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神大人来撒糖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6章 坚定的信念

第6章 坚定的信念


(31+)
凌云随神医葛雾隐来到山腰,这儿有个偌大的医馆,各种功能的房间很多,养了不少宠物,却只住着葛雾隐一个人。。
  雪熊被苍鹰扔到后山的实验基地了,葛雾隐嘱咐凌云,这宅子四周设下了不少机关,机关有暗毒,所以凌云要去哪儿事先跟他通通气才行。
  方才在山下温度很低,山峰也是白雪皑皑,不过很奇怪的是,葛雾隐这片大宅子里却是春暖花开,跟天山别处恶劣的环境不一样。
  
  凌云在看到空荡荡的大医馆后,才明白为何葛雾隐看到她之后就非常热忱,想来他一个人也挺是无趣的。
  “我经常在药房做试验试药,你一个人在天山会有危险。这样吧,我把我的小徒儿叫回来,让她陪着你。”于是葛雾隐写了一张纸条,让飞鸽传了出去。
  “你有徒儿?”
  “是啊,收了不少徒弟,个个都是修医的好苗子。唉,不过以前的我脾气太暴躁,把他们都赶走了,只剩下小徒儿还有点来往。”葛雾隐叹气道。
  
  一桌晚餐很丰盛,葛雾隐说得一点没错,他的厨艺真是一绝,凌云好久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饭菜。
  正在吃饭时,门被踢开了,站在门口的是一位红裙妙龄少女。凌云侧头看过去,这少女五官娇美,俏丽多姿。
  红衣少女张开了樱桃小嘴,满脸失落地跑了过来:“师父,你喊我回来,却居然不等我,就先好吃好喝了!”
  娇俏的妙龄少女就是葛雾隐口中的小徒儿,看上去跟凌云的年龄差不多,这一老一少大眼瞪小眼很不搭调。
  “这不是有客人嘛。”葛雾隐无奈地叹了口气,自从徒弟们都离开后,他也收敛了不少脾气,生怕再把小徒儿气走一去不复回了。
  红衣少女扭过头看了看凌云,惊叫一声,是被凌云的容貌给吓住了,且不知道她是男还是女。
  
  凌云低下了头,少女赶紧蹦上来:“不好意思,我,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见了陌生人,有点……好奇。”
  “你好。”凌云看得出来少女并没有恶意,的确是她脸上这长毛太渗人了。
  “好,我叫莫映雪,是老头子的关门弟子。”莫映雪露出友善的笑容,十三岁多,年小凌云半岁。
  “我叫凌云。”凌云冲她点了点头,映雪……真是个美丽的名字,人如其名,是个很可爱漂亮的少女,骨子里透着一股灵气。
  葛雾隐起身过去添了一副碗筷:“下山玩了这么久,开心吧,还记得我这个师父?”
  “你信上说有个人来做客,害得我很是担心,就骑着飞鸟赶来了。”莫映雪拿起筷子,凑到桌子前来开吃。
  “担心师父被欺负?哈,就知道你是关心师父的好女孩儿。”葛雾隐露出满意的笑容。
  “呵,我当然你担心客人是个小姑娘,而你这个老色鬼,会对人家小姑娘动手动脚啊。”莫映雪翻了个白眼。
  “老头子我白疼了你,莫映雪,你怎么能当着客人的面这么说你自己的师父!”葛雾隐一副快要泪流满面的样子。
  “得了吧。”莫映雪看向凌云,“那个,凌云小哥哥可别被他那满张和蔼仁义的脸给欺骗了。”
  葛雾隐递了个抑郁的眼色过去:“臭丫头,你这个没良心的,想欺师灭祖啊!”
  “师父,您好像已经快十年没出手救过人啦,打我记事儿以来,你就是见死不救的模范啊。怎么,现在快进棺材,转性想积德了?”
  “咳咳咳!”葛雾隐正在咀嚼饭菜,差点哽在喉咙咽不下去。
  凌云见这师徒俩人斗嘴,忍不住“噗嗤”笑了,还真是有意思。吃饭的时候,凌云向师徒二人坦白,她其实是女儿身,声音压低了也很像少男。
  “原来不是小哥哥,是小姐姐啊。”莫映雪满脸惊异,眼中又闪过疼惜,既然是姐姐就更应该治好脸上的伤了。
  “我会一直以男儿模样行天下,所以你叫我小哥哥也无妨,别把我当女孩子。”凌云冲莫映雪笑了笑。
  葛雾隐眯了眯眼,深深行了口气,真是个坚强的少女,其实白天帮她把脉疗伤的时候就已经知道她是女儿身了。
  
