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 舍身慈悲 方证大道

第三章 舍身慈悲 方证大道

  暗黑召唤兽的异常状态,让我想到了几个可能性,其中可能性最高的想法,就是要先化消暗黑召唤兽的怨气,这样才有可能回归正轨,让元神不再抗拒,回归肉体。
  消除怨气,素来是僧侣的拿手好戏,慈航静殿专干这个,我们这里有一大堆专业人士,无奈……这些专业人士都派不上用场,暗黑召唤兽的怨气太深,绝不是一大群和尚连唸几天经、作几天法事,就能消弭,更别说在短时间内,想要完成这目标,必须另寻他法,而且还是命中核心的关键技法。
  我虽然不是此道专家,但多少也晓得一些基本常识,要超渡亡灵、消弭怨气,固然可以靠无边佛法成事,而佛法的核心无非“慈悲”,慈悲的源头则是“同理心”,说得简单一点,慈悲并非怜悯、同情,是苦灵所苦、痛灵所痛,唯有深切体会亡魂的痛苦,明白它们的悲愿,才能与亡灵沟通,也才能被它们认可,否则,若亡灵一意抵抗,哪怕念上千万遍经文,也只是一堆废话,起不到超渡的作用。
  至于同理心的根源,说穿了倒也简单,和活人一样,我能做的事,你也同样做到,你的话对我就有份量;我受过的苦,你同样受过,你就有资格来劝解我。
  这个道理放在亡灵的身上,通常就代表进行超度的僧侣,必须做出一定的牺牲,来取得亡灵的认同,想超度水鬼,自己若不被淹死,也得被淹个半死;超度被火烧死的怨魂,自己也得被火焚身;至于超度暗黑召唤兽……
  糟糕得很,加藤鹰对我说过,暗黑召唤兽的源流,是佛门的苦修仪式,亲身历练七苦七刑,以证大道,因此……
  ‘心梦!帮我!’
  时间迫在眉睫,已不容我多想,只要我迟疑个十几秒,月樱、冷翎兰她们就没得救了,因此这个决心很好下,问题在于……就算有这个决心,但仓卒之间,我要去哪里找人来替我刺足、链身、黥体、针掌、封眼、锁喉、栓耳?这七种苦刑,全是技术活,就算有好手艺的匠师,也得花相当时间,才能完成施刑,更别说我只有短短几分钟了。
  普通的手段没有办法,但心梦配合霸者之证,应该可以作得到,操控周围的土石,变化物质,化虚为实,十秒内令七种酷刑加身,应该是作得到的,只不过,我忽略了心梦的情绪,哪怕我们两个此刻心意相通,她能明白我的想法,却也不能接受。
  ‘不!我做不到。’
  ‘必须得做到,心梦,你知道我们没有时间了,好不容易走到这里,我们不能让一切功败垂成,心梦,帮我!只有你才能做到!’
  ‘我做不到!心梦做什么都是为了哥哥,如果要我亲手伤害哥哥,我宁愿让那些女人全部都去死!’
  ‘心梦,你冷静一点,这不是闹小孩子脾气的时候,我们已经不能退了。’
  百密一疏,我居然漏算了心梦的反应,这丫头虽然能谋能狠,对我又是有求必应,但她对我的好,已经好到近乎心病,对她下这样的命令,她肯定不能接受,偏偏眼下能作这件事的只有她一个,要是她不愿意,不管我有什么决心都没用,最后机会就要这样错失了。
  正当我心急如焚,一个意外却熟悉的声音,忽然在耳边响起,有人用魔力传声,直接在对我的脑部说话。
  “干得好!愿意牺牲、成全,关键时刻你果然不含糊,没有让我失望!”
  “大、大当家的?”
