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漫画 > 拯救玛丽苏女配 > 全文阅读

正文 57

57


(5#)

  第二天是周末,大家都宅在家里睡懒觉,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拿起手机刷刷网。
  
  看到名媛**门再度更新,他们均是眼睛一亮,等看完更新的内容,所有人都露出了嫌弃的表情。
  
  网友甲:“私生活糜烂成这样,有过孩子也很正常啊,虽说人工流产很不负责,但总比把孩子生下来受罪强。有这么一个妈,他肯定恨不得赶紧自杀,然后再去投一次胎。”
  
  网友乙:“不想再看见邵麟然这三个字了,我都快看吐了。”
  
  这次没有大尺度照片,只有一堆监控录像,众网友的反应就如上面这两位,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点想笑……
  
  苏绮晶的目的本来就不在网友身上,甚至,她之前放了那么多照片,都是在为这个消息做铺垫。
  
  网友是站在陌生人的角度看待这件事,他们站在道德制高点,最痛恨的就是没有道德的人,相比起来,意外怀孕而且人工流产一个孩子,根本算不上什么新闻,而身为邵麟然的家人,他们就不会那么想了。
  
  邵麟然的手术是在A国做的,那时候她还在上大学,天高皇帝远,再加上让她怀孕的人势力庞大,也就瞒过了邵之博夫妇。
  
  然而,人的眼睛可以被蒙蔽,电脑的记录却不可以,根据医院记录、道路监控、还有邵麟然社交软件上的蛛丝马迹,很容易就能得知让邵麟然怀孕的人是谁,网友们已经被那些照片轰炸的道德疲劳了,就算邵麟然和总统上床,他们也不会惊讶。
  
  邵之博可不一样……
  
  他瞪着手下送过来的一系列铁证,差点气得当场撒手归西。
  
  不管邵麟然之前怎么闹,身为她的父亲,他最后都会原谅她,谁让儿女是父母的债呢?道德和女儿相比,连一个屁的重量都算不上,邵之博之所以生气,是因为邵麟然让他难堪,而不是她太不自爱。等这件事的风头过去,他们还会恢复成原来父慈子孝的模样,邵麟然也可以继续她糜烂的生活,唯一的改变就是她会更加低调。
  
  苏绮晶才不会做这种雷声大雨点小的事情,所以她把王牌留到了最后。
  
  不止网友们不知道那个男人是谁,一开始连苏绮晶也不知道,还是叶一弦从一堆照片里一眼看到他,苏绮晶这才知道邵麟然捅的篓子有多大。
  
  宋子默,A国华裔商人,父亲是C国曾经的首富宋毅,宋子默在C国没什么名声,一是因为他住在A国,基本和C国没有往来,二是,他是宋毅和情人的私生子,他的身份不允许他拥有名声。
  
  宋毅妻子为他生了两儿一女,他们都对宋子默的存在讳莫如深,也正因为这样,邵夫人也是曾经的宋小姐,很少对儿女说起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更没让他们见过他的样子。
  
  苏绮晶刚听说的时候,下巴差点掉到了地上。
  
  活生生的德国骨科啊!!!
  
  据说第一个德国骨科的人被打断了腿,不知道邵麟然会是什么下场?
  
  而现在,就是验收成果的时候。
  
  苏绮晶面带微笑,她拿起手机,给一个陌生号码发了条短信。
  
  “看到我送你的礼物了吗?我特意把惊喜留到最后,感觉怎么样?苏绮晶。”
  
  到了下午,她才接到邵麟然歇斯底里的电话,这中间的间隔时间越长,代表邵麟然的经历越精彩,苏绮晶等她终于骂够了,才颇为无奈的叹了口气,“邵麟然,你怎么还没搞清楚自己的处境。”
  
  邵麟然一愣,不明白她在说什么。
  
  苏绮晶心情颇好的笑了几声,决定提醒提醒她,“你在国内已经彻底混不下去了,而且你爸爸对你那么失望,他肯定会把你送的远远地,眼不见心不烦,你说,他会把你送去哪个国家?”
  
