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八方镖令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三章:丁子善西河堡遇阻 林川平孝义城被掳

第三章:丁子善西河堡遇阻 林川平孝义城被掳


(31+)

  对于自己的武艺,丁子善一向都很有自信,义弘镖师很多,但是能击败他的不超过五个。况且这么多镖师里,他的年龄是最小的。所以他有自信的资本。李镖师对他非常看重,于是将暗中保护希定兄弟的任务交给他。
  希定和川平一路南下,幸而他们自幼便随父亲上山狩猎,倒也使得一手好弓箭。一路上解决温饱不在话下。只是川平贪玩,本就三天的脚程,却走了四天还没走到孝义。今日他们来到一处叫西河堡的地方。
  西河堡很奇怪,兄弟二人走遍整个西河堡,却没有看到一个人。他们决定在这休息会再走。正当他们准备坐下时,背后却传来“嗒~嗒~嗒~”的声音。二人回头一看,发现两个很奇怪的人,一个双目失明的老妪拄着拐杖领着一个同样双目失明的男童向他们走来,那男童看起来比川平还要小。
  “能给点吃的吗?”老妪苍老的声音没有一丝生气。
  “当然可以,这个给你们。”希定拿出几条之前烤好的鱼递到他们手中。
  那个男童咧开嘴笑地说了句:“谢谢!”
  这一声谢谢不要紧,倒是把希定和川平吓了一跳,因为他们从没有听过有人能发出这样的声音,刺耳又带点沙哑,听了令人毛骨悚然。他们找个借口赶紧走了。丁子善想要跟上他们,却发现那老妪在朝他笑。丁子善一直藏在暗中,明眼人也不一定能看到他藏在哪里,更别说一个瞎眼的老妇人。他并不在意,继续往前走。突然,他愣在那里一动不动,因为,他看到。那个瞎眼的老妪突然睁开了她的双眼看着他,没有眼球的双眼,空洞而又深邃的双眼。
  “如果不想死就回去吧。”空气中传来老妪的声音,不知何时她人已不见了,连同那男童一起不见了。
  “两位前辈,他们只是个孩子,若有得罪之处还望两位前辈见谅,莫要伤着他们。”
  “林家的后人我们自不会伤害。嘎~嘎~嘎~”男童刺耳得笑声在空气中弥漫着,越来越远。
  丁子善默默地朝着天空作了一揖,然后回去追杜叶青等人去了。
  林希定和林川平这一路走得胆战心惊。因为不管他们走得多快,那两个双目失明的老妇和男童却始终跟在他们后面。这让希定有点惴惴不安。所幸西河堡离孝义只有半天的路程,他们进城时夕阳尚未落山。进入孝义城后,他们发现这两人没有再跟过来,这才稍稍放宽了心。
  林川平没有来过如此繁华的都市,所以对这里的物品都感觉很好奇。这边有耍杂技的便过去看看,那边有卖胭脂的也上去瞅瞅,甚是开心,将那一股脑烦心的事早抛到九霄云外去了。林希定则向路人打听义弘镖局的地址。然而待问清具体位置准备出发时,希定转头发现,川平不见了。这一下把希定吓得不轻,冷汗直流。川平涉世未深,没有见过什么世面,又是他现在唯一的亲人,如果没有好好保护这个弟弟,自己该有多内疚,如何向死去的二叔交代啊?
  来不及考虑太多,希定立马往义弘镖局飞奔而去。他考虑事情向来周全。孝义城地广人多,而自己又孤身一人,况且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独自去找无异于大海捞针。为今之计只有先找到义父口中的孟管家,再请求孟管家出面帮忙打听。
  义弘镖局在山西地境算不得一流镖局,甚至在汾州府也排不进前五。但是在孝义城,却是当仁不让的龙头老大。因此,这义弘镖局的门面也是相当大气。门口一对石狮栩栩如生。石狮之间有三级小台阶。台阶往上便是一扇黑色如意门。一幅朱红色牌匾挂在门上,上面写着“义弘镖局”四个金漆大字。林希定轻叩门上的兽面环衔,一个比他稍大的童子开门了。
  “请问孟管家在吗?”
  “在的,不知你找他有何事?”童子回答道。
  林希定从腰间拿出镖令,对他说:“杜叶青总镖头是我义父,是他让我来这找孟管家的,这是他给我的信物,说孟管家看了便知。”