  虽然不知道声音从哪来,但这无疑就是大当家加藤鹰的声音,紧跟着,我恍然大悟,明白刚刚出现的那个鬼东西是什么。
  那个引发时空震的庞然大物,体积大到难以想像,绝不只是几间房屋、高楼的规模,除了海神宫殿,还会是什么?能够操控海神宫殿的人,当然就只会是加藤鹰和武藤兰了,之前加藤鹰表示不会参与我的战争,我虽深以为憾,却也无法勉强,让他与白拉登一同离开,估不到他会在这时候现身。
  仔细想想,加藤鹰绝不是胆小怯懦之人,他与黑龙王、黑龙会有旧怨,哪怕他愿意不计前仇,人家也不会放过他,这点他知之甚详,反过来说,他绝没可能放过黑龙会,没理由袖手旁观的,现在跳出来,不值得意外,至于他先前说不会参与此战……这种节骨眼上,谁还在乎他之前说过什么啊?
  我在意的事情就只有一件,那便是……他能帮到我些什么?又要怎么帮我解决眼前难题?
  对于我的期待,海神宫殿已经给了回应,之前海神宫殿强行发动时空转移,要直接移动到灾难之地内,因为时空震荡过于剧烈,未能成功,却也不是白费功夫,而是趁机送了能量与某件东西,穿过时空缝隙而来,替天河雪琼解围,至于传送过来的东西是什么,当时我无心细查,如今却化成一道白光,冲上天际。
  严格说起来,我并不是没见过这样东西,当初巴格达大撤退,在东海之上,海神宫殿呼应阿雪的魔力而出现,我就曾见过这东西,十字架上以锁链捆缚着人体,赤裸的雪白肉体,身材惹火到极点,两团乳肉圆硕肥白,像一对海碗倒扣在胸口,又给锁链缠捆突起,抢眼之至,奶瓜底下的蜂臀与长腿,同样引人注目,然而,这具雪白肉体上遍布血迹,殷红的鲜血,在胴体上恣意横流,怵目惊心。
  之所以流那么多血的理由,当日在东海我没能看清楚,现在却看明白了,这具肉体承受着酷刑加身,双眼与嘴巴都被缝起,手掌、足底均给利器刺穿,钉在十字架上,肩骨亦给锁链穿过,伤得好重,鲜血更像是没停过一样往外冒,看上去无比凄惨,只要是有感觉的人,看了都会觉得痛,虽然还比不上元祖暗黑召唤兽祭体的程度,却也已经是非常残忍。
  而这具出自海神宫殿,被捆在十字架上,又几乎被搞得不成人形的女体,自然就只会是邪莲。
  暗黑召唤兽的力量,与宿主的状态息息相关,邪莲的资质不见得特别好,阎罗尸螳的力量,却超越其余四大暗黑召唤兽,这自然是因为,邪莲肉体正承受着酷刑,比其余诸女要惨痛很多,这才造就了阎罗尸螳的恐怖威力,我为此曾非常担心邪莲的情况,哪怕是加藤鹰向我解释过后,我心里仍难以释怀,但此刻,我发现加藤鹰没有耍我。
  邪莲的肉体尽管受着苦刑,却没有凝成石像,甚至还不是早先加藤鹰所说的那种半晶体、半石像的状态,肉身看来充满生命力,这是一种很奇特的情形,若非亲眼所见,我也没法相信,明明整具肉体身遭酷刑,被弄得那么惨,可是肉体本身所散发的生命气息,非但未见衰弱,还比许多刻意锻炼的强壮肉体更为健旺,这难道就是光明与黑暗术法的根本差异?
