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 乾坤早定 逆返一击

第二章 乾坤早定 逆返一击

  灭世的紫电之蛟,说不定是我此生所见,最强的纯攻击性魔法,世上没有任何物体能够承受,不过,反过来说,像这种纯能量式的攻击,最适合就是用纯能量的防护网去挡,两边能量互相抵消,只要双方势均力敌,惊天杀着也有可能被化为无形。
  那道紫电怒蛟实在太猛,有若雷神之矛,直直轰插下来,距离地面还有老远,就把二十米方圆的土地整块爆开,不晓得多少生物被殛成飞灰,如果我不是早已有备,还真是不晓得该怎么接,但此刻,没等紫电怒蛟轰在地上,一道金光自地上冲天而起,迅速交织成网,将势不可挡的紫电蛟给挡下。
  金光,看似一团,其实是由无数金字法咒,密密麻麻串锁在一起,连结构成,是一个超巨型的圣光防御法阵,在法阵的中央,金色圣芒最为盛放之处,有一丝难以察觉的黑气,那是黑暗魔法的邪气,渗在黄金圣芒当中,犹如花萼,两者之间虽是泾渭分明,却也不时融合浑成,阴为阳之始,阳是阴之本,光暗同尘,圣邪本是一体,正是这股超脱阴阳、光暗的混沌洪荒之力,这才成功张开法阵,将这道紫电怒蛟给截下来。
  而有本事干出这种事的,自然只有融合光暗之力于一身的天河雪琼了,先前她使用两极归一之力,主用于攻,强行把光与暗之力归并一起,轰发出去,化为一股无坚不摧的力量,但此刻她所使用的法门,是转攻为守,将两极之力合一,回归洪荒混沌,虽然杀伤力没有那么强,却能够承载万物,堪称是最强的防御力量。
  这是我为天河雪琼设计的新招,除了她,也没有别人能发动使用,这道“混沌法网”一经发动,理论上,能够挡下世间一切强绝力量,所以我安排天河雪琼在此时出手,这是非她不可的任务,然而,做出这安排不久之后,我便后悔了。
  当初做这安排,是在飞空艇上,那时我们手上的人力、资源捉襟见肘,每个人都必须独当一面,不能指望同伴的支援,因为同伴可能比自己更早挂掉,指望谁都是不实际的。但眼下的情况,各方援军齐至,我们的状况,远比预想中好得多,压根也就没有必要单打独斗,该把所有资源统合,作最大限度的利用,而稍微深想一层,不管混沌之力如何包容万物,单凭一个技巧未精的天河雪琼,哪可能挡得住暗黑召唤兽的联手合击?
  心梦点醒了我这个致命的疏忽,我们连忙补过,一面让鬼魅夕、羽霓代为传话,将应该要集结起来的人,一一集合到该去的地方;一面去替换下李华梅、心禅大师,因为他们是整个大战术中不可缺的一环。
  这一刻,天河雪琼并非独力接招,在她的背后,分别站着心禅大师、娜西莎丝,两人身后又各有百名僧侣、黑暗法师,一同闭目持咒,将光明、黑暗两极魔力,源源不绝地往前汇流,集中在一点上。
