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金归来:总裁轻点宠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8章 贪婪的看她的睡颜

第8章 贪婪的看她的睡颜


(31+)
尹初夏精疲力尽,从来没有觉得那么累过。
  她的脚没好,将重心靠在周彤身上,脸上掩不住的疲惫。
  “大哥,刚刚你和她在休息室发生了什么?”坐在车内的欧阳非问穆盛南。
  “怎么?你喜欢她?”穆盛南反问。
  欧阳非连忙否认,“才不是!我只是觉得她很特别而已。”
  “所以你刚才才急着给她出头?”
  穆盛南指的是他斥责尹初夏的事。
  “你怕我杀了那个女的?”
  “哪有!大哥,你别多想,我刚才是真的想教训一下她,谁让她给脸不要脸,竟然敢把酒洒在你身上。倒是大哥,你和她在休息室没怎么样吧?”
  “她能把我怎么样?”穆盛南呵呵一笑,“老四,你不会是以为我喜欢她吧?”
  难道不是吗?欧阳非就是以为尹初夏对穆盛南是特别的,所以才没让兄弟真的动手。看穆盛南的样子,是他会错意了?“大哥,我知道了,这女人我会让人好好修理一下。”
  穆盛南勾唇,残忍的看着不远处的尹初夏,“随便你,不过是个女人而已。”
  终于计程车到了,尹初夏和周彤坐了上去。
  尹初夏望着车窗外,脑子里全是穆盛南,既然把话挑明,他以后应该不会再来找她麻烦了吧?
  周彤推了推她,“怎么了?还在想刚才的事?希望以后那两座瘟神别来了,都要被他们搞得折寿了。”
  “以后应该不会再来了。”
  “说起来也真是奇了怪了,我听说穆盛南几乎不近女色,这段时间跑我们这里倒是跑的勤快,也不知道到底在打什么鬼算盘。”周彤想到件事,神色严肃了起来,“初夏,我跟你说,以后这种故意泼酒的事别再做了,来夜场的男人们,巴不得我们给他们一个理由办我们。四爷和沈家少爷我们惹不起,那穆盛南更惹不起,但是惹不起还躲不起吗?如果硬碰硬,吃亏的肯定是我们这些女人知道吗?”
  尹初夏点头,这个世界就是那么残酷,弱肉强食,而她们这些社会最底层的女人只能躲在阴暗的角落生活。
  “彤彤姐,我知道了,明天我就去环宇递辞职信。”
  “真的?太好了,你的脚不方便,明天我陪你去,万一要跑上跑下办手续,我也能帮一下。”
  “好,谢谢彤彤姐。”
  翌日清晨,两人吃了早饭就坐计程车到了环宇。
  如果只能在环宇和天上人间选择,那她只能选择天上人间,单凭每天八个小时的死工资,连还利息都不够。
  今天她没有刻意扮丑,一头乌黑亮丽的头发随意散在背上,未施胭脂的五官明媚动人,简单的碎花连衣裙,清新又不显轻浮。
  周彤则一席紧身墨绿色长裙,画着淡淡的薄妆,掩不住她的靓丽。
  一个清新,一个妩媚,两人一出现在环宇大厅,男人的目光不由都落在了她们身上。
  “你们……”
  “早。”前台站起来还没说完,尹初夏很自然的打招呼。
  “初夏?你是初夏?”赵倩看了好半天,终于认出了自己的同事。“你……你真的是初夏?对了……你怎么在这里?难道……你还没收到通知吗?”
  尹初夏愣了下,顺着赵倩指的方向走到公告板前,上面赫然贴着一张人事变动令。
  经公司研究,现决定解雇行政部员工尹初夏。即日生效。落款是今天,上面还签着总经理、人事部经理、行政部经理的大名。
  周彤惊讶,“不会吧,初夏,他们怎么知道你要辞职?早知道就多睡一会不来了。”
  不愧是穆盛南,办事效率真高。现在不是她辞职,而是公司主动不要她,这种被人一脚踹走的感觉真不好受。
  “彤彤姐,你先到对面咖啡厅坐一会,我办好事去找你。”
  “初夏,你都被解雇了,还要办什么事呀?”
  尹初夏淡淡一笑,“东西总要整理一下吧?你放心吧,我很快就来。”
  周彤离开后,尹初夏问好奇的赵倩,“总公司的穆总今天来了吗?”
  “好像在会议室开会……”
  “知道了,谢谢。”
  说完转身进了电梯。
  会议室内,穆盛南专心听着高层们的汇报,直到中午才散会。他捏着微酸的鼻梁走进总经理室时,抬起的脚步在目光扫过沙发上的人时停了下来。
  尹初夏?她怎么在这里?
  眉头一皱,穆盛南转身,可走了两步却又停了下来。不知道为什么,他想听一听她的解释,或许是求饶。他要的不就是这个结果吗?
  尹初夏整理完东西,便趁人不注意偷偷溜进总经理办公室后等着等着就睡着了,丝毫没察觉到此刻穆盛南正低头将她看个仔细。
  她的五官非常精致,皮肤白皙,如墨的发丝挡住了她半张脸。穆盛南一时看呆,下意识撩开头发,贪婪的看着她的睡颜。
  此刻,她收起了伶牙俐齿,就像只温顺的小猫。欧阳非说她很特别,他又怎么会不知道?
  嗯……好像有什么东西扫过脸庞,尹初夏微微睁开眼,茫然的目光中是穆盛南放大的俊脸。
  第一次,两人之间没有火药味。如果她一直都这样,穆盛南不会把她逼走。
  “谁让你进来的?”穆盛南朝酒柜走去,刚刚那一瞬,他心跳的厉害,这是从未在他身上发生过的。
  为了掩饰内心的躁动,他猛地喝了口伏特加定定心神。
  “如果想求饶,尽管说,或许我会改变主意。”他还是以为她是来低头的。
  “求饶?”尹初夏清醒了几分,勾唇笑说,“穆总真爱说笑,你也不怕我脏了环宇吗?”
  “尹初夏,你真的决定留在天生人间?”穆盛南冷声回头,只见尹初夏正在用手指拨着头发。只是一个简单的动作,却让他的心再次浮动了起来。穆盛南有些吃惊,天上人间的她美的令人垂涎三尺,现在的她优雅脱俗如高贵的公主,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她?
  穆盛南不禁有些茫然,或许哪个都不是,只有她眼中的倔强才是她内心真正的自己。
  他不喜欢这种处处唱反调的女人,他要的绝对服从。
  “穆总,既然你能找到我,应该早就把我调查清楚了吧?我要钱,环宇的死工资根本不够我还债,如果你让我离开天上人间,那就等于是逼死我,所以我没得选择。”
  穆盛南眯起眼,阴森森问,“是不是谁有钱你就跟谁?”
  他的话让尹初夏格外觉得难堪,可是这是不争的事实。
  “那你现在找我做什么?求我包养你?给你钱?尹初夏,你觉得你有这个本钱做我穆盛南的女人吗?”
  “穆总,我从来没想过做你的女人。”尹初夏慢悠悠的把十沓钞票叠在茶几上,“我今天是来还东西的。上次你忘记的十万块,一分不少全还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