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暗流之下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四章 往事不如烟

第四章 往事不如烟


(31+)

  第四章客栈之行
  木楼梯上传来一阵噔噔噔噔的声音,林迟青却没有什么反应,还是保持着双手将苦锋环抱在胸前的养神姿势。
  “吱呀。”门被小二用脚尖顶开,酒坛被提在右手,一碟酱肉一碟花生一碟凤尾从手掌依次排到手肘。
  “这位爷,您的菜来啦!”小二稳健地走到桌前,将菜摆好,这次总算学乖了,不再多话,悄悄退了出去。
  林迟青在小二退出去的一瞬间睁开了眼。一股子酱肉的香气入鼻,林迟青十分满意。
  前半个月的行程一路风餐露宿,不说肉,连肉毛都没看到一根。饿了啃口干粮,渴了喝口水壶中的清水。
  虽然林迟青早就习惯了这种生活,但也免不了在清苦的生活中缅怀酒肉。
  但是林迟青没有急着动筷子,只是把手伸进第二个盘子里,捏出了一整个花生。稍一用力,还带着些泥巴的黄壳就裂开了,露出了花生仁。
  见到花生仁十分饱满,林迟青口中哼起了小曲,被花生仁高高抛起,升到顶点,垂直下落,进了林迟青嘴里。一嚼,花生的香气和丝丝新鲜的泥土味混合着充满了口腔。想必这花生刚从地里拔起来不久。
  林迟青一边嚼着花生,一边伸手把酒坛提到自己面前。也没多余的动作,利落地去掉泥封,掀起红布覆着的酒盖,一股子浓郁的酒香蓬勃涌出。
  想不到这种店还有如此好酒。
  林迟青有些惊讶,显然这酒的品质超过了他的预料。虽然这酒比不上京城那些顶级酒行卖的酒,但是也逊色不了几分。
  林迟青将酒坛放到鼻子下面,鼻翼微动,轻轻地吸进去两口酒香味,一脸的陶醉。
  吸了几口,大约是吸够了,终于把酒坛移开了,却不见他将酒倒入碗中,而是将酒坛顺手放在桌上。
  林迟青好酒不假,他酒量惊人也不假,甚至京城百姓都隐约听说过暗卫中有一个嗜酒之人。
  但这并不代表他见到好酒,就会不管三七二十一喝得酩酊大醉。相反,他的自制力很强大,在执行任务期间恪守着暗卫禁止饮酒的规定。
  虽然暗卫是隐藏在暗处的秘密机构,但是其实束缚并不多,不管是在空闲时间还是在执行任务过程中,他们都拥有很大的自由度。
  但不论是哪个暗卫,面对仅有的几个规定都会不打折扣的执行。因为这些规定都是由前辈的血浸染而成的。
  林迟青有些意犹未尽,毕竟面对如此美酒,却不能喝几杯下肚实在是一件憾事。他默默地打算着,准备在任务完成后买几坛回去,一是要饱饱口福,二嘛,则是要去刺激下刘载洪那个家伙。
  想到刘载洪那个家伙,林迟青一怔,算了算时间,已经有约莫一年时间没见过面了。
  大将军和暗卫都统领曹睿一样,是上一辈陪皇帝打江山的中坚力量,可岁月不饶人,他们都已经垂垂老矣。大将军自然无法再领兵戍边,皇帝便提拔刘载洪成了都指挥使,领兵去了边塞。
  林迟青又想到刘载洪救他性命的那次行动。
  几年前,林迟青还不是副统领,刘载洪也仅仅是个副指挥使。彼时的二人没有任何交集。
  林迟青偶然间觅得蛛丝马迹,他将这些线索串起来后,发现北陈监院二处头目刘治坤极有可能会在近期去往两国交界处。
  他第一时间就将此事上报给了都统领曹睿,曹睿没有太过重视这个情报。
  因为林迟青并不是情报部门的人,连情报部门都不知道的消息,却被林迟青先拿到手,让他对情报的准确性有所保留。
  而且林迟青的情报实在太不完备,没有二处头刘治坤会走的路线,最终停留的地点,林迟青费了大力气才将刘治坤可能出现的时间缩小到一周范围内,但再也无法再缩小了。
  林迟青之所以对这个二处头目如此上心,是因为正是这个人多年前设计将曹睿陷入死地,林宏森为了营救曹睿付出了生命,曹睿最后不想放弃林宏森,错过了最佳逃跑时间,也付出了一双腿的代价。
  所以他无论如何都要手刃这个二处头目。
  但曹睿与他想的恰恰相反,在他掌握了暗卫后迅速对监院展开行动,北陈国力衰微,对监院的支持力度不足,在一次行动中暗卫杀了监院八大处的七个头目,重创了监院。此次如果真的进行这次任务收益太小,风险太大,而且成功率也无人能保证。
  而林迟青则是想为他父亲和曹睿报仇,这个报仇却不会给皇帝和秦国带来任何好处可。曹睿优先考虑的是忠于皇帝,忠于秦国。
  基于种种考虑和原因,他拒绝了林迟青出任务的要求。
  林迟青无比失望,他决定冒险赌一把,准备凭一人之力诛除刘治坤。
  所以他出发了,出发前他没告诉任何人,只是向曹睿告了半个月的假。别的有关他的行动的话则是一字未说。
  马不停蹄地赶路,终于在自己判断的一周前的一天到了两国边界。
  边界上有许多沼泽,唯一的一处平地是在北陈国界上,建有一幢房屋,房屋前后是虽未开垦,但已经被火烧过的荒地。想必那是刘治坤的落脚点。
  林迟青又花了半天时间勘探地形,为自己找好了退路之后,他选择了距房屋远近适中的一个泥坑,给自己脸上摸好泥土,随便吃了点干粮,旋即缓缓沉入眼前的烂泥坑中,静候着刘治坤的到来。
  到了第二天,一辆简陋的马车从北陈方向驶来,巧妙地避过了几处不易发现的沼泽,稳妥地停在了房屋面前。
  林迟青本来有些萎靡的精神瞬间亢奋起来。死死地盯住这辆马车。
  马车停了,但出乎林迟青预料,从车上下来了一个女子,顾盼生辉,不沾一丝烟火气。
  林迟青皱紧了眉头,他得到的线索中根本没有提到会有一位女子和刘治坤同行,况且他现在也无法确定刘治坤是否在车中。
  他只能继续在烂泥中屏住呼吸等待着。




Ps:书友们,我是刘迟青,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