  没有娜西莎丝、心禅大师两人辅助,天河雪琼单独一人绝对无法处理这几百名法师的魔力归并。然而,若没有天河雪琼这个特异的存在,这两拨人马的联合绝无可能实现,运气好一点,双方的魔力可能相互抵销,运气要是稍差,背道而驰的两极之力,立刻引发毁灭性的大爆炸,别说伤敌,自己就要先死光光,然而,有了天河雪琼,整个意义就完全不同,正邪双方的联合力量,集中在天河雪琼的身上,更由她来返本归元,化为洪荒混沌之力,凝成玄咒法网,封住紫电怒蛟的狂袭。
  天河雪琼站在所有人的最前头,闭目持咒,脸上神情无比专注,一缕缕金光由她身上持续绽放,仿佛抽丝剥茧,散往四面八方,落在人们身上,如醍醐灌顶,负面状态被洗涤一空,而落在地面上,地上仿佛被浇了熔化的黄金液,粲然生光,这些光芒还自动呼应人们的持咒,显现凝形,化为一个又一个的符文,连成咒力圈,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几十道大大小小的魔法阵圈,就围绕天河雪琼而成形,构成阵圈的魔法符文无比繁复,而越是复杂的魔法阵圈,里头的符文就越密密麻麻,放射出来的金芒也越强。
  几十道魔法阵圈,有正圆形、方形、菱形,也有些形似花瓣,虽不成圆,却是暗合天地至理,将天河雪琼围在中心,灿烂金芒笼罩,交相辉映,她仿佛是脚踏繁花,步步生莲的天女,高洁清圣,单只是看着金芒中的她,人们心中就得到勇气与鼓励。
  而在强光中,虔诚持咒的天河雪琼,身体也发生变化,先是额上绽出金芒,久违的第三只眼再次显现出来。竖眼出现,天河雪琼的魔力往上提升一成,连同肉体变化一起在背后出现,明光交织,组成羽翼,形成一黑、一白,两道几乎大过身体的翅膀,在身后整个展开。
  情况仿佛东海之战的重现,当日的阿雪也是这么张开黑白双翼,凝两极之力为一,翻天覆地,排山倒海,令东海一分为二,缔造了奇迹,而她此刻展开双翼的模样,就与当日相差无几,对于我们这些曾经历过东海之战的人,这一幕画面就着实让人振奋。
  而且,天河雪琼也不单单在操控玄网,她左手持咒维持玄网,右手轻轻转动,七个赤色的咒力圈,绕着她的玉臂环绕,隐隐牵动周围空间的自然元素,属性一时不明,却肯定是强大的究极魔法,在她臂上蓄势待发。
  寓攻于守,攻防合一,这是实战的理想境界,今时今日的天河雪琼,已经有能力做到,但使用什么招数也要看情况,普通的敌人也还罢了,对上暗黑召唤兽联手,还敢分心旁鹜,肯定要出问题,本来玄网金芒就无法完全承载紫电怒蛟的力量,支撑得相当吃力,天河雪琼的心力一分,顿成破绽,一声巨响贯天而下,玄网被撕裂了一道大口子,紫电怒蛟发出雷霆爆响,直冲飙来。
  尽管状态不全,又被削弱了不少,这一条紫电怒蛟,仍有灭世之能,还是可以把地上的生物全殛成焦炭、飞灰,想要靠天河雪琼与她身后这些人来挡,是完全没有可能的,因此,另一个重要的关键人物,就在这时挺身而出。
  “瘪三全部闪开,让专业的来!”
