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笑傲江湖前传 > 全文阅读

正文 华山之巅 《笑傲江湖前传》 第十八章 盛情

华山之巅 《笑傲江湖前传》 第十八章 盛情


(31+)

  风清扬见张朴盛情,也不推辞。不一时下人端上酒菜,一道葱扒羊肉,一道熘鱼焙面,另有两个素菜,一壶剑南春。张朴也不叫下人侍候,和风清扬二人自斟自饮,边喝边聊。
  午时在衙门中,张朴口风甚紧。这时在私家内宅,他便开怀痛饮,畅所欲言。二人酒到杯干,话也渐渐多了起来。
  风清扬见张朴犹似变了个人一般,再不是白日所见那般稳重中带有豪爽、烈烈官威中稍显随意。此时的张朴语如连珠,爽快至极,举凡江湖中事、官场中事、百姓琐事,但有所知,无不直言。风清扬也很是高兴,二人便如多年知交一般,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风清扬问道:“大人,今日那些恶徒,到底是何底细?”张朴微笑道:“我回到府衙后,下人前来禀报,张同知、陆通判、谢知事等人前来问安,你可记得?”风清扬道:“自然记得。”张朴道:“你可知同知是个什么官职?”风清扬道:“同知便是知府副手。”张朴道:“正是。河南府只有一位同知,便是张宇通。我二人在这河南府已共事七年。他比我早来两年。起初我二人尚相安无事,后来他渐渐张狂,举凡官府中徇私舞弊、拉帮结派等事,日见其多。我对此看不惯,二人便渐生嫌隙,日子一长,形势日渐微妙。我虽是一府之长,此人却极擅操纵,这河南府官场上,向着他的人不少,那自是因他多所纵容、为之牟利之故。这人为了拉拢人,无所不用其极,侵占农田、鱼肉百姓,时有所闻。只是他做事从来小心谨慎,却令我抓不到把柄。我早有意向朝廷告他一状,他也有了告我之心,只是我一直防着他,让他始终无所施其伎。他知道,以他所为,早晚会被我抓住把柄,故此早有意害我。老弟,实不相瞒,今日之事,是他出手无疑。他算定我手下人虽多,却无高手,张松四人虽略强,却也只与那十一个恶徒在伯仲之间。若不是老弟你出手相救,我此刻已在阎王爷的衙门里喝酒了。”风清扬问道:“然则他从何处觅得如此死士,竟然甘愿为他舍命?”
  张朴正待作答,却听门帘响动,只见妻子走进大堂。风清扬从小生长乡村,后来便在华山,什么男女之防也不以为意。这时见进来一个微微发福的中年美妇人,猜测是张朴妻子,忙站起身来。张朴笑道:“老弟请坐。这是拙荆。”张朴妻子向风清扬施了一礼,走到张朴身前问道:“老爷,我刚听李路说,你今日路上遇刺,险遭不测,全仗这位相公仗义援手,才脱大难?”说着向风清扬一指。张朴哈哈大笑,道:“不错。有人要杀我,我却不这么容易便死。夫人放心,我命在天,天不叫我亡,凡人无能为也。”张朴妻子眉间微有忧色,说道:“老爷你便是如此,天塌下来只当被盖。我听了这些话,吓得个半死。”说着又走到风清扬身前,道:“多谢相公。外子这条命是相公所救,以后我这家,也便是相公你的家,万事不必客气。”风清扬忙道:“夫人言重了。举手之劳,何足挂齿。”张朴妻子又道:“老爷,我叫厨房里做了一只烤鸭,一道洛阳燕菜,专为感谢这位相公。老爷,你好好招待,留他在家多住几天吧。”说完冲风清扬点一点头,掀帘出去。
