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千客万来 当头一炮

第四章 千客万来 当头一炮

  黑龙王的那句话,一点也不值得奇怪,如果不是他先叫出口,我跟着也会叫,把那个应该早就藏匿在附近的王八蛋逼出现身。
  大战进行到白热化,敌我双方精锐尽出,黑龙会除了魔王本人,就只有些不三不四的杂碎,这太不合理,黑龙王要嘛就什么人都不叫,要嘛就是叫真正的战力过来,没理由叫些三流小丑出来搞笑,所以我的推测是……黑龙王预伏了强兵,但不管这些精锐战力是用脚赶路也好,直接空间跳跃过来也罢,都在半路被人阻截了。
  黑龙王的力量,当今大地上确实无人能及,但若少了他,黑龙会的平均实力,其实没有那么超凡绝伦,对上其他势力,也算不上压倒性优势,所以精锐部队给人半途截下,到不了灾难之地,这没什么好奇怪,只是……乍然一看,我方能够动员的所有人马,都已经集中在这里了,又是何方势力横加插手,阻了黑龙会前来?
  当然是第三新东京都市的人马!
  就算源堂.法雷尔是白痴,他手下总有正常人,没可能真正在这场决定大地命运的战争中缺席,况且,当初源堂坚持要第七天才发兵,却不是坚持不发兵,现在天色早亮,旭日东升,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已经是第七天,第三新东京都市的人马再不现身,就躲到角落去吃屎好了。
  刚才我与凤凰天女合斗黑龙王,那家伙显露了真正实力,险些将我与凤凰天女秒杀当场,关键时刻,我们被一股莫名巨力轰震出来,这股力量来得莫名其妙,撇除黑龙王自己走火入魔的可能,最合理的解释,就是有旁人插手战局,而现今世上的最强者,能出手而不在场的,就只有源堂一个。
  这点,刚才实际交手的黑龙王最清楚不过,因为他不但杀着被挡下,整个人还被牵制在那边好一会儿,不及参与这边的战局,这才令我成功拨乱反正,一举击灭暗黑召唤兽,如今他开口点破,所有人都随之左顾右盼,寻找源堂的踪迹。
  “嘿!”
  一声冷笑,大地上闪着强光,一个小型的土系魔法阵,在黑龙王身后十米处出现,发动传送,而一个披着土黄色斗篷的高大身影,则从这个土系的传送阵中走出来。
  早先想必就是这个人,在雾中与黑龙王战斗,短暂牵制住黑龙王,让他没法分身参战,这人一身覆盖在斗篷底下,什么也看不出来,不过那双金属靴子有古怪,应该是足底刻有土系魔法阵的神器,随着动念,发动法阵,短距离连续瞬间移动,堪称打游击战的利器,难怪能拖上黑龙王大半天。
  精良的装备,正是来自第三新东京的证明,然而,黑龙王的表情有些怪异,似乎这人不符他的预测,就连我也觉得古怪,源堂是个非常讨厌麻烦的人,不现身则已,若决定要现身出来,就不会再遮遮掩掩,这种斗篷装扮,不是他的作风,这人多半不是源堂.法雷尔,但……那又会是什么人?高手不可能忽然冒出来,而我想不起来还有什么可能的人了。
  不过,刚才那声冷哼,听起来很耳熟,我应该认识这个人的……
  在我为之惊疑不定时,这名不速之客迈开大步,走向黑龙王,迈出的脚步很直,像是用尺子画出一样,没有偏毫之分,而从他迈步的那刻起,一股霸者之气,如巨浪滔天,席卷而来,让这道土黄色的身影,忽然变得有若巨人般高大,每踏一步,惊动百里,顶天立地。
  如斯滔天霸气,在我记忆中,有这种气势的人物屈指可数,并不是所有的武道强人都有如斯霸气,每个练武者都有不同的追求,有些人追求王道正宗,有些人追求霸道,还有些追求天人合一,不同的路子,哪怕练得再强,也不会生出霸气来,而我此刻所感应到的霸气之强,环顾生平,就只有白拉登那里的乡下拳王足堪比拟,其余的高手……哪怕是凤凰天女也逊之一筹。
  我觉得事情古怪,更隐约有种感觉,仿佛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而除了我之外,凤凰天女、黑龙王都不愧是前辈高人,似乎察觉到什么,黑龙王面上闪过一丝讶色,跟着就好像不在乎一样,露出一种看好戏的表情;凤凰天女娇躯一震,惊愕的程度远多过黑龙王,扭曲的面孔老半天都没法回复原样,这种奇怪的反应,多少给了我一些线索,当那个荒唐的念头出现在脑海,我整个人一下也愣住,难以置信有这种可能。
  “什么老朋友?老夫与你这东西何来交情可言?如果你是指源堂小子,呸!
