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兽性崛起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四章 龙虎之争

第四章 龙虎之争


(31+)

  大殿之上,空荡荡的,李知强就那么静静的坐着,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无人打扰。太阳的余晖洒进大殿,这时,李知强似乎想明白什么似的,“来人。”
  一个白胖白胖的青年,穿着一身紧身的素白色长袍,袖口上只有可怜的一条铜线,正是外门弟子装扮,兵级初阶。
  “掌门,弟子在。”那青年显的有些紧张,说话都有些轻微的颤抖。
  “别的弟子呢?”李知强看着殿口的那个肥硕的弟子问道。
  “左右护法要隆重招待三位贵宾,所有弟子均须帮忙,便都去了迎宾峰。李文德师兄无法,只得安排弟子在此静侯掌门。”那弟子颤颤的说道,语气到是越来越稳。
  “你叫什么名字?”李知强见如此,便随口问道。
  “启禀掌门,我是外门弟子,王小伟,在执事堂帮忙。”白胖青年连忙应道。
  “王小伟,好了,你出去吧。”白胖青年应声退到殿门边。
  李知强那么静静的坐了一会儿,似想明白什么,轻叹一声,洒脱一笑,然后出的殿门,脚下升起一片祥云,径直向迎宾峰飞去。
  王小伟看着脚踏祥云而去的掌门,双目中满满的都是羡慕,双手不自觉的握紧拳头,似做了一个决定般。
  这一天,一条黑色的狮虎兽悠闲的在树林中游荡,正是忙里偷闲的袁守,今天难得的无事,不用捕猎,便向狼妈招乎了一声,溜了出来。就在此时,一阵嘶吼声、虎啸声及树木折断的声音传来,袁守警剔的压低了身子,并且缓缓的向声音传来处爬去,渐渐的靠近了,远远的看到一条与狼妈差不多大小的金黄色巨虎与一条近二十米水桶粗的黑褐色巨蟒纠缠在一起。只见巨虎不时用前爪抓向巨蟒,并且快速移动,防止巨蟒袭击。而巨蟒张着血盆大口,不时的把舌头伸出口外,发出嘶嘶吼声,蟒尾烦躁的敲打向地面。而在两兽相争的不远处,一颗小树静静的挺立着,上面点缀着几朵黄色小花,周围缭绕着淡淡的白雾,一股清香的气味传来,使人精神为之一震。袁守的心里不自觉的生起了占有欲,他的心神不自觉的被小树吸引,巨虎与巨蟒剧烈的争斗都被他给不自觉的忽视了。就在袁守忍不住要加入战场的时候,从远处一道剑光径直射入场中,巨虎与巨蟒连忙拉开距离,躲过了飞剑的偷袭。袁守霍然惊醒,欲前进的脚步也停了下来,身子压的更低了。
  “好一株清灵树……”一个响亮的声音传来,一穿银白色长袍的青年踏着树顶而来,长袍的袖口处有一条铜线,正是内门兵级初阶弟子的标志。
  青年很是张狂,似乎不将巨虎与巨蟒放在眼里,伸手招回灵剑,便径直走向了清灵树。巨虎与巨蟒的眼神碰撞了一下,便同时向着青年攻击而去。
  “两条畜生,不知死活。”青年气愤的说道,然后手掐灵决,御使灵剑攻击两兽。两兽似乎知道灵剑的威力,尽量的躲避着灵剑的攻击,两兽倾尽全力,终究给了青年一记重创,青年口吐鲜血,倒飞而出,摔倒在地,抽搐了一下,便不再有反应,生死不知。巨虎似乎想确认一下青年是否死亡,但巨蟒却突然的攻击袭来。巨虎只得与巨蟒缠斗起来,就在此时一道剑光袭来,巨虎后腿直接被削去半截,巨蟒见有利可图,直接咬向了不能移动的巨虎身躯,巨虎临死反扑,结结实实的咬住了巨蟒的脖颈部分,巨蟒吃痛,尾巴摇动的越发剧烈了。又一道剑光袭来,巨蟒的头直接被削了下来,滚到了不远处,巨蟒的身子又摇动了一会儿,就不再动了。
  “畜生就是畜生,一点计谋都不懂。”一个略显张狂的声音传来,正是摔倒在地的青年,已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然后走向了巨虎和巨蟒的遗体。抓起插在地上的灵剑,首先,向着青灵树走去,经过挡在路上的蟒头时,下意识的一脚踢了过去,借着这股力气,蟒头径直接从地上跃起,咬向了青年的头颅,青年正待躲避,已然不及,被咬了个正着,倒地而亡。