  风清扬只觉这位夫人颇有几分男子豪气,与张朴正如合璧之玉,相得益彰,心中感佩,思量不已。张朴笑道:“女人家,遇到点事便大惊小怪!”风清扬笑道:“夫人是女中豪杰!”张朴摇头笑道:“什么女中豪杰!方才你问那张宇通何处觅得如许多死士,其实这个丝毫不难。你久在江湖,岂不知有些小帮小派中颇多穷苦人家子弟,学艺成后,受雇于人,出力也可,纳命也可,只要给钱,万事可为!”风清扬少在江湖上行走,这些事竟自不知,也从未听大师兄三师兄说起过,料想他们也不知。这时便点一点头,道:“这种事,我却不曾听说过。想来性命只有一条,何等珍贵?岂料竟有人愿意为钱送命!”张朴笑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便是这么回事。”
  风清扬心中一动,问道:“大人,洛阳曾有个叫夏志青的,听说他的长子便是洛阳官场中人?”张朴眼皮一闪,微笑道:“不错。夏志青当年横行洛阳,仗的便是张宇通这棵树。五年前,夏志青身死,张宇通极力追凶,却始终查不出凶手是何人。一来二去,他便疑心到我这里,也曾拐弯抹角查访,却是一无所获。现今夏志青的长子夏华,仍是张宇通手下,掌盐务、河工二事,最是肥缺。次子夏阳,在家主理家务。”说完看着风清扬,微微一笑,道:“我猜测,那夏志青,便是你三师兄所杀,你此来,便是查一查这夏志青的两个儿子是不是凶手,对不对?”风清扬心中打一个突,说道:“正是。大人心思好快。”张朴微笑道:“这点小事,再猜不到,那可真是笨到姥姥家了。明日你尽可前去查访,只不过今日衙门中有人见你相貌,故明日你须先行化装,让人认不出你,从我后门出去,才好行事。不过据我所知,夏华家中虽也有几个护院庄丁,却无使弓箭之人。你三师兄被杀,大概不是他家所为。”风清扬心想张朴连夏家的护院庄丁都一清二楚,看来三师兄确实不是夏家所杀。不过,不管怎样,明日还是要去查一查,万一张朴所知不确呢?
  正说间,下人端上烤鸭和燕菜,二人举筷品尝。那烤鸭色作柿红,外皮酥脆,肉质肥嫩香甜,风清扬极是喜欢。那洛阳燕菜却是两大碗萝卜丝,配以鲜味汤汁。张朴见风清扬诧异,笑道:“这洛阳燕菜,极有来历。相传武则天居洛阳时,东关一块菜地里长出一个几十斤的大萝卜,菜农认为是神奇之物,献给武则天。御厨把它切成丝、拌粉清蒸,配以鲜味汤汁,女皇一吃,鲜美异常,大有燕窝风味,赞不绝口,赐名‘燕菜’。后传入民间,日久天长,大家都叫做‘洛阳燕菜’,流传至今。”风清扬笑道:“想来则天皇帝燕窝人参吃腻了,才会觉得萝卜好吃。”二人哈哈大笑。
  当晚风清扬便住在张朴家。第二日他自去查访。这等查访凶手却不能大张旗鼓,虽有张朴相助,却也只能静悄悄地私下打探。一连几日,查不到丝毫端倪,风清扬心中也慢慢懈了。
  这日晚间,张朴吃罢晚饭,与风清扬喝茶闲聊。风清扬略述几日来情状,张朴道:“我猜必是如此。我意你不必再去探查,若是被夏华发觉,反为不美。”风清扬道:“难道我华山派怕他不成?”张朴道:“不能这么说。这夏华颇有乃父之风,阴险狡诈,机谋百出。他现今是张宇通手下第一心腹之人。若是被他得知你的身份来意,他虽不会武功,你却未必对付得了他。”风清扬微微心惊,他知道张朴不是怕事之人,他既这么说,则必有道理。风清扬问道:“夏华这人怎样?”张朴叹气道:“还能怎样?和他爹一样!横行乡里,鱼肉百姓,是个大大的混蛋!”风清扬道:“大人为何不派人除掉他?”张朴道:“你道我不想?”风清扬微微点头,已知其意。张朴既和张宇通是死对头,有张宇通在这里,自是动不了夏华。转念一想,张朴不能动他,我却为何不能?当年三师兄不是除掉了夏志青吗?于是说道:“大人,待我去宰了那夏华,为百姓除一害!”张朴惊道:“不可不可!万万不可轻动!若你出点什么岔子,我救你不得!”风清扬不语。移时,张朴叹气道:“怪不得古人说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你们这些江湖中人,动不动就抡刀子拼命,实在儿戏!”风清扬道:“大人却以为该当如何?”张朴道:“不动则已,动则必操全胜之算!这便如高手弈棋,步步看似浑不着意,实则步步皆有所指。待势已成,则主动在我,敌全在被动受制中,丝毫动弹不得!”风清扬笑道:“大人是官场中人,自是作如是想。”张朴微笑不语。