  那个变态东西还没来,省点力气吧!”
  苍老而豪迈的声音,中气十足,响彻全场,所有听到的人都是心头一震,而当斗篷底下的那个人,将斗篷一把掀开,震惊的哗然声浪,更在我方人群中炸开,尤其是南蛮的兽人群。
  理由很简单,因为这个神秘的帮手,不是别人,正是各兽族的共同领袖,万兽尊者!
  万兽武尊是各兽族的尊位共主与崇拜对象,他一句话,千万兽人甘心去抛头颅、洒热血,对各兽族的影响力之深,外人绝对无法想像,说得实质一点,他就是南蛮的神,然而……众所周知,万兽尊者在巴格达一战中,被李华梅持斩龙刃偷袭,早已身亡了,为此,南蛮兽族与李华梅结下不解之仇,兽人们誓言复仇,只是因为李华梅太强,几次刺杀行动均未成功而已。
  已经死掉的人,却在这一刻忽然出现,我瞪大眼睛,怎么都无法接受、不能理解,难以相信这等好事会在眼前发生,特别是亲眼目睹万兽尊者遇袭的我,当日的惨烈画面,仍历历如在眼前,却忽然看到已死的人复生出现,要不是心梦在我体内惊呼,我肯定以为一切是在梦中。
  “这……怎会?”
  复生的万兽尊者,昂然独对黑龙王,一身霸气吞日滔天,战意如虹,千锤百炼的金刚战躯,气机涌动,展现出丝毫不弱于黑龙王的气势,修为较诸往昔,非但没有衰退,还大幅提升,看来已突破八级瓶颈,堂堂进入第九级境界。
  事发突然,我还有些脑筋转不过来,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这一切与源堂、第三新东京都市肯定脱不了干系,那票天杀的王八蛋,这么大的事情,之前我到那边的时候,居然没有人向我提上半句,真是可恶透了!
  “唷!”
  万兽尊者扬起手,向我们打了个招呼,示意嘉许,我固然是又惊又喜,而凤凰天女所受的精神冲击,明显更在我之上,完全在那里傻掉,张大了口,半天说不出完整字句,“老……老爸……你……你怎么会……”
  实在难得,居然能看到凤凰天女如此人性化的表情,平常天塌下来当被盖的她,会为了某件事吓到结结巴巴,这是外人颇难想像的事。其实,她不是什么事都那么大而化之,只是她在乎的人与事太少,这才不容易被影响到,而从这点看来,万兽尊者在她心中的分量委实不轻,要不然……她也不会一再找李华梅麻烦,想要报仇。
  同样道理,李华梅所受到的震惊,看来一点都不比凤凰天女小。以李华梅的聪明才智,肯定明白自己清醒之后,立刻要面对刺杀万兽尊者的罪行,单纯她与我之间是好说话,但凤凰天女那边,想取得她的谅解就绝不容易,这棘手难题必让李华梅大感棘手,没想到难解的死结一下被解开,已死的人居然活生生跳了出来,喜忧参半的心情,全都写在脸上了。
  我心中同样有很多疑问,只是现在委实不是问东问西的时候,正想招呼大家一起动手,能战的战,不能战的自己有多远跑多远,别来碍事,哪知道眼前骤然一花,本来被包围在中心的黑龙王,身影闪动,居然一下子逸出万兽尊者和我们的前后包夹,到了圈外。
  这一手先声夺人,反过来向我们施了压力,万兽尊者脸上变色,没有抢着追击,而是后退与我们会合,更挡在我们的前头,将我们护住,显然也是早看出来,我们这边人人气空力尽,与其指望并肩作战,根本就是需要别人保护的一群。
  李华梅的状况好不到哪去,她所在之处,从开始至刚才一直是战得最激烈的中心点,内伤外伤一堆,力量也大幅消耗,全无回气休息的时间,现在已经算是强撑,不过,看到黑龙王有动作,她也立刻抢前一步,想要守护众人,却意外冲得太前,与万兽尊者并肩而立。
  “呃!”
  到底是心虚,李华梅看到万兽尊者站得太近,吓了一跳,本能地后退,如临大敌,这反应令万兽尊者哑然失笑,不顾强敌在前,转头对李华梅道:“嘿!用得着这么大反应?敢作敢当,你那一下既然捅得下去,没理由现在才来怕吧?”
