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江河鱼龙传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二章无相七杀

第二章无相七杀


(31+)

  小巷一带房屋低矮,阳光被四周高墙大屋遮挡住,投下一片阴影。刘三身形展动仿若狸猫一样,悄无声息赶到阴暗之处俯下。
  只听下面有人淡淡一笑,说道:“逍遥子早已经死了,你还提他作甚?”
  刘三听出正是药铺里白袍老者声音,“逍遥子”三字一入耳,心中一动,讨道:“逍遥子?莫非是传说中的‘北绝’不成?听说此人早已经去世,怎地在这小小药铺中竟还有人提他的名字?”正想,一个阴测测的声音说道:“嘿嘿...世人只知潘阆已卒,谁又能想到名震天下的逍遥子竟然会隐匿在洛阳城里卖药为生?”
  刘三更惊,逍遥子几十年前威震武林和昔年江湖人称“黑衣剑神”的关外武学大师林岳二人一南一北号称无敌,江湖人称“南北双绝”。但逍遥子为人行事神秘难测,行踪飘忽无定,一生很少有人亲睹尊容。江湖上对于此人生死传闻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难道这小小药铺里气质出尘的潘先生竟然是武林中隐匿已久的不世出大奇人?”刘三惊疑不定,伸手轻轻揭下屋瓦,凑目向下瞧去。
  阳光自窗棂缝隙洒照进来,药铺里情形清晰可见。只见白袍老者静静站在柜台后,清瘦面容一片肃穆神色,抬眼道:“潘阆既死,世上哪里还有逍遥子?慕容先生何必苦苦相逼?”
  屋角缓缓走出一位头戴竹笠、身穿灰布麻衫的枯瘦老人。竹笠帽檐低垂,只露出颔下几缕山羊般的灰须。一边缓步而行,一边手掌紧捻着颔下微须,冷冷道:“逍遥子,非是老夫逼你,是有人不放心你活在这世上。”
  如山巍然的逍遥子目中精光一闪,沉声道:“她终于还是有了野心?”枯瘦老人仿佛对这话甚是避讳,答非所问:“总之只有你真正的死了,人家才能睡得安稳。”
  一问一答间,枯瘦老人已行至柜台前三尺处停步,一身灰布麻衫忽然慢慢鼓荡膨胀,顷刻滚圆如球包裹着老人枯瘦的身材,显得臃肿不堪。但不知怎地,小小药铺刹那间竟突然充塞一种说不出的奇诡肃杀之意。
  伏在屋顶的刘三蓦觉周遭竟似凛凛泛起一股寒气,这寒气森然彻骨,令人毛骨悚然。刘三心下大奇,他虽混迹市井多年,却是深谙武学的一位高明人物,知道这凛凛寒气实是一股杀气,杀气能如此浓烈有形,原来这貌不起眼的麻衫老人居然是一位绝顶武林高手。
  逍遥子目中精光湛然,徐徐道:“你以为‘先天罡气’真能挡得住老夫一击么?唉.....”叹气声中,腰不屈脚不抬身子横空直掠而出,一掌往灰衫老人拍出,掌势之快便是迅雷闪电亦所不及。
  刘三武功本就不凡,近几年隐匿市井潜心武学,无论功夫见识俱更上一筹,凭他的修为一眼看出这貌似直来直去平平无奇的一掌至少隐藏十七八般奇诡变化,凝神细想只觉得每一种变化都势必比这平平无奇的一掌更加凛厉绝伦,无论你闪向哪里都难以躲避。在此等攻势之下,纵使灰衫老人身怀武林奇功“先天罡气”,恐怕也要非死即伤。哪知灰衫老人眼见一掌劈来,身形凝然不动,居然全无闪避之意。
  逍遥子见他如此托大,怒道:“慕容独,你想死么?”怒喝声中,在间不容发的刹那之间,身形突地倒退,竟硬生生顿住掌势。
  灰衫老人见他掌力收发由心,倏进倏退如鬼如魅,武功较之以前更为精进,心里暗叫“侥幸”,口中却冷笑道:“嘿嘿...逍遥子当年何等英雄,如今却是如此下作,可叫老夫轻视你几分,还真不屑于与你一较雄雌。”
  屋顶刘三听了逍遥子的怒喝声,心头狂震:“果然是他!”甫在逍遥子叫破老人的“先天罡气”时,刘三心中已隐隐想起多年不在江湖走动的一位传奇人物来。
  原来这老人名叫慕容独,昔年一套“伏魔幻影剑法”和一身刀枪不破的“先天罡气”驰誉大江南北。据江湖上猜测,此人一生唯有一败,便是输于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南绝”逍遥子手下,至此遁迹江湖。
  刘三只道慕容独苦心修习多年,此番自是功成出山与逍遥子一争短长,以雪前耻。孰知,莫名其妙说出这番话来,一时如坠五里雾中,不明所以。
  逍遥子显然也是大出意料之外,不知慕容独意欲何为,扬眉道:“慕容独,你这话是何意?”
