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祸起萧墙 猝然碎脑

第一章 祸起萧墙 猝然碎脑

  在东海之滨,我与大当家加藤鹰的会面,意义非常重大,他告诉我很多东西,其中更包含我所不知道的秘密,暗黑召唤兽的源流。
  淫术魔法书中,只有地狱淫神,压根就没有提过暗黑召唤兽,而我调查当年史料,发现法米特曾造访南蛮,和当时的凤凰天女有接触,依此推测,暗黑召唤兽这邪门东西,该与羽族十二兽魔有相通之处,说得明白一点,就是活人祭。
  这是我个人的推测,后来证实这想法没错,只不过搞出暗黑召唤兽的,并非法米特本人,而是与他同时代的凯萨琳女皇,这女人心狠手辣,不但一举坑杀掉所有情敌,还搞出这空前绝后的黑暗邪物,所以说,女人确实是惹不得。
  “其实……并不是这样……”加藤鹰道:“暗黑召唤兽在凯萨琳的手上,确实被搞得无比邪恶,但究其源流,光明正大,其实出自慈航静殿的佛门秘传。”
  大监狱密室内,暗黑召唤兽本体的惨状,我亲眼目睹,堪称我此生最大恶梦之一,几乎就要弄成精神伤害,那种邪恶、残忍、血腥、痛苦,,,堪称黑暗的极致,连整天搞牺牲、血祭的伊斯塔人也要自叹不如,所以我听到光明正大这个词的时候,差点就一口口水狂喷出来。
  不过,听到是慈航静殿秘传,这点倒是让我有些想法,本来灯塔底下就是最黑暗的,慈航静殿几千年的传承,每次正邪交锋后,那些邪门的战利品他们未必销毁,多数都有偷偷保留,掌握的邪恶功法、技术之多,绝对多到令普天下邪派瞠乎其后,这还不包括他们兼采百邪之长,自己改进的独门技术,那才真正是邪中之邪,黑得不能再黑了……
  这类黑幕,外界的人也隐约有所知,虽然不时有人跳出来,指责慈航静殿假仁假义,包藏祸心,但只要是脑子清楚的,就不会觉得这种事情有什么好奇怪,毕竟,知己知彼,是战争最重要的一环,如果不去研究敌人的资料,对敌人的强项、弱处视而不见,慈航静殿不可能存在到今日,尽管他们多少有些食古不化,可是碰上这种根本问题,仍是没话说的。
  “我了解,名门大派专干这种事,想想也不奇怪了,佛门秘传……那么秘密,有没有顺便搞杀人灭口啊?”
  我揶揄两句,却让加藤鹰摇了摇头,“不是你理解的那样,确实是光明正法,不过是比较古老的那一种……”
  “你是说……”加藤鹰的否定,让我想到了某种可能,表情也一下子变得严肃。
  现今世界的魔法,源流于巫术。上古蛮荒时代,大小部落的巫师,钻研灵体的奥秘,穷究人体潜能,于是有了各式各样的巫术,那时的研究范围仅限于“人”,还没有广及“自然”,是到了后来,术者进而研究人与自然的感应,试图掌握天地间各种自然元素的力量,这才从巫术进化为魔法,大量魔法师取代了巫师,开启了这个世界的魔法文明。
  与之相对的,现在被我们称为“神术”、“佛法”、“光明魔法”的东西,在蛮荒时代,并不是这么满天神佛的,当时就连僧侣这概念都只是一个雏形,真正存在于大地上的,仅是修行者,不是僧侣。
  与巫术相同,这些最初的修行者,还没有搞出那么多天地感应、神灵借法之类的技术,为了追求真理大道,他们所使用的方法,是经由苦行,劳其筋骨体肤,舍弃尘世享受,回归自然,期望最终能到达天人合一,成神成佛的境界。
  什么学科在研究过程中,都会分出派系,或稳健或激进,上古修行者之中也有这样的人,从最单纯的苦行变成了苦刑,痛裁自身,甚至以激烈手段破坏自己的肉体,追求大舍之后的大得,希望断去六识烦扰后,返本归源,得到大圆满的至境。
  激进的方法之所以有人愿意尝试,就是因为尽管这些方法代价很大,可确实有效,至少在古老时代是这样。随着时代慢慢演化,神学、佛学的体系成立,那样的苦刑僧越来越少,从历史舞台上消失,我知道慈航静殿之内,还有一些这样的修行者,只是少之又少,而且似乎还不得其法,苦则苦矣,却没什么修行效率,所以若非加藤鹰点出,我还真想不到这一条路上。
