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毒妻重生记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九章:金言回归

第九章:金言回归


(31+)

  “夫人!夫人!”水柳的声音一次比一次高,直到白清和反应过来,“夫人,白管家还在等你回话呢。”
  “安叔,没事了,你先去忙吧。”白清和将花名册交给还给白安。
  白安收起花名册离开,约莫过了半柱香的时间又回来了,“小姐,这是你的信。”
  “有劳安叔了。”白清和接过信之后,白安就转身离开,庄外的人若是想要送什么进庄内,都是要经过白安之手,而他最好的一点就是从来不过问主人家的事情,而且知进退,懂分寸,所以也就是为什么无人能动摇他云剑庄总管事的地位。
  白安懂分寸,但并不代表其他人也懂,这不一个没分寸的人就按耐不住了。
  湘夏见白清和迟迟没有打开信件,心中疑惑好奇,试探性的问道:“夫人不打开看看吗?”该不会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吧。
  “无非是哪家的小姐夫人邀我游玩,没兴趣。”她就好比是一把钥匙,其他人巴结她,无非是想借此打开与云剑庄合作的大门,从剑庄做大,这样的事情络绎不绝,也见怪不怪。
  “这……是哪家的请帖,要不要奴婢去回绝了?”听白清和那么说,她也顿时收起了兴趣,这样的事情太多了。
  “不用了,就当从来没收到过。”白清和甩在桌面上就起身离开,在离开前给湘夏布置了一堆杂事,而自己则是带着水柳与钱袋逛街去了。
  天气晴好,阳光充足却又不猛烈,清风偶尔拂过水面,吹动柳枝,带来一股清新的味道,街上的行人比往日多了一倍,因为连续下了几天的雨,大家都忍不住想要趁着这个好天气来外面走动,去去身上几日累积的‘霉味’。
  白清和买了很多东西,花钱如流水说的就是她,很快她就逛累了,进了一家茶楼休息,刚坐下她就喊道:“水柳我想吃香坊的酸枣糕,你替我去买来吧。”
  “是,奴婢这就去。”她们在城东,香坊在城西,但是水柳一句抱怨的话都没有,拿着银子就匆匆忙忙的赶了过去。
  在水柳出门的那刹那,白清和脸上的疲惫感瞬间消失,她面无表情的走到窗台边,恰巧看见水柳刚出茶楼的身影,蓦然,包厢的房门被打开了,进来一个普通百姓,他在关门前探着头四处张望了一下,确定没有可疑的人才关上房门。
  他走到白清和的面前,在距离五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脚步轻巧,语气森冷,完全不是一个普通百姓该有的气场,他恭敬而冰冷道:“夫人,任务已经完成了。”
  那封信其实就是他寄来的,上面的有着特殊的符号,所以她才会到这里来。
  “确定人死了吗?”白清和此刻也没了以往的温和,吐出的字像碎冰渣一样,叫人发冷。
  “确定。”男子斩钉截铁道。
  白清和锐利的双眸直勾勾的注视着那个男子,不想错过他脸上一丝一毫的不正常表情,但男子脸上有的只是对答案的坚定与确信,白清和最终选择相信他的话,她拿出剩余的银票,男子拿到之后便离开了。
  白清和心中安奈不住喜悦,既然金言死了,那么剩下的那些人可以好好跟他们玩玩了!
  那一晚,白清和睡得特别的甜美,特别的安心,但是第二天清早,她就看见了她最不想看见的面孔。
  “啊!!!”白清和迷迷糊糊的看见了金言坐在自己床头,一个激灵就被吓得坐起来,不住的往后缩着,脸色煞白,表情也是难堪之极,简直就像见了鬼一般。
  “抱歉,吓到你了吗?我看你睡得很香便不忍打扰你。”金言失笑道。
