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小人物大乾坤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九章 知音啊

第九章 知音啊


(31+)

  长发披散了下来,丘狐面容狰狞,提剑走了过来。步履歪歪斜斜,浑身上下散发着暴戾之气。
  距离胖妞一寸远的地方,突然,停住了脚步。
  眼角眯了眯,神情复杂中,带有一丝的邪媚气息。
  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苑海平心里想,如果自己是他的话,也不会轻易放弃的。
  毕竟,
  付出的越多,表明的,越是再乎。当爱走到尽头,表现得也越疯狂!
  果不其然!
  只觉得一股冷风锁喉袭来,胖妞下意识地双脚欲后退,苑海平的思维却告诫自己,退一步,葬身谷底。
  狭路相逢,勇者胜。
  心一横,苑海平闭上了眼睛,默默念叨:回首向来萧瑟处,也无风雨也无晴……。
  坦然、淡定、从容!
  一丝慌乱之情,划过丘狐眼底,一闪即逝,虽然短暂,没能逃过苑海平的眼睛。
  下一秒,劲风横移了10公分,长剑擦着头顶呼啸而过,一截小辫子掉到了胖妞的脚面上。
  头顶凉凉的……
  呃,该死的,熊孩子!
  苑海平故意做出不屑的神情,所以,胖妞既没有去摸自己光秃秃的头顶,甚至懒得看一眼,飘落下来的小辫子。
  闭眼、冲着天空,在削铁如泥的剑下,纹丝不动……
  丘狐怔住了,随后,扯了扯了嘴角,随口吟道:
  四月山,芳菲碧连天。湖堤杨柳醉春烟,江花红胜火,江水绿如兰。
  良辰美景,奈何天?垂杨紫陌霓霄南。把舞共东风,且共从容。
  接着,又自言自语,
  你让我猜作者?呵呵……
  丘狐摇摇头,眉眼含笑,“真是个特别的女子!”
  来回走了两步,叹了口气,“我找遍了三界所有的书库,没有见到这首词,料想做这首词的人,该是位惠质兰心的人……”
  然后,重新回到胖妞面前,停下,认真地看过来,补充了两个字,“知已!”
  胖妞依然如前,默默地,望着头顶上的天空。
  此刻,却生出一丝羞惭之情。
  嘿,想多了,无关男女之情啊-
  熊孩子,至于嘛,哥快被你吓出了心脏病了。
  得送你两句:
  “莫愁前路无知已,天下谁人不识君!”
  胖妞终于发声了,丘狐怔了两秒,慌忙上前,握住胖妞的俩熊掌,激动地说,“对极,对极,当初你就是这么对我说的……”
  停了片刻,
  又道,“我问过了三界最有学识的学官,他们都没有说出它的出处。想来,又是那个女子写的……”
  “嗯,高山流水,知音难觅!”
  丘狐低下头,来回踱步,不断重复,吟诵,这两句诗。
  王勃写得,《送杜少府之任蜀州》,能不好吗?唐代大才子!出身儒学世家,与杨炯、卢照邻、骆宾王并称,初唐四杰。6岁能写文章,9岁撰写《指瑕》十卷,10岁饱览六经,未冠而仕。31岁一篇诗赋《滕王阁序》,堪称一时之最。
  奇怪……苑海平歪着小脑袋,大脑里闪现出N个???
  那……白笙,啊!
  不会是,又,一个穿越者?
  缘分啊!
  心念一动,林间响起了胖妞甜甜的声音:
  要敞开心扉交朋友么!
  人生路漫漫,哪能少得了朋友啊。朋友多了,路好走嘛,朋友多了,日子也更快乐了,不是?
  子曰:与少乐乐,与众乐乐,孰乐?
  曰:不若与众乐乐也。
  “对极,对极!”少年大附掌,双颊因激动而泛出红晕。
  “当时-不懂-”眼睛里一丝羞恼,一闪而过。
  不过,丘狐心情大好。
  “你-是我的第一个朋友”丘狐转过身,从怀里摸出一个包裹,“给你,看样东西。”
  语气虽然平淡,却难以掩饰内心的兴奋之情。
  别人笑我太疯颠,我笑别人看不穿,恐怕,这货现在就这种情况。
  苑海平心里想,这货,抑郁太久了……
