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论仙女下凡的非典型案例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七章

第七章


(31+)

  “这么说,你见过?”青笑眯眯看着他。
  
  那中年人一惊,自知说漏了嘴,只得尴尬得笑了一声道,“我也不是故意瞒着各位,只是…只是……”他支吾了半天,又忍不住抱紧了怀里的包袱,才犹犹豫豫得说,“我原是一个宫人,在宫里伺候一位娘娘,大王遣散后宫后,我看着齐王下战帖心里害怕也就告老还乡了。本住在云里打算养老,却不曾想打起仗来,这打到云里也就是几天的事儿了,这才跑来楚国,想寻个安稳日子,唉。”
  
  安稳日子?
  不远处的赵襄一直静静听着这里的声音,此刻忍不住冷笑了一声。
  哪来的安稳日子?这老宫人只怕找错了地方,楚国,也安稳不了几日了。
  
  “那你方才说什么妖妃,那绮妃真是妖精吗?”卓群深好奇道。
  
  “这…这也是宫里人偷偷传说的,说有次…有次见贵妃娘娘喝多了酒,身后伸出一根狐狸尾巴来,吓得宫女打翻了东西……”那宫人咬咬牙,“肯定是狐狸精变的,故意来乱我超纲祸乱人间的!不然齐王怎么会为了一个女人兴兵打仗,大王又怎么连失七城还不肯把她交出去,那齐王说了,不把绮妃送出去,就一直打下去…”
  那宫人眼睛也有些红了,吸了吸鼻子,哑声道,“现在都死了多少百姓了,再这么打下去,国家也完了……”
  
  卓群深听得入神,也连连叹气,竟也不知说些什么。
  
  为了一个女人,两个国君征战不休,伏尸百万,流血千里,听起来真是昏庸无道之极。
  
  然而在此之前,周王以仁爱贤明著称于世,在他治下,周国国泰民安,百姓丰衣足食安居乐业,周围各国纷纷赞扬他的勤政爱民,仁厚礼贤。
  
  而齐王风趣,才华横溢,乐善好施,一手好画好字堪称国手,民间各国文人骚客都以拥有他的墨宝为荣,实在也不像是穷兵黩武荒淫无道的昏君。
  
  如此想来,必定那绮妃是狐妖故意来为祸人间了。
  可怜的是那些为了国君私欲而奋勇战死沙场的士兵,和流离失所的百姓啊……
  
  青看看卓群深,又看看一旁始终抬头看着星空一言不发的星巽,眉间忍不住微微蹙起,脸上的笑也慢慢淡了下去。
  
  如果真的是妖……
  
  火堆还在噼里啪啦得烧,却不再有人说话,大家似乎都满怀心事,那老宫人似乎是想起了许多伤情的事,更是几次三番抹着眼泪,最后满腔愁绪枕着他的宝贝包袱睡了。
  
  青看看天上的星,又看看睡着的卓群深,目光在他被火光映衬得格外柔和的五官上停留了一小会,轻轻走到了星巽身边,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肩膀。
  
  “星巽,你在人间见过妖么?”她小声问。
  
  一整个晚上星巽都保持着同样的姿势,枕着快不大不小的石头,眼睛看着不甚明亮的夜空,手中的折扇半开着在身前有一下没一下得扇着。此时此刻,眼睛也没去多看青一眼。
  “见过,两百年前,我见过一只鹿妖。”他的眼睛始终看着天空,声音平静。
  
  “妖厉害吗?真的会为祸人间吗?”她问。
  
  “也许会,也许不会,谁知道呢,”星巽闭了闭眼,“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不会去的。”
  
  “为什么?降妖除魔不是仙人的天职么?”青有了一丝急切,攥住了星巽的袖子,“你怎么能看她为祸人间以至于生灵涂炭呢?”
  
  仙人啊他们不都是最高高在上的仙人吗?
  
  “青,”星巽平静得叫了一声她的名字,“你下山前涂山没有告诉你,人间一切都有其命数,就算是仙人也不得擅改吗?”
  
  青愣住了,“可是话本里……”
  
  “话本里也说过,女娲见朝歌气数已尽,便指示妲己引诱纣王祸乱殷商,才让殷商灭亡。所有一切都是定数。”星巽打断她的话,“别说是两国之乱,即使只是凡人的小小命数仙人也不可擅自更改不然我又怎么会被涂山锁在灵犀池,还让你看着我?”
  