  我本身也是术者,关键处一眼就能看得出来,邪莲在东海时,身上千万邪灵怨魂之气缠绕,让她没法离开东海,武藤兰留人下来的理由,就是说要以独门秘术,替邪莲洗涤怨气,而此刻,邪莲身上没有半点怨气,那具犹自淌血的肉体,散发着近似僧侣战士、圣骑士一类的光明正气,甚至因为受刑的缘故,比正常状态更强旺几分。
  光明的本质,是生机造化,而非摧毁消灭,所以只要是走在光明正道上,哪怕稍微偏激一点,也不会造成无可复原的伤害,以苦刑加诸自身,只是为了洗涤身心,以证大道,当然不可能搞出什么永久伤残,是以,七苦七戒加身的邪莲,身上没有一点怨气,与普通暗黑召唤兽的祭体完全不同,而她一现身出来,满空郁结不散的黑暗怨气,均受她吸引,朝她急聚过去。
  怨气汹涌而至,化为实质,形成一个黑色的云涡,将邪莲吞噬下去,换作是别人,哪怕是慈航静殿的僧侣团,被这样厉害的黑暗怨气给吞噬,就像整个人给扔进酸液池,不足十秒,就只剩下一副骨架了,但邪莲却是例外,她与这些黑暗怨气出于同源,能够把伤害减到最低,而另一方面,她在东海海底,分分秒秒都在洗涤、化消怨气,这世上再没什么人能比她做得更好。
  七戒加身,证光明正法,受相同之苦,体会同样痛楚,舍身入地狱,普渡众生,这是那套古老修行术的真意,今日邪莲将之重现人间,效果自然是明显得很,那些绕着她急旋的黑暗怨气,仿佛碰到了一个超大的漩涡,看起来像是把邪莲吞噬了,其实却是反过来被她吸走,快速净化,只是眨眼的功夫,天上的黑暗怨气就被洗净,再给旭日晨曦一照,如墨般漆黑的怨气云涡,很快就消了墨色,最后变为普通的云气,什么怨气都消失无踪。
  少了怨气的干扰,受其所累的元神立刻被解放,化成五道光之流星,以肉眼几乎捕捉不到的高速,瞬间划过天空,分朝不同的方向散去,身为宿主之一的邪莲就在现场,身魂合一,爆出耀眼强光,所有肉体伤害迅速愈合、回复。
  大功终于告成,我心中一松,险些就一跤跌坐在地上,只是心中多少也有几分讶异,因为其余诸女的肉身,都在第三新东京都市,元神归体,照理说应该是一起飞往相同方向,没理由四散飞开的。
  “……奇怪……”
  我轻声自语,而我身旁的白澜熊有感而发,同样也开口说了一句。
  “奇怪,为什么看起来……那么像龙珠许完愿以后,四散飞去的画面?”
  “呃,什么龙珠许愿?”
  “你不知道吗?太孤陋寡闻了,这是南蛮的古老传说,集全七颗龙珠,就能向神龙许愿,许完愿之后,龙珠会四散飞走,那场面就和现在很像呢。”
  “…………这个传说,确实太古老了,我……好像很小的时候听过……”
  姑且不论白澜熊的感慨,我在这场战争中该做的事情,到此总算是都做完了,本来根本没想到能做至这一步的,要成功击杀五大召唤兽,这种不可能的任务,我们事前最多也就是敢想想,压根不认为有机会做到的,现在当真完成,感觉起来像是在作梦一样。
  我不敢说到这里就一切成功了,元神解放后,与肉体结合归一,让诸女复原苏醒,这些仅是我个人的理论推测,能否真的实现,实在不好说,就算出了什么意外,也不是多奇怪的事,所以我当前最该做,也最想做的事情,不是继续在这里战斗,而是立刻冲到第三新东京都市去,看看一切有否照我的预期进行?还是发生什么意外?
  当初之所以来这边战斗,是为了要救回我的女人,不是为了世界和平、天下兴亡,现在女人都救了回来,本来我就没什么理由继续在这里死战,赢了输了对我都没意义,也没额外好处,只是,这种事情顶多想一想,不能认真,因为我自己很清楚,就算摆平了李华梅、暗黑召唤兽,只要黑龙王还在,就不能说是胜利,而只要黑龙王仍在,他也就不会让我们好过,持续的报复与迫害,只会接二连三,所以,肯定要打倒黑龙王才能算完。
  说到这里,我多少感到奇怪,对付李华梅的时候还好说,但对付五大暗黑召唤兽的时候,若是黑龙王出手阻挠,我们根本连半分机会也没有,诛神巨剑、魔之佛陀、千莲法阵,这几计杀着环环相扣,容不得半丝差错,如果黑龙王在场,以他的聪明才智,必能看破我的企图,他出手阻挠,这些战术不可能成功的。
  那……为什么他不出手?我不认为他会刻意袖手旁观,他是疯的,不是傻的,暗黑召唤兽一破,失去争霸大地的筹码事小,但没有了报复敌人的王牌,这件事情就很大了,他没理由放弃暗黑召唤兽,所以……
  “啪!啪!啪!”