  在这种时刻冲出来的,除了凤凰天女,再也不会有第二人,假如光是凭个人实力,她并没有充份的力量正面接下这招,但在羽族的历史上,历代凤凰天女从来就不是靠着蛮力混饭吃,她们之所以让人感到难以应付,主要是因为那诡变百出的各种异能,例如今天一再令我们化险为夷的顶点虚神……
  闪电出现,凤凰天女抢到天河雪琼的前头,主动迎上,先与紫电怒蛟接触,双方的体型、能量相差悬殊,凤凰天女几乎瞬间就被怒蛟吞噬,但与寻常的武者相比,她多了一项优势,顶点虚神变化万千,除了至软、极硬,也能做其他的变化,凤凰天女所做的,就是把自己的身体变得彻底绝缘,只要是绝对的绝缘体,虽不能完全避免伤害,可至少在面对纯电能的伤害上,已经大大占便宜了。
  也因为整个身体变成绝缘体,凤凰天女才能以实体之身挡招,没有瞬间给电得灰飞烟灭,只是,要在那么强的电能底下,持续维持绝缘体的变化,真气消耗非同小可,而且,即使绝缘体能阻止电能伤害,但强烈电流所形成的恐怖热能、能量风暴所造成的巨大冲击力,仍是非常惊人,凤凰天女才撑了不足五秒,整个人便像狂风中的孤雏,被轰得往后飞坠。
  不足五秒,这是凤凰天女为我们争取到的宝贵时间,天河雪琼的分心与露出破绽,全都是计划的一部分,而整个计划则在此刻,步入最后的完成阶段,凤凰天女挺身挡招时,天河雪琼右手高举,绕着手臂转动的七个赤色咒力圈,解除了压缩,体积迅速膨胀,眨眼间就化为七个巨大的魔法阵圈。
  赤色的魔法阵圈,一个套一个,复杂的符文在内高速旋动,有如火焰般的赤色锋芒,与地上几十道金黄光圈交相辉映,形成了一幕绚烂得让人睁不开眼的画面,在这一片火红、金黄之中,仿佛化身为战斗女神的天河雪琼,聚精会神,高声持咒,全面发动她的力量。
  ………那并不全是天河雪琼的力量,在她的身后,心禅大师、娜西莎丝,还有他们之后的百名僧侣与魔法师,同心同意,将自身魔力毫不吝惜地输出,配合天河雪琼的施法,让这套超复合性,牵连数十道魔法阵的究极魔法,逐渐完成,绕着天河雪琼手臂旋转的七个魔法阵,快速变形、拉长,最后大片火云凝化成一柄长度超过二十米的双头巨剑。
  究极魔法兵器.诛神巨剑!
  在神话之中,太阳神用以消灭巨人族的超级兵器,而今在天河雪琼的手中具体显形,只是比起那道紫电怒蛟,这柄长达二十余米的火焰巨剑,似乎有些难言必胜,甚至……相形见绌。
  两边的猛招尚未对拼,这边已呈劣势,看似不利,但整个拼图的最后一块,便于此时拼上,凤凰天女飞撞过来,就坠往天河雪琼的方向,眼看汹涌紫电潮要将她们连同身后所有人一同吞下,殛化成灰,凤凰天女却在与天河雪琼接触的一瞬间,两边的魔力、能量贯通互流,凤凰天女一下得到了抵抗的力量。
  只要凤凰天女的动作稍慢半秒,紫电怒蛟就会攻至,哪怕隔着凤凰天女这块绝缘体,难以全面防护住的天河雪琼,仍会给烧成焦炭,整个计划的成败,全系在凤凰天女的身上,而担负着如此重任的她,则在千钧一发之际,发动了逆转干坤的手段。
  羽族十二兽魔.魔之佛陀!
  如若可以,我很希望此刻在那里担当重任的人是我,无奈事与愿违,魔之佛陀这个超强力异能,也有着超强的限制,今天飞空艇坠落时,我和心梦为了自救,已经用了一次,几个月内都没法再次发动,幸亏我们这边还有一个凤凰天女在,所以才我稍一回气,马上就将她扔出去,一切都是为了此时此刻。
  使用魔之佛陀的大前提,就是要能够承受强大的冲击,普天下九成的反击技巧,都是先承受下来,没给击来的力量当场打死,然后才能发动反击,魔之佛陀虽然神奇,却也仍受限于这规则,此次单靠凤凰天女一个,原是不足承受紫电狂流,可是,天河雪琼与众人积蓄已久的力量,在接触的瞬间传入她体内,让她有足够的力量,化不可能为可能,瞬间,魔之佛陀成功发动。
  蔓延、覆盖了大半天空,如海啸般飙来的紫电怒蛟,瞬间整个被吸化掉,不足十分之一秒的时间,跟着,全数反冲回去。