  “好的,请你稍等,我这就去帮你通传。”童子轻轻把门关上。
  没等多久,那门又开了,还是那童子。“请跟我来吧。”便领着希定进去了。
  从外看倒看不出来这院子有多大,进去一看才发现这义弘镖局是当真气派。院内山石点缀,一衣带水,白墙环护,绿柳周垂。及至内院,又有所不同,二十几个年龄相仿的童子扎着马步一动不动,双手伸直,手背上各放了一个碗,碗里装满水。这便是镖局学徒的训练方式。此乃后话,暂且不表。林希定因着急川平之事倒也无心欣赏这院内的事物。
  穿过后院到了一个偏房,便见到了传说的孟管家。孟管家早已接到李镖师的飞鸽传书,对于总镖头收的这两个义子他倒是颇感兴趣,与其说是对这两个孩子感兴趣,不如说是对杜叶青感兴趣。其实这在义弘镖局里早不是什么秘密了,孟管家喜欢总镖头,但是总镖头却始终没有什么反应,这让孟管家很无奈。
  是的,孟倩就是个女的。孟倩至今没有嫁人,一直都在等杜叶青。但是杜叶青有自己的想法。自己这种在刀口上过日子的人,指不定哪一天就成为别人的刀下亡魂,这样岂不是耽误了人家?
  林希定看到所谓的孟管家是个女子倒是吃了一惊。但是他也没有表现出来。他现在最着急的是要找到川平。于是他把川平在何时何地,如何失踪的全告诉孟倩。
  这孟倩也知道事情紧急,二话不说便领着林希定出去了。穿过几条小巷,来到一处破旧的房子前。
  如果说孝义城里最有权力的是知府赵靖,最有势力的是茶公子文冰,那么消息最灵通的便一定就是丐帮长老司徒南了。
  为什么?去看看遍布大街小巷的有多少乞丐就知道了。何止在孝义,即便在山西甚至整个中原,相信没有哪个帮派比他们的消息更灵通。
  “司徒老儿,快给我滚出来!”孟倩抓过一把椅子便坐了下来。孟倩与司徒有十几年的交情了,自然不必跟他客气。
  “呦,今天是吹了什么风,把你孟大管家给吹过来了。”司徒慢悠悠地从里间出来,没看孟倩,倒是看了希定一眼。
  “过来求你帮个忙。我这个小兄弟,和他弟弟今日初来孝义,刚进城便与弟弟走散。看看你这边有没有什么消息?”孟倩也不废话,开门见山道。
  “这种事,可大可小。若只是单纯走失,倒是简单。但若是被人掳了去,就要看对方是哪一路人马。”司徒略一思索,“给我三天时间吧,有无消息我都会叫人给你个信。”司徒很清楚,别人的面子可以不给,但是开镖局的他们不好惹。一般来说,开镖局的而且能站稳脚的,黑白两道多多少少都有点关系。就如义弘来说,在山西地界只能算二流镖局,但在孝义城却是行业老大。所以赵知府有什么不方便让下面的兵士运送的东西,就由义弘镖局代为运送,自然,赵知府的镖他们也只是象征性地收点赏银。相对的,如果义弘镖局有什么事情,赵知府能出面帮忙解决的他也一定会出来。至于黑道就更容易理解了。走镖的镖师本就是些江湖人士,走镖的时候都会跟各个山头打声招呼,给些过路费。一来二往,这关系自然就好了。
  听司徒这样说,孟倩也是点点头。他从怀里掏出一包碎银,准备扔过去。司徒抖了抖手里的烟枪。“不用了,这个消息就当我送给这个小兄弟的见面礼吧!”说完冲希定眨眨眼。司徒的话让希定顿生好感。
  能让孟管家亲自过来问消息的,必定不是普通人。这小子到底什么身份?司徒南有点好奇。
  第三天傍晚时分,一个乞丐拿着一个破碗晃晃悠悠地来到义弘镖局门口,扣了扣门上的兽面环衔。“吱呀”一声门打开了。“大爷,行行好,给点钱吧。”孟管家拿出几个铜钱往碗里一放。顺势又将碗里的纸条一夹,握成拳头,将纸条藏于手心。轻轻地把门关上了。
  丐帮放消息向来不爱张扬,以免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待孟倩进屋后打开纸条一看,上面赫然写着三个大字:“悦来楼!”
  




Ps:书友们,我是西皇羽,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