是在哭。

陈彦允静静地看了好久,直到她慢慢站起身往回走了,他才转身回去。

他一个人站在书房里沉默了好久,最后却笑了。

陈彦允叫了陈义进来,让他去查顾锦朝过去的事。

最后结果送到他这里,果然如他所料。他看了看就扔在一边,不再理会了。

过年总是热热闹闹的。

陈彦允去顾锦朝那里坐了会儿,看到她罗汉床的边角都有些坏了。几个姨娘在陪顾锦朝做针线,她的针线做得很不好,她自己好像没什么感觉,姨娘看到又不敢,个个表情都很古怪。他看了一会儿书就自己回去了,连话都没有跟顾锦朝一句。只听到身后婆子声地话:“……爷又没有留下来。”

他回去后找了回事处的人来,让他们重新换置一张罗汉床。

第二天顾锦朝来他的书房找他。

她送他一双自己做的冬袜。

“妾身做得不好……”她有犹豫地,“娘您没有冬袜。”

陈彦允拿着看了看她做的袜子,边角逢得不太整齐,的确做得很不好。

“你倒是没有自谦。”他轻声。

面对陈彦允的不经意的嘲讽,顾锦朝有不好意思。

“反正东西我送到了。”她脸色微红,语气很镇定,“要是嫌丑了您不穿就是了。”

陈彦允拿着东西笑了笑,抬头看着她很久。然后他:“谢谢。”

顾锦朝嗯了一声,她在陈三爷的书房里站不住,:“……那我回去了。”

陈彦允头,看到她快步走出宁辉堂。

还是像个孩子。

也许他能让她改变呢?

如果两人一直这么下去,似乎也挺好的,和她相处起来一都不累。

她看上去总是不高兴,他应该做什么让她高兴吧。

陈彦允想了想,让陈家的总管进来吩咐。宛平的灯会陈家会出大头,这里办得热闹些吧,干脆全部由陈家来办好了。孩子总是喜欢热热闹闹的。

到了元宵灯会那一天,整个槐香胡同,陈家的前院都满是花灯。的一些的有蟾蜍灯、芙蓉灯、绣球灯。再大一些的,还有师婆灯摔羽扇降邪神、刘海灯背金蟾戏吞至宝、青狮灯驮无价奇珍。满园灯火辉煌。

他特地让婆子去告诉她,灯会办得很好。

顾锦朝跟着二嫂出来了。

她来的时候还抱着个手炉,她好像挺怕冷的,走哪儿都穿得厚厚的,斗篷的镶边是兔儿毛的,雪白雪白,脸就显得很红润。

陈彦允就朝她走过去。周围的人看到陈三爷过来,都纷纷向他行礼。顾锦朝却愣了一下,才屈身喊三爷。陈彦允挥手,让众人都先退下去。又问她:“灯会好看吗?”

顾锦朝头,正要什么,却听到前面有一阵惊呼,人也围拢到了一处。

她有想过去看热闹,就渴望地看着他。

陈彦允笑着:“去看看吧。”

她抿嘴笑了笑,带着丫头过去了。

陈彦允站了一会儿,才让厮过来问话:“前面怎么了?”

厮答道:“是七少爷……做了一池子的莲花灯,从后院的湖里飘进来的,可好看了!咱们七少夫人高兴得不得了呢!三老爷您不去看看?”

陈彦允淡淡道:“我就不了。”年轻人喜欢凑热闹,他却是喜静的,就不过去了。

几天后他去顾锦朝那里,她却已经去陈老夫人那里了。

他闲来无事,进了她的书房,想看看她平时都看些什么书。

她的书房布置得很清简,就挂了一副字,摆了一盆文竹。已经旧了的瓷缸里插着很多书画的踞。

案台上放着一盏莲花灯。

边缘都浸水晕染开了,颜色不好看了。被她放在案桌上,还用笔细细地添了一遍。

陈彦允默默地拿起这个莲花灯,想到那天的灯会,陈玄青送给俞晚雪那一池的莲花灯。其实只要他手微一用力,这玩意儿就是一堆废纸。

但是那又能怎么样呢,对于顾锦朝来,满院繁华都比不过一盏莲花灯。

他自嘲地笑,把灯放回了原处。

从此以后他几乎不再去见她了。

陈彦允并没有喜欢讨好别人的习惯,一两次也就差不多了。

并不是他不想帮她,而是他也无能为力,他能做很多事,却不能扭转一个人的心。

来年春闱,陈玄青中了探花。

她看着陈玄青的眼神有种与有荣焉的感觉。

好像急迫得不得了,都不知道收敛了。还要丫头端醒酒汤给陈玄青。

她以为她是谁呢?

陈彦允在她那里等了很久,等到她回来后,他只告诫了她一句话:“……记住你的身份。”

她应该没有听懂,淡淡地看着他。

陈彦允站起身离开,再也没有回头了。(未完待续……)

PS:系统改版了,有不习惯呵呵。

不行了,我真的没灵感了,番外就到这里吧!以后新书会和大家见面的!本来还有几个番外的,但是都提不起兴趣写,我的番外没有今生男女主的日子,多是配角的。有些情节不完整我需要补充的。例如这个三爷的番外,我想,女主自己看到的未必就是全部,所以才写了。

三爷死的那段我也不想写。

此生谁料,心在天山,身老沧州。

衷情难诉。

这句应该就是我想的。

文文正式完结,感谢大家的陪伴和理解,新文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