  二人正沉默间,只听得一个轻快的脚步声自内堂传来,帘子开处,走出一个十八九岁的美貌少女,正是当日风清扬在洛阳城郊所救的那个小姐。那小姐一看有外人在场,脸上微微一红,待看清风清扬相貌,显得很是吃惊,略一停步,又走到张朴身前,说道:“爹爹,这便是救了你的那位相公吗?”张朴笑道:“正是。”指着那少女,对风清扬道:“这是小女。”风清扬却不知如何招呼。那少女道:“爹爹,这位相公,便是去年八月救了女儿的那位少侠。”张朴一听,张大了嘴,问风清扬道:“当真?”风清扬略述当时经过。张朴听罢,站起身来,朝风清扬一揖到地,道:“清扬,你救我一命,倒是小事。当日你救我女儿,实实令我感激不尽。当日我曾细查你三人下落,却无头绪,不意你又救我一命。我张朴欠你的情,实是不知如何报答才好。”其实前几日风清扬随张朴到府,即知此事,这时他也不说破,只是逊谢几句。
  张朴道:“玉如,你来找爹爹何事?”风清扬心想原来这个如花似玉的姑娘叫玉如,倒是人如其名。玉如道:“我想明日再去怀化寺烧香,怕娘不允我去,故此来求爹爹。”说着莞尔一笑,脸上满是期待的神情。风清扬心道:“若我是张朴,女儿如此求我,我实在难以拒却。”张朴笑道:“去年便是因去怀化寺烧香,遇上那么一档子事,怎么如今又要去?不许去。上次恰好遇上风少侠师徒仗义援手,这次若是再生出什么事,却有谁来救你?”玉如撅嘴道:“那种恶贼,极是少有。”张朴摇头道:“不能去。你去怀化寺烧香,要许何愿,做何功德,说给爹爹听听。”玉如看一眼风清扬,说道:“求菩萨保佑爹爹仕途顺利。”张朴笑道:“当面扯谎。”玉如道:“真的,女儿还能骗你不成?爹爹如不放心,让风……风少侠陪我去可好?”张朴看向风清扬,见他皱一皱眉头,便说道:“风少侠还有要事,去不得。改日有空,爹爹陪你去便是。”玉如很是不高兴,却无法可想,走到风清扬身前,施了一礼,道:“风少侠,你两番相救,玉如实不知如何报答,只好每日在佛祖面前,求佛祖保佑你长命百岁。”风清扬又忙逊谢还礼。玉如告辞而去。张朴笑道:“孩子长大了,天天闷在家里,可也真闷坏了她。”风清扬不语。方才玉如让他陪她去烧香,风清扬心想我在你家是客,却不是你家厮仆,怎能做那下人之事?
  风清扬喝一口茶,说道:“大人,明日我要回华山去了。”张朴道:“不急。我还有事要和你慢慢聊。你回去有什么急事?”风清扬道:“师父派我来洛阳追查凶手,他老人家望眼欲穿,我岂能在此长住?”张朴道:“我道是什么大事。你写一封信,我派手下人给你送上华山,不就行了?”风清扬好生奇怪,问道:“大人反复留我在此,不知有何贵干?”张朴笑一笑,说道:“天机不可泄露。到时你便自知。写信吧。”风清扬一时摸不着头脑。他知张朴绝无恶意,心中也极愿与他多所结交,便要了纸笔,写了一信,对褚毓秀说自己已经查实,夏家不是杀害顾清泉的凶手,自己在洛阳还有事未了,须稍等几日再回山。张朴派了张柏,将信送上华山去。
  这日清晨,风清扬正在自己住的小院里练剑,张朴走来,说道:“清扬,今日我要审一起案子,你也来看看吧。到时你坐在屏风后面,记住,不管遇到什么事,你不要插手。”风清扬极是好奇,心想这是什么古怪的案子,难道还会发生什么意外?匆匆吃罢早饭,便跟了张朴骑马来到府衙,张朴升堂,风清扬便坐在屏风后面静等犯人上堂。




Ps:书友们,我是冰凡999,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