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大道问仙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三百一十四章 炼宝!(大结局)

第三百一十四章 炼宝!(大结局)


“你在找我?”天杀悄然登上二楼,出现在月如夜身后,微笑说道。△,

月如夜转过身来,一如既往的冰冷和高傲:“是你在找我。”

“我可没有找你。”天杀翻白眼,悠悠一声长叹。

“那我也没有找你。”月如夜冷笑。

“呃?”好吧,天杀认了,他就知道,这辈子当他第一眼见到这个女人的时候,她就会成为他一生的劫。

“帮我杀了煞归一。”没有多少寒暄,冷看下方那场大戏,月如夜直接对天杀提出要求。

天杀沉默:“为什么?”

“因为你想杀他。”月如夜傲然

“可我杀了他却并不会有……呃……”天杀本还想调侃两句呢,说即便他杀了煞归一,也得不到你的心,但是此时此刻,他却再也说不出那句话了。

因为此时,这古月天的二楼之处,荡起了一抹比之煞归一还要更为浓郁的黑暗,可却与煞归一的天魔大道不同,月如夜的暗,是星辰般的柔和,是夜色般的妩媚,给人一种心神安宁之感。

而黑暗之中,月如夜,背对天杀,黑色华裳褪去大半,露出了半张绝美的雪白玉脊。

天杀冷笑:“莫非你要用色相勾引我?”

“当年你看的比现在还算多,怎能算勾引?”月如夜亦是冷笑,黑暗中有杀机飘闪。

center/center 天杀眉头一挑:“那我前面。”

月如夜怒了,一字一顿道:“天!杀!”

天杀叹息,慢慢走过去,双手摩搓着月如夜半褪的黑色华裳,就好像是摩搓着月如夜的美妙躯体一般,竟有一分迷醉之感。

他将衣服给月如夜穿起来,在身后轻嗅着她的半缕幽香,长叹说道:“那好,我帮你解决煞归一,你给我一个进入你心里的机会。”

月如夜点头,她松了口气,总算是将这件事给摆平了,而她相信,只要给她一个机会,那她未尝不能跟她父皇掰掰手腕!

她冷笑说道:“我父皇有大才,可也仅仅只是大才而已,安邦定国尚可,但扩土开疆就略显不足,和地魔宗联姻不亚于与虎谋皮……纵然到最后他是虎,可当斩灭地魔宗后,也成为了一头病虎了,哪能再啸六国?”

“我却不同,我有足够的自信,也有着足够的能力,我相信只凭借我一人,就可压塌六国,成就万古女帝!”月如夜傲然说道,这是她毕生所愿的志向,也是她第一次向别人诉说,旁人只以为她只是想成为月魔古国的皇,但却殊不知,她是想成为六国共主的帝!

但正当月如夜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忽然娇躯一僵,那张比月还狡黠的脸庞瞬间阴寒如雪。

她强忍住愤怒凄厉说道:“你想干什么?”

“你说,我想干什么?”天杀玩味了,从后头抱住了月如夜,揽住了那不盈一握的小蛮腰,跟月如夜身躯贴着身躯,悠然自得的说道。

月如夜怒了,她无法容忍了,从小到大从无一人敢如此触犯她,别说异性,就连同姓都没跟她这么亲密过啊!

二楼房间顿时杀机尽显,但她又忽然一愣。

因为她的杀机不仅对天杀没半分作用,甚至还软绵绵的,吹拂在天杀身上不是春风更似春风。

天杀挑眉轻笑,冷道寒有道,煞归一有道,天无忧有道,月如夜有道,可莫非他……就无道么?

杀道之下,万般道皆要臣服!

他哈哈大笑,以杀道隔绝了这里的气机,令外头浑然不知里头的情景,而更外一层则是月如夜的夜空大道,所以外界还只以为是月如夜隔绝的呢,但却殊不知就连月如夜的大道都被他斩断联系了!

随后拦腰抱起月如夜,就往床上而去。

月如夜有些慌了,她长这么大还没这么慌过啊,刚刚露背也只是想将天杀玩弄在股掌中,而天杀的举动也确实没超出她预料,面对她这样的夜空仙子,任何一个男人都不可能亵渎的。

所以天杀也向她许下了一个机会的约定,但此时,这怎么……这个混蛋不守信用啊?!