  “太古时代,有过这样的记录,修行僧侣为了伏魔弘法,甘受七戒七苦,净化自身,提升力量,最终得偿所望,一举战胜魔王,而所谓的七苦,则是刺足、链身、黥体、针掌、封眼、锁喉、栓耳,七种苦刑加身,成就无上光明力量。”加藤鹰道:“战国时期,多边势力能人辈出,最强者并非单一势力所能拥有,强如法米特、夏洛堤,当时也未能独霸群雄,战争因此长时间进行下去,无休无止……”
  这后头的事情,就是我清楚的部份了,为了要在战争中获得绝对胜利,无分正邪,都在钻研压倒性的强绝之力,但同一个时代,大家一起搞技术竞赛,又相互刺探情报,资讯流通,你会的东西我也都懂,想要搞出什么能够绝对压制、把人家甩得远远的东西,真是谈何容易,然而,到了最后,这个绝顶困难的事情,仍被人做到,凭着一等一的妙思巧智、一等一的狠毒黑心、一等一的壮烈牺牲…
  凯萨琳女皇的修为如何,我不得而知,记忆中的感觉,似乎不是那种强绝人寰的超级高手,身上散发的魔力,也不过是上中至中上的程度,在那个讲究个人实力的时代,像她这样的货色,怎么都没有出头的理由,要论天下风云人物,不晓得要死上多少人才轮得到她。
  但她最终还是爬了上去,用一种其他人没可能想像的方法。凯萨琳不是用提升实力的办法攀上顶峰,一直到大战结束,她的个人实力也没有多少提升,之所以能攀顶峰,理由只有一个,就是本来在她之上的人,全部都已死得干干净净,上头没有人了,她所在之处,自然也就是顶峰了。
  在人类历史上,这种事情不算少见,问题是……把己方强过自己的人全设计整死,这叫妒忌贤能、自毁长城,但把敌我双方,乃至整个世界强过自己的人都设计整到死,这……这不晓得该用什么形容词才对了,以我贫乏的知识,我只知道这叫……旷古绝今!
  如果不是凯萨琳这样的人,也不可能从光明佛法之中看出黑暗,颠倒阴阳黑白,最后搞出暗黑召唤兽这种鬼东西来,包括法米特在内的很多人,特别是女人,整个人生可以说都是毁在她的手上,从某层意义上来说,她和黑龙王一样,成为那个时代最疯狂的人生毁灭者,不晓得有多少人因为接触过他们,结果被搞到家破人亡,凄惨收场的……
  虽然,追根究底,黑龙王其实是被源堂.法雷尔给搞疯,而若凯萨琳女皇未死,有机会和源堂交交手,妖魔碰上鬼怪会有啥后果,这委实令我期待……
  如果没有加藤鹰,我不可能会知道,暗黑召唤兽的起源会是这样。亲身承受七戒七苦,最终成就无上光明正法,听起来就非常厉害,受遍人间苦楚,把自身肉体破坏得如此严重,最后换得的,恐怕是大解脱、大圆满的究境涅槃,成神成佛,就算练不上这样的境界,这一式付出惨痛代价而修成的绝招,肯定也是毁天灭地的恐怖招数。
  很可惜,这些资料都属于太久远以前的事,本来就已经很难查,凯萨琳搞出暗黑召唤兽以后,更是和慈航静殿联手,把相关资料全部毁去,据说连慈航静殿自己都没有保留,想要查出具体资料,看起来已是不可能了。
  当年创出这套功法的高僧,为了避免遗害世人,特别强调自愿,如果修行者并非出于自身意愿承受七戒七苦,整套功法就会全无效果,或许他认为,只要是出于自愿,这项技术就不会出现不必要的牺牲,然而,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这位高僧似乎没想到,这世上有很多迫使人们自愿的办法,要不然,也就不会有所谓“被自愿”的问题,最后导致明明是用于正道的技术,被凯萨琳引入邪道,创出至毒至凶的暗黑邪兽。
  知道暗黑召唤兽的源流之秘,对我的帮助确实很大,不过,当加藤鹰明确告诉我暗黑召唤兽的破解技术,还有他们所能提供的协助,我听完仍是为之傻眼。
  “等等,所以……你们所提供的协助,就只是保护邪莲肉身没完全石化,提供我一个唤醒她的契机,而我若要唤醒她,必须要先把阎罗尸螳打残,削弱其战力至一定水平以下,至于解放其他人魂魄的唯一机会,则在暗黑召唤兽型体崩溃的瞬间,换句话说,我想要解放其他几个妞的魂魄,就要先把其他的暗黑召唤兽都打成残废,还必须是同一时间,不能分好几次完成,你们的意思是这样?”