  青想了又想,才认真得说,“仙例上也没有说什么算是命数,什么不算,什么可以改,什么不可以改。你给谢婉婉偷离沉水想让她长生不死,这是凡人做不到的,所以涂山才要罚你。绮妃祸国殃民,就算我们不杀,凡人也可能杀她,或者劝告齐王不再征战,既然是凡人也可以做到的事,自然不算是命数。”
  
  “那你想去杀绮妃是真的想要拯救苍生呢还是因为好玩、因为一时兴起?”星巽终于转头看了她一眼,眼睛里带了点冷冷的嘲讽。
  
  青倒是坦坦荡荡,“我可没说我要杀绮妃,她到底是不是妖精、有没有为祸人间都是旁人说的,总要弄清楚了才好决定。我既想看看妖精什么样,也想救这些周国的无辜百姓。”
  
  “好,好得很。”星巽点点头,深了个懒腰,将双臂往脑后一枕,懒洋洋得说,“那你自己去吧,我不奉陪了。”
  
  话音未落,只觉腕间一痛,长金锁被青攥紧了猛的一扯
  “去不去可由不得你!”青笑眯眯得凑近他。
  星巽又好气又好笑,“你还真以为这破绳子能锁住我?”
  
  “那等你挣脱了再说好了。”青扬了扬手上闪着淡淡金光的绳子,“反正我到哪儿你就得到哪儿。”
  
  星巽“哼”了一声,总算也没同她一般计较,毕竟自己年长她几千岁,好赖也算个长辈,只是仙人一般也不大注重辈分罢了。
  
  永生不死的仙人啊,对于他们而言,仙龄也不过是个数字而已。
  时光之河永无止境得流淌,到最后,连自己都会忘了,曾在这无尽的河流中走过了多远。
  
  天一亮,那老宫人告了个别,又对卓大夫千恩万谢了一番,从他的宝贝包袱了掏了半天掏出个俩大银锭非要塞给他,卓大夫连连拒绝,把那老宫人急出一脑袋的热汗,脸涨得通红像是要背过气去,直道卓大夫舍己为人令他十分敬佩感动,无以为报,这点银子只是一点点心意,不收他就不走了,卓大夫这才勉为其难收下了。
  
  见那老宫人继续背着他那两个大包袱,十分蹒跚的身影,卓群深不由得嘀嘀咕咕,“这两个大包袱别都是银子吧,难怪宁愿半路饿晕了也不肯撒手。”
  
  一行人稍作整顿,便又上了路。
  这一日倒是风平浪静,再没遇见一个人,于是,在下午就到了周国边城,景州。
  
  景州距离云里城不远。许多周人怕齐王打完劳溪就顺着云里景州一路打下去,这才一路逃去楚国。然而景州地处周宁楚三国交界,商业繁荣,是七国中最大的自由通商之地,是以即使战乱,却依旧繁华鼎盛。
  
  青的银子早在丹水就花的七七八八,这会身上也找不出类似云帕的可以典当的东西了,只得委委屈屈在街上找了家不甚起眼的小客栈,又定了两间普通客房,本还想再点些酒菜,数数荷包里的铜钱,已经恐怕只能买几个馒头了,这这还不一定能喂饱赵襄和长明两个活像是饿死鬼投胎的小鬼。
  
  卓大夫倒是行走江湖四处游医多年,餐风饮露也是家常便饭,如今有瓦遮头已经很是满足,入住后高高兴兴让小儿烧了桶热水去洗澡了。
  
  青坐在房里,少见得有些愁眉苦脸,“我总算是明白凡人说的一文钱难倒英雄汉是什么意思了,这下没钱了可怎么办?”
  
  星巽懒洋洋得倚在床上,“把你在丹水买的那些不值钱的玩意儿都给卖了就有钱了。”
  “那不行”,青鼓着腮帮子,认真道,“那些我都很喜欢,山里都没有的。”
  
  “要不把菡萏玉明扇当了吧!”青掏出那把上次在当铺就差点当了的白玉扇出来,很是认真得端详了一番,“这扇骨上的玉在人间似乎很值钱……”
  
  星巽手上整日不离的折扇与青手上的菡萏玉明扇倒有几分相像,只是扇骨的玉色白中带着点翠,不似菡萏玉明扇白的彻底、白的剔透。
  星巽漫不经心把玩着手上的玉扇道,“灵犀池的莲花三千年才开一次,开十几次才有那么一两次能结出一丁点菡萏玉来。自灵犀池第一朵莲花绽开至今,笼笼统统所有的菡萏玉才做成了你我手中的玉明、玉清两把扇子,你在人间当了,只怕涂山要追到人间和你打起来不可。”
  
  青把扇子收起来,唉声叹气得托着腮,“我也是说说而已,那你之前在人间都哪儿来的钱?总不会次次都当云帕吧?”
  
  星巽失笑,“我又不是你们这些女仙还能自己织云帕,我那几条都还是厚着脸皮和影姬讨来的,哪有那么多云帕可当。”
  
  “那你说你都哪儿来的钱呀?”青愈加好奇了。
  
  星巽折扇“啪”得一收,人也顺势从床上坐起,一撩落得满身满的头发,笑得怎么看都是不怀好意,“当然是赌钱了。”
  
  




Ps:书友们,我是未深深,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