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两个人的流浪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一章 绝情绝情

第一章 绝情绝情


(31+)

  夕阳总在黄昏前,而他总在夕阳中。
  他喜欢行走在夕阳中,向着即将落下去的太阳,身后拖着长长的影子,默默地、默默地被黑暗吞噬。
  他是个浪人,没有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开始流浪,为什么流浪。而他也必定是这世上最有名的浪人。江湖中流传了这么一句话:“能打败绝情剑的人,一定是世上最强的人。”于是有慕名寻他之人,有暗使手段之人。然而他是个浪人,行踪不定,他往往会意料不到地出现又会在不经意间消失。但毕竟有那么些人好运但不知是否真是好运寻到了他。
  “出招吧!”每个人都会说这么一句。但他总会以同一个表情去对待不同的人。
  那是一张冷峻的面容。没有人不承认他的面容之俊秀,也没有人不承认他面容之冷酷与其说他是人,倒不如说他是一张只会行走的躯壳。
  每个人都是同一个下场断掉左手大拇指。他不愿杀人,因为他根本不认识他们。这些人中有男人也有女人,有老人也有年轻人。从眼神中,他看得出有些人的悔意。
  生活就是这样,每一个选择都将付出代价。
  于是,他给每个人一个印证这也是惩罚。但所谓惩罚却并不恰当,不知什么时候什么人竟以断掉大拇指的手当成了一种炫耀的资本,“我这根拇指是被绝情剑砍断的”言语之中无丝毫沮丧之意,反倒无比自豪。旁观者投来倾慕之色,赞赏之语不绝于耳。
  又是在黄昏前的夕阳,他自然是在夕阳中。然而,他的身边异乎寻常的多了一个人。一位身姿绰约的妙龄女子。这个场景足以令所有人惊奇。幸而是在偏僻的小村庄,而两人又是在一条无名的小溪边。倘若狗仔队早出现几百年,这也许就成了各大报刊的的头条了,不过,这仅仅是个假设而已。
  他毕竟是个孤独的人。他与那女子保持着一丈之远。不知两人沉默了多久,那女子先开口了:“谢谢你救了我。”
  他依旧是冷冷的声音,然而这声音中出现了异样,不似面对那些挑战者的语气,“你不必谢我。”
  “那你为什么救我?”女子追问道。
  他道:“我谢靖羽做事不要理由。”
  “不行,我一定要知道理由。因为我们并不相识,而你又是出了名的浪人。这是你第一次救人吧,至少我所了解的”。
  “你了解多少?”一句简单的驳问。
  “我~”女子答不上来。但她足够聪明,转移话题:“我叫婉欣”
  靖羽并未答话。
  她望着他,而他凝视着对面正在下落的夕阳。他的眼色便像是这落阳孤独而落寞。然而,这眼神还有希望,今日的夕阳难道不是明天的太阳?难道有人有机会去深深地了解这个浪人?
  她慢慢地向他靠近。
  “走开!”冷酷的拒绝。
  “你不想让我靠近你吗?”一种充满渴望的问话。
  “不!”
  “为什么?”她似乎有许多为什么。
  “因为我还不了解你”浪人似乎有些局促。
  她淡然一笑,“你让我靠近你,然后你才能了解我,不是吗?”
  谢靖羽保持了沉默。
  “你去哪里?”话音刚落,他人已在溪水对岸的小路上,身后依旧是长长的影子。婉欣被影子遮住了。“我要怎么找到你?”她知道自己追不上,只是坐着不动,然后心跳却已加速。“我会来找你的。”声音不大,却字字清晰。她松了口气,补充道:“我在悦平客栈”她怕他寻她不到,然而这仅仅是多余的一笔。
  三天前,谢靖羽收到了一幅画。画上的女子便是婉欣。但当他看到这幅画时,眼中射出了精光。
  他忆起了三年前的一天,他无意间见到了画上的女子。不知为何,脑中总抹不去那份记忆,虽只有一霎那,然而她的那种那种超凡脱俗,清秀俊逸,飘飘于世的姿态,已占据了他心中的一小部分。这部分很小,但已足够。他是个狼人,是个无情的浪人。没有见过有女人和他在一起,他甚至没有任何朋友有的人甚至说他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也没有知道他的奇异武功从何而来,更不知何时世上出现了这么一个人,仿佛一切那么突然,却又是理所当然。
  他是那么神秘,神秘人往往和绝情之类的字眼走的很近。他不会去追求她。他有自我,喜欢流浪。但他相信缘分。他的生活被挑战所充斥。那些人他不必认识,浪人是没有同伴的。也许他的十几年的漂泊早已使他的内心深处产生了厌倦之情。
  在见到婉欣后,他有了家的感觉。但这也仅是感觉而已,他从未朝那方面努力过。也许上天注定了他的漂泊。此后,他再也没见过这个女子。而今天,他又莫名其妙的出现在画卷上,被封存的记忆一下子释放。他觉得有些目眩。画的下方有一行字:寅时三刻,镇外黑树林。他很快回复了清醒,心中顿生疑问:“她为什么找我?难道也是想向我挑战?”
