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剖星录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八章 武道

第八章 武道


(31+)
待耿锋回过神来,男孩的尸体便被进来的几个壮汉抬走,头领乌老大却是见怪不怪,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冷冷地说道:“扔进大海喂鱼去吧。”
  
   眼看着男孩的尸体被几个壮汉抬走,耿锋再也坐不住了!
  
   他不想糊里糊涂就死在这无名岛上,必须要弄明白这里的一切!自己要活着出去,要回猎户村复仇,要去龚家堡为爷爷讨还血债!
  
   待小屋子里再次回归于平静,耿锋走到张蛮的床前,他没有说话,但那犀利的眼神已将此刻的想法暴露得一览无遗。
  
   张蛮似乎早有预料,他朝着耿锋点了点头,示意他不要声张,而后起身指了指屋外。
  
   二人悄悄溜出宿舍小屋,蹲在院中一个无人的角落,耿锋凑到张蛮的耳边问道:“究竟怎么回事?”
  
   张蛮深沉地看了耿锋一眼,似乎是在衡量眼前这个男孩是否值得信任。
  
   片刻后,他凑到了耿锋耳畔,轻声说道:“我来这岛上已经一年有余,算上你们最后一批来者,在这房中住过的孩子,已经是第三批人了!一年前来到这里的,唯有我一人还活到现在。”
  
   “都死了?”
  
   耿锋心头一颤,果然不出自己所料一愣,这岛上大有怪异。
  
   张蛮点了点头:“存活下来的可能太小了!死去了十之七八,都和这几天死去的三人一般模样,吃得最多的最先暴毙。”
  
   耿锋有些不信,问:“果真如此?”
  
   张蛮淡淡道:“那你就等着看吧,半年内,只怕有一半以上的人会慢慢死去!”
  
   耿锋闻言,心头顿时生出一股凉气,脸色瞬间变得凝重了起来,毕竟这些日子那些饭菜他也未有少吃,又不解地问:“难道那些饭菜里有毒吗?就算要杀我们,那些家伙动手也很简单啊,何必还好饭好肉的供着?”
  
   “你没有闻到那饭食里的药香吗?”
  
   张蛮道:“年前一批,从这间宿舍活着出去的只有一人。据他所言,饭食里的药功其实是大补,具有增进体质的作用,但是一般人禁受不住,所以被撑死了!”
  
   “有人活着走出了了这宅院!都是些什么人?到哪里去了?”
  
   耿锋对此非常敏感,连忙发问。
  
   “恶人谷玲珑阁,其实是个贩卖人口的势力,每年秋天的两院对抗赛,其实就是表演赛,在这片海域活动的几大海盗帮便来到岛上,挑选上好的“木头”就是我们这些孩子!”
  
   张蛮指了指院外,沉思了片刻,又道:“但是,那些海盗只要体格健壮,拳脚熟练的,带到海上去做苦力,做炮灰”
  
   他这般说道,语气却渐渐低沉了下来,含着满腔的悲伤。
  
   “哦我明白了!”
  
   耿锋眉头一扬,他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张蛮情愿挨鞭子,也不愿意多吃些饭菜,因为就算是活着出了这院子,落在那些海盗手里,终究还是死路一条。
  
   “药食,拳脚”
  
   耿锋若有所思,又对张蛮道:“你听说过养蛊之术吗?”
  
   “养蛊”
  
   张蛮一愣,神色不解。
  
   “我听爷爷讲过,巫蛊行家置千万爬虫于缸中互相吞噬,毒多的吃毒少的,强大的吃弱小的,最后存活下来的一个,就是最强的虫蛊。因为它吞噬掉了其他所有的爬虫,让自己变得最为强大!”
  
   耿锋道:“玲珑阁将我们买到这里圈养着,就和那养蛊一般!这饭食的药功,是在催化我们的体格,体质无法适应的会被撑死,挺得过去的强者,才会被海盗高价买走,他们因此大赚一笔!”
  
   张蛮一愣,他不得不承认耿锋说得有几分道理,想了想又道:“但凡拳脚练得不好便会被责罚,练得最好的活下来了!或许那套拳法极为重要,说不定和那药功也是相辅相成!”
  