  慕容独双眼向上望着屋棚,冷笑道:“武林皆知逍遥子以前那是一向光明磊落,今日却在屋上安设埋伏,到叫老夫诧异,怎能不使人小看于你?”
  其实刘三伏在屋顶,逍遥子二人早已察觉,只是都以为是对方所伏帮手。逍遥子一生纵横天下,何曾将此放在眼中,自不屑点破。此时闻言一愣,原来屋顶之人亦非对方帮手。暗讨凭着慕容独身份绝不会说谎欺人,当即左手挥袖向房顶拂去,喝道:“何方宵小,还不下来?”
  刘三不虞行迹早露,眼见逍遥子衣袖遥遥拂来,虽然相距甚远,但知他武功实在高深莫测,不敢掉以轻心,一惊起身。哪知逍遥子轻描淡写般一拂之威,却是非他所能想象。衣袖甫出,后劲立刻连绵而至,刘三方欲纵身,屋顶“哗咔咔”一声响,立足之处轰然坍塌,一股浑沛柔和力道裹着他双足急坠而下,全身劲力竟是使不出半分。
  刘三惊骇不已,他昔年行走江湖,一双铁掌不知会过多少英雄豪杰,可说难遇敌手。而此刻这老人衣袖轻轻一拂,劲力凭空便将他缚住,易如反掌,当真神乎其神令人匪夷所思。
  便在此时,泥瓦碎石乱溅中,蓦听慕容独一声大喝:“飘渺七杀!”同时“嗤嗤”声骤响不绝,七蓬乌光自他左右双袖中疾飞而出。
  原来这七蓬乌光赫然是二十一种暗器,当年慕容独一战败北,见识到逍遥子一身武功几近通神,自知在武学上胜他终是无望,又不甘心就此湮灭一身绝学,只有想法另蹊它境。也是机缘凑巧,被他无意得到一部“七毒书生”的武功秘籍孤本。
  那七毒书生乃百年前一代武林怪杰,以一手出神入化的暗器和施毒功夫称雄江湖,据说后来因杀戮残重,被少林九大高僧合力擒拿,囚困嵩山。时隔久远,消息真假也无从验证。但七毒书生一身傲绝天下的暗器毒功却使少林几十年来受累匪浅,不间断有武林人士或明或暗上山探寻七毒书生遗迹,目的不言而明。
  慕容独多年不在江湖走动,大半原因便是苦心研修七毒书生的暗器毒功。但七毒书生的武学甚是神奇,暗器手法更是五花八门繁复千变,他虽天生武学奇才,苦研数年却才得小成。几番权衡利弊,慕容独自觉尚不足凭此和逍遥子抗衡,但他此次寻来实是为了另一件要事,形势所逼,不得不来。思来想去,唯有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方有胜算。
  方才运足“先天罡气”,本拟拼着挨上逍遥子一掌,当他疑愕之际便可乘势发射暗器。先天罡气是慕容独成名江湖的武功,练至巅峰刀枪不伤,心下自诩纵使逍遥子功力通玄也未必能一击破了自己护身罡气,甚至就算重伤之下,他对这手暗器功夫也大有信心令敌不死也伤。
  待见逍遥子退身撤掌,所有谋算尽皆落空。他面上不动声色,脑中极速转动思谋后策。初始慕容独只道屋顶之人乃逍遥子所设,忽地灵光一闪,心想那逍遥子是何等人物,绝不可能暗中埋伏。想必潜伏之人定是恰逢其事的武林中人,遂出声喝破,乘着逍遥子挥袖破屋千载难逢的良机,苦练多年的绝毒暗器霍然出手,正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这手暗器名为“飘渺七杀”,需一手发射二十一种不同暗器,这原本二十几种暗器即便是十几个高手一起发射也难打得出来,况且力道各有不同,慕容独不仅一人发射出手更神奇的是二十一种暗器中每三种暗器自行汇聚一蓬,忽前忽后,后发先至竟似长了眼睛般自行弯转到逍遥子背后,断人后路。
  逍遥子衣袖拂出,刘三身不由己急落而下,漫天乌光呼啸而至,这一切都发生在眨眼之间。慕容独喝声未落,乌光幻化或低飞或高射,前后暗器倏忽尽向逍遥子激射过去。
  乌光甫起,逍遥子朗声一笑:“早知慕容先生留有后招,咦.....”忽地惊“咦”住口。