  “A国虽然有你的老相好,但这几年,A国已经变成了你们邵家的主要发展地,你弟弟一年里有十个月都在A国待着,你去了A国,他正好还能看着你。所以我猜,90%是A国。你说……国内的消息传到A国,需要几个小时?”
  
  她开始明白苏绮晶的意图了……
  
  邵麟然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她好像掉进了冰窟窿,心底有寒气缓慢升腾,瞬间就把她笼住。
  
  宋子默不是善茬,当初她上了他的床,也仅仅是个意外,碍于她的身份,他不能让她随随便便就消失在世界上,所以他妥善的处理了这件事。如果没有意外,这件事应该永远都不会被人发现。
  
  谁让她身边有个顶级黑客呢,她的顶级黑客最近还多了一个比她更厉害的小跟班,这两人狼狈为奸起来,什么**都逃不过他们的魔爪。
  
  邵麟然比苏绮晶更清楚宋子默的为人,私生子名头再华丽,生活也注定艰难且残酷,宋子默多疑、冷血、果决、自私,每个特质都表示,他绝对不会放过邵麟然的。如果在国内,她还有一层保护,如果到了国外,那就真的是走投无路了。
  
  在邵麟然绝望的大哭之前,苏绮晶利落的挂了电话,而且把她的号码设成了黑名单。
  
  她要做的事都做完了,后面就交给那位“借刀杀人”的刀了,希望他不会让她失望。
  
  她不怕宋子默报复,他就是再闲,也不可能跑回C国来行凶,至于商业报复,她就更不怕了,等宋子默克服艰难险阻、终于在C国占得一席之地,有了打击盛天的能力,那时候她连孙子都有了。
  
  苏绮晶放下手机,站起身,走到落地窗旁边,看着楼下蚂蚁大小的人们穿梭不停,突然,她转过身,皱眉看向安静躺在办公桌上的手机。
  
  以前她没怎么注意过,邵麟然去A国的时间是不是长的过头了?
  
  而且他们家总共就那么几个人,和他相比,他爸爸简直清闲的就像退休了一样,很少听说他出国,连出家门都很少。
  
  可邵家的事业重心确实已经转移到了A国……
  
  苏绮晶一个激灵,她心里突然冒出一个猜测,邵麟泽……不会就是隐藏的终极boss吧?!
  
  如果邵麟泽已经继承了家业,但他从没把身份向外透露过,那倒是能解释为什么所有人都不知道背后害云婉歌的人是谁。
  
  再加上,他喜欢苏绮晶,而且喜欢的时间不短,至少在她来之前就喜欢了,苏绮晶又是叶一弦害死的……
  
  哦豁!好像一不小心知道了什么了不得的秘密!
  
  苏绮晶呆滞了半天,她机械的把头转回来,视线下移,看到外面呼啸的车流,她又摇摇头,轻快的笑了一声。
  
  想什么呢,就算他是,那也跟她没关系了,她是这个世界的变数,在她到达这个世界的一瞬间,那本书就没有任何用处了,这里的每个人都是活生生的“人”,而不再是死板的角色。
  
  “终极boss”这个标签,也早就毫无意义了。
  
  =====
  
  在春节的大早上来墓园吃早饭的,除了守墓人,全国大概也只有他们两个。
  
  叶一弦在车里默默啃油条,苏绮晶三五下就把她的干贝鸡丝粥吃完了,她还催他,“快点吃,一会儿还要赶飞机呢,拉切特夫人最讨厌别人迟到了。”
  
  叶一弦无奈,“为什么不能坐自己的飞机去?”他已经很久没有赶过飞机了……
  
  “拉切特夫人也讨厌别人炫富,虽然我知道你不是那个意思,但这是你第一次见她嘛,我想让你给她留个好印象,她在我心里就相当于半个妈妈,所以,委屈一下啦~”
  
  叶一弦认命点头,为了讨好半个“丈母娘”,他就坐一次公用飞机吧。
  
  等叶一弦啃完油条,两人从后备箱里把各种祭祀的东西都拿出来,看着那些大餐,叶一弦都有点不忍心搬过去了。
  
  苏绮晶注意到,不禁好笑的看着他,“你还想和我爸争一顿饭?等到了地方,我给你做一顿西餐,怎么样?”
  
