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可斩 > 全文阅读

正文 7一曲琵琶起情丝有意却系无情人

7一曲琵琶起情丝有意却系无情人


(31+)

  “当真只是请我吃顿饭?”
  陆于尘看着顾成青脸色有色不好看,小心翼翼问到。
  “当……真。”
  顾成青咬牙切齿说到。
  “吃饭就好,吃饭就好,你们南方人还是没有书上说的那么难堪。”
  陆于尘松了一口气。
  “我说你小子也是不识好歹,你知道有多少人想跟我吃这顿饭吗?”
  顾成青没好气地说到。
  “他们为啥想跟你吃饭,因为你长的好看吗。”
  陆于尘一下子就来了兴致。
  “呵,呵呵。”
  顾成青冷笑两声,没有回答,他实在是搞不懂眼前的少年的想法怎么那么新奇,难不成北漠人与南方人确实不一样?
  陆于尘也还不算太白痴,见顾成青脸色不大好看也就不再做声。
  ……
  ……
  顾府的做事效率果然很高,很快一盘盘菜就端了上来,地上跑的水里游的天上飞的,四条腿的两条腿的没有腿的都给整了上来,看的陆于尘眼睛都要瞪直了。
  “你们南方有没有什么规矩,我是直接吃还是让你先吃。”
  陆于尘伸出筷子,想了想又缩了回来。
  “吃吧吃吧,没人管你。”
  顾成青撇了撇嘴。
  “恩,好吃,我在北漠可没见过这些稀罕玩意。”
  陆于尘夹了一大块鱼肉塞进嘴里。
  “这东西肉挺嫩的,好吃,天天啃羊肉啃的我腮帮子都疼如果没有这些刺就好了,下次让你的厨师不要往里面加刺,怪难受的。”
  “恩,这东西好吃,咦,这骨头也挺好吃,还能嚼烂,你知道吗,我们部落里有个叫王二全的人,啃羊肉没注意咬到骨头门牙都崩掉了两颗,后来我们都叫他缺牙。”
  “这是什么,长的跟个球一样,味道也不错,就是有点辣,唔,好像还有点甜,我再尝尝。”
  陆于尘边吃边说,嘴就没一刻合上过。
  “我说,你嘴就不能消停会吗?”
  顾成青感觉头有点大。
  “不行,我们北漠人实诚,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
  陆于尘嘴里塞满东西,含糊不清地说到。
  “行行行,你说吧。”
  顾成青是个斯文人,实在看不下陆于尘的吃相,索性干脆不吃了,给自己沏了一杯茶,慢慢品。
  “你喝的是啥东西,好喝不,给我也整点呗。”
  陆于尘闻到一股清醒,抬起头就看到顾成青手里端了个杯子在喝着什么,便索要到,丝毫不把自己当外人。
  “你来取吧。”
  顾成青又沏了一杯茶。
  陆于尘屁颠屁颠跑过去,端着茶又小心的往回走,生怕把手里的“神仙液”给洒了,待到了座位边上便一屁股坐了下去,举着被子就是一阵牛饮。
  “噗”
  陆于尘一口直接喷了出来,忿忿说到:“这什么破玩意,喝起来这么涩,真是不懂你们南方人,这树叶子有啥好喝的。”
  陆于尘砸吧砸吧几口,感觉又有点不对,继续说到:“好像又有点香,你在给我倒点我尝尝。”
  “没了。”
  顾成青没好气说到。
  “小气,你们南方人就是小气,书上没乱说。”
  陆于尘撇撇嘴,继续吃菜。
  ……
  ……
  不一阵的功夫,桌上满是狼藉,陆于尘舒服的靠在椅子上,用手指剃了剃牙,扣除一段肉丝,又塞回嘴里嚼了几下咽了下去,一脸满足。
  顾成青看这饭也吃好了,便打算说点事情。
  “你说你一个北漠人不好好待在北漠跑到南方来干嘛。”
  “说起这个我都是气,你以为我愿意来这里,我那混蛋老爹要我来南方,说我娘在南方,要我去寻他,南方这么大我怎么找。”
  陆于尘一拍桌子不满答到。
  “我杀过很多北漠人,多的我的都数不清。”
  顾成青突然就坐直了身子略微前倾,直勾勾盯着陆于尘。
  “被你杀了只能说明他们学艺不精,怪不得谁,我们北漠向来崇尚的强者。”
  陆于尘对顾成青的话没什么看法,随意说到。