  鼓掌声连续传来,声音不大,但在这种时候出现,却足以吸引全场人士的注意力,而会在这种时候大声拍手的,自然也只有黑龙王本人了。
  “干得好!干得太漂亮了,哈哈哈哈,贤侄,你这次的所作所为,让我叹为观止,古今无敌的暗黑召唤兽,居然给你这样破掉,凯萨琳女皇如果泉下有知,这下可是给你重重打了脸啊。”
  黑龙王一面拍掌,一面走到我们面前,如果单看表情,还真感觉不出他有什么气恼愤怒,刚才一个李华梅被解放,他就像天塌了一样,整个人精神失控,现在五大暗黑召唤兽一起被解放,他没理由无动于衷,难道是因为在旁边躲得够久,已经重新镇定下来了?但若他一直躲在旁边看,又为何不出手阻止呢?
  “我刚刚算了一算,莉雅丫头的异能,加上元神归体,复原如初的机会,稍微算算也在七成以上,元祖暗黑召唤兽的灵魂,是由你亲手解放升天的,再加上现在这次,暗黑召唤兽五百年来的悲愿,真正拨开云雾见青天了,法米特若在天有灵,必定会为了有你这样的传人,引以为傲啊!”
  黑龙王说着,往天上看了一眼,邪气魔氛早已尽散,举目只见朗朗晴空,金霞万道,缠绕人间五百年的黑暗诅咒,至此烟消云散,虽然法米特不在这里,但我确实有种感觉,仿佛他正注视着这一切,并且为此大感欣慰。
  事在人为,只要有信念,成功绝对是有可能的,只不过奇迹的创造,需要时间来累积,可能一代人、两代人无法完成,但终有一代人能够突破诅咒,累积数个世代的心血与努力,不管多厚的乌云,还是会被驱散的……这是法米特让我学到的重要经验,只不过……从黑龙王的口中说出,非常奇怪就是了。
  “唔,虽然你说得没错,但这些对白似乎不该由你说出吧?”我勉力站起,在白澜熊的保护下,站起来面对黑龙王,“身为歹角,哪怕是最大的反派,该说的台词也不是这些,说点什么要我们好看之类的话,这才符合你的处境与身份啊!”
  “哈哈,那种话不用说,说了做不到就都是嘴炮,整天放那种话的魔王,不是歹角,根本就是丑角,我会牢记前人教训的。这次你确实干得漂亮,先是李华梅,再来是暗黑召唤兽,你能杀能灭,我都不会太意外,可你居然能救,我事先想都没想过有这种可能……再说阎罗尸螳,我察觉到这玩意儿有隐患,偏偏祭体的位置我鞭长莫及,处理不到,就算阴沟里翻船,也只有认了。”
  黑龙王笑道:“其实你该感谢我那商人老友,本来我花了不少力气,追踪巨头龙,预备要攻破海神宫殿,在最后决战前,一举消灭心腹大患的,却在我即将要动手的时候,他搞起了什么房地产,把旗子插上海神宫殿,令我不能消灭危险的种子……”
  这话解了我很大的疑惑,原本我也奇怪,以黑龙王的老谋深算,似乎没理由察觉不到阎罗尸螳的问题,加上邪莲仍受海神宫殿保护,不管怎么想,都是危险的因子,若我是黑龙王,肯定会尝试消除隐患,然而,海神宫殿诡秘莫测,位置变化不定,黑龙会始终拿它没办法,黑龙王就算发现问题,多半也……我知道自己这想法有些天真,但不管黑龙王做些什么,我也干涉不到了。