天杀冷笑:“要真守信用那才怪了,这么好的机会千古难寻,要真等下一次不知道要到多少年后!”

他一手撕裂月如夜的蔽体华衣,顿时一具狡黠如玉的身躯就浮现在他眼前,端的是美妙非常。

月如夜恢复理智,稍微遮蔽地方后冷冷说道:“若你今天得到了我的人,就永远得不到我的心了!”

天杀沉默,说道:“那你知道,如你这样完美的女人,会对什么样的男人高看一眼吗?”

月如夜一愣,这她倒是没想过,但仔细想来,似乎即便是天下人都惊叹的李玄风,她也只是敬重而已,似乎,真没哪个男人,能让她高看一眼?

但转即就冷笑了,和天杀对视毫不相让的说道:“这不是你们男人该思考的事吗,若怎样走近我心里都要我教,那你凭什么走进我心里?”

天杀得意:“所以我现在就在做啊。”

月如夜呆滞,好半天才明白过来天杀的意思,可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天杀却已然消失不见。

随后只听外头传来煞归一的一声惊天惨叫之声,然后,便是一片死寂。

这个六国最美的女子沉默了下来,徐徐下床,从储物袋里再次拿出一件衣物穿上之后,看着一开始天杀出现的方向,有些发怔了。

忽然,她嘴角挑起一抹似是讥讽又似是开怀的笑容。

是啊,什么样的男人才能走进她的心中?

是的,天杀那样的男人,就能走进她的心中!

倘若天杀对她只是敬畏却不敢有丝毫放肆生怕亵渎的怕,那么天杀就一辈子只能活在她的阴影里了。

她月如夜,注定是要称王做帝的女人!

而要想成为帝的男人,首先,必须嘚有征服帝的野望!

她忽然有点期待了,下一次见面的时候,那个男人,又会给她怎样的惊喜呢?

可天杀表示,不需要等下一次了,这一次我就要给遍你惊喜。

当月如夜整理好了哀伤的情绪,正准备出来大肆痛骂天杀一顿的时候,地魔宗有长老阴沉走来,向她回禀道:“还请公主放心,我家少主无事,大婚日期绝不会改变!”

月如夜呆了呆,这什么意思,那个混蛋几个意思?

不是说好了帮她杀了煞归一吗,莫非还真想她嫁给煞归一不成?

然后那个长老又咬牙说道:“至于少主被那个凶徒斩断阴根之事……也无须担心,我地魔宗有秘法能让少主再生,绝不会委屈公主一分半毫的!”

月如夜挑眉,嗯哼,阴根?斩断?

好像有点意思了……

携远而望,漫天星辰之下,有一个男子黑衣猎猎,一剑斩开笼罩她月魔古都整座天空的大道,跳脱了出去。

后头一众地魔宗强者跟随,更甚隐隐有元婴老祖暗中潜伏。

他会死吗?

唔,应该会的。

月如夜咬牙,既留下煞归一又斩掉他的子孙根,这是在刻意阻碍她前进的脚步,也是在宣称她是他的不可触犯的主权吗?

只是……别死的太早,至少,别死在别人手里!

两年之后,天风国内,洛水城西,温柔乡中,漫天红袖飘舞的高阁之上,有一身着黑衣的修长男子从远方踏步走来。

可平时总是邪笑不离身的脸庞,此刻一片凝肃。

天杀在门口静了静,随后走了进去,看见红袖之中软榻之上,有个大红身影起伏,那欲隐欲现的风光,惹人迷离。

正如五年前他与她初见一般,其实那时的他,就已然心动了。

“三年不见,你可还好?”红榻之上,水魅影清冷中不失诱惑的声音淡淡传来,好似面对普通下属般,听不出半分不同的异样。

可实则只有一直侍候在水魅影身畔的莫倩儿知晓,当天杀无故消失的那一年与半年之间,水魅影是多么的急切,当得知天杀在月魔古国月魔古都大发神威可却只斩……煞归一阴根的时候,脸色又是多么的难看。

三年,无数日夜,万千瞬间,亿万弹指,虽水魅影不与天杀同处一片天空,但她的心,却是早已随天杀下了。

此刻,三年不见,只是一句,可还好?

