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诺啊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九章 兽语者

第九章 兽语者


(31+)

  诺阿哼着愉快的调调向家走去,路上碰见的史都,史都也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他向诺阿比划着,表示恭喜。可惜史都是个哑巴,尽管他对这个堂妹的天真无邪很不放心,可是哑巴是不可以进入基薄福学校的,就算他的各个科目再好,也不可以,一个身体有残缺的人,注定是要比正常的人失去很多机会的,就像瞎子不能作画,哑巴不能歌唱一样。因为是哑巴,史都从小就自卑,上学也晚,也没有什么玩伴,只有这个从小和他一起长大的堂妹,让他感觉到陪伴的温暖,很小的时候他就许下承诺,要时刻守护诺阿,就算拼了命也要如此。
  史都看着穿着白色裙子红着脸的诺阿,不停的微笑的点着头。然而诺阿不知道史都的这些想法,她还没到年龄去理会亲情。诺阿和史都约好下次去补习的时间,便继续连走边跳着往家里赶去。
  “妈妈,”诺阿一打开铁门,便迫不及待的想把这个消息告诉母亲,妈妈正侧坐在火炉前,长长的睫毛下眼睛紧闭着,妈妈侧着头,似乎在发呆的看火炉里灌木升起的火焰。
  “妈妈,你听说了吗?”诺阿兴奋的蹲在妈妈的面前,用手握住妈妈修长的双手,“休息日在6月5号,我可以参加基薄福学校的选拔了!”
  妈妈的神情稍微变了变,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她放开诺阿的手,头撇向一旁,许久才张开了嘴,吐出了三个字:“不可以。”
  诺阿一时没反应过来,她本以为妈妈会为她高兴的,会告诫她好好准备的。可这个答案她没有预料到。诺阿呆了呆,以为自己听错了,她再次握住妈妈的手,“妈妈,我可以参加选拔了。”
  “我说了,不可以!”妈妈再次放开诺阿的手,扶着椅子站起来,表情变得十分的严厉和坚决。
  诺阿被妈妈的反应吓到了,但更多的还是不解。“为什么?”诺阿看着突然严厉起来的母亲,疑惑的问道。
  “没有为什么,你不可以去那!”妈妈涨红了脸。
  “凭什么我不可以去!年满18岁都可以去!为什么我不行?”诺阿也也涨红了自己的脸,委屈的脸上还落下了几滴泪珠。
  妈妈似乎察觉到了哭泣的诺阿,妈妈摸索着,摸到了诺阿的脸,她轻轻擦拭点诺阿的眼泪,轻轻说道:“诺阿,听妈妈的话,不要去参加选拔了,你还小,有些东西不是你想的那么美好。”
  诺阿甩开妈妈的手,向外面跑去。只留下母亲一个人在石屋里,母亲呆呆的站了一会儿,疲软的坐下,长睫毛下紧闭的双眼缓缓睁开,流下晶莹的泪珠,在跳动火苗的照射下晕着光圈。
  诺阿生气的在路上走着,心里愤愤的抱怨着,“大人总是这样,什么都要依着他们,理由也不解释,到最后都会说,你还小,你不懂。不懂你解释阿,什么都不说,就是句不可以。”
  时间还早,马斯还没降下去,还没到完全的黑暗,诺阿暂时没有想回去的意思,但又不想让史都见到她现在的处境,不知不觉中,诺阿就来到了布登爷爷森林旁的小屋旁。
  这时已经很晚了,天空的繁星早已经消失不见了。诺阿过去敲了敲布登爷爷小屋的门,没有人应答,诺阿只有蜷缩在小屋门口的旁边,希望布登爷爷可以早点回来。
  就在诺阿在小屋门口昏昏入睡的时候,从森林里传来了一阵“哎呦”。诺阿竖起她的耳朵,仔细去听,一个苍老的声音森林的边缘传来,“这里怎么有个坑啊!”
  诺阿以为,眼睛看不见的布登爷爷遇到了什么麻烦,连忙随着声源,走进了森林。
  这是诺阿第一次走进森林,森林里大多是又高又直的乔木,种类各种各样。抱怨声愈来愈近,最后在一个自然形成的土坑里终止。
  土坑里是一只灰眼狐狸,他寻找着猎物,一不小心滑下了这个灌木遮挡的土坑。这是一只嘴碎的狐狸,掉入土坑后,就不停的抱怨,在正常人听来是野兽的嚎叫,可在诺阿耳朵里,却是一个人的抱怨声。
  诺阿看到了这只狐狸,她没见过这种动物,但是说人话,和灰眼睛,让她联想起来塔忒经里写的灰眼魔鬼。
  灰眼魔鬼的历史起源于人类来到家园前,灰眼魔鬼残害人类许久,直到人类穿越森林,来到家园之后,灰眼魔鬼再也没出现了。于是人们奉树木是保护神。可这只狐狸可不是什么灰眼魔鬼,它就是一只正常狡黠的狐狸罢了。
  狐狸注意到诺阿的靠近,它马上装成楚楚可怜受伤的样子,在那里轻声呜咽。诺阿看到这只突然变得温顺样子的奇艺生物,回想起之前听到的苍老声音,对比起来,不自觉的觉得恐怖,诺阿转头就想逃跑。
  看到转头逃跑的诺阿,狐狸着急了,它连忙喊到:“别走啊。”
  诺阿停住了逃跑的脚步,她认为这只受困的生物,不可能对她造成伤害,便在土坑里探着头小心翼翼的问:“你是魔鬼吗?”
  “什么魔鬼?我不是魔鬼,我只是一个需要帮助的小动物而已。”狐狸又装出那种楚楚可怜的样子。
  诺阿被这只苍老的狐狸装可爱的样子倒是逗笑了:“你可不小,你站起来都比我高了。我为什么要帮你,我才第一次见你。”
  狐狸眼珠子转了两圈,“这样吧,这次你帮我一次,下次我帮你一次。”
  “你可以帮我什么啊?”诺阿好奇的眨着眼睛
  “比如,我可以帮你吃掉你最讨厌的人。”狐狸露出锋利的牙齿,来显示自己的强大。
  “你肯定是魔鬼,动不动吃人。”诺阿皱了皱眉,想要离开。
  “等等,你是兽语者吧,你肯定也要穿越森林的吧,森林里可全是猛兽,没有带路的必死无疑,以前有一个兽语者求着我帮他带路,这次我直接答应你了。”狐狸拍拍胸脯以示承诺。
  “什么是兽语者?我为什么要穿越森林?”诺阿疑惑的嘀咕。
  “我怎么知道,你们兽语者不是自己嚷嚷着要穿越森林吗,而且是一个接一个的。”狐狸对诺阿的一堆问题开始不耐烦了。
  诺阿开始意识到,不是狐狸会说话,而是自己本就听得懂狐狸的语言,狐狸所说的兽语者应该就是这一类人。为什么兽语者要穿越森林呢?诺阿看着森林深处,若有所思。
  “小孩,行不行啊。”狐狸愈发的不耐烦。
  诺阿从思索中回来,她觉得这森林外肯定有人类未涉足的领域。森林外是真有魔鬼吗?为什么兽语者会一个个的穿越森林?这些问题萦绕在诺阿脑海里。直觉之下,她决定帮这只狐狸。
  诺阿找到两块石头,费劲的推下土坑,两块石头叠在一块,狐狸以此为台阶,两下轻快的跳跃便逃离了土坑。
  




Ps:书友们,我是blots,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