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随身水灵珠之悠闲乡村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六十二章 夏收忙2/4

第六十二章 夏收忙2/4


(28+)
好吧,今天四更!

想想也是,雨刚停没多久,那四不像估计也不会大雨时候来偷吃。

不过,云扬转眼一想,这未必是坏事,象草没了,只有自己水灵珠内还长的繁茂,只要拿出一些,看四不像上不上钩。

临离开水库前,云扬再次兑了一滴灵液,从水灵珠内割下不少象草和黑禾草,洒下灵水之后放到水库。

草鱼和其他的鱼虾蟹闻味而动,疯狂的争抢那一片水域,一时间浪花四溅,不时有鱼跃出水面!

留下一把沾了灵液的草放在竹屋走廊,一是吊脚楼高,野兔之类的吃不到,二是要四不像逐渐放松警惕,到时候能适应和人接触就更好了。

两只金雕倒是在水灵珠内很惬意,大金雕不时落在虚空伸展的葡萄藤上,小金雕就待在葡萄藤根部,大部分时间在睡觉。

水灵珠世界很神奇,葡萄藤竟然虚空生架子被托住一般,在向天空蜿蜒生长。不过,在玉碑附近却又不敢靠近。

杨梅基本全熟,但既不会掉下来也不会坏掉,让云扬大感神奇。

回到家,云扬跟父母说了象草已经被偷吃光的事情。

云爱军和苏荷也知道那脚印不是常见的物种,因此嘱咐云扬要注意安全。

晚上端午,在云扬他们这儿是最重要的聚餐时间,因此大伯好叔叔一家也来了。

韩叔韩婶好像也到了村里给韩爷爷他们做饭。

第二天一早去水库观察,果然象草没了,云扬于是隔三差五放上一点,让四不像感觉不到异常,逐渐熟悉。

天气放晴,云扬和大伯他们开始准备割稻子,这一次,需要人力的先动手,三四天之后大面积成熟,那时候收割机来就快了。

一连四天,云扬忙的脚不沾地,真的是累的跟骡子一样!

踩人力打谷机,中午休息时还要帮助大伯和叔叔挑一百五六十斤的谷子到路上。父亲身体还没完全恢复,只能自己多劳累!

大路上铺上了不少的竹制卷席,这也是南方农村晒谷子常用的。

很麻烦,但对于没有水泥场地晒谷子的人们来说,却非常实用。

中午长辈们去休息,但云扬不行,他得把那些晒了半天的谷子全部翻一遍,让谷子均匀暴晒,入仓之后才不会坏掉。

十几亩机械不能下去的水田,四天之后终于全部收割完毕,云扬浑身上下酸痛不已,但皮肤却只是稍微黑了一些。

要不是晚上都会用一滴灵液兑了蜂蜜和家人一起喝,估计大伯叔叔他们都得大病一场!

夏收最累人,高温易中暑不说,晒得还脱层皮!

忙完之后,大伯打电话给往年有联系的收割机老板,说好明天就来一辆。

韩爷爷他们倒是省事,韩叔直接从县城劳工市场喊来十几人,再加上两台收割机,等云扬他们人力收割完十几亩,他们已经在耕田了!

而且韩叔直接把湿稻谷运往县城一个种田大户,卖给他。那种田大户有自己的烘烤房,很方便。虽然会损失一些钱,但省事。

而且白石村稻子远近闻名,地好,水好,出来的稻子质量也很好,不愁没有市场。

等收割机来了,萧雨菲也带着女儿和刘家二老来了村子。

刘姝萱似乎对稻田很感兴趣,嚷嚷着下田捡稻穗,可真下去不到十分钟就哭的稀里哗啦,被田里的稻杆给刺挠到了,小腿即使穿着长裤也是红红的!

好在后院那些果树让她兴趣十足,蝴蝶,小鸟,甚至狗狗都能玩上半天。

萧雨菲毕竟还有事要忙,来了和云扬没说两句就走了,倒是刘老二人说在云扬家住两天。主要是为了小孙女,难得这么高兴。

玩上云扬把稻子全收起来挑回家之后,准备去河里洗澡。刘姝萱高兴坏了,骑在他肩膀上,一路欢笑着手舞足蹈。

不带她去,云扬可不敢,那哭起来简直惊天动地。

刚下水,这小丫头就表现的异常活泼,看到小鱼,头往下一弯,整个人埋入了水中,把云扬吓了一跳。

“好玩,好玩!我不回去了,叔叔,我住你家好不好?你天天带我上山下河,咱抓兔子,摸鱼!”,刘姝萱不顾浑身都是湿漉漉的,高兴的在云扬脸上亲了好几口。那种农村乐趣,不是在家里电视上能有的。

“那要你妈妈同意才行啊!”,云扬可不上当,这小妖孽挖坑,会坑死人的。

“放心,咱收拾她就跟收拾一条咸鱼差不多!”,刘姝萱信誓旦旦的道,然后催促云扬带她下潭玩儿。

云扬额头冒汗,好家伙,收拾母亲就跟收拾咸鱼一般,这小丫头是要上天吗?

于是,在白龙河深潭那儿,一个身材修长结实的年轻男子,背上坐着一位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在水里不时浮浮沉沉,犹如两条博浪的鱼儿!

刘姝萱是玩爽了,那畅快的笑声即使远在云扬家里的爷爷奶奶都能听到。

“宝宝想不想学游泳?”,云扬把刘姝萱放在肩膀,在她的催促下河边洞里掏螃蟹田鸡。

被云扬晚上捕过几次,那也只是十去一二而已,而且今天抓了,第二天自有其它田鸡黄鳝泥鳅补上。水不深,食物充足,岸边小洞那是鱼类和甲鱼的最爱。

果然,只掏了两个洞,云扬就摸出了一只小甲鱼和一条草鱼!

刘姝萱高兴的想要下来自己摸,云扬可不敢答应,这小丫头胆子是奇大,万一洞内有蛇就麻烦了。

果然,第三个洞内,云扬只是在洞口看了看就感觉不对劲,没有藏着鱼类和泥鳅黄鳝的那种活性和动静。

不见小鱼小虾,死气沉沉。

云扬把刘姝萱放在岸上,让她看好甲鱼和草鱼,“不能抓,咬到手很疼的!”

刘姝萱瞪大眼珠子,好奇的看着云扬下水,“知道了,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和我妈一样嗦!”

我勒个去,云扬差点骂娘!你不是三岁小孩,难道我是?

捡起一根棍子,云扬往里伸,然后缓缓横着拉出来,只见一条黑色带着白环的蛇缓缓出现!

 nbspnbsp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