  被魔之佛陀反弹回去的,并不是单纯的电流,因为暗黑召唤兽之所以强大,它们施法时周边的护身结界也是一大理由,联手的时候,相互之间还可以叠加,所以根本不怕反弹类的杀技,被反弹回去的雷电,根本不足以打穿三重护法阵,更别说伤及它们。
  有鉴于此,我专门为它们开发出来的这套战术与杀阵,可不是那么简单,凤凰天女与天河雪琼接触的瞬间,双方的真气、能量完全交流贯通,因此魔之佛陀所反弹出去的雷电,与天河雪琼凝聚多时的诛神巨剑结合,二十余米的超级魔法兵器,化作强光直射天际。
  暗黑召唤兽自己联手打出的强绝力量,配合天河雪琼的集中加强,那支诛神巨剑所蕴含的能量,毁天灭地,足可以强行打破暗黑召唤兽的护身法阵,而在巨剑掷出的刹那,我更发现自己错算一着,两端剑尖所凝聚的力量,非火非雷,赫然是天河雪琼所独有的两极归一之力。
  这种将光与暗合并归一的究极力量,迄今为止,只有天河雪琼一人能使,别无分号,这股究极之力的特性,就是超脱一切魔力法则,无视所有魔力、物理防壁,所以就连水火不侵、大多数魔法难伤的异界魔物,碰上都只有惨死的份,暗黑召唤兽的护身法阵更是不在话下,若我早知天河雪琼能这样发挥,便不用这么费事,更不必出动凤凰天女使用魔之佛陀,有更简单的方法可以搞定一切。
  但既然成功发动了,效果也就不用说,在这堪称无敌的诛神巨剑之前,暗黑召唤兽的护身法阵,如纸般脆弱,应声而碎,巨剑将冰兰玉蝎、水火魔蛛贯穿,串在一起,放射的强烈电流更如千刀万剑,把凰血牝蜂、阎罗尸螳密集插穿,几乎打成了蜂窝。
  一箭四雕,四大暗黑召唤兽的距离太近,诛神巨剑的威力又过强,气机牵引之下,一个都跑不掉,就听见轰然一声巨响,蕴含着强大能量的诛神巨剑,整个爆炸开来,将四大暗黑召唤兽席卷在内,吞没进去。
  这一下爆炸的力量非同小可,强猛暴风席卷大半天空,电流、火焰、狂风,将所有云层驱散,却也将什么东西都吞没掉,暗黑召唤兽、来自异界的飞行魔物,全给雷火风暴给卷入,强大的破坏力更由天顶直催而来,要将地面上的生物也吞噬掉。
  刚才倾所有人之力发出的灭神一击,排场超大,更名符其实地把每个参与发招之人的气力掏干耗尽,诛神巨剑射向天空的同时,这里基本上也倒成一片,他们连站起来的力量都没有,更别说抵御狂袭而来的风火雷爆了。
  危急之际,仍是魔法师最顶用,天河雪琼奋起余力,身后的黑白双翼张开,急速扩大,形影却飞快淡化,最后散成数千支黑羽、白羽,碎翼化成的光羽,眨眼间化成一大片光幕,将周围几百米都覆盖在内,凡光幕笼罩之处,冰火风雷俱不能侵,保住了里头所有的生命,要不然,没等我们确认暗黑召唤兽死不死,这边就要先全灭。
  我也在光幕覆盖的范围内,天河雪琼正是计算过与我的距离,才将光羽散到这么远来,但我身边怎么说也还有一个白澜熊在,即使没有天河雪琼的光幕,他也有足够能力,护我们两个周全,反倒是天河雪琼的状况,令人担心,她本就是强弩之末,豁出去硬撑,撑的时间如果不长,那还可以,如果……
  雷火风暴肆虐的时间,比预期中更久,几分钟都过去了,暗黑召唤兽无声无息,风暴也未停歇,还有越来越厉害的征兆,在这样的情形下,天河雪琼张设的光幕护法结界,自然岌岌可危。
  要是没有先前的耗损,天河雪琼堂堂第八级大法师的能耐,足可维持这光幕很长一段时间,但此刻不要说是她,包括她身前身后一大票人,和尚也罢,魔女也好,恐怕都已经挤不出一丝力气,帮不上她什么,情势一时间危如累卵。
  最要命的时刻,我蓦地感到周围空间出现异常变化,有某种东西……体积非常庞大的东西,强行破开空间障壁,穿越而来。空间跳跃、瞬间移动,这不是什么太稀奇的魔法,但如此巨物要做空间穿梭,那个难度与危险性就很高,还没完全成功,已经开始造成时空震了,再者,这里也不是一般的地方,灾难之地本就是时空裂缝所在,想在这里进行时空跳跃,危险性超高,更别说是这么庞大的体积,这根本是自杀行为,难道……是有什么东西,要从异界穿梭过来?
