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蜀山仙剑奇侠传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二百二十八章 玉山来援

第二百二十八章 玉山来援


(28+)
眼看无法脱身,辰龙当即大喝一声,滂湃的气劲将李修缘的七道幻影击溃。旋即双眼放射妖艳紫光,浑身皮肤开始渐渐出现紫斑,而后紫斑上面又长出羽毛。此时他的背间两侧突然开了两道口子,紫色血夜从口子里面涌出。

可以明显看到辰龙的面容因为强烈的疼痛而扭曲,全身被紫色斗气包裹着。

李修缘感受着这周围的力量波动越来越强劲,心知辰龙在酝酿什么大招,当即将勿为剑抛于空中,双手合掌:“天地万物,皆为神剑,听我号令,伏妖灭魔。”口诀念完,李修缘深深吸气,手执剑指扩于身前。

稍时,天地间似乎变得异常躁动,随即以勿为剑为中心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褐、黄、金、黑、绿五中颜色的气体。

“五行剑气。”元素力量越聚越多,到达临界点时,勿为徒然呼啸破空飞至辰龙头顶,接着从剑锋上迸发出五色光芒,像蜘蛛网一般散开将辰龙包裹在其中。

“雕虫小技。”辰龙不屑的没有理会,他身上的变化依然在继续。

李修缘踏足五行境以后自行领悟的剑招,是以剑为容器聚集天地元素,而后转化成人为可调动的力量将敌人困住,以大自然的力量净化一切。这还是头一次使用,额头瞬间就见了汗,显得极为勉强。

每一种颜色的光芒在触碰到辰龙时都会升起炙白色的烟雾,同时也会带来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不!”随着一道充满不甘与惊恐的叫声落下,五彩颜色彻底将辰龙的身影淹没,留在那里的只有一个五色光团。

也不知过了多久,李修缘眼中的紫光逐渐散去,回归黑色的眼眸。整个人无力的飘落到地面,双手撑住膝盖大口喘着粗气,显然已经力竭。

“结束了辰龙,你我的恩怨终于在今日了结了。”李修缘目视已经散去的光团,蔚蓝色的天空再次成为背景,辰龙的身影彻底消失不见。

严承脸色苍白,捂着血肉外翻的伤口摇摇晃晃走归来:“干的好,不愧是蜀山弟子。”此时此刻他是彻底被李修缘折服,打心底里面承认蜀山。

“师叔伤势如何。”李修缘艰难的露出一丝微笑,步伐蹒跚的走过去扶住严承。

“还死不了,这次真的要感谢你舍命相助。”两人相互扶衬,踉踉跄跄的往山门走去。

李修缘只是目含笑意没有答话,似乎坦然接受长辈的谢意。

这绝对是李修缘成为修仙者以来最艰难的一战,辰龙比以往的魔族都要强大,且十分诡异。无论是丙火落荒而逃,还是被打得满地找牙的壬水,亦或者是悲惨殒命的亥猪,都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变化。如果说这是魔族近年来才新习的邪功,辰龙在数年便有此功,最难解释的便是连他自己释放出来的无名紫色力量亦与之极为相像。

李修缘满脑子疑问,抬头望着灿烂的烈日,却太阳之下有颗黑点。双目不转定定注视,黑点越来越大,到最后可以隐隐看见黑点逐渐变成紫色。

“难道...”李修缘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从内心深处猛然升起一丝恐惧:“快跑。”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李修缘推开严承的同时,一道紫色身影从天而降,将李修缘刚才的位置,砸出一个深不见底的大坑。

严承又惊又急,连滚带爬走到坑边连唤数声都没得到回以,于是强行催动仅剩的真气将神识往坑里散入。

“哇啊。”

神识刚刚进去,便遇到一股神秘的力量,严承被这股力量反噬几乎损毁仙基。还好收手得快,只是被强大的压迫力冲的气血上涌,吐了一大口血。

一阵由心底里面发生的恐惧,令到严承惊恐大叫,回身仓惶逃窜。

“严长老。”突然从天边从来一声,将严承的心神从恐惧中拉回。

稍时,西边出现上百道身影,皆驭着法器飞行而来。

严承定眼一看竟然是玉山派掌门苏金鹏,顿时喜不胜收不住的朝他们挥手。

原来苏金鹏得知西岳山有强烈的仙力冲击,便立刻取来玉山三大法器之一的窥天境查看西岳山的情况。看到魔族在进攻西岳派之后,连忙留下孙女苏雪莹镇守本派,自己则带着半数精英连忙赶往支援。

玉山派与西岳派只隔着一个长安城,距离不算远,所以才能这么快赶到。

“老严伤害如何,还撑得住吗?”苏金鹏一落地,便关切的打量严承的伤势。

严承精神萎靡,脸色如纸勉力答道:“还好,苏掌门有心了。”

苏金鹏当即吩咐长老取来丹药为严承疗伤,而后四下打量,却不见任何人影,乃问道:“蜀山的李小子与魔族呢。”

严承服用过丹药之后明显有了些许精神,伤口也止了血,抬手指了指不远处的深坑:“都在里面。”

苏金鹏顺势看过去,接着脚尖一点,罗盘法器凭空出现站在上面,向深坑移过去。

“不要。”严承连忙将苏金鹏喊住,苍白的脸上露出浓烈的恐惧:“下面有股神秘力量,苏掌门千万不要靠近。”

苏金鹏十分诧异,什么神秘力量能让堂堂西岳派大长老如此惊惧。严承在修为造诣上虽然远远不及他,但能让一个德高望重的长者如此不顾颜面恐惧绝对不是寻常之物能够做到。

苏金鹏深深的注视着那暗无边际的洞中,心念一动将神识散往进去,片刻神色大变,只觉得一阵气血翻腾,旋即连退数丈几乎从法器上跌落下来。

在场的所有人一片哗然,那可是堂堂的太清后期的宗师级人物,居然连人影都没看到便如此狼狈不堪。

苏金鹏余惊犹在,目光流转在那片黑暗之中,竟然令他产生一丝畏惧感,心道一声完了。连忙喝令道:“玉山派所有弟子听令,全部退入西岳派。”说完再不敢停留,带上严承与一众弟子快速退入西岳派山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