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道侠厉天途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61章 东方世家

第61章 东方世家


(28+)
厉天途正在深思,却没有注意到原本喧哗的二楼大厅突然沉寂了下来。

一个白衣美男子出现在了楼梯口,正在四处张望,似乎是在找人。

显然,找人的男子并不普通。能让满楼谈兴正浓的各方江湖豪客停下行注目礼的年轻男子,整个江南道只有两人。

一个是东方世家长公子,有江南第一美男子之称的东方玉;另一个是江南年轻一代的第一高手云梦飞。

东方玉游移的目光最终停留在了酒楼临街一面正中间的一个小桌上,那正是带着小仆人柳儿的锦衣少年一桌。

锦衣少年仿佛提前发现了什么,此时正把头转向窗外,刻意不去注意周围气氛为何会突然变得宁静异常。

“云妹,这么不希望为兄过来吗?”

白衣男子转眼间就到了锦衣少年身旁,故意把反问的声音提的很高,似乎生怕别人听不到。

其实此时酒楼人虽多,但很安静,所以东方玉的话几乎整个二层的人都听到了。

眼见锦衣少年并无反应,东方玉叹了口气,兀自来到锦衣少年桌前,未经允许便坐了下来。

东方玉也不气恼,微笑地看着锦衣少年优美的侧身,目光中透着些玩味。

云梦萝心知终究是躲不掉,缓缓把目光从窗外收回,轻瞄了东方玉一眼,这个自以为是的男人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拉了过来,原本男扮女装好玩的心情全都被破坏掉了,云梦萝此时心中满是愤懑,他真的以为全江南的女子都该围着他转不成。

不怒反笑,云梦萝咬着银牙,恨恨道:“东方公子能特意过来找寻小女子,倒是梦萝的幸运,哪敢不愿。只是梦萝怕遭整个江南道与东方公子关系密切的众多美女所忌。”

既然身份已被拆穿,云梦萝索性起身而立,抬手把发扣解了下来,如云秀发如瀑布般披肩散开,配上冰肌雪骨,虽然依旧穿着男装,但此时的云梦萝竟然有种别样的美。

这一幕不止看呆了东方玉,也看傻了周围所有的人,包括离云梦萝不远处坐在酒店角落位置的厉天途。

难怪刚才觉得这个锦衣少年有些妖娆,原本以为只是江南男子脂粉气有些浓而已,原来是女扮男装。这就是与京师颜梦雨齐名的“云浮双梦”之一的天丞教小公主云梦萝吗?

眼前的云梦萝确把江南女子完全不同于北方女子的那种特色美诠释的淋漓尽致。皮肤白皙水嫩,体态娇小玲珑,却又丰满匀称而不显瘦小。

这种美色对男人的诱惑力极大,怪不得之前听说连江南第一美男子东方玉都为之情动痴迷,更是为博云梦萝欢心已有一年有余不曾踏足欢场了,引得金陵众青楼的一姐花魁个个锤手顿足,虽然不敢大庭广众之下辱骂天丞教小公主云梦萝,但暗地里或在心中已经把云梦萝咒骂无数了。但更让人大跌眼镜的还在后面,云梦萝竟然对东方世家江南第一美男子东方玉不加辞色,而东方玉这边也不气馁,就这样一直穷追不舍。

酒楼大部分都是金陵本地人,对云梦萝和东方玉的事情或多或少都有了解,此时都抱着看热闹的心态观望着。

经历了颜梦雨和雪仙子未曾真正开始便已在无奈中结束的感情纠葛,伤透了心的厉天途已经决定从此以后不再涉足情路,冰封情心,所以云梦萝虽极美,他自己也不得不承认对她极为欣赏,但也仅仅是看美景般的欣赏而已。

感受到云梦萝依然对自己不冷不热之态,东方玉低吼了一声,无奈道:“云妹,认识你以后我的身边再无其他女人,这还不够吗?还要让我如何?”

想他东方玉在没见到云梦萝之前过的是什么生活?“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那是何等风流潇洒的日子。但现在呐,如苦行僧般的生活,却依然得不到心爱女人的心。

“唉!东方玉,你又何必如此?”云梦萝不由叹了口气,她又何尝没有看出东方玉这一年多以来为了讨好自己改变很大,但东方玉骨子里那种大家族子弟出身形成的纨绔和自负是她最讨厌的,而且她自己的情况又那么特殊,今天该彻底绝了他的念头才是。

美目流转,云梦萝注意到离自己不远的靠窗角落有个年轻男子在独自饮酒,竟是酒楼为数不多的不为这边情景所吸引之人。

她目光中透满了狡黠之意,突然道:“东方玉,事到如今我也不想瞒你了。”

说完大踏步走到厉天途对面坐了下来,并趁东方玉尚在愣神没有及时跟上之际对着厉天途拼命眨了眨双眼。

“云妹,你这是?”东方玉不明白云梦萝为何突然坐在了一个陌生男子对面。

“今天我之所以男扮女装来此,就是为了见他。”云梦萝用手指着厉天途说道,“其实刚才你还未进天香楼大门,我和柳儿还有我这情郎已经透过窗口看见了,只是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我们又分开坐了。但是,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想我也没有再隐瞒的必要了。”

云梦萝的表情严肃认真,说的煞有其事,甚至让对面的厉天途突然之间都有了那么一丝错觉,自己原来还有个小情人。

因为厉天途所处位置位于酒楼一角,此时酒楼的食客们早已恢复如初,整个酒楼继续喧嚣声不断,已致这边发生的事情也未引起人们的注意。

东方玉一时沉默不语,他不得不承认是有这种可能的。

如果真是如此,正好解释了云梦萝为何要男扮女装避人耳目,更何况云梦萝早已明确拒绝自己,根本没有再欺骗自己的理由。但是,看着厉天途并不出众的样子,东方玉又有所怀疑,或许还是心有不甘。

看着正对面笑靥如花的云梦萝,厉天途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远远地躺着也能中枪,原本不该与云梦萝有任何交集才对,偏偏对方这时候又主动找上门。

难得,自入江湖以来,碰到的居然都是此等绝色,难怪大悲和尚说自己命犯桃花。

厉天途故作贪婪地打量着主动送上来的美女,狠命嗅着美女身上传来的淡淡体香,他感觉无话可说,所以并没有接话,只是心中暗暗推测下一步恐怕要承受东方玉的怒火了。

云梦萝能直接感受到厉天途贪婪而又略带侵略性的目光,心中暗道怎么回事,难道自己判断有误?表面上看着那么老实的一个人,不会是个无耻之徒把。看来自己这招并不高明,可千万不要赶走了一头狼又来一只虎。

“兄台,她说的可是真的?”东方玉目光灼灼地看着厉天途,想从厉天途的反应中看出点什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