  被等待的时光总是会过得漫长。
  好不容易等到寅时,他便来到了黑树林。黑树林是以满地黑土而闻名。然而在春天,便会被一片绿色所掩盖。只有在这黑夜,它才会恢复黑树林的原貌黑夜,一切都是黑的!
  她是在三刻出现。来的不只她,还有两个人,却是绑着她而来。这下之前的疑问似乎解答了,新的问题又复出现:“是谁抓的她?为什么是我?”他不说话,只冷冷地望着。
  僵局直到三刻之后才被打破。
  黑暗处,一定轿子从天而降。“黑胡子驾到”他果然不愧为黑胡子,透过微弱的月光,他的胡子不仅多而且密。
  “哈哈哈哈,绝情剑果然名不虚传。”他捋了捋胡子,笑道。
  靖羽不为所动,他在等黑胡子解释着一切。
  “你心中一定充满疑问,对吗?”黑胡子问道。
  靖羽只淡淡道:“告诉我”
  仍旧是一阵大笑:“很简单,我只不过想见见你。
  “见我?为什么用这种方式?”
  黑胡子道:“我不想找你,而想让你找我。”
  “为什么?”
  “因为找你的人都是你的敌人,而我想做你的朋友。”
  “朋友?我不需要朋友。”
  “不!是人都需要朋友,你是人,所以你需要朋友。”
  “有的人不需要朋友,我就是这样的人。”
  “不,浪人四海为家,更需要朋友”
  靖羽并不接话,只是凝望着黑胡子的眼睛。
  黑胡子道:“你默认了,还是不想再和我理论。你一定在怀疑,我为什么要和你做朋友吧?”
  他不管黑胡子的问话,冷冷地问道:“为什么用这种方式?”
  “这种方式,我敢保证你会来!”
  “为什么这么有把握?”
  “无论是谁,莫名地受到一幅美女画像,只要够胆识,都会来。”
  “那为什么是她?就因为她的美貌?”
  “对。你以为呢?”
  谢靖羽明白了这一切,道:“放了她”黑胡子笑道:“随时,她现在就是你的。”双手一拍,押着婉欣的人利索的松开了绳索。婉欣似乎吓坏了,奔向靖羽。他并没有向她多看一眼,转身离去。
  “等等我~”即使在慌乱中,婉欣的声音仍旧空灵。这是他第一次听到她的声音,心中平静的湖水仿佛滴入了一滴清泉。他很快控制住自己,脚步并不减慢。
  婉欣喊道:“你去哪儿?为什么不等等我?”
  靖羽停住了脚步,说道:“你已经安全了”
  “不,让我跟着你吧!”