  “这……这个……您……”
  “哇哈哈哈,老夫没听错吧?九头女,你对老夫用敬语?这可太不像你了,哈哈哈……”
  万兽尊者仰天大笑,声音豪迈,尽管这话是拿李华梅寻开心,但至少听起来,没有那种寻仇的刻骨恨意,这点也挺不可思议,因为万兽尊者从来就不是那种心胸宽广、笑泯恩仇的人物,南蛮兽族讲究以眼还眼,以血洗血,万兽尊者能够不计较李华梅的错与罪,这是极为反常的……虽然这着实令我大大松了一口气。
  “唔,一家和乐团圆,这还真是奇怪,看你们这么欢乐,让我忽然觉得自己很失败,好像什么辛劳苦劳都白费了一样……”
  站在包围圈外,黑龙王皱起眉头,表情非常不愉快,缓缓道:“但怎样也好,已经死掉的人不会无缘无故复生,这一切……应该是我那老朋友在后头操作吧?”
  与我有相同的结论,而以黑龙王的聪明才智,更能准确推测出事情的大概轨迹,“是了,在伊斯塔,他派在世侄身后的影子护卫动作了,或许还搭配上其他第三新东京的来人……唔,不只,娜西莎丝帮他出面当障眼法,应该是他本人亲自到了。”
  黑龙王的这个推论,着实令我一惊,但稍加推敲,就知道他没说错。当时的伊斯塔虽然混乱,上窜下跳的空间不小,只是若没有娜西莎丝这层级的人代为掩护,想要做些什么又瞒过黑龙王的耳目,殊为不易,而想要说动娜西莎丝出面帮忙,第三新东京随便派两个使者是不行的,九成九是源堂亲自出马。
  以源堂的本事与分量,只要来到娜西莎丝的面前,以本身气势发动威压,就足够证明身份,纵然双方当时立场有别,娜西莎丝也会同意协助,毕竟伊斯塔人欺善怕恶也是出了名的,而后,娜西莎丝出面,向我们索取万兽尊者的尸体,暗示我们代为“处理后事”,让我们以为她要试图急救,可是当我们再做确认时,娜西莎丝却尴尬地表示计划失败了。
  事实上,娜西莎丝没法不尴尬,能够救活万兽尊者的技术,伊斯塔并不存在,如果用什么制造活尸、虽生犹死之类的邪恶技术硬干,事后兽人与我们肯定翻脸,更别说当时伊斯塔正与兽人敌对,娜西莎丝哪可能跳下来帮忙?因此,万兽尊者的遗体在她手中一沾即过,交给了源堂,又在绝对保密的要求下,只字不能吐露,只能尴尬地说是计划失败,东西处理掉了。
  伊斯塔的黑魔法,无法让死者复生,但交到第三新东京的手上,那就是另一回事了,魔窟之名不是白叫的,长期与海外势力技术联盟的第三新东京都市,手上到底有多少技术底牌,外人根本无从想像,从那边的角度来看,生与死的界线其实很模糊,如果连整具肉体都可以在培养皿中从无到有,区区肉体破损算得了什么?
  况且,万兽尊者不是普通人,他武功强绝,又是兽人之身,这具肉体的强悍程度,恐怕大地上找不出第二个来,在新死未久,尚未死透的情形下,让第三新东京都市的人来抢救,假死还生的机会确实很高,而结果也证明这想法没错,未死的万兽尊者,带着较之前更强的实力,重新回到我们面前。
  这个意外的惊喜,确实让人不胜欢喜,但原来伊斯塔之役时,源堂.法雷尔就已经到了巴格达,我们在那边打生打死,他就在旁边看戏看到爽歪歪,真是一点天良都没有,他妈的,没有打算出手帮忙,就不要来啊!来了又不现身,躲在一旁装死,算什么……呃,怎么觉得和现在的情形好像?
  说起来,与其要发什么大绝招,对抗黑龙王,还不如想办法发个什么大召唤术,直接把源堂给召唤出来,让他去单挑黑龙王,说到底,这两个混帐是灾难的源头,我早就想让他们直接出去单挑,死剩下一个,世界就太平了……话虽如此,如果死剩的那个是黑龙王,我们也太平不起来就是了。
  我想要高声叫唤,把源堂喊出来帮手,这家伙就算已经来到附近,如果我不叫个一声,他搞不好还以为我们战得很开心,不需要他下场,会一直在那里喝咖啡看戏,但在我开口之前,万兽尊者却抢先一步,大喝出声。
  “废话少说!你这臭贼搞风搞雨,爷爷看你不顺眼很久了,有什么本事尽管使出来!”
