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昆仑奴磨勒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二章 血亲

第二章 血亲


(31+)

  血。
  鲜血。
  在这个世界上,除了鲜血,没有一种东西能够同时象征生命、死亡、幸福、快乐、痛苦、不幸和灾难。
  又是秋天。
  四方城外,太守别院。
  十个朱漆的大箱子被抬进来,每个箱子的正面都贴着一个大大的“”字:这本是一个喜庆的日子,可每个箱子上却都粘满了鲜血!
  鲜血已凝固,南宫太守的表情也已经凝固!
  院子里一片死寂,十个大箱一字排开,二十个黑衣劲装大汉也一字排开,他们每个人的腰间,都插着两把弯弯的、造型诡异的黑铁镰刀!
  这种镰刀有着锋利的尖刃,顺着弯曲的刀身,是一排同样锋利且紧密的锐齿,锐齿后两指宽处是一道长长的血槽。这种镰刀可以双手使用,如果合二为一,就可以组合成一把轮锯,轮锯张齿对外,脱手掷出,可以划开数丈以内的一切躯体,然后又带着淋漓的血肉飞回到使用者手中。
  不知经历多少激战,他们每个人身上也都带着或深或浅的伤口,鲜血从伤口流出,顺着衣服流到了地上,然后汇聚成一滩滩血水。
  现在,血水已经打湿了他们的衣衫,浸透了他们的马靴,地上也有他们自己人的尸体,他们现在居然还笑得出来,笑得僵硬而诡异!
  细细的汗珠从南宫太守的额头上泌出,他的周围,太守别院的参事、护卫、杂役、帮工,以及两条半人高的狼狗,都身中数刀,倒在了地上。
  他痛苦夹杂着愤怒,愤怒到无法呼吸,这又加剧了他的痛苦。无论睁开眼睛还是闭上眼睛,他的眼前都是一片血红,终于,他长叹了一声,这才冷冷地问道:“诸位是来提亲的?”
  好诡异的提亲!
  为首的中年黑衣人,气度不凡,他的着装裁剪更为得体,金领金边,连他的镰刀也是纯金打造的。
  听到南宫太守的问话,他的回答却只有短短的两个字:“是的!”
  他笑脸如故,因为今天是个大喜的日子,大喜的日子就该面带笑容,即使这种笑容很可怕。所以在这点上,他很满意今天属下们的表现。
  南宫太守很想冲上去将这群人的脸撕烂、撕碎,可是他做不到,那个金镰头领一进来就飞速地点了他的几处穴道,所以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群抬着大箱子的黑衣人将他府中的参事、护卫、杂役、帮工,甚至女儿养的两条番地狼狗,一个个地杀死!
  现在,他已经能动,可他的脚步却拒绝移动,因为台阶下就是血水,自己人的血水!
  他已经不沾血很多年了!
  “那末,麻烦告诉老朽,到底是谁提的亲?!”他捏紧了拳头,指骨格格作响。
  “不知道!”金镰首领淡淡道,仿佛一切都没什么大不了的。
  “不知道?!不知道你们就……!”南宫太守指着满地的尸体,终于忍不住吼道。
  “大概就是这样一个人”,金镰冷冷一笑,伸手抖开一张白纸,白纸上画着一个的普通的年轻男人:此人身着兽皮猎装,腰挎兽皮猎刀。
  南宫太守的声音颤抖了起来,指着画像顿道:“他是谁?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金镰的回答还是很简单:“不知道!不认识!”。
  他瞟了一眼画像,毫不掩饰自己的轻蔑:“不过看样子应该是个猎户,据说姓杨,住的还不太远……”
  “姓杨?……杨什么?!你们既然不认识他,却为何要替他来提亲?!还要用如此歹毒的手段?!是谁,到底是谁安排了这次提亲?!”
  “一个你我都无法拒绝的人!”黑衣金镰缓缓道,他抬手一扔,一纸信笺就飞到了南宫太守的面前。
  南宫太守哆哆嗦嗦地展开信笺,的脸色忽然变得煞白,声调顿时降了下来,仿佛立刻被一块巨大无比的阴影压住,连连倒退了几步,颤声道:“不!不!不可能!怎么会这样?!我,我不答应!”
  黑衣金镰的笑容变得有些几分残忍,他点头道:“你应该知道,别人的镰刀收割麦子,我们的镰刀只收割性命!”
  王太守面如死灰,不住地喃喃自语道:“镰刀会,你们镰刀会……”
  黑衣金镰流露出得意之色,他抬手指了指院子角落的那口水井,他的一众属下立刻会意,领命而去。
  片刻的功夫,青石板铺成的院子就被清理、冲洗得干干净净。只要太阳再晒上一会儿,谁都不会知道这里刚才发生过什么。
  黑衣金镰把小方的画像放在箱子上,冷冷道:“南宫大人,明天是个吉日,适合令媛出阁!”
  南宫太守还在茫然自语,闻言如遭雷劈,霍地抬头失声道:“不……不……红袖不会答应的,我……我也不会答应的……,你们要什么,就冲我来,求你们不要动我的女儿……”
  黑衣金镰一挥手,头也不回地朝大门走去,他的声音却飘了过来:“南宫大人,树倒猢狲散,四方城的太守之位你是坐不住了,还是先保住性命再说。我建议你还是乖乖把女儿送过去!有些时候,有一个猎户姑爷,也许并不是坏事,哼哼……!”
  南宫太守萎顿在地……
  起风了,吹散了黑衣金镰的声音,空气变得清新而甜美,不在有血腥的气息。箱子上,杨姓年轻人的画像也被吹了起来,随风飘舞,落在了院子的一角,那个原本是水井的地方……
  南宫太守失神的目光也随之画像落在了院子的角落,他的眼前忽然浮现出黑衣金镰可怕的面容,黑衣人的嘴角慢慢地笑了起来,向上弯起,就像一把弯弯的镰刀,镰刀划过各种各样的身体,惨叫身此起彼伏,肢体横飞……
  南宫太守猛地歪过身去,抓着喉咙,不住地呕吐起来……




Ps:书友们,我是懒懒牛仔,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