  “我是个浪人。”
  “我喜欢流浪,我不会拖累你。你吃什么,我便吃什么;你睡哪儿,我也睡哪儿。”说话间,她离靖羽以近了许多。一种莫名的寒气让她停住了脚步。
  “我习惯一个人流浪”他又开始前行,但走得极慢。婉欣紧跟着直到那条小溪。
  谢靖羽在余晖前渐渐走进了黑暗。他抓到了一只野兔,烤熟充饥。沿途并无人家。在路上躺下了,天上繁星点点,他看得有些晕,索性闭上了眼睛。
  在如此寂静的夜里,最容易勾起心中埋藏的记忆。“我到底是谁?我从哪里来?我的武功是谁教授的?”这些问题已不止一次在脑中泛起。然而问题始终还是问题。
  他最初的记忆是在十几年前,自己躺在一张床上。睁开眼睛,一对老夫妇坐在床沿,笑盈盈的望着自己。老爷爷说:“孩子,你可醒啦?”老婆婆用极温柔声音说着:“孩子啊,你昏迷了三天了。”他只觉得头很重,脑中一片空白。“你们是谁?我又是谁?”“哎,孩子,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这也难怪,你头上留了那么多血,可把我老伴吓坏了。”他竭力搜索自己的记忆,然而越想头越疼,几欲炸裂。老婆婆忙道:“孩子你好好休息,别想那么多,等伤好了,就都想起来了。”如此过了半月有余,他的伤早已愈合了,然而脑中仅有的记忆便是这半个月来的琐事。有一天上山砍柴,他忽然发了疯似的,向山下跑去。自那以后,他便再也没回去。至于这十几年的漂泊,世上唯有笔者与他二人知晓。
  婉欣回到客栈。店中掌柜及其殷勤:“姑娘回来啦!”言语之中仿佛卸下了千斤重担。婉欣知道他是为自己而担心,心中感激,便赏了他一锭银子。
  婉欣坐在床边,心中想着适才发生的一切,嘴角不禁扬起笑容。然而,回忆中总有黑胡子的身影,笑容顿时凝结,眉头紧蹙,叹了口气:“一切都只能靠天意”
  直到三更天,她才朦朦胧胧地睡着。不久之后,便又惊醒。她害怕,怕浪子不会出现,还怕……。她下意识走到门边,打开门,“啊”一声尖叫,却包含万种心情。
  门口赫然站了一人,便是谢靖羽。
  未见之前,心事起伏,见着之后,反倒开朗多了。
  有时候,我们只需要学着珍惜现在,而不必痛悔过去、担忧未来。
  他们就这样相对站着,婉欣笑道“你来了多久,怎么不进了?是不是不敢啊?堂堂绝情浪子竟然怕我不成?”靖羽仍是面无表情。然而,这表情却不同于以往。“我刚到,你就开门了。”言语之中仿佛别有意义其实你我心意相通。至于这是否为浪子本意,我们无从得知。但是婉欣脸颊霎时像盛开的桃花一般。她转过身去,回到床边。
  谢靖羽独自走了进来,在桌边坐下,自斟自饮。婉欣此时心跳也加速百倍,心中又是紧张又是好笑,她不敢问:“你不是不近女色的嘛?”她怕他就此转身而去,于是问了一个很寻常的问题:“茶好喝吗?”依旧是那么冷淡,犹如这清茶一般,却有一股慑人的魅力,“解渴足以。”“你知道吗?”谢靖羽突然说话,婉欣吓了一跳:“我知道什么?”“你是唯一一个让我心跳加速的女人”婉欣表面上心如平镜,心中却波涛汹涌一般,她问道:“你心跳也会加速。我看你跟死人一样,整天就只有一种表情。”说完格格笑了起来。
  谢靖羽没有放弃他的表情,道:“你说得对,这些年来,我真的像一个死人。我只是每天拖着一副驱壳罢了。我没法自己结束自己,等到走不动了,就地一躺便行了。任它野狗来吃,我也不会再觉得任何疼痛。”婉欣一直望着浪人,眼中渐渐流出了泪水,只见靖羽眼中尽是凄楚,心想:“不知道他受过什么痛苦,我一定得帮他。但我该做些什么呢?”
  “你可以找个家啊!”她说道。
  谢靖羽“哼”了一声,别过头去:“家!我也配有个家吗?我注定是个浪人,所以我也会尽快把你忘了,恢复从前的无忧无虑的漂泊生活。”
  婉欣也“哼”了一声:“无忧无虑?别骗人了,你真的无忧无虑吗?我压根一点儿都不会相信!”语气一转,柔声道:“我想我能够帮你的。不管你有着什么样的经历,也不管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总之~总之,我认定你了。你休想把我甩掉。”
  谢靖羽转过头望着她,她惊奇地发现这个浪子的眼中竟有亮晶晶的东西那是泪花。绝情剑落泪了。她全身颤抖着,心中起伏荡漾,这个冷血的男人竟然肯在自己面前把心中最柔弱的一面展现出来。她能感受到他的痛苦,想象着十几年的孤独与凄楚,不知道让他在寂静的夜里流过多少泪。他的世界没有温暖。婉欣晶莹的泪珠滚了下来。
  谢靖羽走了,留下一句简短的话语“谢谢!”。婉欣哭的更加厉害。她呆呆的望着浪人的背影,仿佛看到了黎明的阳光。她自信这个野兽已经被征服了。




Ps:书友们,我是夕阳中流浪,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