  这确实是很耐人寻味的问题,但这一连串时空震,并没有完整发生,似乎是因为时空震太过剧烈的缘故,那件庞然大物没有硬干,中途停止了时空穿梭,不硬穿过来,可是也没有退走,而是从已经破开的口子,传了一些东西过来,这些东西里头,就包括了一股极强的能量。
  时间真是刚刚好,天河雪琼张设的光幕,出现多道裂痕,千疮百孔,眼看就要崩裂破散,那股救命的能量就在此时输入,让天河雪琼得到了补充,濒临碎裂的光幕陡然倍增强度,不但将雷火风暴全部挡下,还反推回去。
  两边气流来回对撞,雷、火风暴也因此迅速瓦解,回归正常的天色,这时天早已亮,旭日东升,晨光穿透无云的天幕,直落大地上,金黄色的阳光,看来充满了希望,仿佛妖邪魔氛尽被驱走,一切已回归正常……当然,事情不会那么简单,至少现场还有一个黑龙王存在,只要没摆平那家伙,事情就不能算完。
  而且,比起黑龙王,眼前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我看到晨曦天光才暗叫不妙,整个计划已经到了最后一步,我们已经打了整整一天多,如今,天色既明,在第三新东京的星玫,肯定已依约打开奈落之箱,照我先前的估计,箱中所封的白三小姐异能,可以中断召唤咒术的进行,让石像回复为肉身,而我们消灭了暗黑召唤兽,被解放的魂魄照理会回归宿主身上。
  如果那边还是石像,元神会回到石像中滋养,一段时间之后,便可以再发动暗黑召唤兽;但石像变回肉身,魂魄回体之后,形神合一,就可以真正回复原状,当日法米特不能循此法救人,是因为凯萨琳干得太彻底,六大暗黑召唤兽的本体,早已是惨厉的残躯,但我这边的情形不一样,众女只是被石化,躯体完整无缺,只要解除石化,再令元神回归,是完全有可能回复原状的。
  傍晚时分,星玫就应该已经打开箱子,让石像变回肉身了,刚从黑暗咒术中回复的肉体异常虚弱,如果没有灵魂归体运作,晨曦一临,天地间阳火骤炽,撑不到几分钟的时间,就会形神俱灭,因此魂魄归体就该是重中之重,然而……我并没有感应到魂魄的飞出。
  我急忙站起来,抬头仰望天空,拼命搜寻天上的每一个角落,召唤兽毁灭,元神会自动回归躯体,这是召唤术的定理,但为何我迟迟不见、感应不到魂魄飞走?难道……暗黑召唤兽未被消灭?在那样的剧烈伤害下,召唤兽仍然存在?
