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漫画 > 总裁别耍赖:萌妻么么哒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五百三十三章

第五百三十三章


#10#

“再帅也不会爽辉哥哥哥帅吧
看来,她还是没有能从求婚失败的感情解脱出来,无论什么时候,她的爽辉哥哥哥总是挂在嘴边,好像她两天不说大家给忘了她爱恋的对象是邓爽辉。

她的语气,在提到邓爽辉两个字的时候变成了一个温柔的小女生,小鸟依人般的样子,在她的自我陶醉,菲菲和阿城几个同事面面相觑,皱着眉头观望着这个让人无可奈何的姑娘。

突然,她开始大哭起来,因为她又想到了邓爽辉,对,她再也没有资格再要求邓爽辉做她的男朋友了,她已经**了不是吗?

想到这里她干脆大哭起来,先是蹲下,后来估计是腿都麻木了,她只好一屁股坐在地,胡乱的摸着眼泪。

大家突然被这突如其来的痛苦搞得找不着方向。刚刚还好好的,怎么一瞬间都变了呢?

“失恋的女人,真是可怕啊。”王启明感叹道。不再说话。

菲菲正想寻求阿城的帮助,看看怎么劝住她不再继续痛哭流涕,却发现站在一边的阿城目不转睛的注视着一个方向。她试图去拉他的胳膊,可是他竟一点儿反应都没有了。

“阿城傻了,阿城又看到美女了。”

阿城什么都好,是爱看美女,因为这个嗜好,他已经和女朋友闹过很多次了,可是本性难移,隔不了几天,他又会盯美女看。以他的理论,美女像是艺术品,是用来观赏的,看到美的画作欣赏一下有什么不可的。能盯着美女大方的看,说明看的人心里没鬼,想看又不敢看,偷偷瞄几眼的男人,才是真正的可怕,没听专家讲吗?和女朋友一起街,偶尔对着路过的美女看两眼是很正常的无可厚非的。

所以直到现在,他也没和女朋友达成共识,依然我行我素。

要说阿城和女朋友的感情,也已经到了该领结婚证的地步了,他们已经相处了好多年,爱情虽然少了,亲情却更浓了。

恋人之间的交往模式是不一样的,阿城和他的女朋友之间,好像越吵感情却越深了。可是每次争吵之后,想和好都得菲菲和夏静初做工作,面对醋坛子女友,夏静初可谓是使劲了浑身的解数,艰难搞定。

菲菲的话传到了正在哭泣的夏静初耳朵里,她不再放声大哭,只是不愿再抬头,一个人静静的坐在那里安静极了。

她的思绪又好像跳跃了,刚刚还沉浸在自己的痛苦无法自拔,现在知道了阿城又看美女痴呆了,她有一种想去改造他的冲动。

还没待她想好改造他的方法,阿城已经发话了:“嘘!大家小点声,往我脚指的方向看,我发现有个人好像很怪耶,总是放肆而专注的对着我们这个方向看。据我观察的角度分析,他眼睛的聚焦点锁定在了静言身。”

听他这么一说,几个人都不由得抬起头,看了看阿城不像开玩笑的表情,又同时低下头看他的左脚指给大家的方向。

人总是有好心的,菲菲和王启明想探个究竟。而刚刚哭花了妆容的夏静初,却不好意思起来。她想直接看过去,可是又有一股力量迫使她继续淡定。

“还真是,哇!这个男人好帅啊。夏静初,他为什么一直看着你呢。是不是你得罪什么人了呢?”

舞池内的灯光摇曳不定的,难以捉摸,隐隐约约的,除了夏静初的位置稍稍偏离一点,大家朝他看过去,看到了一个稍稍清晰的面孔,精致的五官像是专门设计的一样,看不出一点儿瑕疵。

“菲菲,我怎么觉得这个人不是要找人算账的意思呢。你没看出他的眼睛里藏满了花心的成分吗?”王启明若有所思的说,像是捕捉到了一个重大的破案线索。

菲菲只好再认真的扫视了一下对面那个气度不凡的男人,不禁连连点头,对着王启明说:“是。”末了,还竖起大拇指对着他一阵点头。

“如此俊逸而不失高贵的气度实在是不凡。他虽然只是坐在那,挺拔的身躯还是一眼尽收眼底,看他胳膊露出的部分,健硕而充满了肌肉感。

“看去也没那么讨厌,不过他的确看起来没有我的爽辉哥哥顺眼耶。”夏静初努力的想寻找一下眼前侧对着她的这位花痴和邓爽辉的最大差别在哪里,她居然在脑袋瓜里搜寻了个遍也没有想到更胜出一筹的优点。

不过总归还是她的爽辉哥哥看去更舒服一点,虽然她目前还没有完全看到斜对面男人的那张脸。

也许他的鼻梁不够高挺,他的嘴巴不够性感,他的性格有什么缺陷,不对不对,他和邓爽辉最大的区别在于:他实在是太花心。

夏静初这样想着,心里不禁一阵偷乐,不是吗?她的爽辉哥哥才是超级棒的好男人呢,怎么能和这种不三不四的人相提并论呢。更不能同日而语才是。

“既然这么痴迷于我们家小言,可他身边偏偏坐着一位美女,不用看,一定是他带来的女伴,看那女子和他偶尔互动的眼神,俩人的关系好像特别熟悉。这不对了,几个人的意见达成一致之后,大家又招呼着各自玩儿去了。再说,这么风流的花花肠子大哥有谁愿意多投一眼呢?他又怎么和邓爽辉相提并论呢?

像夏静初这么纯情的女孩儿,最讨厌这种朝三暮四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花心男了,她才不屑于去关注他呢。去他的一表人才吧。

她禁不住骂出了声。

菲菲拉着夏静初又一次滑进了舞池,享受着摇滚带来的力量,几个人越跳越嗨,早已把刚刚的渣男抛到了脑后,而阿城像是憋足了劲想看看这个男人有什么企图,他静静的立在那里,一动不动,今天他来的目的好像不是跳舞的。

“放心吧!我会一辈子照顾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