  面对我几乎要跳起来拍桌子的质疑,加藤鹰的反应很平淡,只是淡淡说了一声“对”。
  如果事情真有那么简单,我也很想学他那样,点点头说声谢谢就好,问题是,他虽然扔来了问题的解法,却对如何付诸实行整个说不上来。
  想要解放月樱诸女的魂魄,就必须先摧毁暗黑召唤兽,尽管说得很好听,条件是“削减暗黑召唤兽的力量至一定水平以下”,但这个“一定水平”,具体一点的说法,就是要把暗黑召唤兽打到不能还手,不能反抗,说穿了,和打成残废是等意词,至于把五大暗黑召唤兽打成残废………
  “干!这种事情我怎么可能作得到?那是五大暗黑召唤兽,不是五条随便可以捏死的虫子,我要是有能力干掉暗黑召唤兽,还用得着浪费时间,在这里听你说屁话?”
  “这绝对不是屁话,如果没有我们的协助,没有白三小姐的礼物,你就算能消灭暗黑召唤兽,也绝无可能让她们复原,最多就是解放她们的灵魂,让她们得以安息,不致于永远在痛苦中无法轮回,没可能让人复原,现在……至少有了一丝希望……”
  加藤鹰笑道:“以解任务的难度而言,这个算是还好了,只要求你打倒暗黑召唤兽,如果你能请白三小姐为你多使几次异能,甚至还可以分几次打倒暗黑召唤兽,不用急着一次搞定,现在虽然要一次打完,不过好歹也是有时限误差,没要求你在一秒之内,杀光所有暗黑召唤兽,比较起来,这难度已经很轻啦。”
  加藤鹰说得很认真,但诸如此类的安慰话语,我自己也常常讲,会认真相信才有鬼,加藤鹰看出了我的沮丧,他也是个厚道人,了解我的处境,晓得那番话听来是什么感觉,拍拍我肩膀,安慰道:“事情听起来是很难,但你要想想,你的志愿是什么?不就是救回她们开后宫吗?”
  “后……后宫?我……我好像还没……”
  “难道不是吗?还是说,你打算把她们救回来之后,还给她们正常的人生,让她们自行找伴婚配嫁娶,你默默祝福,不加干涉?如果是的话,你直接告诉我,我联络东海,让阿兰把一些东西该扔的扔,该沉海底的沉海底,直接关门走人,不用再管你的事了,堂堂淫术魔法的传人,居然不想开后宫,这么虚伪胆小,连当员工的都没面子啊!”
  “好吧,我承认,我是想要开后宫,想要干很多很多的女人,所以咧?”
  “所以……你就要辛苦了。”加藤鹰笑了笑,道:“老弟,自古以来,开后宫就不是普通人能干的事,只有那些人中之龙,才够资格开后宫,一个人霸占很多的女人,所谓能者多劳,你既有这样的雄心,当然是要累一点的。”
  我明白,加藤鹰这样说,是想为我加油打气,但我完全没有被安慰到的感觉,只是看着他,颇有感慨地道:“我终于明白,为什么白拉登会找你来当拍A片的指导总监了,之前还觉得你当这个是屈才,现在才知道,你不当这个才是大材小用。”
  这是揶揄,也是衷心赞叹,但不管怎样,加藤鹰已经非常够意思,本来他和武藤兰就对我没什么责任与义务可言,哪怕有海神宫殿这层关系,那也是几百年前的旧事,不是非执行不可的铁则,他们能帮我帮到这里,我已经非常感谢,这世上只有不知好歹的白痴,才会认为别人为自己做什么都是应该的。
  天助自助者,加藤鹰帮我帮到这里,更后头的部份,就得靠我自己来努力,而我首先要面对的难题,就是要搞定暗黑召唤兽,搞定五个……第八级的战力。
  五个第八级的战力,稍微想像一下,就是当世五大最强者一字排开,哪怕调集各方阵营的所有高手围攻,恐怕也没什么胜算,更何况,比起寻常的第八级强人,五大暗黑召唤兽不但擅长联手组战阵,倍增威力,还有专门的联手必杀技,要一次性解决它们,比单纯解决五名第八级高手要难得多了,更别说还有黑龙王、李华梅在旁虎视眈眈。