  修长的手指,小心翼翼地打开包裹,取出一个精致的绿色柱形小盒子,脸色一下子凝重起来。
  什么鬼?苑海平心中惴惴,吸了一口气,又慢慢吐出。
  看样子,很珍贵哦!
  尼玛,只要不是戒指、项链……用来求婚的!一切,皆有商量的余地……
  丘狐从袖筒里拿出一方手帕,从上到下,把小盒子擦了一遍后,又自下而上,又擦了一遍。
  稍停,按了下盒中央的凸起,“叭!”一声脆响,盒子打开了。
  什么鬼东西?
  苑海平想掂起脚尖过下眼瘾,只见一丝狡黠,闪过少年眼底,苑海平立马停下抬了一半的脚跟儿。
  又来?
  不会是……让我猜,这盒子里装得是啥东西吧。
  苑海平警惕地,转动眼珠,多看了盒子两眼。
  呃,还真是……
  高难度!
  然,苑海平失望了,少年从里面又取出一个一模一样的小盒子。
  和先前一样,又擦了两遍,打开后,又取出一个更小的盒子。
  一连取出十个一模一样的小盒子,最后一个,大小如人作画用的镇石。
  终于,开题了……
  苑海平莫名紧张了一下,尼玛!
  嗯?套娃!
  刚才只顾着紧张题,忘了这盛题的盒子。眼熟啊!
  这,不是我上周在古玩市场见到的哪款吗?
  早知道,该多买些,存起来,古董啊-
  不过,度娘说,套娃是俄罗斯特产的木制玩具,一般由多个一样图案的空心木娃娃一个套一个组成,最多可达十多个,通常为圆柱形,底部平坦可以直立。颜色有红色、蓝色、绿色、紫色等。
  这地方……苑海平微微摇摇头,一入幻境深似海,诡异啊!
  他现在有种感觉,不会穿错国界了吧。
  尼玛,赔大发了-悔不当初啊!
  在丘狐火热目光的注视下,苑海平大着胆,接过一张字条,最后一个小盒子里取出的。
  还散发着清雅的香味,让人头脑清凉、浑身舒爽。
  展开纸条,一看,乐了……
  真是,知己啊!
  天,蓝的草一样的香;我,爱你今世的模样……天蓝蓝-草青青……
  一瞬间,苑海平的心沸腾了,真想拽出白笙,狠劲地啃几口。
  瞌睡时抛来个枕头,还真是,雪中送碳!
  苑海平的心美滋滋地,上翅膀,能飞上天。
  太阳,不知何时升了起来,照得林间暖融融的,浓雾散去,到处一片鸟鸣。
  谷底,花香正浓。
  一张粉色信纸上,写着一个谜题:
  一点飞上天,黄河两头弯;八字大张口,言字朝前走,你一扭,我一扭;你一长,我一长,当中加着马大王;心字底,月字旁,留个勾勾搭挂麻糖;推个车车转咸阳。
  丘狐挤过来,挠着后脑勺,带着一脸的期待。
  “你,走后。800年了,没有一个……猜出-”
  丘狐完全没有了刚才的霸气,声音小得,像蚊蚋,似乎还有些不好意思,“小生才疏学浅,还请姑娘告知!”。
  说完,冲着胖妞拜了一下,“刚才多有冒犯,小生,赔礼了!”
  态度恭敬,谦恭、诚肯!
  看在他诚意的份上,胖妞鼻孔里“哼”了一声,“biang字口诀!”
  终于,不用再胆颤心惊了。苑海平又长吁了口气,心里无比轻松,整个人显得很是自信。
  话说,得理也要让三分吧!
  怪只怪你,实力不济吧,无它。
  “什么?”
  “biang字口诀!”
  “口诀?”丘狐指了指上面的文字,“什么字?”
  “biang字!”
  “没见过!”丘狐摇头,继而,指向地面,示意胖妞“写下来”。
  “是唱出来的!”
  哦?丘狐更感兴趣了,双眼放光,满满的期待。
  拼了,苑海平心里琢磨,要取信于丘狐,还得这要命的一哆嗦。
  表现好了,说不定能收个小迷弟,最不济,能保住性命。
  苑海平瞥了瞥黄金鼎,这二货,这么长时间了不动弹,没事吧?
  “咳!咳!”
  苑海平咳了两声,小胖手指了指那黄金鼎,亮着嗓门说道:
  “山精唱,我写!”




Ps:书友们,我是乐无央,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