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清穿之餐花饮露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10章 第20章

第10章 第20章


(31+)
下午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在了胤的身上,他正端坐在书桌后,小心的刻着手里的一块儿石头。
  
  这是一块儿拇指大小的长方形寿山石,橘黄色和橘红色约各占一半儿,如同夕阳西下时,被太阳的余晖染得深深浅浅的云彩,温暖柔润。
  
  胤正在打磨一头的棱角,从已经呈现出圆润弧度的石头来看,他这么打磨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太阳的光线逐渐从热烈到温柔,从亮白到昏黄,他就这样认真注视着手里的石头,仔细打磨着石头上的棱角,这样的专注能够轻而易举的吸引住他人的目光。只是可惜的是,离他最近的苏培盛还候在书房的门口,只能竖着耳朵听着书房里的动静,并不敢用眼睛直直看过去。
  
  或许有很多个这样的白天和晚上,他认真的读书、写字或者刻印,只是这些都成了不曾被发现的和不能被注视的场景,这场景里的身影也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模糊、消失,最终,再不复见。
  
  或许是感觉光线不够亮了,胤放下了手里的石头和刀具,把它们小心的放到了抽屉里,才开口叫道:“苏培盛,添茶。”
  
  除非有吩咐,不然胤的书房一般是不会让人进来伺候的。就像刚才他在刻印,就不想让人站在一旁打扰自己。其实伺候笔墨的小太监哪里会发出什么声响呢,他只是不耐烦见人随时杵在自己的书房里罢了。
  
  苏培盛听了胤的吩咐,便马上端着备好的茶壶进去给胤添茶了。
  
  胤喝了口茶,随口问道:“最近府里可有什么事儿?”忙了一个来月,他总算能稍微休息一下了。
  
  苏培盛想了想,道:“大阿哥、三阿哥和二格格都挺好的,都没叫过府医。李格格那前几天开了库房,拿了好些布料,说是要给二格格和三阿哥多做几身春裳。福晋那儿的小厨房已经建好了,今天叫了人入府,刚才已经送出去了。”
  
  胤微颔首,又问:“福晋叫了什么人入府?”
  
  苏培盛道:“是往年进府给福晋递帐的刘管事,还带了一个生面孔,大约也是福晋庄子里的奴才。”
  
  胤接着问道:“刘管事不是年末的时候才来递帐吗?为何带了一个生人入府?”
  
  苏培盛心里有些发紧,回道:“回主子爷,下面的人并没有打听出来。”
  
  总不能自己府里进了什么人,自己还不知道是谁吧?想着,胤便道:“让人打听清楚了再报给我。”
  
  苏培盛应了一声便下去了。主子爷的心思可真难猜,往常不都是只问李格格吗?如今怎么问起福晋来了?他抹了抹并不存在的虚汗,下去吩咐人打听消息了。
  
  
  
  自二月份八旗选秀开始以来,各地的秀女便陆陆续续的来到了京城。或许是为了赶在三月十八日万寿节前就结束选秀,所以尽管所有满足条件的满蒙汉八旗秀女都进了皇宫参选,选秀的速度倒是没有拖延,三月上旬便结束了。
  
  这天,胤像往常一样,下了朝之后照例来永和宫给德妃请安。相互问候了几句以后,胤便已经做好被打发出去的准备了,德妃却主动开口道:“选秀已经结束了,额娘也给你挑了两个人下去,待过了万寿节,内务府的人便会把人给你抬进府里。”
  
  德妃只是照例给胤挑了两个人,皆是汉军镶白旗下的人,出身都不是特别高,所以并不需要她如何费心思。因为她的十四如今也到了快成婚的年纪了,她把绝大部分的心思都花在了为胤选嫡福晋一事上,所以胤这里她只是随意点了两个人罢了。
  
  不过这一届的秀女并没有德妃看得上眼的嫡福晋,选来选去,最终也只是选出了一个侧福晋舒舒觉罗氏,至于另外给胤挑的妾室也是满八旗下的人,虽然父亲官职不显,但也都是正经的满人出身。
  
  其实在选秀结束的时候,胤就已经得知了结果,毕竟这种事并不会刻意隐瞒有女人被赐下来的皇子阿哥们。只是出乎胤意料的是,德妃过了好几天才对自己说起此事。见德妃一开始便未曾提及,他还以为德妃或许改了主意。如今看来她或许只是忘记了。
  
  对于挑了什么女人给自己,胤并不是很在意,一是他有合自己心意的女人,其他的女人对他来说是可有可无的,再一个他自己也不是一个耽于女色的人,有人伺候自己并给自己诞育子嗣,对他来说就没有什么不可满足的了。再说了,他也不愿意在女人身上花费太多时间。
  