  “我不是在做梦?”昨天那个杀手还说金言死了,他怎么又回来了!她肯定还在做梦吧!狠狠的掐了一下自己内侧的大腿肉,痛!痛到泪水都要流下来了,这是真的!
  这么说,杀手骗了她!还说口碑是最好的!都是一群骗子!混蛋!
  “不是梦,我回来了,怎么你不希望我回来?”金言看着白清和的反应,连连失笑,也怪自己回来的太突然。
  “你回来怎么不报个信啊,害的我吓一跳,还以为什么贼人坐在我床头呢。”白清和努力压制着内心愤怒激动的情绪,干笑着掩饰道。
  “我这不是想给你个惊喜,看来变成惊吓了。”金言宠溺的看着白清和,脸上是掩藏不住的笑意。
  “是啊,都变成惊吓了。”白清和心中又气又恼,又很无语,不是惊吓,是惊悚啊!
  既然他回来了,那他是不是有所察觉杀手的事情?所以才故意一回来就坐在自己的床头?
  “对了,你不是去找妹妹了吗?怎么样找到了吗?”白清和假装关切的问道,但是她的身子依旧缩在床的最里面,对他,她总是有很强的防备心,特别是经过这件事情之后,如果金言知道了自己派去的人刺杀他,不知道后面又会演变成什么样……
  金言失落的摇了摇头,“没有……”
  “这样啊,没关系总有一天会找到的,妹妹吉人自有天相,肯定在哪里过着好日子呢,你别担心。”白清和轻声细语的安慰着,心里则是极度不乐意与他说话,但该探听的事情还是要打探一下的,故作娇嗔道:“那你路上有没有遇到什么有趣的事情,与我说说呗,我都快在庄里闷死了。”
  “惊险的事情倒有一件。”金言耸肩笑道。
  “惊险?”白清和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应该是自己派人刺杀他的事情吧,不知道他有没有去调查过。
  金言眼眸中闪过一丝精光,说道:“路上有人追杀我,而且还一直要我交出什么东西来才肯放过我,清和,我们家有什么东西值得别人这样穷追不舍吗?”
  “家里能有什么东西啊?庄里上下都是你在打理的,你都不知道我就更不知道了。”白清和疑惑的摇了摇头,前世也是,金言也在寻找一个东西,为了那个东西残害了她跟她的家人,到底是什么东西?
  金言苦恼道:“我就是想不出来,才想来问问你,看看有什么线索。”
  “我也不知道……”白清和再次摇头,突然关心的问道:“那你有没有受伤,查到要杀你的人是谁了吗?”她的心脏像一只狂躁的小兔子,在狂跳,生怕金言查出点什么来。
  “觊觎云剑庄与我性命的人那么多,怎么可能查得到。”金言倒是没有把这个刺杀当回事,“家业做大了,难免会有人会眼红,这种事情也正常。”
  “可是,以后若是别人再这样可怎么办……”听到金言如此说,白清和狂乱的心算是安稳了一些,但她不知道到底是不是他在说谎,前世的阴影依旧存在在脑海里,金言这人太会装样子了,让人很难判断真假。
  “这种事情防不胜防,没办法不是吗?总不能要求别人不准嫉妒我们吧。”金言拉过白清和的小手,轻轻的覆盖在她的手背上,表示安慰,“放心吧,我不会让自己有事的,我可舍不得抛下你就走了。”
  “你呀,不正经!”白清和强忍着与金言肢体接触,瞪了一眼,娇嗔道,“好了,你去给爹请个安吧,我还想睡一会儿,都怪你把我弄醒了,我都睡得好好地……”一句句碎碎念的重新躺下休息。
  “是是是,都怪我不好。”金言一边无奈认错,一边替她盖好被子才离开。
  白清和早就睡意全无,方才的对话,双方都是在试探着各自想要知道的讯息,但都没听出真假,接下去她的计划又该怎么实施呢?
  金言要是真的死了,多好啊!她没有后顾之忧了!
  随着金言离开,一直在门外窥探的湘夏也随之不见了踪影,想必是去勾引去了吧。




Ps:书友们,我是昆山片玉,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