  叶一弦瞅着她,“至少四个菜。”
  
  “……你早晚会被我喂成一个胖子。”
  
  叶一弦勾唇,“那我也是你的胖子。”
  
  苏绮晶懒得理他,她拿着花束,指挥叶一弦搬菜品,两人把东西都摆好,又祭拜过,苏绮晶唠唠叨叨说了一堆,诸如盛天如今形势有多么好、她本人又做出了什么成就,叶一弦听着,他感觉自己好像在人民大会堂听报告……
  
  苏绮晶唠叨够了,她站起来,看向一边的叶一弦,“你不说点什么?”
  
  叶一弦想了想,点头道:“有一件事。”
  
  苏绮晶挑了挑眉,示意他赶紧说。
  
  叶一弦看了一眼苏秦的遗像,又把视线转向苏绮晶,他把手伸向西装口袋,半天,才终于掏出一个戒指。
  
  然后,那只手就伸到了苏绮晶面前。
  
  ……
  
  苏绮晶默默看着那枚一看就很贵的钻戒,半天没说话。
  
  刚才还吐槽没人会在墓园里吃早饭,难道有人会在墓园里求婚?!
  
  不对……他这到底是不是求婚,他也没说什么啊,难道他只是单纯送个戒指,就像别人会在春节时候送红包?要真是这样的话……
  
  那还是分手吧!白让她激动了!
  
  苏绮晶不说话,叶一弦其实也紧张的很,他又看了一眼苏秦的遗像,不知道为什么,以前在他看来十分怵头的这张脸,现在居然能鼓起他的士气。
  
  他向前走了一步,拉过苏绮晶的手,把戒指戴在她的无名指上,边戴边说,“如果我像电影里那样给你摆个浪漫的场景,或者给你放一场烟花,或者在你的甜点里藏戒指,你的第一反应肯定是大笑,而且是嘲笑。”
  
  ……好吧,她还真有可能会这么做,谁让那些套路那么俗。
  
  “我想了很久,也没想出什么场景、什么时间合适做这件事,戒指我一直都放在身上,买了多久……我都快忘了。”
  
  钻戒完美契合在她的手指上,苏绮晶稍稍动了动,想要驱赶心里的灼热感。
  
  “刚刚我才发现,这里就很合适。我之前已经得到了你爸爸的同意,现在就差你的同意了,我想,他应该是不想错过这一幕的。希望你不会觉得太快。”
  
  说着,叶一弦执起苏绮晶的手,在那枚戒指上吻了一下,“所以……苏小姐,你能不能把你自己嫁给我?”
  
  苏绮晶绷着脸,尽量不让自己的神情把自己出卖了,她故作镇定,嫌弃的看着他,“连下跪都没有?”
  
  叶一弦愣了愣,随即笑起来,“只要你答应我,别说单膝,双膝都没问题。”
  
  说这些话的时候,叶一弦的膝盖已经弯了下去,苏绮晶看他真的要跪,连忙拉住他的胳膊,“答应答应,你可别在这跪下,让别人看见算怎么回事,不知道的还以为某个住户诈尸了呢!”
  
  叶一弦站直身子,微微俯身,和她平视,他用带笑的眼睛看她,看的她胸口有如小鹿乱撞,“放心,你肯定是他们见过诈尸诈的最好看的。”
  
  砰!小鹿撞死了。
  
  苏绮晶默了默,“我后悔了,现在可以把戒指还给你吗?”
  
  “不好意思,货物售出,概不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