  也许德妃并不是故意拖了几天才告诉胤的,或许是因为小儿子占据了她绝大部分的心思和精力,也或许是因为她内心深处明白,自己与这个大儿子其实并没有什么母子情分,所以总是有意无意的忽略了与胤有关的事情。
  
  胤见了德妃这样的表现,莫说他对德妃本就没几分母子情分,即便他有意修复两人间的关系,最终也只能是被德妃寒了心罢了,就像他最初回到永和宫的时候一样。
  
  母子两人的关系,只有双方都有意并且都以恰当的方式去修复,才有缓和的可能。胤或许没尽全力,但无疑作为母亲,德妃的忽视才是最主要的原因。如今能够维持表面的母子情分,已经算是如今最好的结果了。
  
  
  
  傍晚,胤回府后换了常服便转身去了正院。
  
  李清听人来报说胤过来正院的时候还有些惊讶,她知道明天才到十五呢,胤怎么会今天就过来了?她正准备用晚膳了。
  
  待把胤迎了进来,李清便不由得面带疑惑的朝他看了过去。
  
  两人隔着炕桌坐在暖炕上,胤喝了口茶,开口道:“三月十八便是万寿节了,那天你要随爷入宫进宴,和元旦一样。第二天汗阿玛会招所有皇子和皇子福晋单独进宴,到时你跟在爷身边即可。因为今年并不是整寿,所以给汗阿玛备的寿礼不用太贵重,最要紧是要尽到孝道和心意。”
  
  胤也不太清楚乌拉那拉氏到底还记不记得万寿节的事情,但是以免出现什么意外,他还是特意跟她提了提。当然还有另外一件事情必须要提前告诉她。
  
  于是胤继续道:“这次选秀德妃娘娘赐了两个妾室下来,待万寿节过了就会抬进府来,你把西边的院子收拾出来给她们住吧。”说完才想到如今是李氏在管着府里的事儿,他微皱了下眉,又道:“这事儿爷会再交代李氏的。你歇着吧,爷先走了。”
  
  不到一会儿胤就把该交代的事儿都交代完了,李清能感觉到胤的心情似乎不怎么好,说话的时候眉头一直皱着,脸上也没什么表情,难道遇到什么难事儿了?
  
  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李清还在想着,只剩几天时间了,给康熙皇帝的寿礼她还完全没有头绪呢。至于那两个新来的妾室,反正后院里的事情如今也不归她管,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她乐得轻松。
  
  送走了胤,李清坐回暖炕上,开口问暖雪道:“暖雪,往年万寿节的时候,咱们都准备了什么寿礼?”
  
  暖雪在胤说起万寿节的时候便意识到自己犯了什么错,如今见主子问起来,便马上跪下对李清请罪,道:“主子,都是奴才的疏忽,忘记提醒您要给皇上准备寿礼的事儿,都是奴才的错,还请主子福晋责罚!”说完便碰碰碰的磕起头来,暗云见了也连忙跟着跪下来请罪。
  
  要说这件事也确实是两人的疏忽,即便两人不清楚李清是不是还记得万寿节的事,但是见万寿节临近李清却没有什么准备寿礼的举动,确实应该提醒李清。
  
  但终究还是因为李清没有乌拉那拉氏的记忆,而且这段时间她一直在忙开辟花田的事情,对外界发生的事情都没怎么留意过。所以李清倒也没有要对两人进行多么严厉的惩罚,但两人也确实疏忽了,所以她打算小惩大诫。
  
  于是李清开口道:“先别磕了。你们两个确实疏忽了,导致我现在没有充裕的时间来准备寿礼,所以就罚你们每人三个月的月钱。”暖雪和暗云才停了磕头,闻言又马上磕头谢恩,皆道:“奴才谢主子福晋的恩典!”
  
  李清道:“好了,都起来吧。先跟我说说往年都是准备的什么寿礼。”暖雪暗云便应声站了起来。
  
  李清见两人眼泪鼻涕的糊了一脸,额头上也磕红了一片,于是又道:“算了,你们两个先下去把自己打理干净再说,我先用膳,等我用完了晚膳你们再过来回我。”把两人打发走了,李清边用膳边想着寿礼的事。只是待用完了膳她也没想出什么头绪来。
  
  以前李清的父母过生辰的时候,她基本都是送一些对他们修为有益的丹药或者法器,难道还要她像去年给胤送生辰礼似的送一些衣物?若真是如此,也只能去吩咐针线房赶制了。




Ps:书友们,我是恒河月,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