  顾成青听闻陆于尘的话又靠在椅背上,用手扶着脑袋继续说到:“我也有一件事要办,但我不能去办,所以我要你帮我去做。”
  “做什么,你这么厉害的人还有事情要我去做,你手下不是有这么多人吗,随便挑一个让他们去做不就完啦,那个叫李什么知秋的,我看他不是挺不错的嘛,再说了,我人生地不熟的。”
  陆于尘摇了摇脑袋,拒绝道。
  “不成,青渊国国主怕我功高盖主,担心我在朝中作乱,于是把我发配到这个地方来,封我为王爷,其实我手里根本没有什么权利,而且国主布置了众多眼线监视我,你说的那个李知秋便是其一,像李知秋这样的眼线还有很多,我知道许多,也有许多不知道,我的亲信也是被密切监视,这里的人我根本不敢相信。”
  顾成青顿了顿,继续说到:“你来自北漠,所以我相信你。”
  “好就凭你相信我,这事儿我挑了。”
  北漠人生性纯朴,只要你肯相信我,那我也会无条件去相信你,这是来自北漠最纯朴的感情。
  “我还没说是什么事呢,你要不先听听。”
  顾成青与北漠人打交道了很久,深知北漠人的习性,所以对陆于尘的答应并不意外。
  “好吧,那你讲。”
  陆于尘又耐心等着顾成青的讲话。
  “有一个女子……”
  “等等等等,打住,怎么又是女人。”
  顾成青才说了一句就被陆于尘打断。
  “你不要插嘴,等我说完。”
  “好嘞,你讲吧。”
  “有一个女子,那时候我才二十岁出头……”
  “等等等等,那时候?二十岁出头?我看你现在不也才二十岁出头?”
  陆于尘又打断到。
  “闭嘴,你说还是我说。”
  顾成青一拍桌子,咬牙切齿道。
  “你说你说,我这次肯定不插嘴。”
  陆于尘看他吃人的表情,缩着脖子悻悻说到。
  “那时候我在碧秋湖游船赏景。突然就听到一阵琵琶声,我活这么大就没有听过如此天籁的声音,我那时候觉得时间一下子都停止流动了……”
  “书上说时间往前走不会停……”
  “够了,闭嘴,你要敢再多说半个字,我马上把你扔出去。”
  顾成青气的差点没把桌子掀了,深呼吸几口气后继续讲。
  “我突然就觉得我可能这辈子不会爱上第二个人了,虽然我还没见到她的容颜,但她的琵笆声就足够了,然后我就想邀她吃饭。”
  “就像请我吃饭一样。”
  陆于尘这次忍住了没有说出来,只是在心中默念。
  “然后她顺理成章的就拒绝了我的邀请,呵呵,在青渊国就没有我请不动的人,于是我就亲自去邀请她,这次她同意了。”
  顾成青似乎是陷入了回忆,嘴角泛起了笑意。
  “那天晚上她来了,原来她不仅琵琶弹的好,人也是长的极为标致,但是我并不注意她的脸,相比她的脸我更钟意她的琵琶曲,于是我又让她弹奏了一曲琵琶,她弹了一首《商江唱晚》,曲名是她告诉我的,我并不知道这只曲子的由来,但我仍能从她的曲子中听出一种哀愁,一种忘国亡家悲痛,一种四处流浪的艰苦,我并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谈这首曲子,直到她说她是商江人而且向我心口刺出一刀,真的好险,就差那么一点,她没能刺到我的心脏,我没死,我活了下来。”
  顾成青说着伸出两根手指比划着距离,示意有多么惊险。
  “商江是我打下来的,那是我成名的一战。她在没有刺死我的情况下当然是被我制止住了,我将她压在身下,下意识就是想要弄死她,但当我看到她的眼神后,我看到了绝望与无助,说实话这种眼神我见多了,但不知怎么着我就心软了,所以我决定放她一条生路,后来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没有想明白我当时为什么要放走一个敢于行刺我而且差点得手的人。”
  “现在我想明白了,我觉得我爱她。”




Ps:书友们,我是飘牵叶,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