  他几十年前即已名动天下,被誉为无敌,虽见那暗器来势凛厉,却也不放在心上。但奇在暗器纷飞中居然能自行改变方向,手法端的神妙。不由“咦”地一声,左手振臂一抛,刘三觉得一股大力自脚踝向上涌来,本来下坠的身子顺着劲力滴溜溜一转,背向二人斜斜落下。
  他被逍遥子凭空擒拿,浑身酸软,连话也无力说出。此时得脱掌控,气息登时流转正常,空中连施家门两种身法,稳稳落地。未等站定,身后“叮叮叮叮”一阵急响声中,慕容独“啊”地一声短叫,刘三闻声回头。
  逍遥子手持一根碧绿竹棒卓然而立,脚下呈扇子形洒落一地奇形怪状的暗器,阳光透过窗棂映照在暗器的尖刃上,隐隐泛着蓝光,显然都是涂抹了剧毒。慕容独却踉跄退至门边,右肩头“汩汩”流出血来。竹笠遮掩下几缕灰须微微颤动,缓缓道:“好逍遥棒法!咳咳...”说话声中,连咳数声,竟是站立不稳,软软坐倒。
  逍遥子淡淡道:“你的暗器功夫也很好,可惜未臻巅峰,不然我避不过。你暗中练习这等暗器当是为了对付我,可老夫不明白你既然未得大成,为何冒险前来?”慕容独黯然无语。
  半响,逍遥子长叹一声,道:“有人为名,有人为利,我却知道你绝不是这样的人,难道她真的值得你这样做么?”
  慕容独“呸”地一声,恨恨道:“你懂甚么?我认识她的时候,赵恒那小子还不知在哪呢!”
  逍遥子喝道:“大胆!竟敢辱及先帝,莫非你当真以为有所依仗,老夫就不敢取你性命么?”
  逍遥子说的“先帝”和慕容独口中的“赵恒”都是一人,乃大宋朝第三位皇帝,宋太宗第三子。此时病逝已有一年多,庙号真宗,遗诏太子赵桢即位,皇后刘氏为皇太后,军国重事“权取”皇太后处分。而小皇帝赵桢继位时只有十一岁,实际上就是由皇太后处理政务。而慕容独与这皇太后的渊源非同一般,此次南下便是奉皇太后之命缉拿逍遥子,其中牵扯老大一个机密。
  原来逍遥子潘阆昔年在辽宋澶州战役中曾因护卫真宗赵恒有功,被真宗皇帝视为心腹要人,受封入朝为官。但逍遥子自知为人疏狂放荡,圣恩难却之下,在朝廷里挂个闲职,终日里如闲云野鹤,潜修武学倒也逍遥自在。
  后来潘阆因言行“狂妄”得罪权贵,被撵出汴京,重入江湖,其实是暗中受了真宗皇帝的密诏。真宗朝后期,皇后刘氏逐渐掌控了朝政大权。真宗皇帝深恐百年之后,太子年幼,皇后专权危及赵氏江山,命潘阆携密诏出京,以防后患。
  果不其然刘太后名正言顺地取得了统治权,确实由于赵桢年幼,为树立自己女主的威望,礼仪制度,处处都欲采用皇帝的规格,对宋朝开国以来的所谓“祖宗家法”的政治传统构成极大的挑战,这就引发了一批朝中大臣的不满,两者之间发生了一系列的冲突和斗争。
  刘太后对此却也不放在心上,但对当年潘阆出京的内幕略有耳闻,心头颇为忌惮,因为此事牵扯皇家机密和颜面,自不能大张旗鼓的行进抓捕,是以当务之急便是秘密遣人缉拿逍遥子,夺回密诏。
  此时慕容独眼前仿佛显现出高高銮驾上,那一双灵动妩媚的目光一如初见,红颜垂帘,英雄倾心,肝脑涂地,又有何妨?喟叹道:“士为知己者死,你逍遥子虽然名满江湖,可是除了习武和愚忠之外,怎知这世间情谊和乐趣哀苦?”他说话一向冰冷阴森,这句话却极是平和。
  逍遥子冷笑,一字字道:“当年两浙路上我不杀你,后来你隐匿宫中修炼武功,我惜你一身武学来之不易,也未杀你,你道今日我还会放你离开?单凭你淫逆宫闺这一条,便百死莫赎!”
  手中竹棒一晃,绿影夭矫“嗖”地一声,直刺慕容独咽喉,竟是纯心取他性命。这一刺辛辣异常,刘三暗讨自己就算在练十年也恐怕避之不过,眼见这一代武林高人即将毙命小小药铺之中,心中黯然叹息。
  忽然,板门“哐当”一声,被人自外推开。一个童稚的声音叫道:“神仙爷爷,在家么?”冷青一脚门里,一脚门外跨步进来。




Ps:书友们,我是姚鸿家,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