  干……外公你也不必这么热血冲脑吧?开口就要战,好像你稳赢一样,就算你真赢定了,就不能稍微替我们这些没力气战的人想想吗?
  最诡异的还不是万兽尊者讨战,而是他老人家豪语出口后,兽族战士似受鼓舞,白澜熊抢着跳了出来,大喝道:“卑鄙奸狗,怎配与尊者交手?让我将你斩下!”
  ……兄台,要作秀也挑一下场合好吗?你不过是坐七看八的级数,在这些九级强人的面前,你连充好汉的资格也没有,几时轮到你跳出去讨战了?
  “呵……”黑龙王哑然失笑,他与白澜熊是旧识了,但是被小辈看不起,似乎让他很不愉快,“真是意外,居然这么被看不……唔。”
  黑龙王的脸色变了,不是因为白澜熊的挑战,而是因为某些其他因素,我大惑不解,忽然接到心梦的警示。
  ‘哥!快逃!’
  “逃?为何?”
  这话问得多余了,心梦从不曾误判或是搞错,而稍后我也知道发生何事了,剧烈时空震再次发生,重送失败过一次的海神宫殿,重新试图穿越境界而来,这一次似乎是下定决心,尽管时空震动异常强烈,连这边地面都受到影响,大地开始晃动,可是海神宫殿的传送却未停止,硬是强穿过来。
  眨眼间,我们的右上方天空,出现了一道空间裂口,黑紫色的漆黑缝口中,化为巨头龙的海神宫殿,缓缓从缝口延伸出来,超级庞大的巨型体积,挤迫着空间裂缝,尽管只挤出半个头部、一只眼睛,却已充满睥睨众生的威压感。
  海神宫殿冒着陷落时空夹缝的风险,强行穿越而来,所为的当然不是凑热闹、博人气,武藤兰与黑龙会之间的仇怨极深,对上黑龙王,肯定没有什么好脸色看,海神宫殿发动穿越的同时,累积了巨大能量,而此刻……空间裂缝的大小,不够让海神宫殿张开大口,所以,巨头龙露出来的一目,骤然盛放豪光!
  巨龙瞪眼,当然不会只是威吓,幽灵船一战时,海神宫殿曾经上浮发炮,那一炮的威力,惊天动地,就是由巨头龙大张其口而发,现在巨头龙不够空间张口,发炮位置改为龙目,威力想必会更为集中、更强。
  但,那怕再怎么集中,倾海神宫殿的能量发出一炮,波及范围想起来就很惊人,那种规模的破坏力、冲击风暴,可不是随随便便张个结界就能挡下,心禅大师、凤凰天女等高手虽不是很清楚空中这巨物的底细,然而大祸临头的感觉,却还是心中有数的,当下没有第二句话好讲,大叫一声,领着众人狂奔逃离,就连刚才一副勇者无惧的万兽尊者,都拔腿便跑,丝毫没有在那边当傻瓜逞英雄的打算。
  黑龙王有没有那么英雄,这个实在不好说,在这毁灭性炮击的威胁下,他直直站在原地,没有逃跑的打算,但这与他个人意愿无关,巨头龙目开始发光的一瞬间,一股强大的封锁力量,就先笼罩住他,不但直接压迫、封锁住他的动作,甚至还将那不足两立方米的空间整个锁定,什么转移魔法都别想发动,想逃也逃不出去。
  海神宫殿有这一着,不足为奇,要是没有先束缚住敌人的手段,拿巨炮打个人,只会是笑话一件,但从黑龙王的表情看来,就算不能动弹,他似乎也没有多少紧张感,仿佛认定这一击威力有限,没法对他造成太大威胁……
  “老友,你不厚道啊,这样做……难道也算回应我的潜意识期望吗?但你又是否太小看人了呢……”
  黑龙王轻声说着,别人可能不清楚,我却晓得他这话是对白拉登而说,海神宫殿讬庇于白拉登麾下,现在能突然跑出来开炮,若说未得白拉登的首肯,谁也不会相信,纵有多年交情,一旦表态,就不留余地,姓白的一家果然毒辣,而下一刻,一声女子的尖啸,疯狂冲击着我们的听觉。
  ‘黑泽一夫!你他妈的杂碎!’