  我马上就否定了这个可能,暗黑召唤兽虽然强,基本底细我还是清楚的,金银蚕蛊首先被破,后头诛神巨剑串了两个,散出的电流缠住剩下两个,然后发生大爆炸,四个召唤兽等若是在被串连在一起的情况下被炸,加上之前累积的伤害,哪怕暗黑召唤兽都有着第八级的水准,也是非死不可,肯定整个躯体被炸得支离破碎,什么也剩不下来,更别说没事了。
  再说,就算我的计算失准,没法一举消灭五大暗黑召唤兽,但那么严重的伤害,总不至于五个里头,一个也死不了吧?哪怕只死了一个,都该有元神回归的现象,现在一无所有,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
  肉眼看不出端倪,我将思感与心梦合一,开始进行搜索,很快便有了收获,虽然眼睛什么也看不到,不过我们确实感应到,暗黑召唤兽的形体毁灭,元神与怨气却不知为何,仍旧停留在这空间,没有回归原身。
  “为、为什么不动?”
  我这一惊非同小可,整个计划最难的部份、最不可能实现的部份,都给我们奇迹似的一一攻克,怎么会真正难的地方不出问题,却在最后这个顺理成章的部份,莫名其妙地功败垂成?召唤兽灭,元神却不回归,滞留于外,这是没有可能的,而如若这情形持续,最多不过几分钟时间,月樱她们就真要香消玉殒了,我费了那么多的心血、努力,突破了那么多不可能的困难,连暗黑召唤兽都被我消灭了,而我最后所得到的结果,不但是功败垂成,还让本来有一线生机的她们,通通死在我眼前?
  不!没有可能会这样!我不可能会在这里失败,成功是我唯一能接受的结果,我绝不允许自己在这里失败,绝不!
  刹那间,我不只是想要大跳大叫,胸中的满腔激愤、焦躁,让我有如热锅上的蚂蚁,只想做一堆不理性的事情来发泄情绪,只是我自己也晓得,这么做于事无补,眼下的唯一生机,就是保持冷静,尽量让自己去思考,找出可能的问题,设法解决,而不是在这里学疯狗叫。
  没等心梦开劝,我已强逼自己冷静下来,聚精会神去想可能的问题。莫非这一切都是黑龙王的设计,让我努力过后,功败垂成,受到更大的打击?不是没有这种可能,但考虑到黑龙王不久之前的情况,这可能性不大,恐怕还是我自己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然而,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这他妈的鬼才知道,毕竟整个计划,完全是我个人想当然耳的结果,所有的设计,固然可以找到理论基础,解释为何这样做可能生出那种效果,但也同样可以找到更多的理论,推翻前头的任何解释,毕竟说到底,我要做的事情,前无古人,没有任何成功的例子,没有确切证明可行的理论,甚至连曾经试图这么干的人都找不到,一切全凭我的推测,说得难听一点,根本就是空中楼阁,运气好成功了,不用意外,若失败了更是应该,至于可能存在的问题……整个计划根本每个地方都有问题,仓促间,鬼才知道问题是什么?
  心急如焚,我几乎要当场飙泪,现在虽然感应得到,暗黑召唤兽的元神仍存在,却无法捕捉到实际位置,当然更别说用什么方法去催元神移动,所能感应到的除了元神存在,就只有大量的怨气……
  怨气?
  暗黑召唤兽,是至阴至邪的生物,天下怨厉之所聚,换句话说,怨气也正是暗黑召唤兽的核心要素,难道是……形体被摧灭,元神本该回归,却因为满腔怨气,存有不甘,所以抗拒那份本能反应,致使魂魄不曾移动?如果是这样,只要消除怨气,就可以让元神归体。
  但这种事情谈何容易?暗黑召唤兽的怨气,不是普通唸唸经、作几天法事就能消弭的,哪怕把全场的慈航僧人聚起来诵经,诵上十年八年,恐怕也没有多大效果,更何况我只有短短的几分钟,这又如何能够?
  要怎样才能消除它们的怨气,使元神归位?
  踌躇无计,我忽然记起加藤鹰对我提过,暗黑召唤兽的源流之秘,当时没有细想,现在碰上这种情况,我先是一怔,随即恍然。
  “原来如此!我晓得该怎么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