  不可能的任务,却是非做不可,我也只有硬着头皮去做了,既然知道五大暗黑召唤兽联手厉害,那就绝不能让它们联手,即使在同一处战场,也必须把它们分散开来,各自为战,至少不能让它们联手放那些超厉害的技巧,幸亏加藤鹰他们帮了大忙,阎罗尸螳不能使用扭曲时空轴,召唤同伴的那招,否则暗黑召唤兽的数量以倍递增,想要玩各自为战,只会让我们被暗黑召唤兽围殴,死得更惨。
  另一方面,为了要把暗黑召唤兽在极短时间内连续击破,又不能让它们分得太远,否则误了时间,打赢了也没用。要如何又把敌人分散,又不让敌人太过分散,这种进退两难的鸟事,令我伤透了脑筋,最后总算运气不错,不可能的任务还是给我逐渐办到。
  若是没有李华梅,整个计划没可能成功,她的第九级力量,将两大暗黑召唤兽全面压制,也让别人得以缓出手来,对付其他的暗黑召唤兽。但如果问我走向胜利最重要的关键是什么,我觉得……答案应该是“通货膨胀”。
  曾有哲人说过,通货膨胀的威力,强过究极魔法,在我们这边正是如此,曾经暗黑召唤兽是站在一个所有人必须仰望的高度上,五个第八级的战力,联手起来,可以轻易挑掉大地上任何一个国家、组织,但曾几何时,我们的力量也升了上去,与它们的差距越来越近,到了实际开战,我们这边同样有五名第八级战力,拥有正面一战的实力,若非如此,一群第七级冲上去挑暗黑召唤兽,只有被秒杀的份,还想什么胜利?
  凭着我们自身的努力,终于走到了这一步,而现在便是验收的时候,最关键的一刻,我让白澜熊取血发箭,祈求能够一箭成功,由于心里太过紧张,白澜熊发箭的瞬间,我甚至生出一种莫名的担心,好像事情会生出什么意外的变化,可能护法结界出奇强大,把血箭给挡下;可能途中给什么拦截;可能白澜熊忽然转过头来,露出一个邪恶笑容,说他是黑龙王的手下兼卧底;也可能白澜熊突然揭下面具,根本就是黑龙王易容改扮,在关键时刻来阴我们的……
  幸好,这些他妈的鸟事,全都没有发生,我们实在已经给黑龙王整得太惨,都弄成惊弓之鸟了,老天在偏向敌人多次后,总算给了我们一点薄面……
  一滴鲜血如箭疾射,划破长空,直直射向天上的阎罗尸螳,与此同时,得白澜熊之助,稍微回复气力的我,立刻奋起一身力量,传给凤凰天女,更在她不及抗议之前,把她给扔了出去,落点是天魔锁神塔笼罩范围中央,那里有非她不可的任务,尽管扔人出去是粗鲁了些,但我想她可以理解的。
  暗黑召唤兽的护法结界,无法抗拒我的血肉,血箭穿过长长距离,准确命中阎罗尸螳的额头,就听见阎罗尸螳发出一声惨叫,好像被什么酸液当头泼中,血肉溶解一样,叫得无比凄厉,惊传九天。
  这么一叫,不但惊动全场,就连正在施布天魔锁神塔的其余暗黑召唤兽,也被影响,阵势为之一乱,更重要的是,它们原本一面维持锁神塔,一面要发招歼敌,而阎罗尸螳一出事,暗黑召唤兽的联合登时大乱,连它们要合力发出的一式都受影响。
  缺了阎罗尸螳这一角,那一式惊天杀着威力顿减,如果是一般情况,它们大可以等到阎罗尸螳回复状态,稳定下来,再行发招,但眼下却不允许它们这样,理由很简单,天魔锁神塔之下,有一个堪称心腹大患的强敌李华梅,锁神塔的灵压固然是镇住了李华梅,双方也因此形成相互牵制的局面,锁神塔一旦出现问题,立刻就会引来李华梅的强势反扑,因此,哪怕阎罗尸螳出了问题,暗黑召唤兽那边也必须发出攻击,先毙了李华梅。
  在这样的压力下,暗黑召唤兽的攻击终于出手,锁神塔底部凝聚猛烈电光,绽放出来的电光之强,刹那间令所有生物的视觉都感到灼痛,眼睛根本睁不开,但即使闭上双眼,那亮到极点的电光,仍不断在黑暗中划出痕迹,并且迅速增加了规模与数量。
  而除了亮度,这道雷电所散发的灵压,更是惊人,明明还没有正式发出,但打从形成那刻起,正下方的地面,便被小规模放电给打出大坑,尘土瞬间化灰分解,什么也没剩下,足以把人刮吹离地的强烈狂风,更是席卷全场,把一些天上飞的、地上站不稳的,全扯入风中,还没等怒雷天降,就先给风刃大卸八块。
  超.究极魔法.万雷审判!