  声音很耳熟,似是武藤兰的声音,只是我之前从未听过她用这么激动的腔调喊话,不过这也难怪,今天如果是我掌握着操控钮,要对黑龙王发炮,我的声音可能比她还激动。
  刹那间,空气被快速吸入后,一下子被排震出来的多重爆击声响,非独震撼着所有生物的听觉,更撼动空间本身,天地之间瞬息狂震,奔逃中的人们,多数站立不稳,当场栽倒,慈航众僧眼看不妙,联手张设结界防御,预备硬挡稍后将来的巨大冲击波。
  巨头龙目的亮度,瞬间好比炽日烈阳,射出一道同样炽盛的白光,直击地上的黑龙王,白光吞噬所经途中的一切,吞噬掉黑龙王的身影,更打穿地面,直直贯入地层之内,不晓得穿了多深。
  这一击,能量绝对集中,没有分毫外泄,实在很厉害,但攻击所造成的爆炸、空气压缩,仍旧形成冲击波,狂袭四面八方,当我们全力维持结界,守护一己安全,我心中也存着疑问,不知道黑龙王的情形怎样了。
  理论上,不会有致命伤害,别的不说,光是衍伸气态生命的变化,就让他难以被这种有形攻击重创,但没有致命伤害,不等于没有伤害,能量在巨大累积后,会由量变产生质变,而海神宫殿长年吸纳千万亡魂的怨气,积聚的能量,远超血肉之躯能够承受,这一炮的威力,就算是神魔也挨不起,黑龙王他……
  我和心梦全神贯注,不敢放过任何细微动静,蓦地,一道强烈波动,由地底深处逆反传来,跟着便化为一道黑光,自地洞中飙出,以不逊于之前白光狂击的威势,贯天而出,准确地打入空间缝隙,命中巨头龙的眼睛,将之贯穿!
  与此同时,黑龙王的气息,忽然千百倍地增强,充塞弥漫于天地之间,仿佛无处不在,较诸早先,强的可不是一点半点,而一道黑气如火山爆发,由地底直冲天际,迅速在空中蔓延开来,更凝聚成某种东西……一种不逊于巨头龙的庞然大物。
  巨头龙的眼睛被打穿,那道全力发出的毁灭光炮,回击入体后,造成连锁爆炸,我看见巨头龙的伤口,喷出大量鲜血、碎肉与火焰,整个身体也开始迅速崩解,法米特留下的最大遗产海神宫殿,正式宣告玩完,结束它五百年的使命。
  空间裂缝逐渐合闭,将巨头龙崩解中的巨躯吞没,在裂缝完全合拢的前一刻,我感到一股力量,如之前输给天河雪琼那样传了过来,填补我体内的消耗,还有一个声音,直传入我脑内。
  ‘海神宫殿的最后力量,已经交付给你们,黑龙王的真身也为你们逼出,后头的部分,要靠你们自己了。’
  冷冷淡淡,是武藤兰的声音,而我百分百敢肯定,那个婆娘一定不在巨头龙上,海神宫殿崩毁与她一点关系也没有,才会声音这么冷淡,但她确实也帮了大忙。
  如果说,之前我与凤凰天女联手,逼得黑龙王开始认真,使出了他的杀着,那么,海神宫殿的一炮,就逼出了黑龙王压箱底的秘密,也就是他的真身,一直以来,黑龙王的真身之秘,就是大地上的谜团,现在我们终于有幸亲眼目睹,希望那个代价不是我们死光光就好,武藤兰可能有鉴于此,才把巨头龙的最后力量留给我们……换句话说,这个算盘打得超精的婆娘,一开始就没打算与黑龙王死战,发炮只是要逼出他真正实力……然后由我们来承担?真他妈的死婆娘!
  但我也不得不承认,这确实帮了我们大忙,敌我双方已在死斗,敌人手上还扣着厉害底牌未出,这对我们自然大大不利,现在……至少没了那份隐忧。
  海神宫殿储存的能量之强,纵使是残余能量,也不是我个人能承受,所以,与我有肉体关系的几个女人,全都接纳了海神宫殿传来的能量,将本身力量回充至巅峰,而天空仿佛被墨水渲染,明明是白天,却如夜晚一般漆黑,云缝之中不见星月,只见点点黑色龙鳞。
  那是一条长度肯定超过百米,较末日战龙、巨头龙更为硕大的巨龙,龙鳞漆黑如墨,似是黑龙,但我们从不认为黑龙王的真面目,只是一条普通的冥界黑龙,忽然间,龙鳞盛放豪光,七彩虹光在龙身灿亮光华,不住变幻的色彩,让人目眩神迷。
  在场众人不乏见多识广之辈,这一幕画面,令所有人心头大震,心禅大师更吐出了一个属于久远回忆的字词。
  “万……万色返空……”