  事情果然没有那么简单,黑龙王更比我所料得还要积极,他察觉海神宫殿的威胁,一面发兵大地,完成霸业,一面也秘密进行对付海神宫殿的工作,尽管海神宫殿玄奥神秘,但凭黑龙王的本事,最终还是找到了办法,从他语气听来,十拿九稳,若他当真动手,海神宫殿多半不保,自然也没有今天阎罗尸螳临阵倒戈的事了。
  所幸,海神宫殿没有坐以待毙,加藤鹰、武藤兰谋求对策,最后想出了驱虎吞狼的办法,黑龙王虽强,普天下却非没有能与之对抗,令他忌惮的人,基于这个考量,加藤鹰最后找上了白拉登,只要讬庇于五色帆船的彩旗之下,黑龙王想要动海神宫殿,只怕也没那么容易了。
  白拉登是一个可以讲利益、讲好处的人,这是没错的,但他绝不是一个贪图小利的人,海神宫殿牵涉此战胜负,插手这件事,也意味着与黑龙王正面为敌,失去之前的模糊空间,以白拉登的为人,我很难相信他会愿意跳下来参和,哪怕是把海神宫殿双手奉上,应该也不足已打动他才是。
  但他确实是跳下来了,打着房地产开发的名义,将海神宫殿纳入旗下,黑龙王想要攻击海神宫殿,就要与他翻脸开战,此事代价太大,黑龙王也不得不暂且放下,搞不好……黑龙王与我约战六天后,这六天之中,他一直在与白拉登交涉,要他放弃对海神宫殿的庇护。
  交涉若成功,一切当然好搞定,交涉失败,也不可能发动突袭,白拉登何等样人?手下能人异士又多,既已立场敌对,不会没作准备,想要偷袭他的海神宫殿,绝没有可能成功,真想要硬干,大概只能把白拉登约出来,双方直接单挑,打赢了他,自然有得谈,无奈黑龙王的敌人太多,最终决战又在眼前,最终令他不敢那样豁尽出去,也导致暗黑召唤兽中埋了邪莲这个祸根,变成现在这样。
  这样一想,我才发现自己的幸运,要是没有白拉登跳出来干预,邪莲整个落到黑龙王的手上,今日的战局恐怕就是另一个结果了,除了我们本身的奋战,奇迹之所以出现,实在牵涉得太多……
  “我承认,今日天运垂青于你,让你创造了奇迹,把不可能变成可能,那些女人给你救了回去,但就算能保住性命,她们能真正复原吗?受了那么严重的伤害,会一点后遗症都没有?你的奇迹能那么彻底吗?”
  黑龙王邪笑着提出质疑,一字一句,确实也敲在我心房上。这些问题我不是没想过,也很认同黑龙王的话,受过那么严重的伤害,不可能没有后遗症,只不过一时间我不晓得会是什么而已,估计后头有不少复健工作要干了,想着这些问题,忧心诸女的状况,心神略分,对峙的气势不免减弱,要不是白澜熊立刻挺站在我身边,险些就为敌人所趁。
  “呵呵,不用担心,我没打算偷袭,都已经到这种时候了,如果一下奇袭把你杀掉,就太没意思了,况且,你们虽然取得了两胜,但最后一个关键工作还没完成,要庆祝还嫌早吧。”
  黑龙王道:“大魔王没倒下,似乎还轮不到勇者开庆祝宴会吧?绕了那么一大圈,始终是要完成这最后一步的,如何?魔王可是很忙的,你们就通通一起上吧!”