  魔法之中,和审判两字沾边的,通常都与雷电有关,因为从天而降的怒雷,看起来确实就像上苍给世人的惩罚,有几个超强的究极魔法,就是聚合雷电来发招,只是在我的印象中,没有哪一个雷电的相关魔法,能比得过暗黑召唤兽联手发的这一式万雷审判。
  那并不单单只是万雷而已,透过与暗黑召唤兽的契约联系,它们这式联手杀着的资料,迅速在我脑海流过,让我能够明白其中的奥义。万雷审判,重点不在万雷,而在审判,这一式不愧是联手而发的猛招,至少要三个暗黑召唤兽联合,才能发动起码规模,五个暗黑召唤兽在一起,发出的效果就是天雷勾动地火,不但上有万雷轰顶,往下更会令大地崩裂,地心岩浆怒涌而出,将一切化为炼狱。
  要是刚才没有意外发生,暗黑召唤兽联手发动的,就会是这种效果,法米特时代六大暗黑召唤兽齐使,效果还能再上层楼,但到底是何等的毁天灭地,我就无从想像了,而眼前因为阎罗尸螳出事,万雷审判发动不全,地气无从引动,少了岩浆怒腾的配合,仅余空中万雷,饶是如此,对于锁神塔灵压范围内的所有生物而言,顶上千万雷球聚合,这已是末日等级的恐怖画面。
  没有了地火,但就算只剩下天上万雷,也不是我们能够承受的,只是就在万雷将发的前一刻,一直捂着脸嚎叫的阎罗尸螳,忽然止住叫声,有了动作,也许很多人都以为,回复状态的阎罗尸螳,会协助剩余四大暗黑召唤兽,合力发动万雷,完成这一式究极审判,然而,阎罗尸螳的动作,却大出所有人意料。
  毫无预兆,阎罗尸螳忽然出手,几乎是发动了全力,重击轰向离它最近的同伴,一击之威,不逊雷霆霹雳,加以事发突然,旁边的金银蚕蛊甚至不及反应,就被这一击爆头,整个脑袋被打得稀烂。
  在本体无损的前提下,召唤兽死了也能重生,但整个脑袋被打爆,这么重的伤害,一两天之内是怎么也无法重生了,而金银蚕蛊一毙命,发动中的万雷审判登时崩溃,连续少了两大召唤兽的助力,万雷审判已无法维持应有规模,密布空中的千万黑暗雷球,迅速连锁崩解。
  只是,这一式审判的最低发动要求,是三个暗黑召唤兽联手,如今虽然不能牵引岩浆奔流,也没有万雷,但满空雷电仍被强行聚合一处,凝聚成一道巨大的紫电之矛,金蛇般的电光疯狂窜闪,“锐利”的电流有若实质,周遭的空间被切割出细小裂痕,在这股毁天威势之下,紫电之矛化为蛟形,往下头飙射飞下。
  集万雷于一点、灭世的紫电天矛,只能用恐怖来形容,要是被打中,这世上只怕没有任何东西能够承受,就算是李华梅,正面挨上一记,也要灰飞烟灭,余劲甚至足以让地上再死一大片,但我不可能让这种事情发生,所以紫电天矛落下,怒蛟般的电流瞬间贯穿李华梅,人打穿了,却没有发生爆炸。
  我事先做的一连串准备,都不是白干的,我回复气力之后,先是扔出凤凰天女,紧接着,鬼魅夕也来到我身边,由我与心梦配合,三人合力放了一式大空蝉术,将被锁在半空中的李华梅换走,留在那里的,只剩下一个虚影,这个忍术非常耗损体力,不是我们三人联手来发,就无法发动,而且虚影能维持的时间很短,没多久就会给识破,所幸在那之前,紫电天矛就已经射了下来。
  李华梅被锁神塔给镇住、锁定,这是要把她转移出来之所以异常耗力的理由,但把人给转走,还刻意留一个虚影在天上,其目的不只是惑敌,更还包括引诱,因为如果没有这道虚影当指标,我又要怎样引导,才能让暗黑召唤兽的攻击,打在我要它们打的地方?而若没有它们这一击的力量,后头的计划想要成功,就真是千难万难了。
  紫电天矛带着破碎空间的灭世威力,自天而降,所有事物只要沾着,确实立刻成灰,但那是指实物而言,碰上一些无形无体的东西,强如万雷紫电,也没法发挥效果。
  一瞬间,在紫电怒蛟之前,出现了一道好强的金光,交织成网,挡住了怒蛟的奔腾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