  晚饭后,莫映雪乖乖洗了碗,拉着凌云溜到外面透透气。
  两人背靠背地坐在大院子里的一棵树下,静静席地而坐,抬头仰视星空。
  “你不怕我吗?”
  “我为什么要怕你?”
  “因为我……别人不喜欢靠近我。”
  “别担心,师父一定能很快治好你的。”
  莫映雪这个人自来熟,给凌云的感觉是很亲切可爱的一个妹子。
  这晚上,莫映雪跟凌云讲了些有关天山医馆的事儿。莫映雪不满一岁时被父母丢弃在襁褓中,是葛雾隐在山脚下捡到的,葛雾隐就把她带回了医馆抚养。
  其实十多年前,这儿很热闹的,葛雾隐收了很些徒儿,个个妙手回春。可后来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葛雾隐性情大变,变得暴戾凶悍,动不动就责骂辱打他的弟子们,并把他们都赶走了。
  莫映雪因为年龄太小,没有自食其力的能力,葛雾隐才把她留了下来。而直到现在,莫映雪也不知道那个时候究竟是什么缘由,使得师父驱散门中所有弟子。
  “我想,师父一定是有苦衷的。他其实是个很好的人,不然也不会可怜我救我。”莫映雪小时候也受过师父的打骂。而她想过,无论师父如何对她,她都不会永远离开这儿,若是她再消失得无影无踪,那师父一个人风烛残年,岂不是太可怜了。
  
  而这十余年里,葛雾隐隐居深山,还任由凶兽乱串,这样一来就不会有山下的人来打扰他了。
  “老前辈看起来很好的一个人,医术无双,为什么不肯救人?”凌云疑惑问。
  “我不知道。”莫映雪摇了摇头,她只记得,“在我出世之前,他早就名扬天下,弟子满堂,医家门人甚广。可是他却舍弃了所有的荣耀,一个人孤苦伶仃在这里,像是在逃避什么似得。”
  凌云心一颤:“这里,现在只有你跟他吗?”
  莫映雪点头道:“是啊,你也看见了,偌大的天山医馆就我们师徒二人。虽然师父不肯救人,但他并非冷酷无情,而是一直希望我能够继承他的医术,代替他在山下继续行医救人。”
  宁可隐藏在深山里孤独终老,不肯现世荣华,不肯医者仁心。葛雾隐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
  “师父居然留你在这里,还愿意出手帮你,其实我也很意外欣喜的。”莫映雪的肩靠着凌云,“有些话我从来没有对别人讲过,也不知道能对谁说,就跟你说说吧。”
  “恩。”凌云看得出来这师徒两人感情极深,他们斗嘴也不过是一种相处逗趣的方式。
  “师父是我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了。现在他脾气挺好的,我们相处得很融洽。”可莫映雪隐隐感觉到师父老人家过得并不开心,在他的心里必定有秘密,而且是死也不能说的秘密。”
  
  这一夜,莫映雪对凌云说了好多好多话,说起她在天山学医的生活。而莫映雪问起凌云的时候,凌云却避而不答。
  “好吧,我不勉强,等你愿意回答我的时候,我再听喽。”莫映雪站起身,身来个懒腰,打个哈欠,“睡觉去喽。刚才我说了老头子的好话,可是他好色是真的,嘿嘿。”
  凌云依靠着大树干,她隐约想明白了一件事,当初父亲赶她离开家门,或许不是为了惩罚她,而是为了保护她。只有离开那里,她才是最安全的。
  
  爹,等我容颜正常后,就能够以新的身份回到家族,保护你们……等我。
  
  凌云开始了与葛雾隐、莫映雪师徒生活在一起的日子。
  医馆中有个超大书库,里面有数不尽的医书,葛雾隐一门心思扑进在大书房里吃喝拉撒、翻阅医术、研究治愈凌云的法子。
  ……
  “喂,凌云姐姐,你这个人怎么永远是一副表情,就不能笑一个给人看看?”映雪像一只无忧无虑的花蝴蝶,快活地奔腾在草丛里。
  而凌云正在菜地里挖菜,莫映雪不会做饭,今晚的膳食就靠她了。
  “啊啊啊!姐姐跟个木头一样啊,可以整天不说话!”莫映雪眨了眨这双清澈动人的眸子。
  “好了,你先把这些菜送回去,我晚点回去做饭。”凌云提着菜篮子走向莫映雪。
  “那你呢?”
  “我该练剑了。”
  凌云是个敏攻型的剑士,手持佩剑每日勤加练习,不敢疏废。她相信自己一定会成为父亲那样杰出的敏攻、控制双修剑师!她试着用剑操控落叶与草木,修习控制系幻力。
  恩,不管前途多么艰难,她也用百分百的信念走下去,她要变强,不断变强!




Ps:书友们,我是懒大花花,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