   “只有体格、力量之最强者,才有走出这紧闭大院子的机会!”
  
   耿锋低声分析着,继续说道:“总之,要活着离开这里,就必须练好那套拳脚,要练拳脚就得将肚子吃饱!”
  
   张蛮迟疑道:“可是走出了这大院,就算不死,最后还是要做一辈子海盗”
  
   “总不能永远困在这里,做一辈子的行尸走肉吧!就算是活的时间再长,又有什么用?”
  
   耿锋打断了张蛮的话,一双灵动的眼珠在夜色的映射下,闪着一道令人心悸的寒芒,那是他的决意!
  
   “不管如何,就算是被养蛊,我也要做那最大蛊虫,要活着出去,要回去报仇!”
  
   “活着出去……”
  
   似乎是被耿锋所感染,张蛮重复着这话语,眸子中也突然明亮起来。
  
   从此,张蛮也似变了一个人,突然间激发出求生的活力,开始大口大口地吃肉喝汤。
  
   因为有耿锋的罩着,张蛮每天获得的肉食自然比其他孩子还多得多,那套拳脚也练习得日趋熟练,往日瘦弱的体格,慢慢开始变得强壮起来。
  
   吃饱喝足的张蛮,再也不是曾经任人凌辱的绵羊,甚至还显示出了不同于常人的狠辣。有一次,仅仅受到同屋一个孩子的口水侮辱,一发狠竟然将对方一条胳膊都给折了。
  
   而这次,张蛮再没有受到任何责罚,那个监守的壮汉看着这一切,不仅未曾阻止,反而是有些乐见其成的味道。
  
   日子在慢慢地延伸,封闭小院里,死亡的少年在不断增加,一个月之后,就在这东院里,又慢慢死去了十几个孩子。
  
   而耿锋和张蛮却没有发生意外,顺利地活了下来,大口大口地吃饭,完全投身于那套拳法的练习之中。
  
   随着拳脚的精进,他们的身子骨也一日强过一日,食量也大得惊人了!
  
   最初的兴奋劲过去后,耿锋与张蛮渐渐有些不安了,因为二人也意识到,这样的精进速度极为反常。
  
   某一天,一片黄叶自外飘进了禁闭的大院,耿锋看见大铁门“咔咔”打开,壮汉头领乌老大领着一位中年男子走进了院子。
  
   来者身穿一脸海蓝色长衫,身板看似清瘦,那步履也是狼行虎步,气息沉稳不殆,耿锋见过龚家堡几个武境斗士的平日行动,种种比较,看得出这位汉子的身手,超出那些武境斗士很多很多,武修实力深不可测。
  
   在他的身后,跟随者十名十七八岁到三十不等的青年武者,大都身穿皂色劲装,身上或挎着刀,或背着剑,也有赤授空拳的却腰间鼓鼓囊囊,从他们行为举止,可以看出这些人身手矫健,都有一身不错的功夫。
  
   乌老大依旧挥舞着手中的带刺藤条,高喊:“列队”
  
   喧闹声中,院子里五六十个儿郎,迅速成纵列排成五行,那乌老大又嚷道:“孩儿们,你们每日每夜都想出去吧?今天,机会就摆在这里!但是想要走出这院子,是要凭真本事的!”
  
   而后,他朝着那清瘦汉子鞠躬回道:“请蓝大先生主持!”
  
   蓝衫汉子乃是“玲珑阁”的一位舵主,人称“岩鹞”蓝梓木,已经是初踏道境的斗师,而他随行所带的十名青年武者,无一不是实力高强的武境斗士。
  
   蓝梓木踱步上前,轻咳一声掉了掉嗓子,尖声道:“本人蓝梓木,你们也可以喊我“鹞先生”,今年两院对抗赛很简单!就看东西两大院,有多少孩子在三拳之内,能打开这扇试炼大门。通过大门者可走出大院,前去参加我“玲珑阁”举办的秋比大赛!”
  
   “哇”
  
   顿时,队伍中一片欢呼。
  
   终于看到了活着出去的希望!又有哪一个孩子,不想急切离开这充满着恐怖和死亡气息的禁闭大院!




Ps:书友们,我是残茶一味,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