  此时,场中静悄悄的,袁守目瞪口呆的看着此时的场景,有些难以置信,然后就是一喜,向前冲了过去,很快的就到了争斗的地方,轻轻的避开他们,向着小树走去。快要靠近青灵树时,一声阴冷的声音从脑海中响起:“真是倒霉,才这几个猎物,都不够吃一顿的。”
  只见清灵树周围缭绕的白雾渐渐变黑,由灰色变为淡黑色,由淡黑色变为墨黑色,一个人型的黑影渐渐成形,由小逐渐变大,渐渐的成长为正常人大小。
  袁守待要后退时,已然不及,黑影径直扑向了袁守,袁守摔倒在地,身子抽搐了一阵,双目睁开,一抹黑光一闪而过,嘴角微微向上扬起,一股邪气铺面而来。袁守走向了青年,待到了近前,伸出一支前爪,闪烁着一层黑光,轻轻松松便把巨蟒的头颅破开,然后从中取出一颗水蓝色的妖丹,然后直接吞入了腹中,把蟒头扬在了一边。青年的头颅露了出来,袁守冲着他的脸,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青年的身体了渐渐的萎缩了起来,最后一道透明的近似少年的神魂出现,直接被吸入了袁守的身体。袁守又移向了巨虎,如巨蟒的遭遇一般,被破开头颅,取出一颗黄褐色的妖丹,直接吞入腹中。就在这时,一股惊悚到极致的声音在袁守的脑海中响起,“圣级魂珠,护魂禁制,啊……”
  袁守瞬间清醒了过来,还不待有任何反应,身体便开始向外渗血,并目逐渐的变多,皮肤底下一阵阵鼓胀起来,接着一阵阵黄褐色和水蓝色的光辉自身体内散发出来,袁守摔倒在地,身体便一阵阵抽搐,就在袁守坚持不住时,一阵金光自体内散发出来,逐渐把黄褐色与水蓝色的光辉压了下去。这一切就那么静静的发生了,袁守昏了过去,金光越发的耀眼,一股股黑气自体内散发出来,袁守的毛发也由原来的黑色变为黑色中带有淡淡的紫色,越显尊贵,袁守的身体也急剧变大,躯体很快便长到了三米多长,与狼妈差不多大小。时间仅仅过了一刻钟,袁守便醒了过来,使劲的摇了摇头,感觉还是有些昏昏沉沉的,提不起精神,脑子胀胀的,一阵阵乏力袭来,就在此时,一阵清香传来,正是清灵树。袁守艰难的爬了起来,向着青灵树艰难的挪去,一阵阵酥麻酸痒的感觉自身体内部散发出来,终于靠近了清灵树,袁守张开嘴巴把所有的黄色小花全部吃掉,神志略显清醒,然后又把清灵树的树叶吃掉,感觉越发的精神,最后把整株清灵树都吃下,袁守终于彻底的清醒了过来。
  “魂鬼族大先知,噬魂鬼族,李义泉……;《魂鬼秘术》,《噬魂诀》,《御兽仙经》……;储物手镯,护体灵甲,追风灵剑……;五行殿主,御兽宗掌门,御兽宗大长老……;原兽。”
  “原兽,袁守。”
  “原兽,袁守。”
  “原兽,袁守。”
  ……
  “不好,生灵命牌……”
  袁守瞬间回神,接着一阵阵冷汗冒出,急忙跑到青年遗体前,拔开青年的左袖口,一个银色的手镯出现在眼前,一道道神秘的纹路遍布整个手镯,神秘而复杂,又有一种别样的美观。袁守不待细细观赏,直接咬破舌尖,一股血腥味瞬间布满口腔,不一会儿,感觉已足够使用,一大口鲜血直接喷向了手镯,手镯慢慢的鲜血吸收进纹路,随着鲜血的减少,袁守感觉自己与手镯的联系紧密了起来。终于,手镯表面的鲜血被全部吸收,袁守感觉自己已完全的掌控了手镯,一个百平方米大小的空间出现在自己的脑海,里面杂七杂八的堆积着很多东西,不待细细观察。袁守快速的把手镯套在了自己的左前肢上,并且控制它变别最小,紧紧的贴着肉皮,皮毛把手镯完全的遮盖起来,然后袁守把前肢触向了青年的遗体,瞬间,青年消失了,如法炮制,把巨虎与巨蟒的遗体收走,又把追风灵剑收入手镯。见现场未遗留任何东西,袁守急匆匆的向着狼谷奔去。
  御兽仙宗,执事殿,命牌室,一个穿素白长袍,袖口仅有一条铜线的童子正躺在一个小床上休憩,突然,一阵咔嚓声传来,童子陡然睁开了双眼,一阵精光闪过,然后直接从床上跳起,站立床边,向着摆方命牌的供桌看去,只见在洪桌中央,最低一排,一个命牌碎裂成两半,童子霍然一惊,一股冷汗冒起,瞬间,便湿透了后背。
  “李义泉师兄,这……”童子一时有些难以置信,又感觉到丝丝荒缪。
  




Ps:书友们,我是万宁幸福,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