“还好。”天杀点头,目光淡漠,神情更加淡漠。

红榻之上的美人身躯微微僵滞了一分,可转即便是不屑的轻笑了:“还好就好。”

但实则,任何了解水魅影的人都知道,此刻的水魅影,很不好!

“不过可惜,我没能找到配得上你的道侣。”天杀随后慨然说道。

水魅影摇头,已经对那些不在意了,她三年前要天杀去帮她找道侣,其实只是自欺欺人的做法而已,但三年过后,她的道侣没找着,可天杀似乎……要成为别人的道侣了?

这真是说不出的讽刺。

她淡淡说道:“无所谓了,仙人会的上使已经在半年前来临,我该去见他了,外面更广阔的天空,想必应该会有适合我的道侣的。”

天杀点头:“希望吧。”

水魅影无声惨笑,挥手示意天杀退去。

但忽然,天杀双眉一挑,又说道:“我听倩儿说你修炼的是无情大道,而要想无情就嘚先有情,只有情到深处,方能斩情重生?”

水魅影一愣:“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天杀耸肩,说道:“其实这些年来我寻遍六国也不是没有找到能配得上你的,例如白锋,例如冷道寒,例如天无忧,甚至例如李玄风,都是可以的嘛……”

“你到底什么意思?”水魅影怒了,满阁红袖飘舞,她半起身怒视而去,有点想把天杀撕裂的冲动。

这个混蛋,这个混蛋真的想亲手把她送给别人吗?!

“噢,没什么意思。”天杀有些怕了,弱弱的说道:“不过我想着,既然你选择道侣的目的是为了最后把道侣杀掉,所以就不要去祸害别人了嘛……”

“唔,祸害我就行了!”天杀抬头挺胸,大气凛然的说道。

水魅影瞬间僵滞,但忽然不过眨眼的功夫,天杀就突破了重重红袖的限制,彻底把她压倒在软塌之上。

看着这张完全不逊色月如夜的容颜,天杀轻叹说道:“我找遍六国冒似都只找到我这么一个人,既英明神武又英俊潇洒,最重要还肯愿意为你赴死,怎么样,要不要选我?”

水魅影蓦然无语,见过自恋的没见过这么自恋的,水嫩大眼睛看着天杀,说道:“你真的会死的。”

天杀翻了个白眼:“我不信,真正情到深处,你怎会杀我?”

忽然朝着近在咫尺的那张勾人红唇吻去,如此香软滑-嫩的娇躯在身下,他表示他忍了三年的洪荒之力已经忍不住了。

这爆发?

必须嘚啊!

水魅影怒了,这家伙,没经过她的允许就敢亲她?这岂有此理也!究竟还有没有主仆观念了啊?

为了表示自己的强大自然要强吻回去,以宣示自己的主权。

擦,竟敢脱我的衣服?

不行,我也嘚脱他的衣服!

身为温柔乡主人表示是决不能示弱的呢!

轰隆轰隆……

今天整个温柔乡的人都有些惊慌,因为他们心中的圣地,即便天塌都不会不倒的温柔乡最顶层,如今竟然在飘飘摇摇,剧烈动荡。

有胆小者看着这场面,惊慌失措的向甲三问道:“三爷,这,这是发生啥了,莫不是阁主在炼什么重宝不成?”

满脸沧桑的甲三很是凝重,摸着不多的胡子说道:“小伙子很有前途,这都被你看出来了,我很看好你哟。”

“那宝物那叫什么名字?”这个温柔乡的年轻人好奇问道。

“呃,这我怎么知道,还没炼出来呢……”甲三一脸不愉说道。

随后老神在在:“不过第一个字,应该是天吧?”

“唔,或许是水也说不定,就看他们谁出力最多了……”

老家伙一脸坏笑。

ps:结束了,不是结局的结局,不过好歹也总算给我的仙侠梦画上个句号吧。

曾记得也是去年这时候开书的,刚好一年了,这一年,挺辛酸的……不知道有没有人能看得到这段话,不过也无所谓了,反正是自己的仙侠梦,与他人何干,就当是写给自己吧。

结束了,真的结束了,或许以后还会执笔写仙侠,但却至少是要等我解决温饱问题之后再说……真的,人是铁饭是钢,在生活面前,一切梦想都只是梦!

最后,拜谢从开篇到现在一直默默支持我的几位道友,不知你们现在还在否,但真心感谢!

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