  在黑龙王说话的时候,我身边陆续有人站过来,凤凰天女、李华梅、天河雪琼、鬼魅夕、心禅大师、娜西莎丝、伦斐尔……我方还能作战,或者说还能动的人,全都来到我身旁、后方,聚成一道人墙,团结起来,面对黑龙王,尽管还没开口说话,意思却已经表现得很明显,没有一个人退却,所有人都誓与黑龙王死战到底。
  心禅大师、娜西莎丝、伦斐尔、白澜熊,都是领导级人物,他们往我身后一站,他们的手下人,绝不可能放着领导人孤身犯险,所以他们一站定,后头马上也是一堆人排队护卫,慈航僧侣、伊斯塔法师、精灵、兽人……大队人马如蚁附蜜,很快聚集过来,在后头排出了大阵仗。
  站在最前头的我,感觉很奇妙,明明一开始,只是我和黑龙王两边对峙,怎么弄到最后,我这边居然摆开了大兵团作战的架势?万马千军,集中在我身后,誓死与敌人一战,战意如虹,反倒是黑龙王那边……之前杀进来的黑龙军部队,被暗黑召唤兽放手大杀,混战中伤亡惨重,天河雪琼张设的光翼,基本上也没有护住他们,他们差不多都死光了,侥幸存活的少数人,也没什么忠诚心可言,有些装死充尸体,多数则飞也似的逃出灾难之地外,没有牺牲生命也要护卫领导人的决心。
  也因为这样,黑龙王就剩下孤家寡人一个,后头顶多就是一些乱吼乱叫的异界魔物,看起来很是凄凉,但相信他自己也不怎么在乎就是了。
  “哦,这算人多欺负人少吗?不过,是不是人多就稳赢了呢?”
  黑龙王无视自己孤身一人,用一种近似蔑视的目光,朝我们这边看了一眼,而事情也再次被他说中,倒不是说我们两边的力量、修为有差,主要的问题是经历连场恶斗后,所有人的力量都早已透支,精疲力尽,伤重的姑且不论,就算是那些没伤的,也已经整个人被掏干,连站都站不稳,试问又哪来的体力去挑大魔王?
  “哼!你也别以为强弱悬殊就赢定了,暗黑召唤兽刚才很嚣张吧?还有那个什么第九级的,现在不全都完蛋了?你尽管再猖狂下去,看看等一下怎么死!”
  虚张声势,黑龙王不可能被我这样唬住,所以我也没打算唬他,纯粹是用来自我激励,给我方众人找点士气,要不然,不用战就要先垮了。
  我方能够聚集的所有战力,早都已经汇聚在我身旁、身后,最后一个帮手也在这时到来,半空中的邪莲翩然而降。
  邪莲本就是吸血族,哪怕经过这许多历练、磨难、圣法修行,这点也不会有改变,刚才她凌空行法,暗黑召唤兽的元神回归原身,立刻就与她结合,比什么都要快,她好像也因此获得提升,浑身金光大盛,张开背后的蝠翼,从天上飞掠下来。
  豪硕的雪白乳瓜、惹火的肥臀,在黑色紧身皮衣底下,呼之欲出,纵然浑身萦绕着圣光金芒,还是说不出的性感,落地瞬间,两团圆滚滚的乳肉上下一跳,这极具视觉冲击的画面,让我精神一振,从某方面而言,这确实也是一种提振斗志的方法,至少在我身后,不少呼吸声瞬间粗重起来。
  为了要给敌人压力,邪莲没有落在我身边,而是在我的对面,黑龙王身后降落,勉强形成了前后夹攻的势态,邪莲没有说话,只是与我对看一眼,含笑的目光,无言无语中已说明了一切。
  什么也无需多言,一切……等打倒了黑龙王再说。
  我们摆出了所有的实力,黑龙王虽然只有独自一个,却未因此变色,看着我们的眼神视若无物,坦白说,他确实有这样的实力,而我们也确实虚弱得无法对他构成威胁,他这样的态度没什么不妥,况且,他看不起我们,总好过他把我们当成大敌,审慎以对要好。
  不过,哪怕看不起我们,黑龙王似乎也不是高枕无忧,他的视线不住游移,似乎在搜寻着什么,过不多时,他终于开口。
  “既然已经出手,为何还要藏起来?老朋友,现身出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